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KitKat的環保血案?抵制棕櫚油,未必救地球

2018/03/05 藍之青

拒吃巧克力,就能救地球嗎? 圖/路透社
拒吃巧克力,就能救地球嗎? 圖/路透社

起源於英國的Kit Kat巧克力條,在全球廣受歡迎;由於日文念法音似「必勝」,在日本也被視為考試幸運物,人氣頗高。

Kit Kat最有名的廣告詞是「Have a break, have a Kitkat」,然而在一支廣告中,一位上班族休息時,打開一包Kit Kat來吃,沒想到咬下去的是紅毛猩猩的手指,血淋淋的廣告令人怵目驚心。這原來是綠色和平組織在2010年發佈的影片,希望能促使Kit Kat的母公司雀巢,不要再使用「來源不永續」的棕櫚油來製作巧克力條。

許多消費者可能不清楚:為什麼棕櫚油是個問題?另外也有許多對棕櫚油議題略知一二的消費者,拒絕購買含有棕櫚油的產品——不過,單純拒買棕櫚油相關產品,真的就能阻止熱帶雨林消失、救援紅毛猩猩的瀕臨滅絕嗎?

單純拒買棕櫚油相關產品,真的就能阻止熱帶雨林消失、救援紅毛猩猩的瀕臨滅絕嗎?圖為...
單純拒買棕櫚油相關產品,真的就能阻止熱帶雨林消失、救援紅毛猩猩的瀕臨滅絕嗎?圖為印尼南蘇門答臘的保育工作者,正在救援紅毛猩猩。 圖/美聯社

▌眾矢之的:以雨林換棕櫚油

什麼是棕櫚油?棕櫚油和棕櫚油衍生產品是從油棕的果實——包含果肉和果核——提煉的植物油。其中,由果肉提煉出的「棕櫚油」,是目前全球最廣泛使用的植物油;從果核提煉出的「棕櫚果仁油」則多用在油脂化學產業。

棕櫚油從1990年代開始大受歡迎,除了價格低廉、用途廣泛和較長的產品保質期,也因為它在製作過程中不會產生反式脂肪酸。時至今日,我們每天所吃的、用的產品中,近半數都含有棕櫚油,像是:各種加工食品、烘焙糕點、香皂、化妝品、醫藥及清潔用品...等等。棕櫚油經過提煉或加工之後,有時名稱可能會轉換,或者只是最終產品裡諸多原料的其中一小部分,因此不容易追蹤,也難以一眼就在產品成分說明中發現。

生長在熱帶的油棕,源自西非和中非,是非洲居民傳統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過,當油棕在90年代傳到馬來西亞印尼,並展開大規模的商業種植之後,大面積的雨林便遭砍伐轉作棕櫚油人造林。

從油棕果肉提煉出的「棕櫚油」,是目前全球最廣泛使用的植物油;從果核提煉出的「棕櫚...
從油棕果肉提煉出的「棕櫚油」,是目前全球最廣泛使用的植物油;從果核提煉出的「棕櫚果仁油」則多用在油脂化學產業。 圖/歐新社

生長在熱帶的油棕,源自西非和中非,是非洲居民傳統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圖為象牙海...
生長在熱帶的油棕,源自西非和中非,是非洲居民傳統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圖為象牙海岸的農民,正在提煉棕櫚油。 圖/歐新社

棕櫚油造成的環境傷害主要有下列幾項:

  • 熱帶雨林消失
  • 氣候變遷
  • 生物多樣性流失
  • 各種汙染及影響:包含霾害、水土汙染、廢棄物處理 、土壤流失

印尼和馬來西亞兩國生產了全球約80%的棕櫚油,但同時這兩國也擁有東南亞80%的原始林。據估計,2000年到2011年之間,東南亞每年約有27萬公頃的熱帶雨林被砍伐轉種植油棕。 目前每年依舊持續擴張的棕櫚油人造林,約有一半的土地面積是由伐林而來。

除了直接伐林轉作之外,棕櫚油在東南亞的種植也間接造成熱帶雨林退化,例如取代原本應該要復甦還原成森林的退化生態系,以及和木材、紙漿產業做合資項目,或是迫使居民開墾其他森林,以種植糧食作物——因為土地早被拿去種油棕了。

2000年到2011年之間,東南亞每年約有27萬公頃的熱帶雨林被砍伐轉種植油棕。...
2000年到2011年之間,東南亞每年約有27萬公頃的熱帶雨林被砍伐轉種植油棕。圖為印尼南蘇門答臘的油棕田。 圖/路透社

▌碳排高居不下 物種瀕臨滅絕

因為砍伐熱帶雨林而產生的溫室氣體占印尼全國75%的排碳量,讓印尼一直高居全球前五大排碳國。這些碳排主要來自被移除的生物量、由泥炭地釋放出來的溫室氣體,和消失的未來碳匯

印尼和馬來西亞的泥炭地裡儲藏的有機質和碳匯,是一般熱帶雨林的18至28倍。若把這些泥炭溼地抽乾去種植油棕,會將大量的溫室氣體(包含易燃的甲烷)釋放出來。抽乾的泥炭地,易燃性因此相當高——一旦著火,火勢往往一發不可收拾。

如2015年的東南亞乾季,印尼雨林大火燒了100萬公頃的泥炭地,就是這些泥炭地雨林被抽乾去種植油棕的後果。另外,因這場泥炭森林大火所造成的日均碳排,甚至高於美國全國日均燃燒化石燃料的排碳量,這些為數可觀的溫室氣體排放當然成為全球暖化不可忽視的來源之一。大火的有毒霾害,也影響整個東南亞的經濟和人體健康。

油棕人造林也造成東南亞42%的熱帶生物多樣性流失,植物相和動物相均受影響,物種豐度和密度大大降低。取而代之的是生態物種貧乏的群落,且以非雨林的外來物種為優勢。許多東南亞雨林的原生物種,例如蘇門答臘虎蘇門答臘象蘇門答臘犀牛紅毛猩猩等,棲地皆遭破壞,生存受到嚴重威脅。

生物多樣性的流失,也影響了生態系功能。例如養分循環、水質淨化、洪水調節和授粉作用等;另外,油棕種植過程中所使用的化學藥劑、肥料、除蟲除草劑,和棕櫚油磨坊廢水挾帶的許多重金屬,也會汙染水源、土地和生態系統。

大規模的油棕開發,讓許多東南亞雨林的原生物種,棲地皆遭破壞,生存受到嚴重威脅。圖...
大規模的油棕開發,讓許多東南亞雨林的原生物種,棲地皆遭破壞,生存受到嚴重威脅。圖為印尼亞齊省的油棕田外,一頭被油棕農毒死的蘇門答臘象。 圖/美聯社

抽乾的泥炭地,易燃性因此相當高,一旦著火,火勢往往一發不可收拾。圖為2015年印...
抽乾的泥炭地,易燃性因此相當高,一旦著火,火勢往往一發不可收拾。圖為2015年印尼森林大火。 圖/路透社

▌抵制棕櫚油 哪裡有問題?

2015年,時任的法國生態部長賀雅爾(Ségolène_Royal)公開在法國電視台上建議:為了保護雨林,法國應該要停止販售使用棕櫚油為原料的「Nutella榛果巧克力醬」

不過賀雅爾的發言,卻引發強烈反彈。不只是棕櫚油產業不高興,好幾個知名國際環境組織——例如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綠色和平——都紛紛批評

但油棕林對環境的影響如此大,為何環保團體還要批評這樣的棕櫚油抵制策略呢?這可從三個面向說起。

首先,上述的環境影響,並不只限於「棕櫚油種植」,各種大規模密集農作都有相似的問題:原始生態系破壞、生物多樣性流失、水土空氣汙染等等。

油棕林的最大問題,在於它的地點恰好位於高碳匯泥炭地和生物多樣性豐富獨特的東南亞雨林;換言之,要是種植油棕不需要砍伐熱帶雨林,或是將它種在不是森林的熱帶區域,那棕櫚油種植也就和其他大規模密集農作,擁有差不多的環境問題,因此不需要特別被妖魔化。

油棕林的最大問題,在於它的地點,恰好位於高碳匯泥炭地和生物多樣性豐富獨特的東南亞...
油棕林的最大問題,在於它的地點,恰好位於高碳匯泥炭地和生物多樣性豐富獨特的東南亞雨林。 圖/路透社

接著讓我們來看看油棕的特性。棕櫚油之所以能夠以有競爭力的價格攻佔市場、被大量種植是有原因的:油棕是一個高產值的超級作物。1公頃的土地,在東南亞一年約可以生產4到6噸的棕櫚油。這個數字是大豆油的十倍(意即1公頃土地一年生產約0.4公噸的大豆油)、葵花油的6倍、菜籽油的5倍。

從土地使用的角度來看,棕櫚油生產占全球35%的植物油產量,卻只使用7%的土地;大豆油占全球27%的植物油產量,卻占了61%的土地使用。此外,種植棕櫚油的肥料和農藥用量,也是所有植物油作物當中最低的。

假設食品或化妝品裡的棕櫚油要換成其他植物油,每單位產量需要的土地面積會多5到8倍,需要使用的肥料和農藥也更多。更甚者,黃豆種植在南美洲也是砍伐雨林之後轉作,葵花油、菜籽油的種植也都需要土地使用的轉換,都是密集單一作物農業、影響生物多樣性、汙染水土。另外,這些其他植物油更不乏基改作物的使用。

假設食品或化妝品裡的棕櫚油要換成其他植物油,每單位產量需要的土地面積會多5到8倍...
假設食品或化妝品裡的棕櫚油要換成其他植物油,每單位產量需要的土地面積會多5到8倍,需要使用的肥料和農藥也更多。圖為南蘇門答臘省的棕櫚油田。 圖/路透社

最後從消費國的角度來看。棕櫚油的前幾大消費國分別為:印尼(16%)、印度(15%)、歐盟(11%)和中國(8%)。目前國際環團面對棕櫚油產業的主要手段為「利用有環境意識的消費大眾對其施壓」。一方面使用永續棕櫚油標章;另一方面用強有力的影像視覺倡議(例如前述的綠色和平廣告)。

這種用消費者壓力,迫使私人企業負起永續生產責任的策略,固然非常有效,但也有令人堪憂的地方。主要問題在於,亞洲三個主要棕櫚油消費國的消費者,受到這種手段影響的效果有限。

相反地,歐洲已經有數個國家和廠商,因為害怕使用棕櫚油而名譽受損、影響獲利(目前要確保永續棕櫚油的來源可靠度,仍有難度),便決定「完全不使用棕櫚油」,改以其他植物油為替代品——但這會產生兩個問題,一個是其他種類的植物油也有其他問題,把棕櫚油換掉,只是轉移問題到其他區域、其他的農作種植而已;第二個問題是,一旦退出棕櫚油的產銷鏈,這些具有強烈企業環境責任的廠商,便失去所有和生產者談判永續種植的影響力和權力。

一開始提到的綠色和平短片,雖然強調要雀巢停止使用造成雨林毀林的棕櫚油,負起企業環境責任,使用永續生產的棕櫚油。可許多消費者看了影片或聽聞這些訊息的反應,卻是直接拒絕所有的棕櫚油使用。

這種強烈的消費者反應,確實是環保團體希望能夠讓企業有所作為的一股力量;但要是消費者持續一面倒地拒絕——不管是不是永續生產——的所有棕櫚油,讓許多西方國家的廠商乾脆都把棕櫚油換成其他植物油,不但不能減少環境傷害,更可能增加數倍的土地使用和汙染,並將棕櫚油消費轉移到其他不在乎永續生產的市場。

並非所有棕櫚油的使用,都是「不負責任」。圖為義大利Ferrero的王牌產品,Nu...
並非所有棕櫚油的使用,都是「不負責任」。圖為義大利Ferrero的王牌產品,Nutella。 圖/路透社

▌永續棕櫚油之外 還能做什麼?

在法國生態部長說要禁止Nutella榛果巧克力醬之後,世界自然基金會、綠色和平皆出面表示:製作Nutella的義大利Ferrero集團,其實是最積極致力於改善、改進棕櫚油生產方式的跨國公司之一。越大的企業,對棕櫚油生產國擁有的影響力也越大,越可以要求生產者使用符合永續標準的方式生產棕櫚油。這樁Nutella榛果巧克力醬事件顯示,在棕櫚油產業、環境團體和消費大眾之間的訊息傳遞,確實產生了一些誤解。

最後,筆者建議消費者,可能不需要特別抵制有含棕櫚油的商品,也不必妖魔化棕櫚油;反而是要在購買商品時,向廠商詢問棕櫚油來源,拒絕「不永續生產」的棕櫚油,並要求廠商使用永續棕櫚油,確保廠商負起企業的社會環境責任。另外,要是真的期望減少對雨林和環境的傷害,可以試著降低整體植物油的使用,例如少吃垃圾食物、減少不必要的各式化妝品、保養品等等。

越多的植物油消費需求,就需要更多的土地和資源使用,產生更多的汙染。不管是棕櫚油還是其他植物油,我們除了關心生產過程永不永續之外,大量減少整體消費需求,才是長遠治本的解方。

越多的植物油消費需求,就需要更多的土地和資源使用,產生更多的汙染。圖為馬來西亞的...
越多的植物油消費需求,就需要更多的土地和資源使用,產生更多的汙染。圖為馬來西亞的油棕田。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警告!空氣品質不良:是誰在煙燻新加坡?

草原上我淚落如雨:蒙古高原的環境保護與工礦開發

森林血淚與「那些越南人」:牽動柬埔寨選舉的悲歌

反浪費、救農民:法國擬禁止食物商品「買一送一」

藍之青

政大外交系畢,碩士主修環境政策和管理,目前為鹿特丹大學(環境)法律經濟學博士候選人。研究和生活熱忱專注在全球環境議題。

作者文章

越多的植物油消費需求,就需要更多的土地和資源使用,產生更多的汙染。圖為馬來西亞的...

KitKat的環保血案?抵制棕櫚油,未必救地球

2018/03/05
環境人權運動者遭殺害是一個長期被國際社會忽略的議題。 圖/路透社

被殺死的守衛者:因環境運動殞命的「那群人」

2018/01/18
動物權利倡議者將自己包裝成賣場架上的冷藏肉食,提醒大眾畜牧產業鏈背後的環境危機。...

寧可食無肉:聯合國憑甚麼要我吃素?

2017/01/24
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每年約有八億噸,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將車上的垃圾都倒...

吸管、微粒、塑膠袋:被人造垃圾淹沒的海洋

2016/09/09
美國頁岩油革命,撼動市界原油生產的版圖,但到底什麼是頁岩油? 圖/法新社

從地心竄出:頁岩革命的代價

2016/08/16
肯亞草原上,出現了那麼一場特別而悲傷的「火葬儀式」。 圖/美聯社

大象們的火葬場——跨國黑市的業火燎原

2016/05/06

最新文章

真的太熱了。 圖/歐新社

重磅廣播/極熱世界:各國燒破紀錄的高溫猛暑

2018/07/21
新加坡 oBike 不玩了! 圖/路透社

新加坡oBike閃電下車:泡沫吹破的共享單車?

2018/07/19
洞穴少年團13人全員生還,整個事件成了苦難的直播秀,7月18日也對外召開了記者會...

直播神蹟的時刻?泰國洞穴少年團的苦難LIVE秀

2018/07/18
名列日本大河劇平均收視率最高的,是1987年《獨眼龍政宗》,高達39.7%,由當...

日本大河劇失靈?觀眾持續衰退的收視率危機

2018/07/17
大學校園裡的中國夢?圖為示意圖。 圖/路透社

「易班網」的中國夢?中國特色的大學大平台

2018/07/16
在今年的俄羅斯,五屆金球獎得主梅西與C羅早早回家;19歲的「追風少年」姆巴佩(K...

量產姆巴佩?法國國家足球學院的光與影

2018/07/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