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厄多安的水與火之歌:救災先喝茶?土耳其極端氣候災難之夏

2021/08/20 陳琬喻

土耳其從7月28號開始,因為天氣乾燥炎熱加上從熱浪襲擊地南部中海沿岸城市,許多城...
土耳其從7月28號開始,因為天氣乾燥炎熱加上從熱浪襲擊地南部中海沿岸城市,許多城市紛紛傳出森林火災,由此也延燒成土耳其的政治危機。 圖/法新社

土耳其從7月28號開始,因為天氣乾燥炎熱加上從熱浪襲擊地南部中海沿岸城市,許多城市紛紛傳出森林火災。不幸的是,火災並沒有馬上受到控制,沿海的強陣風更是助長了火勢與延燒範圍,使得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危及到山坡上的居民。包含地中海度假城市安塔利亞(Antalya)與愛琴海度假城市博德魯姆(Bodrum)與穆拉(Muğla)在內共有38個省份受到森林大火的波及,著火點更超過250處,超過700名民眾受傷,受影響的居民更是超過2,000名。

森林大火也延燒成土耳其的政治危機,禍不單行的是,土耳其北部的黑海洪災氾濫,也造成多人死亡的慘劇,氾濫成災的原因也指向了人禍所致。然而土耳其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分別視察大火與水災的災區,「向民眾投擲茶包」的慰問舉動,卻引發了極大爭議。極端災難已讓土耳其頗感棘手,「救災政治學」的考驗又該如何應對?

厄多安在7月31日時前往災區視察,隨後指示有關單位全力救火,並承諾對所有受災戶進行補償與重建。土耳其災害與緊急情況管理部(AFAD)表示,已提供受影響的民眾93個貨櫃組合屋與133個臨時帳篷,針對在這次災害燒毀的房屋,也提供每人5萬里拉的補助,目前已發出1,300萬里拉的救助津貼。

圖為「向民眾投擲茶包」、藉以表達慰問,卻引發了極大爭議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
圖為「向民眾投擲茶包」、藉以表達慰問,卻引發了極大爭議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Halk TV

雖然土耳其每年都會發生森林大火,但自2018年開始,森林大火的範圍就跳耀式地增加。根據土耳其森林總局(Orman Genel Müdürlüğü)的資料顯示,2018年時森林大火的範圍不到6,000 公頃,2019年時增加近一倍至12,000公頃,2020年更是暴增至超過2萬公頃。除了氣候環境的自然影響外,土耳其專家認為造成每年森林大火不斷惡化的主要原因,是人為不當開發與「2B」土地的濫用。

2B土地指的是原本為森林用地,但經政府核准後取消其森林用地資格的土地。這些土地主要作為觀光設施建設用地、礦業用地或能源設施用地使用。由於2B土地的劃分,使得原本一大片的森林區變成多個森林小區。從數據上來看,2018年土耳其境內有10.1萬個森林塊狀區域,到2019年時增加56%,來到15.8萬個森林塊狀區域。森林用地裡增加了許多經濟用途的用地,人為因素的增加,也是導致森林大火範圍增加的原因。

這次土耳其的森林大火也引起國際關注。由於土耳其自身的滅火設備無法有效控制火勢,在大火發生後就向外交關係較緊密、地理位置也相近的俄羅斯、烏克蘭、伊朗與亞塞拜然尋求支援,也立刻得到正面回應。土耳其並不是沒有想過向歐盟求援,但近幾年來因為難民政策、與土耳其國內言論自由等議題,與歐盟間大小衝突不斷,和歐盟關係的疏遠讓土耳其推遲了對歐盟的援助要求,直到8月1號才正式向歐盟申請協助。

於土耳其自身的滅火設備無法有效控制火勢,在大火發生後就向外交關係較緊密、地理位置...
於土耳其自身的滅火設備無法有效控制火勢,在大火發生後就向外交關係較緊密、地理位置也相近的俄羅斯、烏克蘭、伊朗與亞塞拜然尋求支援。 圖/路透社

圖為在難以受控的森林大火中被燒死的動物。 圖/法新社
圖為在難以受控的森林大火中被燒死的動物。 圖/法新社

對於土耳其的請求,克羅埃西亞與西班牙立刻做出正面回應,共派遣三台空中消防飛機前往土耳其救火。有趣的是,長久以來與土耳其處於衝突與競爭關係的希臘,雖然也給土耳其外交部正面的回應,但隨後卻以希臘本身也傳出森林大火而分身乏術的理由,無法有多餘的設備前往救援而回絕土耳其。

雖然有外國的空中消防設備支援,但大火卻還是持續延燒超過兩星期。社群媒體上許多聲音質疑,政府在這次森林大火中緩慢的救援行動,是遲遲無法控制火勢的原因。因為發生森林大火的區域多在人員與車輛難以到達的山坡,需要仰賴空中消防設備或直升機才可以有效控制火勢,但政府卻無法在第一時間派遣足夠的空中消防設備前往救援,輿論批評排山倒海而來,撲向負責空中消防設備支援的土耳其空軍部隊。

土耳其空軍部隊在森林大火發生後一開始表示,可以用來滅火的飛機只有3台,但隔天立刻更改說法,表示有20台飛機可以用於滅火行動。總統厄多安也在記者會上表示,消防飛機數量不足的主要原因為設備老舊沒有做更新維護。因此即使有消防飛機,卻派不上用場。讓各界不禁懷疑,土耳其幅員廣大,為何空中消防設備儲備會如此不足?

森林大火的區域多在人員與車輛難以到達的山坡,需仰賴空中消防設備或直升機才可以有效...
森林大火的區域多在人員與車輛難以到達的山坡,需仰賴空中消防設備或直升機才可以有效控制火勢,但政府卻無法在第一時間派遣足夠的空中消防設備前往救援,輿論批評排山倒海而來。 圖/美聯社

除了硬體設備不足外,土耳其也沒有足夠的、有經驗的消防飛機機師。圖為當時正在執行滅...
除了硬體設備不足外,土耳其也沒有足夠的、有經驗的消防飛機機師。圖為當時正在執行滅火任務的消防飛機機師。 圖/美聯社

土耳其空軍部隊法定管理委員會會長的阿許橋(Cenap Aşçı)在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從2010年後由於經費不足的緣故,就沒有再對這些設備進行定期維護,如今要重新進行保養則需要再多花一筆不小的金額。由於國內空中消防設備硬體上的不足,土耳其空軍部隊便向國外租借消防飛機。去年土耳其向俄羅斯租2架消防飛機,今年更是增加租借16架2.5噸的直昇機、2架7.5噸的直昇機與3架消防飛機。

不過,租借消防飛機也所費不貲,例如俄羅斯消防飛機的租金每台每天的價格約40萬里拉(約新台幣131萬)。除了硬體設備不足外,土耳其也沒有足夠的、有經驗的消防飛機機師。關於此議題,阿許橋同時也承認他自2019年上任後,之所以解僱許多有消防飛機使用經驗的機師,其主要原因也是經費不足。

隨著森林大火的延燒,也讓外界看清政府在空中消防設備管理的不周全、與災害管理的疏忽,土耳其反對派更是緊咬此議題,對執政黨展開猛烈批評砲火。在野黨CHP黨主席基里達歐魯(Kemal Kılıçdaroğlu)在推特上發文表示,原本想針對租借消防飛機與機師人員配置等議題,與法定管理委員會會長阿許橋通話商量,但電話卻未接通。阿許橋則隨後對媒體表示:

「當時正在參加一位朋友的婚禮,才沒有接到電話。」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此話一出更引起各界撻伐,當土耳其的森林還陷入熊熊大火的威脅中時,相關單位的官員卻還有心情參加婚禮。基里達歐魯同時也批評政府,在森林大火發生後以「民眾有捐款的意願」為由,開設了政府專用帳號,鼓勵民眾捐款給政府一起撲滅惡火,是變相地向民眾勒索,而且款項的使用也不透明。如同先前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時,政府也有開設捐款帳號,卻沒有交代這些募集而來的款項流向。

面對輿論上的批評,包含國防部長、通訊部部長、災害與緊急情況管理部與空軍部隊在內等政府單位也每天透過網路與記者會試圖撲滅各界的怒火,包含土耳其國家通訊社(AA)在內等親政府的媒體,都以「火勢正受到控制」作為森林大火系列報導的主軸。甚至有媒體將森林大火歸罪為恐怖組織庫德工人黨(PKK)的行動,被認為是有意轉移群眾焦點,但隨後被官方否認,也立刻將相關新聞刪除。

即使如此,國內民族主義派認為,森林大火與先前從伊朗偷渡入境土耳其的阿富汗難民脫不了關係,更將此議題上升至土耳其的難民政策,再度分化社會上土耳其人與其他外來移民的關係。無論森林大火的起因是否部分為人為,相關的討論與被激起的激進民族主義,都再度影響社會的安寧。

土耳其民族主義派將森林大火議題上升至土耳其的難民政策,分化土耳其人與外來移民的關...
土耳其民族主義派將森林大火議題上升至土耳其的難民政策,分化土耳其人與外來移民的關係。圖為在今年7月徒步到土耳其的巨型人偶小阿瑪(Little Amal),此徒步計劃名為「The Walk」,人偶將從敘利亞邊境徒步8,000公里,藉此呼籲各界關注難民議題。 圖/歐新社

黑海地區省份由於連日的大雨,導致河流氾濫成災,甚至有一棟公寓被水流沖刷摧毀,超過...
黑海地區省份由於連日的大雨,導致河流氾濫成災,甚至有一棟公寓被水流沖刷摧毀,超過70人因此死亡。 圖/法新社

森林大火除了燒出土耳其社會一直無法解決的外來移民問題外,也激起反對派民眾對政府應變措施的不滿。尤其是總統厄多安到災區巡視時,對底下群眾發表完演說後,朝著民眾投擲茶包的舉動,更點燃輿論與反對派的怒火。對於執政黨來說,厄多安此舉是向受災戶表示慰問之意,但看在一般民眾的眼裡,卻是相當不可思議的舉動,充滿傲慢與無知。

然而這「紅茶風波」,也在近日的黑海水災中上演。黑海地區省份由於連日的大雨,導致河流氾濫成災,甚至有一棟公寓被水流沖刷摧毀,超過70人因此死亡。對於如此嚴重的水災成因,反對黨認為並不是天災而是人禍,與河流上游的水力發電廠蓄水壩潰堤有關係。

但政府在第一時間闢謠,只表示主要原因是連日的強降雨,加上河道的木頭堆積引起下游的水位暴漲。但不幸被摧毀的房屋為何興建在河床範圍,也是各界亟欲要求政府作出解釋的議題。但厄多安在巡視水災災況時,只表示政府不會被打敗,會與人民一起度過這次的天災。同時也在演講完後,向底下民眾投擲茶包以示慰問。

森林大火延燒近15天,政府在8月12號宣布已完全撲滅。但從一開始救援設備的不足、非法移民問題、到總統厄多安巡視災區時向民眾丟茶包的舉動,都引起國內反對黨與輿論的抨擊。前陣子反對黨所提出的「提前舉行總統大選」的訴求,有可能重新再被挑起。就目前的政治局勢看來,提前舉行總統大選的機會雖微乎其微,但執政黨這兩年來失去許多民心也是事實。森林大火撲滅後,是否可以撲滅民眾心中的怒火,則是執政黨接下來的課題。

厄多安領導的執政黨這兩年來失去民心,森林大火撲滅後,是否可以撲滅民眾心中的怒火,...
厄多安領導的執政黨這兩年來失去民心,森林大火撲滅後,是否可以撲滅民眾心中的怒火,則是執政黨接下來的課題。圖為在森林大火發生之時,前往災區慰問工作人員、歡樂合照的厄多安。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極端天災人禍夾擊:澳洲野火後的無尾熊保衛大作戰

火獄的見證:希臘大野火的「極端氣候進行式」

土耳其「海鼻涕」災禍:海洋窒息的濃稠黏液大孳生?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圖為安卡拉排外暴亂中,手持武器攻擊敘利亞難民社區,意圖破窗打劫的土耳其暴動者。
...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2021/10/07
土耳其從7月28號開始,因為天氣乾燥炎熱加上從熱浪襲擊地南部中海沿岸城市,許多城...

厄多安的水與火之歌:救災先喝茶?土耳其極端氣候災難之夏

2021/08/20
圖為當時遭丈夫家暴的梅樂克。 圖/Twitter

土耳其「梅樂克殺夫案」之爭:家暴觸發的謀殺...誰有錯?

2021/05/03
2017年厄多安到沙烏地阿拉伯,前往伊斯蘭聖地麥加朝覲。
 圖/沙新社

誰是中東老大哥?分屍案後默默和解的「土耳其-沙烏地聯盟」

2021/04/07
圖為土耳其藝術家 Sayna Soleimanpour在街頭拍攝的一系列行動藝術...

權勢性侵的網路公審?土耳其文學界的「誰是被害者風暴」

2021/01/14
1910年法國邀請各國軍事觀察團一同在法國本土軍演交流的「皮卡第大演習」,前方手...

土耳其和法國的「政教分離」百年情仇:從西化導師,到文明對抗?

2020/11/12

最新文章

「南韓民主先生,還是接班獨裁的血腥紳士?」南韓民主化後的首任民選總統盧泰愚,於2...

親切的南韓獨裁者傳人:盧泰愚「民主軍頭」的血腥與榮光

2021/10/26
鮑爾雖然是美軍的第一位「黑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並以美軍最高上將之姿,極其漂亮...

沙漠風暴與入侵伊拉克:美國追悼「鮑爾將軍」的榮光與恥辱

2021/10/20
「北京政府是否要用澳門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有人認為澳門作為相對香港的「好孩子」...

誰是中國好孩子:「乖澳門」有可能取代「壞香港」嗎?

2021/10/19
真子因為長期承受一系列的輿論「誹謗中傷」,經由醫師診斷罹患「複雜性PTSD」(複...

一億國民總親戚?日本「真子公主結婚」的破壞風波

2021/10/14
當全世界開始默默接受塔利班作為「阿富汗合法政權」之際,仍有一個國家打算與神學士們...

世界唯一的「反塔利班」之國?塔吉克獨裁者與阿富汗變天之戰

2021/10/12
圖為安卡拉排外暴亂中,手持武器攻擊敘利亞難民社區,意圖破窗打劫的土耳其暴動者。
...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2021/10/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