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和平路遙:佤邦、緬甸,與「中國因素」

2017/07/07 游米

或許緬北華人的態度,相當程度的呼應了緬北與中國關係良好的民族武裝軍——佤邦聯合軍...
或許緬北華人的態度,相當程度的呼應了緬北與中國關係良好的民族武裝軍——佤邦聯合軍——在面對緬甸民主化進程的態度。 圖/新華社

你們國家什麼時候獨立的?

載著我,前後塞著大小背包,穿梭在晨霧漫漫的瓦城,坐在前頭的摩托車伕Mwe Oo(化名)知道我來自台灣後,這樣問我。

我們緬甸是在2015年獨立。

2015年?我遲疑了一下,馬上意識到這位仁兄應該是民主派的一員,將緬甸過去六十年來的軍人獨裁統治跟英國殖民政權算在一起,緬甸的獨立,從人民真正行使投票權,拿回政權開始算起。

自從翁山蘇姬的「全國民主聯盟」(NLD)上台之後,許多緬甸民眾對於緬甸的前景看好,各種開發案不斷進行,國外投資不斷投入,遊客多了,媒體解禁,社會開放了,成長甚至更甚落入軍事戒嚴統治的泰國。人們盼望著緬甸的民族議題能夠透過民主化獲得解決,而翁山政權一上任也隨即宣布,將各民族的和平談判作為推動國家發展之首要任務。

大家口中能為緬甸帶來希望的翁山蘇姬,在緬北華裔商人阿有叔口中卻是「老太婆」。...
大家口中能為緬甸帶來希望的翁山蘇姬,在緬北華裔商人阿有叔口中卻是「老太婆」。 圖/路透社

▌民主可以當飯吃嗎?

然而,Mwe Oo口中肩負了父親的使命與緬甸民主希望的這位翁山蘇姬,在緬北華裔商人阿有叔(化名)的口中,卻成了「老太婆」。對阿有叔和許多的緬甸華裔來說,「老太婆」要怎麼推動民主不重要,她對於華裔族群的態度是否友善確實值得關切。然而,最重要的是,缺乏管理政府經驗,並且在緬甸軍隊仍握有實權的「新」緬甸,翁山政府是否有能力創造出更好的經濟發展環境,才是許多經商者的主要疑慮。

「生意不有以前好做囉」,阿有叔如此感嘆道。

阿有叔年輕時候走遍緬甸大江南北,他敏銳的生意直覺,讓他在商場上可說是無往不利,他在鴉片貿易蓬勃時搭上順風車,經歷過武裝部隊護送鴉片的那段「精彩」時代,後來因為坤沙投降,生意逐漸難做,他又將腦袋轉向其他產業,曾經投資北部的玉石,也曾到南部做過石油生意。現在的他「卸甲還鄉」,在鄉下買了地,種種果樹和其他雜糧,做做小本生意。

對阿有叔來說,過去那段軍政府統治的時期,是生意最好做的年代。因為沒有任何規則是打不破的,頭腦靈活、懂得運用關係、有管道的人,通常可以在那個年代做得有聲有色。

更何況,一切問題用錢都能夠解決。阿有叔坦白的告訴我:

老緬兵不囉嗦,好買嘛!

阿有叔年輕時候走遍緬甸大江南北,曾經投資北部的玉石,也曾到南部做過石油生意。...
阿有叔年輕時候走遍緬甸大江南北,曾經投資北部的玉石,也曾到南部做過石油生意。 圖/法新社

阿有叔認為,過去那段軍政府統治的時期,是生意最好做的年代,因為沒有任何規則是打不...
阿有叔認為,過去那段軍政府統治的時期,是生意最好做的年代,因為沒有任何規則是打不破,包括鴉片買賣。 圖/美聯社

目前的緬甸,新政府上任,開始制定了許多規章,讓像阿有叔這樣已經習慣「有規定就是沒規定」的經商者們,感到無所適從;新舊規章繁雜,各地方政府接收到的與執行成果各自有異,要適應,還得花上一段時間。

年輕的緬華經商者如阿仙(化名)與她的丈夫,也對翁山政府的執政表現,感到些許不信任。他們告訴我,好險在2015年之前就已經先回緬甸卡了位置,最近才進入市場的朋友們,恐怕得面對好一陣子的混亂期,還要面對日漸增加的國外投資者進入市場競爭,以及飆漲的房地產價格。

相較於其他族群的緬甸人,政治對於我接觸過的緬甸華人朋友們來說,可以說是較為冷感的,三餐溫飽對他們來說,才是最實際不過。在仰光經營小本生意的華人阿傑(化名)這樣表示:

我們緬甸有民主當然好,但重點還是生活好不好過。

或許緬北華人的態度,相當程度的呼應了緬北與中國關係良好的民族武裝軍——佤邦聯合軍——在面對緬甸民主化進程的態度。

緬華經商者說,最近才進入市場的朋友們,面對的是日漸增加的國外投資者,以及飆漲的房...
緬華經商者說,最近才進入市場的朋友們,面對的是日漸增加的國外投資者,以及飆漲的房地產價格。 圖/路透社

▌遺失民族主義的民族衝突

緬甸脫離英國殖民後,經歷短暫的和平,民族共治後,隨即落入軍人掌政極權統治的時代。各民族武裝團體在軍人掌政後,展開反抗行動,爭取成立聯邦、民族自治。不同的武裝團體對於民族自治的政治訴求各有不同詮釋與不同程度的堅持。

其中,佤邦聯合軍(UWSA)的角色和立場特別值得關注。佤邦聯合軍是緬甸最強大的民族武裝團體,估計約有三萬左右的兵力,佤邦聯合軍成立之前,佤邦地區由中國扶植的緬甸共產黨控制,緬共遭到驅逐之後,佤邦依舊維持與中國共產黨的密切關係。

在高度依賴中國提供的政治與軍事資源之下,佤族人一般被視為組織中的「肌肉」,說好聽是負責執行,行動力強,但說白點,就是沒有治理頭腦,無法獨當一面,而中國人(或華人)就成了佤族人的「智多星」,負責出腦袋。這樣的態度可從佤邦持續送優秀軍事人才到中國受訓窺見。而佤邦使用人民幣和中文作為其境內流通貨幣和官方語,更是可以看出中國在此地的影響力。

成立於1989年的佤聯軍,相較於其他民族武裝團體,相對「年輕」,而佤聯軍也在成立一個月後,旋即與當時的政府簽下停火協定,取得相對的自治權作為交換,繼續維持武裝與控制領土。英國殖民時期的佤族人對於國家、民族沒有特別概念,只希望可以繼續維持遺世獨立的狀態。

佤聯軍曾多次協助緬甸軍政府圍剿其他撣邦的民族武裝團體,佤邦領導人認為,佤邦乃緬甸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絕不宣布或鼓吹獨立。佤邦在這場民族衝突中對緬甸軍政府沒有特別的政治要求,只希望能獲得更多的自治權。而緬甸軍政府長期以自治權與持有軍火作為停火的交換條件,也給佤聯軍製造了絕佳的壯大機會。

佤邦聯合軍憑藉與緬甸軍方的合作,以及來自中國的支持,成了緬甸民族衝突中最大的一支...
佤邦聯合軍憑藉與緬甸軍方的合作,以及來自中國的支持,成了緬甸民族衝突中最大的一支武裝團體。 圖/路透社

右為緬甸政府軍前領導人欽紐(Khin Nyunt),左為佤邦聯合軍總司令鮑有祥。...
右為緬甸政府軍前領導人欽紐(Khin Nyunt),左為佤邦聯合軍總司令鮑有祥。 圖/路透社

▌中國影響力左右緬甸和平?

佤聯軍憑藉與緬甸軍方的合作,以及來自中國的支持,成了緬甸民族衝突中最大的一支武裝團體。

缺乏民族政治訴求的佤聯軍,竟也成了緬甸和平談判中舉足輕重的角色,領導立場相近,與中國關係密切的民族武裝團體,在政府與民族軍間居中協調,有時帶領談判,有時甚至杯葛談判。中國的勢力不斷透過佤聯軍滲入緬甸和平談判。

然而,翁山蘇姬訪問北京,也讓外界猜測中緬關係修復後,中國將全力支持翁山政府「弭平」境內民族衝突,影響各民族武裝軍的政治抗爭路線,這讓許多支持民族武裝團體的群眾感到憂心,或許各民族軍的自治、聯邦共治訴求將無實現之日。

拜訪緬北時,戰火又起,逃難和武裝衝突的消息在微信上不斷流轉。教完書後,跟克欽族友人躺在床上閒聊,對於這些永遠打不完的仗,連我這個外國人都深感無奈。

我很愛我們民族(指克欽獨立組織KIO),很支持他們的,但也愛緬甸國家,希望不要再打仗了。

這一番話,或許道出了眾多依然在戰火中求生存的緬甸老百姓的心聲。

與中國關係密切的佤聯軍(圖身穿紅衣者),在政府與民族軍間居中協調,有時帶領談判,...
與中國關係密切的佤聯軍(圖身穿紅衣者),在政府與民族軍間居中協調,有時帶領談判,有時甚至杯葛談判。中國的勢力不斷透過佤聯軍滲入緬甸和平談判。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彭霓霓/緬甸的民族共融:最後一里路,還要多久?

汪佳燕/潛越邊境:闖關到緬甸的中國偷渡客

游米/延燒的戰火,被遺忘的緬甸鴉片農

游米

緬甸初來乍到的過路人,想聽得比想說的多,想弄懂的比懂的更多,每次閒晃都期望能夠更靠近當地人。熱愛緬甸的多元與錯綜複雜,祈禱語言能力早日追上狂奔的好奇心。

作者文章

「我的丈夫失蹤了...」 圖/電影《紫色王國》

《紫色王國》的82個比利:「被失蹤」的異議份子

2018/05/04
或許緬北華人的態度,相當程度的呼應了緬北與中國關係良好的民族武裝軍——佤邦聯合軍...

和平路遙:佤邦、緬甸,與「中國因素」

2017/07/07
緬甸鴉片農們繼續在夾縫中求生存,雖然在每年各界都在呼籲直視輔導轉型議題,並期望毒...

延燒的戰火,被遺忘的緬甸鴉片農

2017/01/20

最新文章

不久的將來,美國政界應該就會出現「中國自動化是致使美國工人失業」等政治語言。圖為...

川普的真正敵人(下):當機器人統治世界工廠

2018/05/21
「把我們的國家當做小豬撲滿來重建中國...我們必須阻止他們從我們身上偷走工作。」...

川普真正的敵人(上):消失的一千萬個美國工作

2018/05/21
圖/法國航空

重磅廣播/法國航空罷工:魚死網破的勞資惡鬥?(Podcast)

2018/05/19
2018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擊敗納吉,再次當選首相,完成61年來的首次政黨輪替。...

一句惹怒大馬人:台灣新聞硬貼的「中國標籤」

2018/05/14
目前看來,平壤當局相當清楚這點。雖然表面上,外交次序還是將中國擺在優先於美國的位...

閃電訪中金正恩(下):朝中異夢...拿習近平當墊腳石?

2018/05/09
與上次不同的是,金正恩並未乘坐火車,而是乘坐飛機到訪,此舉已可嗅出金正恩的行程極...

閃電訪中金正恩(上):「川金會」的不耐煩預備

2018/05/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