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真主黨不倒,黎巴嫩不會好?宗派主義撕碎的「失敗國家」

2020/09/07 徐子軒

黎巴嫩尚未從貝魯特大爆炸回神過來,8月中旬又迎來15年前暗殺時任總理哈里里(Ra...
黎巴嫩尚未從貝魯特大爆炸回神過來,8月中旬又迎來15年前暗殺時任總理哈里里(Rafic Hariri)的「貝魯特汽車爆炸案」判決。 圖/路透社

耗時15年、斥資10億美元,號稱是第一個針對恐怖主義起訴的法庭——黎巴嫩特設法庭(STL),終於在8月中做出判決。STL負責審理的,是2005年暗殺時任黎巴嫩總理哈里里(Rafic Hariri)的「貝魯特汽車爆炸案」,包含哈里里在內,當天一共22人被炸死、200多人受傷;真主黨和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則被指為是幕後黑手。

根據STL宣判,被指控謀殺罪名的4名疑犯均與真主黨有關聯,但證據只夠對其中1人定罪,量刑尚未決定,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由於這4人目前下落不明,均是所謂的缺席審判,各方仍可依法提出上訴,但另外3人宣告無罪,相關國際逮捕令已當庭撤銷。

事實上,STL判決早在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前就完成,只是因應黎巴嫩災後情勢,決定延後宣判。但這項舉動不但沒有撫平黎國之殤,反倒讓許多黎巴嫩人扼腕,更加速撕裂社會。原因在於,其判決是一種「遲來的正義」,且很難稱為正義。

2005年2月14日,哈里里與其隨扈車隊在貝魯特一間五星級酒店門外,遭到卡車自殺...
2005年2月14日,哈里里與其隨扈車隊在貝魯特一間五星級酒店門外,遭到卡車自殺式襲擊,並被引爆汽車炸彈。包含哈里里在內,當天一共22人被炸死、200多人受傷。 圖/美聯社

真主黨和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則被指為是幕後黑手。8月中,負責審理的黎巴嫩特設法庭(S...
真主黨和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則被指為是幕後黑手。8月中,負責審理的黎巴嫩特設法庭(STL)終於就此作出相關判決。圖為哈里里遇刺身亡後,支持者拿著他的肖相痛哭吶喊。 圖/路透社

之所以說遲來,是指此判決耗時十多年,國際與黎國情勢已產生巨大變化。當初熱衷干預黎巴嫩的敘利亞,經歷多年內戰和伊斯蘭國的肆虐,如今殘破不堪、淪為失敗國家,阿薩德靠俄國等外部勢力勉強穩住政權,短期內難再對黎巴嫩產生影響。

然而前門拒虎後門迎狼,敘利亞的什葉派夥伴——如真主黨、希望運動(Amal Movement)等——在黎國逐漸深耕茁壯。20世紀黎國內戰過後,真主黨在南方扮演著類似國家行為者的角色,協助當地復甦,並利用黎國以宗派分享權力的宗派主義制度(confessional system),牢牢緊控議長寶座。

此外,什葉派的帶頭大哥伊朗也不斷挹注真主黨等代理人,與以色列兵戎相見,讓真主黨獲得不少人黎國人民的掌聲和跨黨派支持。像是黎巴嫩現任總統奧恩(Michel Aoun)雖是基督教馬龍派,卻與真主黨大和解,並帶領所屬黨派「自由愛國運動」(FPM)加入親敘利亞的「3月8日聯盟」(March 8 Alliance),共享內閣和國會權位。

20世紀黎國內戰過後,真主黨在南方扮演著類似國家行為者的角色,協助當地復甦,並利...
20世紀黎國內戰過後,真主黨在南方扮演著類似國家行為者的角色,協助當地復甦,並利用黎國以宗派分享權力的宗派主義制度(confessional system),牢牢緊控議長寶座。圖為黎巴嫩內戰,真主黨軍隊與南黎巴嫩軍(South Lebanon Army)的資料照片。 圖/法新社

許多哈里里支持者,以及反「3月8日聯盟」與反敘利亞的「3月14日聯盟」(March 14 Alliance)支持者則認為,黎巴嫩內部早已被境外勢力控制,真主黨等只是魁儡。哈里里之死的幕後黑手,必定超過真主黨或阿薩德的等級,沒有伊朗最高領袖的核准,不可能做出如此大膽的決定。

換言之,即使STL判決汽車爆炸案嫌疑人有罪,但只是揭露哈里里被暗殺的技術層面,對部分盼望多年的黎巴嫩人來說,真相仍深不見底。如果國際社會花了這麼多心力,都未能指出幕後藏鏡人,且定罪的嫌犯可能永遠無法到案,達不到嚇阻恐怖主義的效果,又怎麼稱為貫徹正義?

當然,這樣的觀點對STL並不公允,國際法庭不似國內,侷限性相當明顯,如審理證據只能靠黎巴嫩提供,有心包庇者早就準備好串證或滅證。且法官曾表示敘利亞和真主黨可能有除掉哈里里的動機,但沒有直接參與的證據,而STL是為審理參與恐怖主義行動的個人設立,亦無法控告特定團體或國家。

無論如何,除非奇蹟出現,將新的證據呈上法庭,否則STL可謂已達成階段性任務。黎巴嫩人必須明白,STL不是用來收拾真主黨的工具,真正的根源仍在於重新面對結構性問題與改革政治。

黎巴嫩真正的根源仍在於重新面對結構性問題與改革政治。圖為2020年8月,貝魯特港...
黎巴嫩真正的根源仍在於重新面對結構性問題與改革政治。圖為2020年8月,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後滿目瘡痍。 圖/美聯社

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後,居住於法國巴黎的黎巴嫩人,舉起黎國內的政治與宗教領袖肖像,指...
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後,居住於法國巴黎的黎巴嫩人,舉起黎國內的政治與宗教領袖肖像,指控他們就是這個國家的「刺客」(assassins),抗議國家的貪汙腐敗。肖像中,最右即為真主黨領導人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 圖/歐新社

港口大爆炸將滿一個月,貝魯特仍陷於混亂。黎巴嫩總理迪亞布(Hassan Diab)請辭後,在法國總統馬克宏等外界壓力下,新內閣倉促就任,新總理阿迪布(Mustapha Adib)雖是出自遜尼派,符合一貫的宗派主義制度,但也是真主黨與奧恩屬意的人選,很難按照真正的意志施政。

這其實點出了黎巴嫩政治動盪的根本因素——從法國統治遺留迄今的宗派主義制度。由於黎巴嫩有著高度的異質性,為了締造現代國家,鞏固各種族和宗派的認同感非常重要,因此透過議會席次分配,為不同的宗教團體保留特定額度,讓黎巴嫩一度成為中東多元民主的代表。

經歷上世紀的內戰與多次談判,宗派主義制度始終是黎國政治的最大公約數,因為各宗派種族的菁英都可從中獲利,形成堅固的恩庇(patronage)網絡,縱容特權與貪腐。儘管部份人民不滿此制度,但在宗派傳統觀念制約下,往往只能按照信仰與族群投票,無法建立真正的公民社會,甚至被政客以選區劃分操作選舉,徒具民主形式。

在這種脈絡下,抗擊以色列、反對美國干預的真主黨站上道德制高點,成為黎巴嫩最有實力的政黨,儼然是新救世主。但當真主黨變得越來越強大,它並沒有超越既有體系,而是成為特權階級的一部份,像是去年底爆發反政府遊行,訴求改革宗派主義制度,但真主黨拒絕改變,更縱容支持者與抗議者發生衝突。

宗派主義制度始終是黎國政治的最大公約數。在這種脈絡下,抗擊以色列、反對美國干預的...
宗派主義制度始終是黎國政治的最大公約數。在這種脈絡下,抗擊以色列、反對美國干預的真主黨站上道德制高點,成為黎巴嫩最有實力的政黨,儼然是新救世主。圖為2006年的以黎衝突,一名黎巴嫩真主黨游擊兵,看著身後的貝魯特城郊在戰火中燃燒。 圖/路透社

圖為9月4日,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屆滿一個月。不滿長期政治問題未能解決的黎巴嫩人民,...
圖為9月4日,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屆滿一個月。不滿長期政治問題未能解決的黎巴嫩人民,拿著吊繩上街示威抗議。 圖/法新社

值得注意的是,長達數月的抗議活動跨越了不同的宗教,基督教馬龍派、伊斯蘭遜尼派和什葉派等成千上萬的示威者,要求清理包括真主黨在內腐敗低效的政治。隨著黎巴嫩經濟情勢日衰,連宗教領袖都出面批評總統奧恩與真主黨聯盟,更認為真主黨太過偏向伊朗,有損黎巴嫩的中立。

另一方面,黎巴嫩在真主黨主導下,與西方關係越來越差。不只美、英、加等國,歐盟、阿拉伯聯盟等都將其指定為「恐怖主義組織」,受到不同程度的制裁;真主黨似乎甘之如飴,把黎巴嫩面臨的困境描繪為美國大撒旦的陰謀,像是前陣子美元短缺導致的流動性危機,也是因美國操縱所致。

真主黨領導人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更提倡:黎巴嫩應向東看,而不是向西看——也就是學習伊朗老大哥尋求中國的支持。

隨著黎巴嫩經濟情勢日衰,連宗教領袖都出面批評總統奧恩與真主黨聯盟,更認為真主黨太...
隨著黎巴嫩經濟情勢日衰,連宗教領袖都出面批評總統奧恩與真主黨聯盟,更認為真主黨太過偏向伊朗,有損黎巴嫩的中立。圖為黎巴嫩士兵駕駛一架軍用卡車,駛過蘇萊曼尼(Qassem al-Soleimani)的肖像。蘇萊曼尼是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其在巴格達遭美軍空襲炸死,引發後續的中東動盪。 圖/美聯社

對真主黨(和德黑蘭)與北京來說,減少美國在黎巴嫩的影響力是共同目標,因此近年來中國與黎巴嫩快速發展關係,還派遣軍事人員與聯合國駐黎巴嫩臨時部隊(UNIFIL)共同執行人道任務。

此外,北京對於黎凡特地區古老衰敗的基礎建設相當有興趣,像是貝魯特到大馬士革的公路,可以和新絲綢之路相連結,作為控制歐亞大陸交通網絡的一部分。但大爆炸過後,中國只提供緊急救援,尚無傳出協助重建的計畫,可能是黎國內部仍對中國的債務外交有所忌憚。

因此,黎巴嫩目前仍是把紓困希望放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身上、重建希望放在法國為首的國際社群身上,但無論前後者都要求黎國政府必須制定有意義的改革計畫。由於法國只將真主黨的軍事部門視為恐怖組織,不似美英等國全面抵制,再加上與黎巴嫩的歷史淵源,給了馬克宏施力空間,代表國際社群迫使貝魯特進行改革。

同時,德黑蘭正密切注視著黎巴嫩的事態發展,表示伊朗已準備好以任何必要方式提供援助。當馬克宏在貝魯特展開外交穿梭,伊朗內部傳出批評;當法國軍隊抵達黎國救災,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要求法國停止干預黎巴嫩,這亦反映德黑蘭對真主黨失去對控制黎巴嫩的擔憂。

馬克宏在貝魯特展開外交穿梭,也引發德黑蘭的忌憚。 圖/美聯社
馬克宏在貝魯特展開外交穿梭,也引發德黑蘭的忌憚。 圖/美聯社

由於油價持續疲弱與美國制裁,伊朗也已陷入經濟危機,無法給予災後的黎巴嫩太多援助。但要知道,德黑蘭在意的並非黎巴嫩復甦,而是在於真主黨是否能繼續主導黎國,並牽制以色列(與美國),因此挹注真主黨才是主要目標。就這點觀之,伊朗仍具備左右黎巴嫩的關鍵籌碼。

最新消息指出,總統奧恩宣布黎巴嫩將成為「世俗國家」,旨在回應民間對宗派主義制度的不耐與國際社群呼籲改革的壓力;新任總理也宣示改革,作為與IMF談判的切入點。但政客承諾究竟能落實多少?外界都在密切觀察,馬克宏已表示黎國只剩下3個月時間做出成效,否則將面臨懲罰性制裁。

最後,縱使宗派主義制度崩解、特權與貪腐都得到懲罰,真主黨的問題不解決,黎巴嫩就無法成為正常國家。說到底,擁兵自重絕對不是一個合法政黨應該有的現象,國中之國的真主黨,會使黎巴嫩繼續暴露在戰爭的風險中——不管是對付以色列或內戰,也會讓黎巴嫩更被孤立。

剛過完100歲生日的黎巴嫩(黎巴嫩前身的「大黎巴嫩」於1920年9月1日誕生),是否還有未來,端看黎巴嫩人如何決定宗派主義體系與真主黨的命運。

黎巴嫩總統宣布黎巴嫩將成為「世俗國家」,新任總理也宣示改革。但政客承諾究竟能落實...
黎巴嫩總統宣布黎巴嫩將成為「世俗國家」,新任總理也宣示改革。但政客承諾究竟能落實多少?剛過完100歲生日的黎巴嫩是否還有未來?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貝魯特碼頭12號倉庫:大爆炸前後...黎巴嫩全面墜落的「官僚黑洞」

馬克宏勘災貝魯特大爆炸:黎巴嫩與殖民母國的「東方巴黎情節」

引爆巴格達的戰爭舞台:美軍炸死伊朗革命衛隊「軍事總督」蘇萊曼尼

被遺忘的報導:#PrayFor黎巴嫩,後來呢?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黎巴嫩尚未從貝魯特大爆炸回神過來,8月中旬又迎來15年前暗殺時任總理哈里里(Ra...

真主黨不倒,黎巴嫩不會好?宗派主義撕碎的「失敗國家」

2020/09/07
圖為法政大屠殺事件,大批學生被抓捕制伏於校園足球場上。法政大學大屠殺發生於197...

法政大學之火:自由幻夢...泰國學運「怒指泰王」的捨命冒險

2020/08/17
圖為美軍UH-60黑鷹直升機。1990年代,索馬利亞陷入嚴重內戰。1993年索馬...

索馬利蘭與台灣新朋友:競逐非洲之角的美中代理人之戰?

2020/07/21
印度和中國爆發嚴重的邊境衝突;幾乎同時,山區另一邊的印度和尼泊爾,也正在地圖上展...

地圖大戰靠強國?尼泊爾鬥印度的邊界地圖亂鬥

2020/06/29
後疫情時代的世界彷彿方寸大亂,美國與伊朗的衝突也未能消緩,反而恐怕持續惡化,加溫...

「制裁伊朗」到底?世界大亂...美伊衝突惡化中

2020/06/03
今年5月傳出美國考慮重拾核試驗。圖為美國1946年的「十字路口行動」,於馬紹爾群...

末日時鐘倒數?最後的核武制約...美俄《New Start》的失控談判

2020/06/01

最新文章

雖說安倍晉三與岸信夫是親兄弟,即便感情並不差,但過去岸信夫卻極少以「安倍胞弟」這...

豪族過繼的影使者:岸信夫...日本新任防衛相的「安倍兄弟情」

2020/09/22
後來知情人士甚至能從她宣讀法院判決當天所配戴的領飾款式,來判斷她是否宣讀多數意見...

「我反對」的勇氣:RBG...美國最高的惡女榮光大法官,1933-2020

2020/09/21
圖/路透社

《監控資本主義時代》:社會信用請給分?數位極權下的中國症候群

2020/09/19
殘存亦末路,兵敗如山倒?英國脫歐的過渡期將於2020年12月31日結束,但英歐貿...

殘存亦末路的孤島:英國脫歐畫虎反類犬的《内部市場法案》

2020/09/17
安倍晉三創下的種種紀錄堪稱是日本政界的傳奇,他也是平成時代以來,唯一曾二度拜相的...

安倍晉三的政治人生:花開花落...但顯爛尾的「首相之道」

2020/09/15
以地方票的結果來說,全部141票裡菅義偉就囊括89票、超過6成的壓倒性勝利。石破...

從令和大叔到日本首相:菅義偉執政...自民黨不服的不安定因素?

2020/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