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達賴喇嘛的生日這一天:在苦難人間...流轉不停的時間法輪

2020/07/06 尹雯慧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2014年6月,達賴喇嘛在達蘭薩拉的圖博兒童村學校(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 School)為學生以及當地居民講法,圖為法會正式開始前,尊者進行祝禱的儀軌。

文.攝影/尹雯慧

不知不覺,進入了島嶼的夏至。

自疫情爆發,三月底從國外返抵台灣後,經過穴居般的隔離生活以及各種精神層面囚困的匍匐艱難狀態,忽然間,便迎來了台北盆地百年破紀錄的高溫,以及團結全島居民的日環食奇景。天文與氣候異象引起的熱議,聯手肆虐全球的病毒,話題如近日的午後雷陣雨般,持續沖刷各地;生活何時才能回歸「常軌」?成為人們練習持續仰望星空時,反覆的叩問。

面對溢出經驗與理解範圍的困境,時常讓我想起數年來,在印度流亡藏人社群生活的記憶;無論是那些被極權迫害,視蒼髪茫的政治受難者,抑或翻山越嶺,不遠千里跋涉的遊牧難民們,談起難得的晉見達賴喇嘛的機會時,像是夙願得償而欣喜,卻又須臾短暫地難以自持,於是眼神總是閃爍著令人不忍直視的某種難以言詮的神采。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2014年7月,於拉達克列城舉行的時輪金剛法會,由於朝聖者人數龐大,每日法會結束,會場四周的主要道路皆擠得水洩不通。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雖然當地有公車接駁,不過總是班班客滿,車頂往往也是一位難求。

他們的雙眼像極了信仰的烽火台,我不禁深信,虔誠的焰火一但熊熊燃起,便會一座接著一座,綿延下去。我也見過尊者本人數次,談話時發現,自己的視線很難從他溫暖親切卻鋒利敏銳的目光移開。那感覺的確與沐浴在凜冬清晨高懸的太陽下,十分相似;一種只想立定站在原地,好好大口呼吸的簡單情致。

這位住錫在北印達蘭薩拉的藏傳佛敎領袖,自1959年離開拉薩之後,就再也沒有踏足原鄉一步。藏人尊奉其為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卻大半生流亡在印度的他,今年將繼續在異地慶祝85歲的生日。不過,他其實經常在公開場合表明,印度已是「精神上真正的家」。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時輪金剛法會的座位依照不同的條件劃分,出家僧尼通常被安排在距離達賴喇嘛最近的區域之一。圖中的阿尼們,來自遙遠荒僻的村落,許多人費盡千辛萬苦才來到這裡聽法。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睽違多年才又再度於列城舉辦的時輪金剛法會,吸引來自喜馬拉雅山脈各地的藏傳佛教信徒參與。即使風塵僕僕,許多人仍堅持盛裝與會。

過去幾年,達賴喇嘛選在他生日的夏季時節,多次造訪位於中印邊境的拉達克(Ladakh)地區弘法,但由於此區域與中國存在諸多未定邊界的領土爭議與政治角力,從國際關係現實的角度來看,他的到訪從來就不存在著「單純」的宗教意義。

在他出現的場合,經常可見象徵藏人身份認同的「雪山獅子旗」四處飛揚,況且,拉達克不僅在地理位置上鄰近圖博(西藏)阿里地區,更有許多保存完整的藏傳佛教寺廟與文化。不只藏人,整個喜馬拉雅山脈地區信仰藏傳佛教者為數眾多,每逢達賴喇嘛生日期間,拉達克首府列城(Leh)周邊便湧入大量的信徒與觀光客;若是他本人親臨主持,盛況更是空前。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2018年7月,達賴喇嘛再度來到列城慶生,當他的座車抵達列城市區,街道兩旁早已站滿等著迎接他的人潮。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遠方金頂下的大殿,即是時輪金剛法會時,達賴喇嘛講法的御座所在。7月正值拉達克一年中最炎熱的時節,艷陽火辣難擋。於是,各種遮陽傘紛紛出籠,色彩繽紛,目不暇給。

2014年七月,達賴喇嘛不僅於拉達克慶生,更在睽違多年後,舉行了對佛教徒而言,極為殊勝的「時輪金剛法會」(Kalachakra)。這是由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主持,不定期舉辦的時輪金剛法會,自1954年在拉薩開始迄今,已經舉行過34次。雖然曾數度移師西方國家,不過大部分都在印度。只是,距離上一次(1976年)在拉達克列城舉辦,已時隔38年。

他曾在《流亡中的自在》一書提到:「這是密教傳承裡最重要的一種灌頂,對世界和平有殊勝的重要性。」

我並不確知這場隆重神聖的儀典選擇舉行的時間,應該考量哪些條件或是「因緣」,不過,2014年是藏曆木馬年,同時也是所有圖博(西藏)境內神山之首的岡仁波齊峰的本位年,對所有藏人來說,是一生必去的轉山行旅。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大批前往列城的車流人潮將高山公路塞得動彈不得,綿延數公里之長。

幾乎所有我認識的流亡藏人都準備前往參與時輪金剛法會,攜家帶眷,成群結隊。就算不能踏上母土轉山,也一定不能錯過時輪金剛的灌頂加持。

為了參與這場盛會,我加入一隊由達蘭薩拉出發的藏人車隊,一路穿越近千公里險峻崎嶇的蜿蜒公路,奔往列城。高山融雪造成多處路段崩坍,而從各地蜂湧而至的朝聖者瞬間填滿所有可行的路面,瘋狂的壅塞拖緩了行進的速度,最後我花了超過兩倍的時間,才灰頭土臉地抵達。

「時輪金剛」意指「時間之神」,藉由「操縱宇宙和生命流轉在時間中的生滅規律,讓時間如巨輪般轉動,碾碎一切煩惱業障,達到空境,究竟成佛。」而象徵佛陀寓所的時輪金剛沙壇城(Sand mandala)是觀想修行重要的依止,製作過程由達賴喇嘛彈出第一道基準線,喇嘛們細心繪製後,在法會結束時會開放人們朝拜與參觀。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列城市區與週邊街道旁,懸掛各種歡迎達賴喇嘛造訪的大型看板。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色彩絢麗奪目的時輪金剛沙壇城象徵佛陀的寓所,裡面有超過720尊佛在其中,各安其所。法會結束後,會開放參觀。

為了解除苦惱而前來接受灌頂的人們,每日天未亮就等著排隊入場,整日在豔陽下聽法,一直到傍晚時分才散去。這場為期十天的法會,吸引了十幾萬人聚集在距列城約十公里的角蘭薩爾(Choglamsar)地區朝聖,許多人從荒僻的村落每日步行往返,距離實在太遠的,便選擇住在主辦單位提供的免費帳篷區。

不過,外國人另有特殊的禮遇通道,只要提前申請通行證,不僅不用與當地人一起大排長龍,還能坐在最靠近尊者御座,有綠色遮陽帳篷的區域。我受惠於外國人的特權規定而得以近距離參與,竟意外地捕捉到長年支持藏傳佛教及圖博人權議題的好萊塢巨星李察吉爾,現身向尊者祝賀的畫面。他的坐位被安排在達賴喇嘛的身旁,重要性顯而易見。當地朋友打趣著和我說,「那是『VVIP』的位置,連『VIP』都比不上。」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一望無際的朝聖者。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意外捕捉到長年支持藏傳佛教及圖博人權議題的好萊塢巨星李察吉爾,現身向尊者祝賀的畫面。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為了讓更多人能親炙達賴喇嘛,會場架設了大型的螢幕,同步轉播會場現況。

達賴喇嘛通常以藏文授法,他的講法內容會由現場直譯人員翻譯成各種語言,透過不同頻率的頻道,同步放送。擠不進會場的人,仍可以拿著收音機在場外收聽。為了提振疲憊眾人的精神,他經常言談幽默風趣,但似乎有更多對眾生的期許隱藏在妙語如珠之外。就像面對德國導演荷索(Werner Herzog)《時間之輪》的鏡頭時,達賴喇嘛曾提到「每個人都是宇宙的中心」。所謂的修行,即是認識自我內心的價值與追求內在平靜的過程;而這條路必須親身實踐,沒有捷徑。

每年7月6日的尊者生日,世界各地的佛教徒以祝壽為名,為其舉行各種盛大的慶祝活動。然而,他總是反覆強調,對他而言,「實踐慈悲」才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光是祈禱並不能改變世界,要付諸行動。」我經常想起那年的時輪金剛法會,在黃沙塵土漫天的現場,面對一雙雙渴求解脫輪迴之苦的熱切眼神,他挺直年邁的身軀,懇切地對著人們說道,

「現在你們都是我的學生了。在你這一生中,要盡可能地幫助別人,如果不行,至少不要傷害別人。」

對於散佈世界各地的「學生們」,他以年邁之軀盡可能地滿足眾人的需求,即便明暸許多人並不真正追求「灌頂」修行的奧義,而只是貪圖加持保佑的「功能」。

今年,為了安撫動盪騷亂世界裡,更多不安的靈魂,決定推出轉世八十五載之後的第一張音樂專輯。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到,因為「想盡可能為眾生做更多」而答應出版。一如既往的親切笑聲裡,姿態有如寂天菩薩「乃至有虛空,以及眾生住,願吾住世間,盡除眾生苦。」的慈悲颯爽。

時間之輪流轉不停,遠方老師今年的生日又將來臨,我一直都仍在學習「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的路上努力。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達賴喇嘛起身向台下的民眾致意。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2018年7月,達賴喇嘛再度現身列城舉辦的生日慶祝會,並發表公開談話。

<center><table width=
© 尹雯慧 
2014年6月,達賴喇嘛在達蘭薩拉的圖博兒童村學校(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 School)為學生以及當地居民講法。活動結束後,尊者離場前,走近媒體區向媒體寒暄。

尹雯慧

進入北藝大文學跨域創作研究所,正在劇場表演與文字影像創作的山徑裡,匍匐前進中。曾入選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文化部「台灣詩人流浪計畫」…等獎助。兩度獲得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報導文學獎。玉山文學獎報導文學首獎。七度入選Sony Istagram 全球攝影大賽優勝作品。獲得「2018國家地理雜誌全球攝影大賽」。入選2015及2017台灣年度詩選。著有報導文學集《謎途:流亡路上的烏托邦》與攝影詩集《無邊之城》。

▎作者專欄:尹雯慧@轉角國際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喇嘛的智慧生活》:科技抗暴?手機如何改變藏人僧侶

藏人故事,班禪喇嘛被消失的第22年

最新文章

先前義大利超級盃在沙烏地舉行,就已經引起一波中東體壇暗戰。圖為高舉國王、太子肖像...

阿拉伯式Moneyball(下):卡達與沙烏地的「乾爹爭霸戰」

2020/08/10
一度期待「沙烏地乾爹」能扭轉球隊命運的紐卡索球迷,是錯過了真愛?還是避開了危機?...

阿拉伯式Moneyball(上):老子有錢?沙烏地的英超球隊收購案

2020/08/10
日本國民文豪——司馬遼太郎——寫作手法多用全知全能的上帝視角,在已知結果的前提下...

一筆山河動:司馬遼太郎...日本國民文豪與他的「大河時代」群英傳

2020/08/10
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艾倫因為不斷延燒的醜聞風波,自8月便陸續傳出辭去《艾倫秀》主...

艾倫暗黑夜夜秀?美國《艾倫秀》職場霸凌的「雙面醜聞」

2020/08/08
醫藥界的愛恨情仇,為何每當併購案的消息傳出,都會吹皺一池春水,牽動整個醫藥界的神...

病人與暴利的重量?國際藥廠大併購時代的巨獸誕生

2020/08/06
19世紀中葉,反抗法國殖民阿爾及利亞,於1838到1865年之間戰死的24位戰士...

博物館的遺骨奉還:法國人類學倉庫與「阿爾及利亞24勇士」歸鄉記

2020/08/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