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傷害華人情感?新加坡國會選戰的「棕色臉孔」歧視之亂

2020/07/08 萬宗綸

年僅26歲就成為新加坡最大反對黨「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Raeesah...
年僅26歲就成為新加坡最大反對黨「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Raeesah Khan 長期耕耘社會議題,並以實際行動發聲,頗被外界看好。但近來 Raeesah Khan 卻捲入了一場「種族歧視」之亂。 圖/Raeesah Khan Facebook

7月10日新加坡即將舉行國會大選,然而在7月5日,最大反對黨工人黨(Worker’s Party)的盛港集選區參選人 Raeesah Khan(辣玉莎註1)卻被踢爆曾發表過「種族主義」言論,引發軒然大波。

Raeesah Khan 在事件爆發後,火速出來發表道歉聲明。不過,新加坡網路上隨後透過「#IstandwithRaeesah(我與 Raeesah 站在一起) 」的 hashtag,支持 Raeesah Khan。Raeesah Khan 真有涉及種族主義嗎?整起事件的發生經過究竟為何?

7月10日新加坡即將舉行國會大選,人民行動黨仍是難以撼動的存在。 圖/歐新社
7月10日新加坡即將舉行國會大選,人民行動黨仍是難以撼動的存在。 圖/歐新社

▌批評種族主義卻變成種族歧視者?

Raeesah Khan 全名 Raeesah Begum Bte Farid Khan,以現年26歲之姿,在今年成為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

Raeesah Khan 從17歲開始就積極為社會議題發聲,曾在澳洲倡議反對拘留難民兒童,更在新加坡與柔佛發起「Reyna Movement」組織,幫助吉隆坡的羅興亞難民尋求資源協助,以及在新加坡支持邊緣女性與孩童的教育,此舉更曾獲得新加坡官方媒體《海峽時報》報導

這樣一位曾被官方媒體譽為「我們之中的英雄」(Heroes among us)的年輕社會運動家,怎麼會在大選將至前的最後一個週末,被批評為種族主義者呢?事情發生在7月4日與5日,新加坡警方接獲兩起指控 Raeesah Khan 種族歧視的報案,內容是關於 Raeesah Khan 的社群媒體貼文。

整起事件,要從 Raeesah Khan 的兩則社群媒體貼文說起。 圖/Raee...
整起事件,要從 Raeesah Khan 的兩則社群媒體貼文說起。 圖/Raeesah Khan Facebook

第一則貼文是在 2018 年貼於臉書,Raeesah Khan 發文指控警方常常騷擾清真寺,並指出相較於當地少數種族的宗教領導者因為犯法遭到監禁,為何城市豐收教會的領導者康希,即便涉入高達5,000萬新幣(約10億新臺幣)的挪用善款案,卻還能自由行動?

另外一則是今年的貼文,Raeesah Khan 在文中質疑,警察只在少數族裔聚集的區域檢查社交距離有沒有被執行,但在有錢華人和白人聚集的地區,卻不會見到如此頻繁騷擾人民的警力。

這兩則看起來是在指控新加坡警方種族主義的貼文,卻被舉報為「破壞新加坡種族和諧」。

新加坡尚未脫離疫情威脅,圖為新加坡的印度裔移工因為疫情影響,頓失工作,排隊領取愛...
新加坡尚未脫離疫情威脅,圖為新加坡的印度裔移工因為疫情影響,頓失工作,排隊領取愛心免費食物。 圖/路透社

〈新加坡刑法第 298A 條〉規定:激發不同種族或宗教群體之間的敵意,可以被判至多3年有期徒刑或易科罰金。5日傍晚5點,新加坡《亞洲新聞台》以重大新聞的規格處理這則消息後,晚間10點,工人黨黨魁隨即陪同 Raeesah Khan 召開記者會,Raeesah Khan 發表道歉聲明

「我從來沒有要製造任何社會分裂的意圖,我一向希望激發大眾對少數群體事務的關心。我向任何因為我的言論而受傷的種族或群體道歉。過去我的發言不夠謹慎,也對此感到後悔。不論種族,我是真的對於少數群體議題富有熱忱,因為這樣的熱忱,我做了不適當的發言,我必須為這樣的發言負責,並願意全力配合警方的任何調查。」

在 Raeesah Khan 的聲明中,可以看見她並不是針對「種族主義」的控訴「道歉」,而是因為自己的貼文可能對「華人」族群造成「不舒服」,為了發言「不夠謹慎」而道歉。且我們也能看到 Raeesah Khan 重申,自己的貼文旨在喚起大眾對少數群體議題的關心。

從實際政層面來說,Raeesah Khan 的聲明被認為是非常優秀的政治公關危機處理。因為她不僅沒有犧牲自己對少數族群議題的關懷,也適當地「止血」多數保守(華人)選民,可能因此對工人黨整體出現的反感。同時也在發現人民行動黨動用媒體資源大做文章的當下,馬上透過道歉試圖打住議題,避免被窮追猛打的可能性。

新加坡是多種族與多元文化社會,然而在政府強調的「種族和諧」表面之下,種族不平等的...
新加坡是多種族與多元文化社會,然而在政府強調的「種族和諧」表面之下,種族不平等的現實從來沒有消失過。 圖/美聯社

▌「棕色人種」破壞種族和諧?

新加坡警方在7月4日接獲第一起報案,在所有媒體都還沒報導這個「種族歧視案件」時,人民行動黨的側翼粉絲專頁「Singapore Matters」,就在當天晚間7點左右,開始製作圖文抨擊 Raeesah Khan 煽動種族仇恨。之後更以多則圖文連續砲轟 Raeesah Khan 不適格成為國會議員,要大家投給盛港集選區的人民行動黨候選人組合。

其中,Singapore Matters 除了指責 Raeesah Khan 「破壞新加坡得來不易的種族和諧」,也擷取 Raeesah Khan 讚美人民行動黨有愈來愈多「棕色女性」(brown women)出來競選的推特貼文,抨擊 Raeesah Khan 在新加坡引進美國的種族與身份政治。

在新加坡保守的意識形態中,西方民主與人權價值長期以來被執政黨形塑為無法與新加坡的「亞洲價值」兼容的外來思想,加上近期美國發生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讓新加坡保守派趁機合理化「種族身份政治=混亂」的武斷連結。在此邏輯下,指控 Raeesah Khan 導進美國種族政治,無疑是為了讓 Raeesah Khan 失去作為「新加坡政治人物」的合理性,這類說法也被總理夫人何晶轉發。

2013年底,在新加坡東部的小印度區(little India)發生了嚴重騷亂。...
2013年底,在新加坡東部的小印度區(little India)發生了嚴重騷亂。事件起因是,一名印度客工車禍遭撞死,引爆地方移工工人與群眾的不滿,隨後有數百人上街憤怒地破壞路旁車輛、警車等。 圖/路透社

這也是新加坡獨立後,自1969年以來的第二起嚴重種族騷亂。 圖/法新社
這也是新加坡獨立後,自1969年以來的第二起嚴重種族騷亂。 圖/法新社

「棕色人種」可以指涉的範圍很廣,基本上只要不被包括在白人、黑人和所謂的「黃種人」在內,舉凡北美印地安原住民、拉美裔,到南亞裔,都可能認同「棕色人種」這個身份語彙,也有愈來愈多南島語系族群開始自我認同為「棕色人種」,而之所以需要這個語彙,便是因為「棕色人種」的集體生命經驗無法化約至其他人種的標籤之下。

將「棕色人種」特別獨立出「亞洲人」,直接觸怒了新加坡主流意識形態對「維繫種族和諧」的想像。然而,這並不代表在談論身份時這樣的區分完全不需要存在,作為新加坡社會事實上的少數種族,種族不平等的現實從來沒有消失過。

2019 年,新加坡最流通的支付服務商 Nets 推出了一支電子支付廣告,其中一個華人先是扮成馬來人,然後又「把臉塗棕」(brownface)扮成印度人,右手拿著一盤印度炒飯、左手秀出自家的電子支付。

Nets 廣告中,選擇由一名華人「把臉塗棕」(brownface)扮成印度人,右...
Nets 廣告中,選擇由一名華人「把臉塗棕」(brownface)扮成印度人,右手拿著一盤印度炒飯、左手秀出自家的電子支付。 圖/Twitter

廣告發表後,隨即引發印度裔新加坡人的不滿。這個廣告的設計衍伸出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新加坡沒有印度人嗎?為何需要由一個華人來扮演印度人?

新加坡媒體主管機關認為雖然 Nets 沒有違反網路規範,但因為「品味拙劣」(in poor taste),所以仍然給予警告。而檢方則表示,此則廣告並無觸犯刑法規範,因而警方不會做進一步調查。

受到這個廣告激怒,新加坡的印度裔 YouTuber Preeti Nair 與 Subhas Nair 錄製了一支 rap,直接批評華人對棕色人種的種族歧視,譏諷新加坡的「種族和諧日」(Racial Harmony Day)是掩蓋新加坡事實上存在的種族不平等,同時戲謔新加坡官方的 「CMIO」(華人、馬來人、印度人、其他) 種族平等政策,其實是「Cancel minority is ok.」(消除種族少數OK的)。

然而,這支 MV 因為內容有「Chinese people always out here, fucking it up」這樣的歌詞,讓星國內政部長親自出面指這支 MV「太超過」(cross the line),「激發少數種族對華人的仇恨」,已經違反刑法,要求民眾不要分享轉傳。兩位 rapper 也遭到警方調查,《亞洲新聞台》更將 Subhas Nair 從原本他所參與的該台音樂紀錄片中撤掉。

雖然,受到結構性歧視的少數種族使用 rap 形式,「辱罵」佔有優勢地位的種族,多半會被視為對壓迫的反抗,而非種族歧視(有些美國黑人也會以 rap 試圖反抗白人霸權),但因為新加坡政府長年以來刻意抹除人口與權力結構上的不對等,將三大種族形塑為彼此完全平等的幻象,因而許多星國華人事實上並沒有辦法意識到自己享有「華人優勢」(Chinese privilege),反讓少數種族的反撲被錯認為「平起平坐」種族間的「種族歧視」。

Raeesah Khan 的事件彷彿重演了這個情節——揭發種族主義的人最後卻被以「破壞種族和諧」遭到警方調查。

新加坡政府長年以來刻意抹除人口與權力結構上的不對等,將三大種族形塑為彼此完全平等...
新加坡政府長年以來刻意抹除人口與權力結構上的不對等,將三大種族形塑為彼此完全平等的幻象,許多星國華人事實上並沒有辦法意識到自己享有的「華人優勢」。 圖/路透社

▌#IStandWithRaeesah

由於 Raeesah Khan 在第一時間出來會面記者,並放低姿態對貼文可能引發的爭議道歉,無論動機與考量為何,相較於人民行動黨的政治人物奉行菁英政治,向來不願為自己的言行舉止做出任何道歉,工人黨與 Raeesah Khan 此舉反而意外得到新加坡網友的一片讚聲,認為他們展現了另外一種新加坡政治的可能性,亦即願意與人民溝通。

在推特上,帶有「#IstandwithRaeesah」社群標籤的新推文不斷湧出,大多數網民認為 Raeesah Khan 根本不需要道歉,支持 Raeesah Khan 的言論自由,也認為談論「種族優越」(racial previlege)並不代表「破壞種族和諧」,不少新加坡華人亦加入支持 Raeesah Khan 的行列。其中大宗的意見認為:如果有人指出種族不平等讓你不舒服到跑去報警,那麼你該檢討自己是否正在享受種族紅利?

也有一些華人社群額外發起「#WeWereNotHurt(我們沒有感到受傷)」的活動,紛紛轉貼一份「華人與 Raeesah 站在一起」的聲明,指出自己並沒有因為 Raeesah Khan 的言論「身為華人,情感受到傷害」,反而「希望聽到更多如同 Raeesah 少數種族的心聲」,且「社會的團結應當建立在多樣化的言論上」。

此外,有網友更翻出人民行動黨的政治人物,過去多年來並沒有少發表過「破壞種族和諧」的言論。比如:1992 年,時任人民行動黨籍的國會議員 Choo Wee Khiang 曾說過:

有一天晚上我開車去小印度,那裡非常昏暗,但不是因為沒有燈,而是因為那邊有太多印度人了。

「有一天晚上我開車去小印度,那裡非常昏暗,但不是因為沒有燈,而是因為那邊有太多印...
「有一天晚上我開車去小印度,那裡非常昏暗,但不是因為沒有燈,而是因為那邊有太多印度人了。」人民行動黨籍的國會議員如是說。小印度是新加坡早期的印度移民社區,後來逐漸擴大成為了南亞客工聚集的地區。 圖/美聯社

1998 年新加坡的建國總理李光耀更曾在傳記中提到,「我曾說過:如果我們是一個百分之百由華人組成的國家,我們能做得更好,但我們不是,也永不會是,所以我們只能做我們所能做的。」去年,極有可能接班李顯龍、成為下一任總理的王瑞杰,也曾說過:

新加坡社會還沒準備好讓一個非華人做總理。

這些執政黨「破壞種族和諧」的言論,卻都沒有得到相對應的檢討,往往被輕輕放下。為了反制針對 Raeesah Khan 的不對等與蓄意攻擊,本週已經有網友向警局報案,指控王瑞杰的「非華人總理」一說「破壞種族和諧」。然而,警方已經迅速在7日晚間以查無不法結案。

人民行動黨這種「只許州官放火」的選擇性炒作,很難不讓人聯想,大動作抨擊、指控工人黨少數族裔參選人的「種族主義」是為了選戰考量。尤其 Raeesah Khan 參選的盛港集選區是今年唯一新劃設的集選區,是兵家必爭之地,而集選區選制中,選民選的是特定政黨在該集選區推出的一組團隊(由多名候選人組成)而不是選出單一候選人,只要鎖定抹黑一人,整個團隊就可能因此連帶落馬。

「新加坡社會還沒準備好讓一個非華人做總理。」 圖/歐新社
「新加坡社會還沒準備好讓一個非華人做總理。」 圖/歐新社

7月6日,人民行動黨張貼新聞稿,標題為《工人黨對盛港區參選人 Raeesah Khan 的立場》,抨擊工人黨「不處理 Raeesah Khan 破壞華人與基督徒情感的歧視性言論」,更要求工人黨讓 Raeesah Khan 把所有過去曾經是公開權限的貼文全部重新公開,暗示 Raeesah Khan 因為此次風暴將部分公開貼文封鎖,要求應公開透明讓選民一一檢視她過去的言行,似乎要將 Raeesah Khan 趕盡殺絕。

而自稱是首批「吹哨者」、率先散佈 Raeesah Khan 貼文截圖的人民行動黨支持者 Abdul Malik,在臉書上公開放話,希望這次的行動能夠讓 Raeesah Khan 退出盛港集選區的選戰,讓人民行動黨提早拿下這一集選區的席次,結果遭到大批網友肉搜圍剿,發現他自己就是種族歧視的慣犯。

不過人民行動黨支持者恐怕要失望的是,除了 Raeesah Khan 的網路熱度攀升之外,工人黨已經宣佈 Raeesah Khan 不會因此怯戰,在警方公布調查結果之前,都會繼續參選註2。而在「change.org」網站上,短短一天內已有超過1萬5,000名民眾連署聲援 Raeesah Khan,要求警方現階段不應干擾 Raeesah Khan 和平競選。

人民行動黨大動作抨擊、指控工人黨少數族裔參選人的「種族主義」,很難不讓人聯想,是...
人民行動黨大動作抨擊、指控工人黨少數族裔參選人的「種族主義」,很難不讓人聯想,是為了選戰考量。圖為新加坡小印度,街頭牆壁上貼著一張「新加坡建國之父」李光耀的畫像。 圖/美聯社

▌備註

註1:

雖然「辣玉莎」是工人黨網站上 Raeesah Khan 的華文名字,但本文認為僅有少數族裔政治人物需要取華文名字來讓選民記住他們,而華人政治人物卻不需要取少數族裔語言的名字,這件事本身就顯示新加坡社會現實中實際上不存在的種族平等,因此本文都以 Raeesah Khan 稱呼當事人。

註2:

新加坡〈國會選舉法 78C 條〉的規定,任何人不得在競選期間發表任何選舉民調,因此我們無從得知 Raeesah Khan 目前的實際支持度為何。此法律也可能導致選民可能沒辦法放心投給反對黨,因為在沒有民調的情況下,完全無法判斷反對黨有沒有贏的機會。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新加坡,獅城中的印度事(上):殖民移工的記憶

新加坡,獅城中的印度事(下):小印度的新加坡人

新加坡人想像中的「印度人」:梁智強新電影爆出的種族爭議

台星語言戰爭,那些新加坡的外來勞力

萬宗綸

苗栗卓蘭滿月,新北土城長大,臺灣大學地理系薰陶四年後,在赤道附近拿到新加坡國立大學語言學碩士,認為學科沒有界限。著有《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 ▎FB:萬小弟在星嘎坡啦(Mr. WAN in Singapura)

作者文章

年僅26歲就成為新加坡最大反對黨「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Raeesah...

傷害華人情感?新加坡國會選戰的「棕色臉孔」歧視之亂

2020/07/08
「Kill the Indian in him, and save the ma...

風語者的絕種(下):「印第安白人化」的尊嚴清洗

2019/04/24
「說族語的人被毆打、被虐待、被告訴應該要忘記他們的語言,讓語言慢慢死去。幸好,還...

風語者的絕種(上):蘇族人的語言算不算「美國話」?

2019/04/24
「凱爾特」很大程度上是個文化概念,七成人口都住在低地的、使用英語的蘇格蘭人,也就...

凱爾特人一家親?蘇格蘭的「愛爾蘭歧視」

2019/03/15
從蘇格蘭王室成員改變說話方式開始,經過了四百多年,蘇格蘭語遭降格為一種英語方言。...

蘇格蘭靠「嘴」獨立(下):「土話」從羞恥到驕傲?

2018/12/13
「在場有人自認說蘇格蘭語嗎?」(設計對白)圖為1995年電影《英雄本色》(Bra...

蘇格蘭靠「嘴」獨立(上):誰有聽過「蘇格蘭語」?

2018/12/13

最新文章

© 尹雯慧 位於大吉嶺的藏人難民自助中心,紡毛線部門只剩下三位奶奶,偌大的空間顯...

編織流亡藏人的孤寂歲月:遺落塵世的大吉嶺難民自助中心

2020/11/23
今年6月,英超曼聯的新星足球員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在網路上...

英國百年「營養午餐」大戰:拉什福德的130萬挨餓學童便當

2020/11/20
「七一城市森林花園」位於中國四川省成都市的新都區,整個社區建築群一共有8棟、每棟...

《明日田園城市》:空想烏托邦?超越時代的都市規劃先聲

2020/11/20
「在歷經多年的王室婚姻後,我終於明白自己只是一個待價而沽的昂貴商品。」 圖/《廣...

黛安娜王妃與BBC倫理危機:謊言、背叛與向王冠宣戰的25年專訪怨靈

2020/11/20
「我們即將迎來人類史上最速疫苗研發紀錄、開啟傳染病防治的新篇章?」做為疫苗開發的...

搶快狂賀「人類勝利」?疫苗捷報的救命硬拚...還能出什麼問題

2020/11/18
「對噎!我們沒有注意到『依法無據』這個問題。」
 圖/法新社

瘟疫滅了皮草王國(下)丹麥人不賣染疫貂皮?

2020/11/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