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森林血淚與「那些越南人」:牽動柬埔寨選舉的悲歌

2017/06/02 江懷哲

柬埔寨森林的盜伐悲歌如鬼魅般糾纏著洪森政府。圖為來自柬埔寨奧拉爾山野生動物保護區...
柬埔寨森林的盜伐悲歌如鬼魅般糾纏著洪森政府。圖為來自柬埔寨奧拉爾山野生動物保護區的僧侶,拿著佛教旗幟,與孩童一起宣導環境保護。 圖/法新社

自5月下旬競選期正式揭幕以來,柬埔寨各政黨皆如火如荼地展開競選拉票,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和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割喉廝殺,希望能在6月4日的地方選舉勝出。本次大選預估選出11,572名地方官員,救國黨能否延續2013年全國大選國會席次大舉躍進的氣勢,在此次地方選舉先馳得點,為2018年的下屆全國大選搶下灘頭堡,是這次外界關注的焦點。

要談這次地方選舉,不能不提近期撼動柬埔寨政壇的一份英國NGO報告——根據總部設在倫敦的環境調查署(EIA)指出,儘管人民黨籍的總理洪森,曾誓言加大對非法砍伐木材的取締,但自去年11月起仍約有30萬立方米的木材,被偷運出柬埔寨。這些被偷渡的木材多來自柬埔寨東半部、緊鄰越南邊境的維拉差(Virachey)、奧亞達夫(Ou Ya Dav )國家公園,以及隆發(Lumphat)野生動物保護區。柬越南雙邊官員相互收取高達4億台幣的回扣與賄金,放行非法木材輸出越南,2016年初洪森總理啟動的「柬埔寨木材出口禁令」形同虛設,讓政府形象備受衝擊。

柬埔寨森林的悲歌不只是非法伐木而已,由森林資源延伸出來的「越南情結」,也因此如鬼魅般糾纏著洪森的政府。柬埔寨知名環保運動者Marcus Hardtke就曾說,這不僅僅是環保事件,還是越南野心的體現:

這些越南人持續劫掠柬埔寨的森林,而洪森政府不能、或不願意停止他們......

反對黨救國黨來勢洶洶,常年打著「穩定牌」的人民黨跟洪森政府,抵擋得了嗎? 圖/路...
反對黨救國黨來勢洶洶,常年打著「穩定牌」的人民黨跟洪森政府,抵擋得了嗎? 圖/路透社

▌柬埔寨森林血淚,非法木材的共犯結構

柬埔寨的森林悲歌,不是去年才開始的。上世紀後半葉因國內政治動盪,柬埔寨不同於同時期的馬來西亞跟印尼等地,幸運逃過國外資金進入開發的命運,然至1980年代末期,柬埔寨政府已開始大量販售豐富的森林資源,換取對抗赤柬勢力的資金。加上1989年泰國宣布國內木材禁令,泰國林業貿易商於是翻過邊境,尋找便宜的柬浦寨林木應急;至1992年時,森林資源輸出已占柬埔寨外匯收入的4/5。而泰柬邊界的赤柬,亦在進行同樣的木材生意。

森林資源自紅色高棉時期起,便有著維繫政權的重要功能,在過去幾十年的政治動盪裡,更是各方權力鬥爭的銀彈來源。這樣的角色在洪森於1997年躍居總理寶座後,持續維持著。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柬埔寨境內有高達95%的林業活動未列入官方紀錄;而這些項目的收益,多半落入私人口袋,成為洪森政府施恩的工具。

1993年,柬埔寨在「聯合國柬埔寨過渡時期權力機構」(UNTAC)的運作推動下,舉行多年來首次的民主選舉;親王室的奉辛比克黨雖獲勝,但在與人民黨協商後,選擇共組聯合政府。柬埔寨的木材作為權力鬥爭的銀彈來源,奉辛比克黨與人民黨得以透過販賣森林資源所得,各自拉攏軍方要員,建立恩庇侍從網絡,以此提供國家打擊赤柬的財政支撐。到1990年代末期,柬埔寨政府已頒布30-40項土地特許給本國/外籍公司,約佔國家土地總面積的39%;和1965年的73%森林覆蓋率的高峰相比,2016年柬埔寨僅剩49.5%,而這僅是相對保守的官方數據。

1980年代末期,柬埔寨政已開始大量販售豐富的森林資源,換取對抗赤柬勢力的資金。...
1980年代末期,柬埔寨政已開始大量販售豐富的森林資源,換取對抗赤柬勢力的資金。 圖/美聯社

雖然世界銀行、各國政府與NGO不斷施壓,要求管制林業活動,以保護自然生態,然柬埔寨政府的態度始終曖昧不明,相關犯罪甚至牽涉政府高層、洪森親戚。此外,中國紅木市場勃發,越南需求崛起等外在誘因,也讓柬浦寨非法木材始終難以杜絕。

柬埔寨的「經濟土地特許」(ELCs)政策即是一例:該政策原本是2000年代初期政府提振鄉村地區的經濟措施,透過經濟作物的大規模栽植來造福地方,最終卻成為不肖商人砍伐林木資源的掩護,部分ELCs甚至在落下林木後即宣告棄置,留下慘失家園的當地居民。山老鼠有時會將外面盜伐的木材拖回自身ELCs內,就地合法他們的「收穫」。不少地方及林業局官員相互包庇,非法活動因此難以取締。

世界銀行協助推動的「符合國際標準」法案與規範,也常遭遇柬國政府與第一線執行人員的執行不力,最終草草收場。柬埔寨政府自行推動的措施,則是另種悲劇——2003年成立的柬埔寨林業局,成立之初即遭遇官員販賣官職、中飽私囊的貪腐惡況;且由於高昂索價並要求薪資回扣,許多執法者轉而與魔鬼共舞,利用職權協助掏空自然資源,反惡化柬埔寨的森林盜伐問題。此外,當破獲相關案件時,柬埔寨司法系統常讓民眾失望,除縱放高層要犯、尋找代罪羔羊外,屢屢發生定罪後潛逃/躲藏成功的案例。

和1965年的73%森林覆蓋率的高峰相比,2016年柬埔寨僅剩49.5%。 ...
和1965年的73%森林覆蓋率的高峰相比,2016年柬埔寨僅剩49.5%。 圖/法新社

▌恐懼與仇恨,柬埔寨的「越南情結」

盜伐森林,不僅是非法木材的問題而已,裡面更牽涉柬埔寨淵遠流長的「越南情結」。根據EIA報告指出,越南官員暗地建立配額制度,合法化非法木材並進行課稅——這樣的作為引起柬埔寨民眾的憤怒,認為越南人又來佔柬埔寨便宜。

和中國與越南間的愛憎千年史相比,柬埔寨與越南間的歷史拔河較不知名,但同樣深刻地影響柬埔寨國族主義與世界觀。17世紀末期高棉王國因和泰國長期征戰而疲憊不堪,無力抵抗越南人在湄公河三角洲地的蠶食鯨吞,最終在區域霸權競爭中落入頹勢,並在18世紀淪為泰越兩國的藩屬。當時越南掌有柬埔寨東部,而泰國佔領柬埔寨西部,曾經的吳哥盛世已成追憶。

19世紀越南在柬東推動「越南化政策」,並流放大批柬埔寨官員與人民,種種歷史記憶成為柬埔寨國族主義取之不竭的符號資源。從70年代赤柬對越南邊境的騷擾,到救國黨暗地聲援排越行動,攻擊境內的越裔族群,並指控洪森是越南扶植的「傀儡政權」,皆充分顯現出柬埔寨反越情緒的普遍性。

和中國與越南間的愛憎千年史相比,柬埔寨與越南間的歷史拔河較不知名。圖為1999年...
和中國與越南間的愛憎千年史相比,柬埔寨與越南間的歷史拔河較不知名。圖為1999年莫克拜(Moc Bai)柬越邊境。 圖/路透社

洪森屢屢在選戰中被對手攻擊為「越南魁儡」、「賣國賊」,也與他的「越南背景」有關。...
洪森屢屢在選戰中被對手攻擊為「越南魁儡」、「賣國賊」,也與他的「越南背景」有關。圖為2016年洪森與越南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阮富仲的會面。 圖/路透社

柬埔寨淵遠流長的「越南情結」,涉及種族衝突、非法伐木,以及宗教自由。圖為2007...
柬埔寨淵遠流長的「越南情結」,涉及種族衝突、非法伐木,以及宗教自由。圖為2007年柬埔寨僧侶於越南大使館前,抗議越南當局對在越境內柬埔寨籍僧侶的宗教壓迫。 圖/歐新社

1978年,越南揮師入境柬埔寨推翻赤柬極權政府,儘管推翻的是血染兩百萬條人命的赤柬,但越南的軍事行動究竟是「侵略」還是「解放」,在柬埔寨仍有許多爭執。現任總理洪森曾表示,「越南士兵為柬埔寨人民與國家生存而犧牲性命」,並認為「『越南』代表著柬埔寨的重生與發展」,但這樣的說法並不被所有柬埔寨人所接受。至今仍有不少柬埔寨人認為金邊著名的「瓊邑克殺人場」、「S21集中營」等赤柬遺跡都是假造、赤柬時期的死傷數據是被誇大的,柬埔寨就是被越南侵略的。

洪森屢屢在選戰中被對手攻擊為「越南魁儡」、「賣國賊」,也與他的「越南背景」有關。越語流利的洪森,年輕時為逃離赤柬而投靠越南,並在越南同奈省成立部隊,隨軍於1978年進入母國。1981年,年僅29歲的洪森就任副總理兼外交部長,當時越南政府及越籍顧問更成為形塑洪森治國手腕的關鍵角色——這樣的「越南背景」讓洪森不敢對越裔柬埔寨人過分友善,以避免國內的「反越情緒」和「反洪森」意外接連,成為救國黨選戰的利器。

救國黨的前主席桑蘭西(Sam Rainsy)曾在2009年率領民眾在柬越邊界抗議越南侵占領土,最終被控「拔除柬越邊界碑」及「偽造越柬邊界地圖」,判處有期徒刑11年後流亡法國;2015年,救國黨國會議員洪索胡(Hong Sok Hour)在臉書張貼遭竄改的《1979年柬越邊境協議》,將第4條內容「柬越兩國可根據當前邊境情況協商處理邊境問題,共同維護兩國邊境長久和平穩定」改成「兩國承諾將協商取消兩國的邊界線」;2016年救國黨國會議員烏森安(Um Sam An)則是在臉書張貼假地圖,宣稱政府割讓領土給越南。兩名國會議員皆遭逮捕,但救國黨社群網路的宣傳行動,仍成為該黨爭取曝光及打擊洪森聲望的重要管道。

救國黨國會議員洪索胡因在臉書張貼遭竄改的《1979年柬越邊境協議》而遭判刑,不滿...
救國黨國會議員洪索胡因在臉書張貼遭竄改的《1979年柬越邊境協議》而遭判刑,不滿的支持民眾為此上街抗議,要求釋放洪索胡。 圖/路透社

▌柬埔寨救國黨,能否逆風飄揚?

今年2月柬埔寨修改選舉規範,禁止被判定有罪者擔任政黨領袖,否則將解散政黨;德高望重的救國黨主席桑蘭西因此被迫退黨。儘管如此,救國黨仍保持信心,希望能再創2013年的亮眼表現。當年由於民心思變、桑蘭西選前獲特赦返國拉抬聲勢,救國黨順利在國會奪下55席,而柬埔寨人民黨在國會僅剩68席。許多分析師因此認為,這次洪森記取教訓,搶先封殺桑蘭西。

然根據《金邊郵報》分析,這策略未必能奏效,因為選民雖對救國黨品牌持續提升認同,但正在慢慢擺脫對桑蘭西的個人崇拜,維持對「改變」的整體嚮往。選民對政黨的認同,不會因較內斂的新主席根索卡(Kem Sokha)上任而褪去,且支持者多認為若救國黨獲勝,桑蘭西就有機會結束流亡返國,以總理身分重新帶領國家。

新主席根索卡日前承諾,若救國黨在明年全國大選獲勝,將提供每個鄉500,000美金的發展經費,完善基礎建設、支援年輕創業者深耕鄉村地區,並表示若有該黨官員濫用權力,他保證要求撤職負責。但救國黨自2012年由桑蘭西黨與根索卡的人權黨合併而成後,深陷內部派系整合的困難,該黨長期被批評缺少核心改革主張,而目前這問題至今仍未有解。

今年2月柬埔寨修改選舉規範,禁止被判定有罪者擔任政黨領袖,否則將解散政黨;德高望...
今年2月柬埔寨修改選舉規範,禁止被判定有罪者擔任政黨領袖,否則將解散政黨;德高望重的救國黨主席桑蘭西因此被迫退黨。 圖/美聯社

選民對政黨的認同,不會因較內斂的新主席根索卡(圖左)上任而褪去。 圖/美聯社
選民對政黨的認同,不會因較內斂的新主席根索卡(圖左)上任而褪去。 圖/美聯社

兩黨都認知到地方政治對明年全國大選的重要性,而救國黨更希望拉抬在鄉村地區的表現,擺脫票倉集中城市的瓶頸。雖然都市化發展、鄉村人口湧入金邊等城市,但柬埔寨國會席次分配仍未變動,導致鄉村地區選票的重要性持續提升,如南邊的波蘿勉省(Prey Veng)選票價值即達金邊的兩倍,這也顯現救國黨必須在鄉村地區開出紅盤的迫切性。

人口年齡分布與社群媒體,在選舉亦將演關鍵因素。新世代的柬埔寨人對貪腐、盜伐森林、土地徵收、貧富差距等社會議題更為敏感,且常從社群媒體獲取資訊;根據亞洲基金會(Asia Foundation )2016年研究顯示,高達30%的受訪者透過臉書與其他網路資源獲取新聞,是3年前調查的2倍。隨著擁有赤柬時期顛沛流離記憶的人口凋零,柬埔寨年輕人要求改革的壓力也越來越難忽視,2013年大選時柬埔寨950萬民登記選民中,有高達350萬名年齡小於30歲,這也讓人民黨主打的「穩定牌」有失靈的可能。

儘管如此,救國黨的地方選舉目標還不會是全面勝利。2012年的上屆地方選舉,人民黨獲得360萬票,而救國黨的前身森朗西黨與人權黨僅分獲120萬與40萬票;目前全國1,633名村長當中,就有1,592名是人民黨籍。由於地方層級政治貪腐、人民黨盤根錯結的政治網絡、各種政治打壓,救國黨這次僅將目標定在獲得40%的選票,少輸為贏,替明年全國大選穩穩鋪路——畢竟惟有在全國性大選獲勝,創造政權轉移,柬埔寨政治才有真正翻轉的機會。

惟有在全國性大選獲勝,創造政權轉移,柬埔寨政治才有真正翻轉的機會。圖為柬埔寨在金...
惟有在全國性大選獲勝,創造政權轉移,柬埔寨政治才有真正翻轉的機會。圖為柬埔寨在金邊的國會大廈。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江懷哲

江懷哲,政大外交輔修歷史系,大學階段曾在菲律賓NGO、澳洲智庫、台灣外交部跑跳碰,也代表台灣參加過北京APEC。儘管遊走環太平洋地帶,最終仍在結束第八個東南亞國家的旅程後,決定情歸南洋;目前正嘗試用書寫來介紹南方的鄰居們。

作者文章

柬埔寨森林的盜伐悲歌如鬼魅般糾纏著洪森政府。圖為來自柬埔寨奧拉爾山野生動物保護區...

森林血淚與「那些越南人」:牽動柬埔寨選舉的悲歌

2017/06/02
由於恐怖組織馬巫德集團和菲律賓軍警於馬拉韋市爆發武裝衝突,總統杜特蒂宣布菲律賓第...

恐怖組織逆襲,菲律賓重返戒嚴

2017/05/25
「快樂蜂」(Jollibee),這個戴廚師帽的紅白黃蜜蜂商標遍布了菲律賓群島。 ...

懷念的母國化身:菲律賓速食霸主「快樂蜂」

2017/05/05
菲律賓從未原諒美國殖民的歷史,所有的反美情緒亦非憑空而來。圖中民眾所舉的標語,就...

血淚與背叛:被美國扼殺的菲律賓獨立夢

2017/03/22

最新文章

墨西哥的毒品暴力年代,一切如何開始?圖為格雷羅州的巡警。 圖/法新社

墨西哥毒品戰爭:政黨輪替失治的暴力全開

2018/07/20
在選舉前,文在寅(中)就將青年就業、居住、成家,與弱勢的補助與福利問題,當成重要...

南韓「薪事」矛盾(下):擴大政府支出的軟著陸冒險

2018/07/20
看似眾人皆可受惠的美好數字背後,勞資雙方都存在高度不滿;而南韓經濟,無論現況與前...

南韓「薪事」矛盾(上):無人滿意的最低薪資調漲?

2018/07/20
記住她的名字——亞歷山卓亞.歐加修-寇蒂茲——因為她可能是美國政黨政治的新開端?...

從打工仔到眾議員:衝撞政壇老男的「紐約奇蹟」?

2018/07/10
美國開始站在歐盟利益的對立面。 圖/路透社

曲終人散的戰略:在「德美同盟」出現裂痕後

2018/07/09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