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恁爸馬可仕!菲律賓大選惡黨混戰的「威權太子明星隊」

2021/12/01 賴奕諭

左為1994年在納卯市執政期間的杜特蒂,不計手段的強硬作風即有「制裁者」的名號。...
左為1994年在納卯市執政期間的杜特蒂,不計手段的強硬作風即有「制裁者」的名號。右為1986年2月25日,不承認敗選的馬可仕自行舉辦總統就職,當天卻遭到抗議群眾包圍,馬可仕一族立即搭乘直升機流亡夏威夷。當時馬可仕大勢已去,其身後的伊美黛神情恍惚,與激昂的馬可仕形成對比。但如今的菲律賓大選,威權的陰影似乎又捲土重來...。 圖/美聯社、路透社

菲律賓將投入到2022年大選的人選,總算是在11月15日塵埃落定。然而,選情並沒有因此而趨於平緩,反倒持續高潮迭起。

按照菲律賓總統不得連選連任的選舉規定,現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幾個月前曾一度放話說要競選副總統,卻在輿論壓力影響下,宣布將在卸任後退出政壇。他的女兒,同時也是現任達沃市(Davao City)市長的薩拉(Sara Duterte-Carpio),於11月13日無預警發佈消息,說要代表「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黨」(Lakas-CMD)參選副總統。面對薩拉突如其來的這一招,本來期盼女兒投入總統選戰的杜特蒂,在選舉登記的最後一刻從原先所屬的「民主人民力量黨」(PDP-Laban)跳槽至「聯邦主義歃血盟」(PDDS),並以參議員候選人之姿加入戰局。

或許有些人對於菲律賓選制不甚清楚,本次大選的候選人登記截止日期其實早在10月就已經結束。不過在那之後,候選人還可以有一個月的時間選擇棄權,或者是替補棄權者的資格。有些人認為,這應該是候選人突然出重大意外的情況下,所屬政黨可以找其他人替代他的一種機制。不過在菲律賓,政治人物卻是以此探測風向、帶動輿論,甚至重新佈局,這也讓菲國政壇在過去這一個月像是宮鬥劇一般的撲朔迷離。

左為杜特蒂的女兒薩拉,右為馬可仕之子小馬可仕,兩人宣布搭檔參選,人氣逐日高漲。同...
左為杜特蒂的女兒薩拉,右為馬可仕之子小馬可仕,兩人宣布搭檔參選,人氣逐日高漲。同時因為他們的身分背景和親族關係,他們的組合無疑挑起了菲律賓政治與歷史的敏感神經,強勢地在菲律賓社會掀起一陣旋風。 圖/美聯社

原先意欲爭取連任達沃市市長的薩拉,就是依循這樣的替補機制,加入到前總統艾若育(Gloria Macapagal Arroyo)所屬的政黨,並成為該黨的副總統候選人,打亂了她父親杜特蒂原先盤算好的計畫。有鑑於此,杜特蒂首先是讓他的親信克里斯多福(Christopher “Bong” Go)從本來的副總統候選人,改為是要角逐總統一職。畢竟菲律賓的總統與副總統是分開選的,這樣的策略還是很可能讓正副總統都還是杜特蒂的人馬。

然而,薩拉在選委會訂定棄選與替補的時間一結束沒多久,卻又隨即逕自宣布要與參選總統的小馬可仕(Ferdinand ”Bongbong” Marcos, Jr.)一同搭檔競選。杜特蒂因而一改他一向對小馬可仕的友好態度,不僅批評他是個軟弱且被寵壞的領導者,甚至公開影射小馬可仕可能有吸毒的習慣。有鑑於此,小馬可仕為了自清,日前還特地去驗了毒,怕的就是被杜特蒂這幾年來以毒品為名而打擊政敵的策略給亂了陣腳。

杜特蒂這樣緊急的重新佈局,最後還是敵不過小馬可仕與薩拉宣布合作以後高漲的人氣。11月30日,被杜特蒂推出來競選總統的克里斯多福宣布退選。他告訴媒體,

自己仍然效忠於杜特蒂,卻也不願再為這個猶如父親的總統製造更多問題。

杜特蒂(左)首先是讓他的親信克里斯多福(右)角逐總統,未料11月30日克里斯多福...
杜特蒂(左)首先是讓他的親信克里斯多福(右)角逐總統,未料11月30日克里斯多福又突然宣布退選。 圖/法新社

現任副總統萊妮(Leni Robredo)確定參選2022年總統,萊妮與小馬可仕...
現任副總統萊妮(Leni Robredo)確定參選2022年總統,萊妮與小馬可仕早就因為2016年的總統大選便已經結下樑子。 圖/法新社

眼見杜特蒂前陣子一連串的作為,小馬可仕與薩拉在宣布成為搭檔之後的同台活動也相當令人玩味。雖然正式的競選活動要到明年二月才能開跑,他們合體以後的首次公開行程,選擇辦在菲律賓南部北達沃省(Davao del Norte)的首府塔古姆(Tagum City)。那是菲律賓有「香蕉首都」之稱的地方,二戰之後的菲國政府曾計畫性的將呂宋島北部的伊洛卡諾人(Ilocano)大量移入至該地區,做為補充當地香蕉種植園的勞動人力。對於小馬可仕這個同樣是伊洛戈地區(Ilocos)出身的伊洛卡諾人來說,強化透過地緣與親緣關係而連結的支持網絡,無疑是翻攪杜特蒂大票倉的一個好選擇。

而在他們兩人於塔古姆相互拉抬聲勢的同時,大批支持者在同樣位於民答那峨地區的卡加延德奧羅市(Cagayan de Oro)走上街頭。這樣的動員行動有其重要的象徵意涵,因為那是民答那峨地區在戒嚴時期反對派的主要集結之處。時任市長的前參議院議長,也是「民主人民力量黨」的創辦人小阿基利諾(Aquilino Pimentel, Jr.),便曾經大力反對前總統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戒嚴期間的種種舉措。

另一方面,目前在該市出任首長的奧斯卡(Oscar Moreno),則是民答那峨地區首位公開支持現任副總統萊妮(Leni Robredo)出來參選2022年總統一職的地方首長。

小馬可仕與萊妮早就因為2016年的總統大選便已經結下樑子。當時的他們都是副總統候選人,最後萊妮則以非常些微的差距勝出,小馬可仕陣營也因而嘗試向選委會提出選舉無效之訴,卻沒有得到預期的結果。面對兩人又即將在明年總統大選交戰的情況,小馬可仕表示將會討回萊妮這些年來竊佔副總統一職的公道,這也讓他們在卡加延德奧羅的造勢活動顯得挑釁味十足。

「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到的事情是什麼?」薩拉在造勢會場這麼向支持群眾呼籲著,「確保我們支持的事物都能夠被保護。我們應該保護我們的候選人,保護小馬可仕。我們要做的不只是如此,我們還要確保每個人的選票能夠在明年五月的大選投給小馬可仕才行。」

小馬可仕的選情看好,反對者擔心威權勢力重返菲律賓,也讓過往戒嚴歷史的詮釋被小馬可...
小馬可仕的選情看好,反對者擔心威權勢力重返菲律賓,也讓過往戒嚴歷史的詮釋被小馬可仕陣營「合理化」。 圖/歐新社

小馬可仕表示將會討回萊妮這些年來竊佔副總統一職的公道,這也讓他們在卡加延德奧羅的...
小馬可仕表示將會討回萊妮這些年來竊佔副總統一職的公道,這也讓他們在卡加延德奧羅的造勢活動顯得挑釁味十足。 圖/路透社

如此看來,在選舉候選人資格確定之後的第一個週末,小馬可仕與薩拉的搭檔組合不僅直接在杜特蒂的大本營表現出合作的決心,更正面迎擊菲國社會對於過往戒嚴的批評,還挑戰了小馬可仕自上屆大選以來的宿敵萊妮。他們無疑挑起了菲律賓政治與歷史的敏感神經,強勢地在該國社會掀起一陣旋風。

同樣是在候選人資格確立之後的週末,我參加了一場由菲裔美國人社群所主辦的菲國選情分析聚會。根據統計,菲律賓在海外的移民、移工人數有將近一千萬人,只要擁有菲律賓公民身份的人都可以向當地使館、辦事處註冊海外投票資格,這也使得海外菲裔社群在該制度於2004年施行以來,都一直是不容小覷的存在。雖然本次海外註冊投票的人數因為疫情影響實在不如預期,當投票並不是改變政治的唯一途徑,大家仍熱烈地討論著該如何以空戰方式更積極地打擊假消息、串連跨海社群並擴展其影響力。

我所身處的夏威夷是個很特別的地方,這裡有將近五分之一的人口都是菲律賓裔,而且多半都還未取得美國公民身份。即便菲律賓人早在美國殖民時期便已經大量被夏威夷的熱帶種植園招募來工作,那些人卻多半因著工作合約在夏威夷與菲律賓之間往返,最後並不見得有取得美國國籍。

就算是如此,夏威夷種植園與菲律賓農民的淵源在菲國獨立之後,仍相當具影響力。不少移民縱使是依循著親友網絡或是仰賴專業工作而來到夏威夷,也往往是來自於當初種植園大力招募農民的伊洛戈地區,也就是前總統馬可仕的家鄉。這便讓夏威夷這個距離菲律賓千里之外的地方,被視為是小馬可仕的粉絲集散地。

菲律賓人早在美國殖民時期便已經大量被夏威夷的熱帶種植園招募來工作,夏威夷種植園與...
菲律賓人早在美國殖民時期便已經大量被夏威夷的熱帶種植園招募來工作,夏威夷種植園與菲律賓農民的淵源在菲國獨立之後,仍相當具影響力。 圖/美聯社

圖為夏威夷的可可種植農場。不少菲律賓移民是依循著親友網絡或是仰賴專業工作而來到夏...
圖為夏威夷的可可種植農場。不少菲律賓移民是依循著親友網絡或是仰賴專業工作而來到夏威夷。 圖/美聯社

雖然不能夠直接把所有的伊洛卡諾人等同於小馬可仕的支持者,這樣的連結卻是有跡可尋。前總統馬可仕政權在1986年因人民力量革命而被推翻之後,馬可仕與他的家人隨即接受美國政府的庇護而來到夏威夷。按美國政府原先的想法,是希望馬可仕能在夏威夷這個伊洛卡諾人為數眾多的地方,好好過上他流亡的日子。不料,有不少他的支持者很快地在夏威夷成立了一個「馬可仕之友會」。其創辦人何塞(Jose “Joe” Lazo)甚至直白地表示,

夏威夷在政變之後就是馬可仕的國家(Marcos country),希望夏威夷的菲律賓社群能夠給予馬可仕最大的支持。

尤其短暫居住在夏威夷的馬可仕曾一度主張,自己明明就還是菲律賓總統,只不過是被美國政府綁架來到夏威夷而已,像是這樣的主張就被他的部分死忠支持者視為是歷史的實情。

「伊洛戈就是一直都很窮的地方,大家以前都只能夠種田。老一輩的人看著與他們差不多年紀的馬可仕從政以後逐漸當上總統,也真的在伊洛戈鋪馬路、蓋醫院和學校。每次有機會從夏威夷回去家鄉都可以感覺到進步,誰會不支持他?」一名在夏威夷組織勞工運動的前輩這麼描述伊洛卡諾人與馬可仕之間的關係,並以此說明他實際上聽聞到支持小馬可仕的聲音是為何而來。

只不過相較於菲律賓本土對選情的熱衷程度,夏威夷這裡還是稍微冷了些。海外菲裔社群打算將火力集中在中東地區,畢竟那是杜特蒂2016年總統大選的時候,在海外選民投票部分的大票倉。不論是想要瓜分杜特蒂票源的小馬可仕及薩拉陣營,或是意欲打擊代表獨裁勢力的反對陣營,那都是個不可小覷的兵家必爭之地。

「馬可仕認為自己明明就還是菲律賓總統,只不過是被美國政府綁架來到夏威夷而已」,這...
「馬可仕認為自己明明就還是菲律賓總統,只不過是被美國政府綁架來到夏威夷而已」,這樣的主張被他的部分死忠支持者視為是歷史實情。 圖/美聯社

「希望夏威夷的菲律賓社群能夠給予馬可仕最大的支持。」圖為小馬可仕(左一)和伊美黛...
「希望夏威夷的菲律賓社群能夠給予馬可仕最大的支持。」圖為小馬可仕(左一)和伊美黛(左二),以及馬可仕陵寢的水晶棺。 圖/路透社

▌反對勢力的集結能撼動一切嗎?

而在這暗潮洶湧的選情之中,還有一個值得我們關注的亮點是總統候選人萊妮的後續動向。除了前文提到她與小馬可仕之間的瓜葛以外,隸屬於菲律賓自由黨(Liberal party)的她在擔任副總統期間曾數度槓上杜特蒂,算是話題性十足的候選人。然而,撇去先前有杜特蒂在背後撐腰的克里斯多福不說,有世界拳王之稱的現任參議員曼尼・帕奎奧(Manny Pacquiao),或是現任馬尼拉市長的伊斯科・莫雷諾(Isko Moreno)都還是聲量不低的人選,為什麼特別會是萊妮呢?

原來不少反對勢力擔心重蹈2019年五合一大選的覆轍,在他們彼此並未能有效整合的情況下,最後使得杜特蒂陣營在期中考試大獲全勝。也因此,在代表獨裁力量的杜特蒂與小馬可仕於本次選舉皆佔有極高曝光度的形勢下,不同立場的反對派漸漸理出一個共識,便是要將支持力道集中在最可能擊敗他們的候選人身上,就連左派陣營也加入在這個整合的行列之中。

今年年初,數名前任政務官所組成的「人民團結聯盟」(1sambayan),便是反對勢力試圖團結一致的產物。在歷經數個月的溝通協商之後,他們最後在九月的一場記者會中,表明萊妮即為他們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選。而萊妮陣營似乎也呼應了這樣的發展,在登記為候選人之前便退出了自由黨,以無黨籍身份之姿投入選戰。萊妮的支持者甚至以「Kakampinks」自稱,那是由菲律賓語的 kakampi (同盟者)與代表萊妮參選主題的粉紅色所構成的組合字,有不同黨派之間團結合作的象徵意涵。

面對「人民團結聯盟」近期的高調操作,薩拉前些日子曾批評這根本是種獨裁的手段,顯然與反對陣營在批評的馬可仕家族「修正史觀」互別苗頭。

「戒嚴就一定是邪惡的嗎?還是那是種必要之惡?人民力量革命之後的民主化進程,根本沒有真正改善人民的生活條件吧?」

反對獨裁勢力復辟的人們擔心,若是小馬可仕與薩拉順利當選正副總統,像是這樣的聲音就會重新改寫菲律賓的近代史。也正是因為如此,菲律賓本次的大選看起來將不只是政治勢力的角逐,還包含了對於歷史詮釋權的爭奪。

反對獨裁勢力復辟的人們擔心,若是小馬可仕與薩拉順利當選正副總統,像是這樣的聲音就...
反對獨裁勢力復辟的人們擔心,若是小馬可仕與薩拉順利當選正副總統,像是這樣的聲音就會重新改寫菲律賓的近代史。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轉型正義保衛戰:菲律賓「廉政委員會」與馬可仕一族的戰爭

「馬哈利卡」取代菲律賓?杜特蒂改國名的野心

賴奕諭

自由撰稿人。畢業於臺灣大學人類所,是時常被誤認為菲律賓人的菲律賓研究者。長期關注菲律賓左派政治、社會文化、原住民與世界南島語族等議題。

作者文章

小馬可仕與薩拉以及他們背後所屬的家族就會因此一加一等於或大於二嗎? 圖/小馬可仕...

我們不是「威權笨蛋」?菲律賓選後撕裂的民主對話

2022/05/10
左為1994年在納卯市執政期間的杜特蒂,不計手段的強硬作風即有「制裁者」的名號。...

恁爸馬可仕!菲律賓大選惡黨混戰的「威權太子明星隊」

2021/12/01
不論阿斯旺是否真的存在,那些倒臥在街角巷弄的屍首、在地面上逐漸乾涸的血液的確是難...

菲律賓未完的「毒」裁夢魘:假食屍鬼與真警察的獵殺

2021/10/01
「他不是完美的總統,但是……」菲律賓總統艾奎諾逝世,回顧其政治生涯,這任總統在菲...

英雄之子的災難執政?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的雙面人生

2021/07/13
如果說暴力將繼續籠罩在民答那峨的土地上,吞噬著他們嚮往的日常生活,自治與選舉真的...

菲律賓未完的馬拉韋危機:戰後4年卻不敢認屍的家庭們?

2021/06/17
一趟一個人的長途旅行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坐在一列由洛杉磯駛往紐約的火車上,來自菲律...

美國夢的牢籠:《離線列車》上沒有身份的幽靈人生

2021/04/20

最新文章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左為烏克蘭一處靶場內,放置普丁肖像當靶;右為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9月被炸,導致天然...

北溪管道炸毀之謎:追蹤俄國金雞母與歐洲「能源算計」

2022/11/30
左上: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左下:貴州死亡大巴;中:烏魯木齊大火;右上:呼和浩特焊...

點燃白紙的「共感之痛」:中國清零封控一年的防疫亂象事件簿

2022/11/29
一名不願具名的抗爭者告訴《轉角國際》,在這之前不少人對中國還抱有很大的幻想,但疫...

專訪北京亮馬橋的白紙抗爭者:壓抑多年的表達衝動,終於得到了釋放

2022/11/29
公正黨主席、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1月24日獲得任命、接任...

馬來西亞大選落幕:安華出任首相...最激烈選戰的前線觀察記

2022/11/24
馬來西亞選舉即將在11月19日舉行,如今部分選區已經開始發生水患。今屆在水患憂慮...

水患憂慮下的投票:2022馬來西亞全國大選...要選什麼?

2022/11/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