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紫色王國》的82個比利:「被失蹤」的異議份子

2018/05/04 游米

「我的丈夫失蹤了...」 圖/電影《紫色王國》
「我的丈夫失蹤了...」 圖/電影《紫色王國》

女子的丈夫在叢林中迷失,她雇了帶槍的護衛與當地克倫人做嚮導,帶她進入森林的深處尋找失蹤的丈夫。涼亭裡用泰文寫遍了思念與愛慕之情,女子身後播放著再俗氣不過的泰式情歌,似乎如何都道不盡失去丈夫的哀傷。

另一名同樣失去丈夫的克倫族女子,隻身拖著5個幼兒,到100多公里外的曼谷警局報案。警察用「口音太重」為由,要女子反覆訴說,丈夫因為持有野生蜂蜜而被拘留,之後失蹤的經過與報案的原由,然後卻又推託拒絕受理。照片中的她與丈夫穿著典型泰式粉紅色與黃色襯衫,拜訪每個泰國人都會去的觀光景點,但在曼谷警察的耳中與眼中,來自偏鄉她,顯然還是「不夠泰國」。

直升機的引擎聲響從遠處傳來,進入森林深處的女子哭訴失蹤的丈夫被當地克倫族人殺害,控訴同行的克倫族嚮導,為了土地,連人命都可以不顧。而帶著槍的嚮導要她放寬心:要取克倫人的性命隨時都可以,但這樣做不值得啊。

從曼谷回到家中,克倫族女子輕輕對父母訴說,曼谷的警察如何打發她,她輕問父母是怎麼想的呢?母親雖曾看見丈夫的靈魂回家,但女子還是不願相信丈夫已經身亡。老人家說,克倫族人的靈魂一向自由,人睡著時或出遠門時,一不小心就會掉了魂,也許是丈夫繫在腕上的棉線斷掉了,靈魂才有機會四處遊蕩…。

直升機墜毀叢林而身亡的男子、持有野生蜂蜜而「被失蹤」的克倫族男子......,這些看似奇幻的情節,都真真實實發生在泰國西部的崗卡章國家公園內,透過萍帕卡.托維拉(Pimpaka Towira)的短片《紫色王國》,像夢境般地的重新呈現在世人眼前。

▌萍帕卡:泰國第一女導

萍帕卡被稱為泰國第一女導,在泰國法政大學讀完電影後,進入電影圈,對電影製作感到失望而後進入新聞界,當記者、寫影評、辦影展,並且持續拍攝實驗短片。

萍帕卡對於人生相當好奇。2003年她的第一部長片《一夜丈夫》從自身的價值觀出發,對愛情親情提問,得到國際關注;2007年的紀錄片《說出真相》,紀錄泰國媒體運動者素賓亞(Supinya Klangnarong)對抗泰國政府對媒體的審查,吃上官司的過程;2015年的《島嶼葬禮》用公路旅行的手法,深入泰國南部,探討穆斯林與佛教徒的衝突。幾部作品,從塔信、盈拉到軍政府,萍帕卡不斷對泰國當局,以及泰國的政治與社會提出質問。

2016年的《紫色王國》展現對少數民族文化、泰國邊陲地帶的關懷,也是萍帕卡電影的一大主軸。

萍帕卡擅長用奇幻的故事、不落俗套卻又貼近觀眾生活的手法,呈現她對生命的提問。透過鏡頭和故事,這些表面看來只是人世間紛擾的提問,卻往往能進一步深入個人、甚至整個社會的精神層面。

萍帕卡被稱為泰國第一女導,擅長用奇幻的故事呈現她對生命的提問。 圖/第28屆東京...
萍帕卡被稱為泰國第一女導,擅長用奇幻的故事呈現她對生命的提問。 圖/第28屆東京電影節

▌王國,為什麼是「紫色」的?

而紫色王國的名稱從何而來?

對泰國有點了解的人,看見「紫色」應該會產生不少聯想,這可能也是導演萍帕卡以色彩為名,試圖對體制發出的不平之鳴。

紫色在泰國是星期六的代表色,象徵「高雅」,而紫色也是在星期六出生的泰國皇家成員——詩琳通公主——的代表色。

詩琳通公主深受泰國人民愛戴,除了文武雙全、精通多種語言、對泰國音樂與藝術推廣不遺餘力之外,她對偏遠地區少數民族的照顧與關懷,跟她的父親——已故泰皇蒲美蓬——如出一轍。

詩琳通公主對環境保育與永續發展的熱情,更透過查帕塔納基金會(Chaipattana Foundation)在山區、農村、國家公園、保護區的各種計劃實踐。公主所到之處,都能見到紫色旗幟飄揚,甚至連公主推廣的職訓計畫下,以販售來自各個鄉村的產品,支持鄉村發展與孩童教育的商店「Phufa Shop」,也都是以紫色為主調。

「紫色王國」對一般社會大眾來說,代表的是國家從上而下對少數族群與環境的關懷,然而,比利卻「被消失」在這樣的「關懷」之中。

身穿紫色上衣的是詩琳通公主。在泰國,紫色是星期六的代表色,象徵「高雅」,而紫色也...
身穿紫色上衣的是詩琳通公主。在泰國,紫色是星期六的代表色,象徵「高雅」,而紫色也是在星期六出生的詩琳通公主的代表色。 圖/美聯社

在崗卡章國家公園的前泰皇蒲美蓬(中)。 圖/歐新社
在崗卡章國家公園的前泰皇蒲美蓬(中)。 圖/歐新社

▌被失蹤的異議份子

比利不見了,你想他嗎?

「比利」本名波嘉裡・拉瓊查隆(Porlajee Rakchongcharoen),是世居於泰國佛丕府崗卡章國家公園境內的克倫族人。

崗卡章國家公園緊鄰緬甸,成立於1981年,為泰國佔地面積最大的國家公園,與度假勝地華欣相距不遠,自然生態豐富,有多種蝶類、鳥類與靈長類動物以外,還有野象、美麗的瀑布群,吸引許多國內外遊客,政府也正積極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此地列為世界遺產。

家園成公園後,政府以環境保護的名義要克倫族人遷居,雖承諾幫族人另尋住所,然而,這個承諾卻未兌現。族人迫不得已離開家園,無安身落腳之處,只好再度回到熟悉的家園叢林裡,過著百年來傳承先輩的傳統生活。

崗卡章國家公園為泰國佔地面積最大的國家公園,自然生態豐富。家園成公園後,族人曾迫...
崗卡章國家公園為泰國佔地面積最大的國家公園,自然生態豐富。家園成公園後,族人曾迫不得已離開家園。 圖/Flickr@Rushen

1991年在崗卡章國家公園的克倫族人。 圖/Flickr<a href='htt...
1991年在崗卡章國家公園的克倫族人。 圖/Flickr@Prachatai

想不到,同樣的家園、相同的游耕生活,在土地被納入國家體系下之後,卻成了「破壞生態」的「違法」行為。而一百多年來居住在此的克倫族人,因為提不出祖輩久居於此的「現代證據」,向體制證明自己與土地的連結,在這個體系下也成了從緬甸跨國界而來的「非法移民」,如此一來,政府的各種驅離更加理所當然。

政府不斷透過各種方法,試圖將居住在國家公園境內「非法的」克倫族人驅趕。2010年以及2011年時,甚至出動武裝軍隊,進入村莊,強制將居民驅離,並且放火將整個村子燒毀,村裡20多戶村民的性命雖然保下了,但卻失去了家園與財產。事發之後,比利四處奔走、組織村民,向法院提出訴訟,控告國家公園與其負責人、野生動植物保育署、自然資源與環境部,甚至準備上書泰皇。

但比利的行動,最終導致了自己的「被消失」。

2014年4月17日,比利因為持有野生蜂蜜而被崗卡章國家公園拘留,此後就再沒有人見過他。警方表示,比利在被拘留不久後已遭釋放,之後失蹤的情事跟政府無關。人權觀察的報告指出:遭捕當時比利攜帶著訴訟的相關文件,正在前往村民組織會議的路途上。

百多年來居住在此的克倫族人,因為提不出祖輩久居於此的「現代證據」,在這個體系下也...
百多年來居住在此的克倫族人,因為提不出祖輩久居於此的「現代證據」,在這個體系下也成了從緬甸跨國界而來的「非法移民」。 圖/電影《紫色王國》

▌尋找82個比利

此後,《紫色王國》片中那尋夫的克倫女子——也就是現實中比利的妻子——披娜皅(Phinnapha Phrueksaphan),雖然馬上向佛丕府法院提出人身保護令的請願,希望司法介入調查比利被拘留一事是否合法,然而法院卻因為沒有足夠證據顯示比利仍被官方拘留中,而退回申請,之後再上訴、再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訴也都未果。

雖然警方與「特別調查署」(DSI)都曾進行調查,卻都不了了之。比利到底怎麼了?人是生是死?至今仍沒有人可以告訴披娜皅事件的經過,當然也沒有人為此負責。

於是,披娜皅年復一年地向泰國特別調查署提出重新調查申請,但駁回的理由卻五花八門——就連她們的婚姻合法與否,都可以成為政府拒絕調查的藉口——然而披娜皅與人權團體仍不斷向各界尋求支援,並沒有因此放棄。

幸好克倫族人組織力強大,泰國人權組織與國際人權團體也一直有聯繫,這個案子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與支持,克倫族人更是一狀告進了聯合國,讓泰國政府為了讓世界遺產申請案順利通關,而被迫面對比利被失蹤案。

比利失蹤案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與支持,克倫族人更是一狀告進了聯合國。圖為比利與妻子...
比利失蹤案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與支持,克倫族人更是一狀告進了聯合國。圖為比利與妻子披娜皅一家人。 圖/國際特赦組織

抗爭至今,就在比利被失蹤4週年之際,特別調查署署長終於鬆口表示:將支持重啟調查這個延宕已久的案件。

在泰國被失蹤的異議份子不只比利一人。根據「人權觀察」的統計,從1980年起至2017年為止,泰國境內一共有至少82個被失蹤者,這些被失蹤者多為像比利一樣的草根環境運動者或人權倡議者,而82人只包括了有通報的案例,沒有通報的案例還有多少,沒有人清楚。

原住民族的土地使用權與國家力量的拉扯,在泰國軍人接掌政權之後,更為劇烈,軍政府在2014年發布〈第64/2557號命令〉,指出政府部門必須杜絕任何侵占或砍伐森林的行為,在這條命令的保護之下,軍隊強制驅離原住民族的手段越發激烈。

而泰國人權組織「和平正義基金會」(Justice for Peace Foundation)的研究也指出,「被失蹤」的手段早從1950年代就被泰國政府合法化,並且有系統地使用於剷除異端。在軍政府上台之後,無端拘留異議份子的手段更有「國家和平暨秩序維護委員會」(NCPO)的〈第3/2558號命令〉背書,組織運動者被失蹤的情形恐怕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泰國的人權狀況每況愈下、人民言論受箝制,發出異議就等著合法被失蹤。軍政府的勢力就像「紫色王國」片中突然現身的樵夫,正一斧一斧地砍伐著泰國草根社會。

軍政府的勢力就像「紫色王國」片中突然現身的樵夫,正一斧一斧地砍伐著泰國草根社會。...
軍政府的勢力就像「紫色王國」片中突然現身的樵夫,正一斧一斧地砍伐著泰國草根社會。圖為崗卡章國家公園。 圖/Flickr@tontantravel


2018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再見真實」。放映資訊請見活動專頁:<a hr...
2018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再見真實」。放映資訊請見活動專頁: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泰國民主的雨季:威信的符號、政變與權力風暴

泰國民主笑中帶淚:分離主義與軍政府的對撞

游米

緬甸初來乍到的過路人,想聽得比想說的多,想弄懂的比懂的更多,每次閒晃都期望能夠更靠近當地人。熱愛緬甸的多元與錯綜複雜,祈禱語言能力早日追上狂奔的好奇心。

作者文章

年輕緬甸女詩人美瑞以及孟杜恩的詩作打破傳統,用直白大膽的語言挑戰緬甸傳統男女觀念...

緬甸女力:民主化後,不自由的「自主人生」

2018/09/07
緬甸1988年人民起義失敗後,貌昂賓轉而進入媒體界,開始用影像記錄緬甸各地人民的...

詩寫緬甸異議:撲向威權黑暗的血淚詩歌

2018/07/06
「我的丈夫失蹤了...」 圖/電影《紫色王國》

《紫色王國》的82個比利:「被失蹤」的異議份子

2018/05/04
或許緬北華人的態度,相當程度的呼應了緬北與中國關係良好的民族武裝軍——佤邦聯合軍...

和平路遙:佤邦、緬甸,與「中國因素」

2017/07/07
緬甸鴉片農們繼續在夾縫中求生存,雖然在每年各界都在呼籲直視輔導轉型議題,並期望毒...

延燒的戰火,被遺忘的緬甸鴉片農

2017/01/20

最新文章

任何人都可以在區塊鏈上放置有價值的東西,像是黃金或農產品。 圖/路透社

小農救星?全球「農業區塊鍊」的新創革命

2018/09/18
築地市場裡的北方黑鮪魚。10月11日豐洲市場開放後,築地的場內市場將走入歷史,場...

重磅廣播/築地倒數計時:移轉豐洲,將走入歷史的最強魚市場

2018/09/15
金龜車,再見了!福斯集團13日對外宣布,旗下的經典車款——金龜車(VW Beet...

末代金龜車:從納粹到嬉皮,福斯神車2019停產

2018/09/14
因為偶像魅力,讓不曾駐足劇場的觀眾,為追星而踏入劇院,藉此接觸莎士比亞,聽來自是...

《倫敦眼》:「卷福貴公子」康柏拜區的舞台人生

2018/09/14
要是哪天買春客和爛醉男開始轉進立陶宛,政府準備好了嗎?無論如何,「歐洲G點」的爭...

極樂東歐性旅遊(下):侮辱女性的「西歐千人斬」入侵?

2018/09/13
「沒人知道它在哪,一旦找到,將會很美妙...」維爾紐斯觀光發展局以「歐洲G點」行...

極樂東歐性旅遊(上):立陶宛「高潮之都」的國家行銷?

2018/09/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