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空中新語教室(二):大馬不說Singlish

2016/02/17 萬宗綸

如果我們到了美國,當你聽到 lah, lor, leh,即便對方是馬來西亞人,也會覺得無比親切。

在討論身分認同時,新加坡的本地老師如此這般地說著。但這句話,似乎也透露著馬來西亞人與新加坡人共享著「同樣一種說話方式」;兩者間若有似無地總得分出些區別,只有到了遙遠的異鄉時,兩種「口氣」的差異才顯得不再重要。

隨著新加坡人持續將「Singlish」當作新加坡的獨特標誌,在馬來西亞,同樣也發展了「Manglish」的說法。

Manglish 指的是大馬英語(Malaysian English)。同樣接受了英國殖民長達百餘年,英語也在馬來西亞與新加坡這兩個地方扎下了根,與當地語言相互影響,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不同於原本的語言變體。

但對我們這些場邊人來說,Manglish 和 Singlish 真的不一樣嗎?

▎幽微的差異:Manglish 和 Singlish 還是不同啦

僅管口音與文法特徵都與 Singlish 相似,但學界研究裡,Manglish 卻獲得較少的關注。少數的語言學家發現,兩者間的差異在於:Singlish 受福建語的影響較多,但 Manglish 則有更多來自於馬來語的詞彙。這樣的發展,起因於馬來西亞的「國語」教學,官方規定,全國人民均需學習馬來語作為官方語言,相濡以沫之下,Manglish 的大馬特色也就更為明顯。

比方說:Singlish 常以句末語助詞「siah」,來表示強調或羨慕,像是——

So beautiful siah!(好美啊!)

Siah lah, tomorrow got school.(啊啊~明天要上學!)

Did you see Jack's new girlfriend? Damn hot siah!(你有見過Jack的女朋友了嗎?超辣啊!)

但在 Manglish 中,就較少使用這個語氣詞,或較常使用在當地華語中。此外,由於新加坡的母語是英語,除了馬來人外,在地其他族群並不諳馬來語,也因此使得早期 Singlish 和 Manglish 共享的馬來語詞彙,在現代也逐漸分歧出語意上的差別;相反地,因為馬來西亞的馬來語化,Manglish 中那些來自馬來語借字的語意也就相對穩定許多。

「Damn hot siah!」(圖為新加坡航空贊助 F1 一級方程式賽車新加坡...
「Damn hot siah!」(圖為新加坡航空贊助 F1 一級方程式賽車新加坡站的場邊活動。) 圖/路透社

▎Manglish何時使用

其實馬來西亞的國家語言是馬來語,但因為受英國殖民的影響,英語也早已深根大馬社會,實際運作上,馬來語和英語共同成為馬來西亞官方語言,譬如有一些國立高中就以英語作為教學的媒介語言。

雖然馬來語是強勢的國家語言,但因為馬來語與馬來人的高度連帶,使得長期以來被制度性壓迫的其他族群——包含華人在內——對馬來語的態度也就有所保留,因此,並不是所有大馬人都能說得一口流暢馬來語。這樣的背景讓 Manglish 的流通有了舞台,有時也能成為跨族群、甚至族群內的溝通語言。

此外,隨著英語的經濟價值不斷攀升,在首都吉隆坡在內的都市區,年輕一代以英語作為第一語言的比例也持續增加。語言學者推估,馬來西亞全國人口中,約有1%以大馬英語為母語、超過3成國民會 Manglish。但與在面對外國人、或是正式場合時,馬來西亞人仍偏好「標準英語」,因為他們認為使用 Manglish 會被看不起,教育界對於 Manglish 也提出疑慮。

▎Singlish 是新加坡獨有?

因為 Singlish 和 Manglish 的差異極小,但前者卻因新加坡在國際上較為活躍而受到更多的注目,這種「國際印象」的落差,也使得 Singlish 被描述成「全世界唯有新加坡人會說的特有語言」——但這種說法,也讓一些馬來西亞人開始有點意見,於是近年來,民間對於 Manglish 的疑慮開始轉換成愈來愈多的自信,YouTube 上也開始出現宣傳 Manglish 文化的影片,要將 Manglish 也型塑成「馬來西亞專享」的特色語言。

舉例來說,談到 Manglish 與 Singlish,我新加坡的本地同學,第一個就想到 「lah」 (啦)的爭議:句末語助詞 「lah」 是新馬人民的「驕傲」,一旦一個外國人學會如何運用「lah」這樣的詞彙,你的口說就能變得非常馬來西亞/新加坡。

非常新馬?但到底是「新」還是「馬」呢?

沒錯!兩邊都宣稱「lah」 是他們獨一無二的特色。到底是馬來西亞人、還是新加坡人先開始使用呢?其實就連 Singlish 或 Manglish 的使用者們,也常常無奈地承認:除非仔細觀察,或是像上頭的語言學家一樣去做分析,否則就連他們自己,其實也很難聽出彼此間細瑣的口音差別(差異遠小於中國的普通話與台灣的國語);也因此,關於 Manglish 和 Singlish 之間的張力——這種硬挖也要挖出差別的一股勁——某一程度上,也顯現了自脫殖之後,新馬之間的矛盾心結。

▎兄弟分家?

同樣受到英國殖民統治,新馬在殖民歷史中,於文化或社會面向,都有很相似的發展;然而在解殖的過程中,英國卻分別成立了「馬來亞聯合邦」以及「新加坡自治邦」。

「馬來亞聯合邦」是順應馬來民族主義者的產物,在《馬來亞聯合邦新憲制建議書》中,也接受了諸如「馬來人優先主義」的想法,對於限制非馬來人的公民權沒有異議,承認馬來亞是馬來人的國家,馬來人是本地原住民。

而在新加坡方面,在獲得自治邦地位後,由李光耀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政府,曾積極地尋求加入馬來亞聯合邦,在經過公投後,亦在保有特殊自治權的前提下,順利地與馬來亞(Malaya)形成「馬來西亞」(Malaysia,「si」即為Singapore的第一個音節)。

然而馬來西亞憲法中的「馬來人優先主義」並不被人民行動黨所接受。他們倡議邁向一個族群平等、沒有特權的社會,與沙巴、檳城、雪蘭莪等州的政府組成聯盟,並動員群眾、向吉隆坡政府施壓,以要求一個「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而非「馬來人的馬來西亞」。當時的馬來西亞首相東姑拉赫曼,很難容忍李光耀的作為,一連串的種族衝突與暴動後,最終在1965年,馬來西亞國會以126票的全數贊成票,決議將新加坡驅逐出馬來西亞聯邦。

獨立後的新加坡與馬來西亞踏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在人民行動黨政府的務實主義下,新加坡在全球經濟殺出重圍,成為赤道上一隻耀眼的小龍;相較之下,馬來西亞的發展顯得遲緩許多,大馬華人因為種族主義政策而受到的壓迫,與一旁的新加坡對照之下,也顯得很不是滋味。因而,當新加坡將某些馬來世界共享的文化,標立為「新加坡特色」時,便容易遭到馬來西亞人的反彈。

譬如,新加坡旅遊局找來林依晨演出的微電影《從心發現愛》,當中將「娘惹文化」說成「全世界只有新加坡有」,就觸發了大馬網友的憤怒留言、大罵新加坡扭曲事實,其中一個氣憤的網友留下這樣的話:

難道我國大馬是透明不存在嗎?

▎神聖不可分割的 Singlish 和 Manglish?

同樣是多元族群文化的縮影,Singlish 已然殺出重圍,甚至成為新加坡航空業者在台灣行銷時,包裝進來的新加坡特色。那麼,此時此刻的馬來西亞人,究竟是要說 Singlish根本和 Manglish 差不了多少?還是要強調兩者的差異,為馬來西亞也打造一個具有標誌性意義的 Manglish 符號呢?

維基百科 Manglish 的論壇條目中,明確有一個題目:要不要將Manglish和Singlish的條目合併?

編輯者顯然知道這政治不太正確,自己先寫了:

是的,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有爭議。但我想這是一個好點子,想一想它們兩個有多像。

接著底下就是好幾段其他編輯者指出兩者間有諸多差異的論點,甚至有參與者樂得搧風點火:

請不要把它們合併,讓這場馬來西亞人和新加坡人之間的虛擬語言戰爭在維基百科上繼續下去吧!

Manglish 和 Singlish 真的不一樣嗎? 圖/歐新社
Manglish 和 Singlish 真的不一樣嗎? 圖/歐新社

但有一點差異是可以被確定的──馬來西亞並沒有一個如新國政府一般強悍的「說標準英語運動」——這使得 Manglish 在大馬所遭受的汙名化,並沒有像 Singlish 在獅城那樣地嚴重。

而網路上熱傳的一幅經典嘲諷漫畫,就描繪一個馬來西亞人正與他的新加坡朋友通話:

Ah Beng註1, wah your garmen say no tok Singlish enamor. Ayo so porting. Nemmain lah, nektime you wan to tok Singlish, korme on my henfon. We ken tok Manglish wat. Manglish sofanochet ban in Malaysia. Aiyah, donsaylikelet lah. Enetime you kor I sure layang you wan. No ploblum! We are frenli nayber mah!

阿明,哇你們政府說不要再用Singlish。哎唷,真是糟糕的事。沒關係啦,下一次你想說Singlish,打我手機。我們可以說Manglish哇。Manglish目前為止還沒在馬來西亞被禁。唉呀,別說那種話啦。任何時候你打給我,我一定給你你想要的,我們是友好的鄰居嘛!

雖然 Manglish 和 Singlish 之間的情與仇,並不是什麼地動山搖的大議題,由於「兩岸政府」並不認真看待這種本土化的英語,當然也不會從政府層級搶奪 Manglish/Singlish 的發言權(相較之下肉骨茶是新加坡還是馬來西亞發明,更常被拉拔到觀光論述的層次),頂多只是新馬老百姓間,偶爾會拿來鬥嘴的話柄而已,兩個語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一樣也早已不是重點,但關鍵的痛處則在於——新馬間的差異與相同是誰說了算?新加坡就真的那麼獨樹一幟嗎?或是馬來西亞就真的那麼成為陪襯嗎?

小小的語言話題,背後展現出拉扯又糾結的情感,似乎是個關於「同文同種同歷史」的話題,有人看 Manglish 和 Singlish 的相似是提醒新馬人民「兩岸血脈相連」,也有人努力強調 Manglish 和 Singlish 的差異是兩岸各有特色的證明,這個從本土化英語延燒出來的新馬情結,可能會隨著兩國發展道路之差異繼續幽微地擴展出去。

▎備註:

註1:

Ah Beng是新馬華人男性的某種形象,類似小明這樣的菜市場名,但指涉的是某種沒受教育的刻板印象。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萬宗綸

苗栗卓蘭滿月,新北土城長大,臺灣大學地理系薰陶四年後,在赤道附近拿到新加坡國立大學語言學碩士,認為學科沒有界限。著有《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 ▎FB:萬小弟在星嘎坡啦(Mr. WAN in Singapura)

作者文章

1月26日,五位聲援者到新加坡教育部前面舉牌抗議,要求教育部停止歧視跨性別者,然...

她-他風暴:新加坡教育部威脅「跨性別診療」干預事件

2021/02/03
年僅26歲就成為新加坡最大反對黨「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Raeesah...

傷害華人情感?新加坡國會選戰的「棕色臉孔」歧視之亂

2020/07/08
「Kill the Indian in him, and save the ma...

風語者的絕種(下):「印第安白人化」的尊嚴清洗

2019/04/24
「說族語的人被毆打、被虐待、被告訴應該要忘記他們的語言,讓語言慢慢死去。幸好,還...

風語者的絕種(上):蘇族人的語言算不算「美國話」?

2019/04/24
「凱爾特」很大程度上是個文化概念,七成人口都住在低地的、使用英語的蘇格蘭人,也就...

凱爾特人一家親?蘇格蘭的「愛爾蘭歧視」

2019/03/15
從蘇格蘭王室成員改變說話方式開始,經過了四百多年,蘇格蘭語遭降格為一種英語方言。...

蘇格蘭靠「嘴」獨立(下):「土話」從羞恥到驕傲?

2018/12/13

最新文章

生活在這座城市裡的人們,似乎也無法掌握這頭名為東京的怪獸。未來即將面臨的超高齡化...

失控的怪獸都市或不死鳥之城?東京「城市進化論」

2021/07/24
左為《普羅米修斯》電影劇照中手捧地球影像的大衛、右為近年被發現的納斯卡線貓咪。 ...

衛星發現的記憶:「太空考古學」如何改變人類歷史?

2021/07/23
《我家的故事》和能樂搭配的竟然是「職業摔角」這種奇想組合,看似對立衝突,實則為宮...

千年能樂摔角手?宮藤官九郎《我家的故事》日本傳統新炸裂

2021/07/23
圖為象徵紛雜的網路世界示意圖:當今網路時代,閱聽眾面臨資訊過載、被操弄、真假難辨...

專訪劉致昕《真相製造》:假新聞的仇恨操弄可以化解嗎?

2021/07/20
圖/左邊是京阿尼今年7月出的新廣告明治篇、右為燒毀的工作室

思念的一公厘:追悼日本「京阿尼縱火事件」周年的浴火重生

2021/07/19
圖為2020年6月29日,一家以色列新創公司 Redefine Meat展示切割...

明天吃什麼?3D列印料理與人類味覺的魔幻廚房

2021/07/1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