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轉型正義保衛戰:菲律賓「廉政委員會」與馬可仕一族的戰爭

2019/01/23 賴奕諭

在菲律賓轉型正義的迢迢之路上,一場攸關存亡的戰役正在開打。圖為9月11日馬可仕冥...
在菲律賓轉型正義的迢迢之路上,一場攸關存亡的戰役正在開打。圖為9月11日馬可仕冥誕日,伊美黛每一年例行的在玻璃棺前親吻致意。 圖/美聯社

去年年底,國內外媒體曾大肆報導菲律賓前第一夫人伊美黛(Imelda Marcos)貪污遭判刑的新聞,內容多半聚焦在其刑罰之重、貪污公款之高、菲國司法程序曠日費時,以及伊美黛與其家人看似有恃無恐的言行舉止。

聖誕長假過後,菲律賓反貪腐法庭又在1月3日有了更進一步的具體裁示,要求總統府廉政委員會(PCGG)負責著手調查馬可仕家族藏匿於民答那峨南蘇里高省(Surigao del Sur)的不法地產,確認其是否有非法脫產之嫌。

主要負責調查馬可仕家族不法財產的廉政委員會,為何得以擺脫許多人認為毫無作為的形象,而在過去這幾個月以來動作頻頻?除了「撿到槍」的可能性之外,實際上,該委員會最近的這些努力並非偶然。尤其去年在杜特蒂政府及諸多國會議員的群起圍攻之下,自1986年即成立的廉政委員會險遭整併且裁撤。如此看來,其種種舉措正是為了在菲律賓轉型正義的迢迢之路上,打一場攸關存亡的戰役。

去年年底,國內外媒體曾大肆報導菲律賓前第一夫人伊美黛(Imelda Marcos...
去年年底,國內外媒體曾大肆報導菲律賓前第一夫人伊美黛(Imelda Marcos)貪污遭判刑的新聞,不過伊美黛與其家人看似仍然有恃無恐。 圖/美聯社

說到這個廉政委員會,它是1986年藉由人民力量革命推翻馬可仕政權而上台的總統柯拉蓉(Corazon Aquino),發佈第一號行政命令立即成立的組織。其主要任務,除了要負責回收所有馬可仕家族於執政期間取得的不法財產之外,也被授意要調查涉及貪污的一切政府情事。除此之外,為避免腐敗情況再度發生,它還必須擬定相關措施防堵貪污的可能。

在這樣的基礎上,再與依總統第八號行政命令要求成立的「總統府人權委員會」(PCHR)相互搭配,讓後者同步受理戒嚴期間人權迫害的相關案件。這兩個委員會的出現,就當時仍百廢待舉的菲律賓來說,著實為推動轉型正義工程的重要基礎。

然而,面對國內左、右派改革願景相差甚遠且互相衝突的處境,柯拉蓉率領下的轉型正義工作隨即遭遇重大挑戰。首先,由於軍方相當不滿柯拉蓉意欲與菲律賓共產黨(CPP)進行和平談判,除了於1987年1月雙方停火協商期間,在總統府前方掃射當時抗議政府改革進度緩慢的農民(史稱曼迪歐拉大屠殺),造成官民之間的嚴重對立;他們更以「軍事法庭才有權力提審軍人」為由,拒絕將戒嚴時期與軍人相關的案件交付人權委員會調查。

柯拉蓉於1986年藉由人民力量革命推翻馬可仕政權,上任後立即成立廉政委員會。負責...
柯拉蓉於1986年藉由人民力量革命推翻馬可仕政權,上任後立即成立廉政委員會。負責回收所有馬可仕家族於執政期間取得的不法財產,調查涉及貪污的一切政府情事。 圖/美聯社

雖然柯拉蓉政府在後來修憲的過程,重新成立一個不再隸屬於總統府底下、職權超然獨立的「人權委員會」(CHR),該委員會的職權卻無法主動提請訴訟,僅能做到「建議」相關權責機關起訴的程度而已。

另一方面,廉政委員會向法院提出的訴訟則屢屢遭駁回。原因是馬可仕家族名下財產少有直接由公費挪用之情形,不僅時常有法院判定證據不足的情況發生,馬可仕家族所聘請的律師團,甚至會技術性地使用各種「合法」伎倆拖延審判,造成整個調查與司法程序顯得繁複而費時。有鑑於此,多年來不乏有人提出要廢除該委員會的聲浪,認為其成效不彰又浪費公帑。

菲國現任總統杜特蒂雖然在甫上任的第一年,曾表示要擴大廉政委員會的職權,讓他們同時也負責現下其他政府官員涉貪的案件;他卻又在去年改稱有意處理政府部門疊床架屋的歪風,試圖將該委員會的職權整併至檢察總長辦公室(OSG)。總統府發言人更進一步補充,認為廉政委員會已經完成了對馬可仕家族非法財產的調查任務,現在則準備進入到政府的「審判階段」,這是為什麼其職權要移轉到檢察總長辦公室的另外一個原因。

馬可仕家族所聘請的律師團,甚至會技術性地使用各種「合法」伎倆拖延審判,造成整個調...
馬可仕家族所聘請的律師團,甚至會技術性地使用各種「合法」伎倆拖延審判,造成整個調查與司法程序顯得繁複而費時。 圖/路透社

此言一出,不免讓許多人開始懷疑,政府積極推動此一變革的政治動機。事實上,這樣的焦慮並非無中生有,除了杜特蒂不時公開大力推崇他對過去馬可仕政權的讚賞之情,我們甚至可以往前追溯到杜特蒂於2016年就任總統的頭幾個月,部分廉政委員會律師即於杜特蒂授意下遭到撤換。

不僅如此,由於現任檢察總長卡里達(Jose Calida)在杜特蒂與前總統馬可仕的兒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bongbong” Marcos Jr.)搭檔參選正、副總統期間,乃其聯合競選團隊的競選幹事之一,這樣的身份很難不讓人多做聯想。有些人甚至憂心忡忡地認為,若是真讓追討不法財產的任務落入檢察總長手中,將讓歷史修正主義得以更加「合法」地掩蓋馬可仕家族過去的所作所為。

去年5月,菲律賓眾議院以162比10的壓倒性票數三讀通過《強化檢察總長辦公室法案》,法案內容明確指出其廢除廉政委員會的意圖,引起菲國輿論一陣譁然。然而,廢除一個職權超然獨立的政府機構並非易事,除了眾議院之外,還必須要有參議院提案並逕付三讀通過,才能夠由總統正式宣佈實施。也因此,廉政委員會及其支持者便積極反過來針對相關的指控闢謠,重新讓馬可仕家族不法財產的議題在去年年中掀起一股討論熱潮。

廉政委員會近年追討馬可仕家族不法財產概況。 圖/作者製表;編輯台後製
廉政委員會近年追討馬可仕家族不法財產概況。 圖/作者製表;編輯台後製

誠如上表所示,委員會首先針對成效不彰與浪費公帑的批評提出說明。除了主動公佈自2012年至2016年(2017年度資料為筆者所增)各年度追討不法財產的概況,該委員會也再次強調他們自1986年至2017年底總共追回了超過1,710億披索,相當於36億美金的不法所得。

雖然距離他們預估的總數5,300億披索(約100億美金)仍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他們每年依舊持續努力向馬可仕家族及其裙帶關係人追討這些不法財產,其數額也遠遠超出政府每年替委員會所編列的預算。

不僅如此,戒嚴受難者家屬也有代表發聲,認為家屬雖然相當不滿意廉政委員會的行事步調,但是他們相信:廢除該委員會將使正義更加沒有伸張的可能。有受難者家屬上傳其家人所收到的補償金證明至網路論壇上,表示若非廉政委員會追討來的這些錢,他們也不會有機會獲得這樣的補償。

有受難者家屬上傳其家人所收到的補償金證明至網路論壇Reddit上,表示若非廉政委...
有受難者家屬上傳其家人所收到的補償金證明至網路論壇Reddit上,表示若非廉政委員會追討來的這些錢,他們也不會有機會獲得這樣的補償。 圖/Reddit

正是因為這一連串的澄清行動,參議院隨後針對此一議案的表決並沒有通過。不少參議員坦言,看到實際的成效數據出來之後,確實改變了他們本來的態度。廉政委員會更延續了這場轉型正義保衛戰的討論熱度,在去年下半年成為菲律賓國內媒體關注的焦點。

當然,一場戰役不會只有廉政委員會自己唱獨角戲而已。菲律賓反貪腐法庭在這個月初,要求委員會全權調查伊美黛在民答那峨不法地產的問題,在我看來,其實正是更加鞏固了該委員會存在的必要性。種種事件的推波助瀾之下,「兩院會議委員會」(bicameral conference committee)也在21日針對去年眾、參議院的表決結果做出最終決議,宣佈撤銷廢除廉政委員會一案。

此般較勁的過程,不禁讓我想起去年無意間讀到的一則消息。去年8月21日是艾奎諾逝世紀念日,這是為了要紀念1983年積極反對馬可仕獨裁政權的在野黨領袖艾奎諾二世(Benigno Aquino Jr.)遇刺身亡的日子。在相關的紀念活動結束以後,現任北伊羅戈省(Ilocos Norte)省長的馬可仕女兒艾米(Imee Marcos)便公開對此評論:

菲律賓的千禧世代早就都向前看了,我這個年紀的人也應該要懂得往前走才是。

馬可仕女兒艾米:「菲律賓的千禧世代早就都向前看了,我這個年紀的人也應該要懂得往前...
馬可仕女兒艾米:「菲律賓的千禧世代早就都向前看了,我這個年紀的人也應該要懂得往前走才是。」 圖/美聯社

她的弟弟小馬可仕也相呼應道:「為什麼我們總是要浪費時間在這上面?這件事(轉型正義)早就做到了。」打自他2015年參選副總統一職以來,小馬可仕認為自己總因為戒嚴的過往而被過分地放大檢視。

「我沒有辦法擺脫它(戒嚴)繼續向前,因為人們總認為這一切都還未有定調。」小馬可仕說。於是我們也不難想見,在眾議院通過要廢除廉政委員會的時候,他便曾表示,這正是檢討馬可仕家族終於告一個段落的一項重要證明。

對此,廉政委員會主席蒙薩亞克(Reynold Munsayac)毫不閃躲地回應道:「廉政委員會將繼續在這裡行使我們的權力,並堅持我們應該要做的事情。」這是一場菲律賓廉政委員會與馬可仕家族長達三十多年的轉型正義保衛戰,顯然這場戰役還沒有要輕易地結束,他們還要為了自己心中所堅持的信念,繼續纏鬥下去。

菲律賓廉政委員會與馬可仕家族長達三十多年的轉型正義保衛戰還沒有結束,他們還要為了...
菲律賓廉政委員會與馬可仕家族長達三十多年的轉型正義保衛戰還沒有結束,他們還要為了自己心中所堅持的信念,繼續纏鬥下去。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以剿匪之名:菲律賓「恐怖擴散」的農村新秩序

《一個菲律賓家庭的演化》:超渡獨裁戒嚴的集體創傷

賴奕諭

自由撰稿人。畢業於臺灣大學人類所,是時常被誤認為菲律賓人的菲律賓研究者。長期關注菲律賓左派政治、社會文化、原住民與世界南島語族等議題。

作者文章

在菲律賓轉型正義的迢迢之路上,一場攸關存亡的戰役正在開打。圖為9月11日馬可仕冥...

轉型正義保衛戰:菲律賓「廉政委員會」與馬可仕一族的戰爭

2019/01/23
「互惠生」制度在歐美國家盛行多年。《我家的菲姑娘》探究了這個充滿爭議的課題。 圖...

《我家的菲姑娘》:家人或傭人?互惠生的灰色地帶

2018/10/22
「反毒戰爭不是都在亂殺人嗎?為什麼他們的人民還這麼喜歡杜特蒂?」 圖/美聯社

杜特蒂反毒戰爭兩年後:菲律賓毒品問題解決了嗎?

2018/07/26
自4月26日起,菲律賓著名觀光勝地——長灘島——將因汙染整治因素,全島停止觀光6...

長灘島封島令:杜特蒂雷厲風行,守護誰的環境?

2018/04/25
教育能夠改變什麼?圖為菲律賓大學(UP)年度的學生裸跑傳統「奉獻之跑」。 圖/美...

菲律賓教改:「教育救國」究竟築起誰的夢?

2018/04/20
今年十月杜特蒂宣布成功收復馬拉韋,但杜特蒂對民答那峨的規劃,不只是要剿滅恐怖份子...

在民答那峨戒嚴之後:來自菲南總統的聯邦夢

2017/12/21

最新文章

美國當前的政壇三國志——「霸王」總統川普(中),「腹黑」副總統彭斯(左),與「喬...

硬派議長裴洛西:兩黨刀口上遊走的「美國喬王」

2019/02/20
許多警察和黃背心成員一樣面臨著帳戶月光的困窘,一樣受到燃料稅調漲的衝擊,他們對黃...

法式暴民警察製造?「黃背心」與法國惡化的警民對立

2019/02/19
為了維護主權獨立與安全,匈牙利並不吝於與美國配合,也允諾會在期限內達到北約的軍事...

新冷戰的橋頭堡:川普美國東進的「匈牙利障礙」

2019/02/18
「Amazon進得來,紐約市民發大財」,不好嗎? 圖/路透社

市民抵制發大財?誰逼Amazon撤資「紐約第二總部」計畫

2019/02/15
中國還是會繼續它的「反恐事業」,但無論是土耳其、哈薩克、或是吉爾吉斯,政府都不是...

血濃於水的義氣?突厥國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營」

2019/02/14
日本2016年約有22萬多人被起訴,其中高齡者佔了近21%。高齡者觸犯刑法的人數...

日韓監獄的「下流老人」:高齡犯罪只為錢嗎?

2019/02/1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