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安倍對普丁:該如何理解日本「北方領土」問題?

2016/12/12 野島剛

2015年2月7日北方領土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次重申要求俄羅斯歸還四島。 圖/...
2015年2月7日北方領土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次重申要求俄羅斯歸還四島。 圖/路透社

日本人而言,北方領土問題其實是一件很遙遠的事。至少像我這樣在戰後出生的日本人,覺得日本永遠無法拿回「北方領土」吧。即使如此,在日本全國各地的街頭上,總是會看到右翼團體拼命呼喊著:「蘇聯必須歸還北方領土」,彷彿對北方領土還念念不忘。

老實說,這樣的呼喊完全沒有真實感,不過是空洞的政治口號而已。即使日本政府自1981年起訂定2月7日為「北方領土日」,可是每年幾乎都在不知不覺中就過去了。政府內閣裡也有「北方領土事務擔當大臣」這個職務,通常是由位處重要職位的人來兼任的「額外任務」而已。換言之,如同台灣的政務委員兼任「福建省主席」一樣,空有頭銜卻沒有任何實質上的作用。

其實,在戰後的台灣或朝鮮半島也發生類似的遭遇。對日本而言,為了從第二次大戰的失敗中重新站起來,「代價」就是北方領土問題,也是日本人「莫可奈何」的事情。因此,俄羅斯總統普丁的預定在12月15日訪問日本,即使傳聞說可能會歸還北方領土,可是我沒有太大的真實感。然而,不置可否的是這次普丁的訪日,將是雙方戰後第一次正面討論北方領土歸還問題,對日本人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北方領土問題在歷史上的脈絡交錯複雜。如果單純只是討論歸還國後島、擇捉島、色丹島、齒舞群島四島的話,就無法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就某個意義而言,這也與關係著台灣地位的《舊金山條約》等的戰後處理問題有密切關聯。因此了解產生北方領土問題的歷史脈絡相當重要。

北海道上方,領土爭議的四個島跟樺太。 資料來源/日本外交部官方
北海道上方,領土爭議的四個島跟樺太。 資料來源/日本外交部官方

▌戰爭遺緒:四島,抑或是兩島?

近代日本經歷了明治維新,作為民族國家(nation state)重新出發,因而產生了與周邊各國劃定國界的必要性。在日本和俄羅斯之間的海域上約莫有20座島嶼散布其間,統稱為「千島群島」,而俄羅斯人和日本人穿梭其中或在那裡定居。1855年的《日俄通商友好條約》,日本與帝政時期的俄羅斯劃定國界,雙方約定國後、擇捉、齒舞、色丹四島是歸屬日本,而更北的島嶼群就歸屬於俄羅斯。前者也就是現在討論的北方四島歸還問題。

但是,之後日本也在千島群島旁的庫頁島(日本稱為樺太)也從事經濟活動,這裡也是兩國國民混居的狀態,於是形成了北邊屬於俄羅斯,南邊屬於日本的局面。之後,經過日本與俄羅斯的交涉之後,1875年締結《樺太・千島交換条約》,南方的庫頁島和千島群島的島嶼做交換,而千島群島全部就歸屬為日本的領土。

然而,作為第二次大戰後的戰後處理,日本在舊金山條約裡不得已宣布放棄庫頁島和千島群島。實際上,千島群島已經是日本的領土,根本不需要放棄,可是當時的日本沒有說不的力量,礙於形勢只能夠被迫放棄。

右翼團體的執著:「蘇聯必須歸還北方領土!」 圖/路透社
右翼團體的執著:「蘇聯必須歸還北方領土!」 圖/路透社

可是,蘇聯雖然參加舊金山條約的協議過程,最後卻沒有在條約上署名。日本雖然在條約上同意放棄台灣・澎湖,但是中華民國並沒有參與協議。因此,台灣地位才會產生後來的爭議,與此類似的情形也在北方領土發生。

在國際法的層面上,千島群島的歸屬問題懸而未決,而實際情形是在第二次大戰末期參戰的蘇聯的支配底下。

戰後日本首先針對「齒舞・色丹」兩島,主張兩島從以前就是北海道的一部分,不屬於千島群島,希望俄羅斯能夠解除佔領歸還給日本。因此,新聞報導上說的「兩島歸還」中的「兩島」指的就是「齒舞・色丹」。

針對日本的這個主張,俄羅斯方面也表示理解,上述的交渉結果是「俄羅斯同意把齒舞島和色丹島移交給日本。但是,要在兩國簽訂和平條約之後,才會正式移交」,這在1950年代雙方締結的共同宣言裡有明確表明。可是,兩國的和平條約交渉尚未完成,因此這兩島就被歸屬於北方四島的一部分,作為交涉對象。

剩下的兩島「國後」和「擇捉」,因為日本與俄羅斯雙方均主張領有權,該怎麼解決又是別的問題了,這就是北方領土問題的複雜所在。因為構成「千島群島」的其他18座島與的領有權是歸屬哪一國,也尚未有明確的界定。

俄羅斯方面把其他18座島嶼連同「國後」「擇捉」兩島,主張這20座島嶼全部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果,成為俄羅斯領土的一部分」(日本外務省『我國的北方領土』2011年版)。但是,日本方面並不承認,因此俄羅斯要求日本承認為這些島嶼是由俄羅斯所領有。另一方面,日本則是把「千島群島」的交涉對象集中在「國後」「擇捉」兩島,並不主張其他18座島嶼的權利。

換言之,俄羅斯主張千島群島的20座島嶼的權利,而日本只把「國後」「擇捉」兩島作為交涉對象,因此在主張上有部分重疊。只是,雙方意見分歧的部分沒有很明顯的原因,就在於雙方對其他18座島嶼並沒有爭議。

今年12月1日東京街頭陸續出現要求俄羅斯歸還北方領土的示威抗議。 圖/路透社
今年12月1日東京街頭陸續出現要求俄羅斯歸還北方領土的示威抗議。 圖/路透社

對除了右翼團體以外的日本人而言,北方領土問題其實是一件很遙遠的事。呼喊歸還北方領...
對除了右翼團體以外的日本人而言,北方領土問題其實是一件很遙遠的事。呼喊歸還北方領土,完全沒有真實感,不過是空洞的政治口號而已。 圖/維基共享

▌日方的優勢:極東地區的平衡需求

對日本來說,要求俄羅斯歸還北方領土,確實有許多優勢存在。

日本和俄羅斯到現在尚未締結和平條約,也意味著沒有第二次大戰的結束宣言,等同於戰爭還沒結束,這就像台灣和中國的關係。因為,北方領土的歸還不管是兩島或是四島,對日本來說表示和俄羅斯的關係邁向安定化,可以正面積極地進行外交。

當然,在安倍政權底下,戰後一直困擾日本的領土問題,終於朝向解決的方向大步前進,安倍首相身為領導者應該會在歷史上留名吧。還有,對日本而言,俄羅斯和中國若在國際上聯手「反日」的話,也是非常棘手的問題。因此,如果日本與俄羅斯能夠奠定友好關係,其實在對中國的外交策略上也是有利的。

一直以來,俄羅斯對日本而言是具有威脅性的國家。尤其在第二次大戰結束前,突然對日宣戰,蹂躪滿州(中國的東北地區),將許多日本人強制送到西伯利亞充當勞役,或是在當地對女性施暴,被殺的民間日本人也不計其數。

然而,現在的俄羅斯儼然擠身為歐洲大國,從成田機場搭飛機,兩個小時即可抵達海參崴。這座城市位處俄羅斯的極東地區,人口僅有60萬人,可是其發展日新月異,生活水準也變得穩定。可是,與俄羅斯國境相鄰的中國,光是東北地區就有一億人以上的人口。所以俄羅斯為了防堵中國移民的滲透,有部份也希望藉由讓日本勢力進入極東地區來取得平衡。其中,最大的盤算應該是如果將在西伯利亞或庫頁島沉睡的天然資源輸出給日本,將會帶給俄羅斯龐大的經濟利益。

俄國克里姆林宮有自有戰略上的盤算,而俄羅斯青年運動「納什」(Nashi)則是是民...
俄國克里姆林宮有自有戰略上的盤算,而俄羅斯青年運動「納什」(Nashi)則是是民間反對千島群島歸還的重要力量。 圖/歐新社

▌ 美國:「我不樂見……」

在強化日本與俄羅斯的關係裡面,最大的障礙應該是美國的存在。如前面所言,戰後曾經有一段時期,日本和蘇聯協議只要歸還四島中的兩島,雙方就簽訂和平條約。可是,在美蘇冷戰時期之下,美國當然不樂見日本與蘇聯的接近,施壓日本要蘇聯也要將剩下的兩座島嶼歸還,使得協議破局。

之後,只要一旦日本與俄羅斯在交涉北方領土的歸還問題時,美國就沒有好臉色。歐巴馬政權也是與俄羅斯爭鋒相對,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日本和俄羅斯的接近充滿警戒心,頻頻對日本釋出「我不樂見……」的訊息。

但是,在歐巴馬政權末期之際態度趨緩,主要也是因為對安倍政權的信賴度大大提升。還有,美國現在正面臨政權交替時期,普丁對解決領土問題也顯示出積極態度。對日本而言,這次普丁的訪日,無疑是解決北方領土問題的千載難逢的機會。

交渉的結果是「擇捉島、國後島、色丹島、齒舞群島」四島全數歸還,還是,只有色丹島、齒舞群島的兩島而已?抑或是「延到下次協議」而沒有結果呢?

筆者預想的結果是,首先雙方決定簽訂和平條約,同時把歸還兩島的方案開始討論,其他的兩島作為將來討論的議題。但是,終究要看獨裁者的普丁與安倍首相在全盤決議時的「政治交渉」。 不知最後結果如何?

美國現在正面臨政權交替時期,普丁對解決領土問題也顯示出積極態度。對日本而言,這次...
美國現在正面臨政權交替時期,普丁對解決領土問題也顯示出積極態度。對日本而言,這次普丁的訪日,無疑是解決北方領土問題的千載難逢的機會。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野島剛

資深媒體人,作家。曾任職於朝日新聞社,擔任駐新加坡、台北特派員。曾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地前線採訪,後擔任東京本社政治部記者。 擅長採訪報導兩岸三地華人圈的政治、外交、文化等多面向議題。著有《伊拉克戰爭從軍記》、《兩個故宮的離合》(聯經)、《謎樣的清明上河圖》(聯經)、《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聯經),以及《銀幕上的新台灣:新世紀台灣電影中的台灣新形象》等多部作品。 目前為《轉角國際》跟《鳴人堂》專欄作家。

作者文章

鰻魚飯是日本的「國民食物」之一。 圖/歐新社

最後一碗鰻魚飯?東亞黑市加劇的「鰻苗危機」

2018/04/09
安倍首相和日本政府徹底的「款待」,究竟是巧妙外交?抑或是諂媚的「土下座外交」呢?...

日本外交的待客之道:安倍款待川普的巧妙手腕

2017/11/10
安倍首相想要「強調和美國共進退」的態度,卻反而讓日本國民處於險境——當然,這也是...

無危機感的日本,如何面對北韓威脅?

2017/05/02
2015年2月7日北方領土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次重申要求俄羅斯歸還四島。 圖/...

安倍對普丁:該如何理解日本「北方領土」問題?

2016/12/12
如果國際政治能夠簡單用「親」或「反」來明確劃分的話,未免也太輕視「外交」這一門學...

在「親中」與「親日」之外:論杜特蒂的外交手腕

2016/11/08
防災對策廳舍(宮城縣南三陸町)© 美聯社2015年3月11日下午2點46分,東日...

震災遺跡該不該拆除?311東日本大地震五周年的思考

2016/03/10

最新文章

香港警方大動作搜捕黎智英、搜索香港《蘋果日報》總部,引發全球關注。但唯獨在日本,...

周庭觸動的不協和音:日本社會如何集結「撐香港」?

2020/08/13
圖/美聯社

釣魚台111天暗潮:日本如何面對中國艦隊常滯的「尖閣問題」?

2020/08/12
截至2018年底,迪蓬–莫雷蒂的勝訴紀錄已超過140樁案件,為法國全境勝訴紀錄最...

狼爪權貴「王牌大律師」:法國司法部長的任命風暴

2020/08/04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

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丁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2020/08/03
お疲れ様でした。大統領閣下(辛苦您了,總統閣下)。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踏上日本哲道的「台灣大人」:李登輝...時代鑄造的多桑領袖

2020/07/31
於2010年成為前首相的安倍晉三,私人行程訪台,並與李登輝會面。 圖/聯合報系資...

李登輝與日本政壇:繼承者的指教...日本國家迷惘中的感情投射

2020/07/3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