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引爆巴格達的戰爭舞台:美軍炸死伊朗革命衛隊「軍事總督」蘇萊曼尼

2020/01/03 轉角24小時

2020年1月2日深夜,被視為「伊拉克地下總督」的伊朗精銳部隊「聖城旅」指揮官—...
2020年1月2日深夜,被視為「伊拉克地下總督」的伊朗精銳部隊「聖城旅」指揮官——卡山.蘇萊曼尼將軍(Qassem al-Soleimani)——在巴格達國際機場周邊,遭美軍空襲炸死。 圖/路透社

【2020. 1. 3 美國/伊拉克 /伊朗】

引爆巴格達的戰爭舞台:美軍炸死伊朗革命衛隊「軍事總督」蘇萊曼尼

「我們正見證著另一場『中東戰爭』的爆發!」2020年1月2日深夜,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驚傳重大軍事變故。伊拉克國家電視台證實:主導伊朗革命衛隊海外行動,參戰伊拉克、反ISIS戰爭與敘利亞內戰,並被視為「伊拉克地下總督」的伊朗精銳部隊「聖城旅」指揮官——卡山.蘇萊曼尼將軍(Qassem al-Soleimani)——已在巴格達國際機場周邊,遭美軍空襲炸死。與此同時,秘密趕赴巴格達增援的美軍陸戰隊,據傳也同步發動「軍事大捕捉」,強行抓走了多名民兵軍閥、甚至是親伊朗的國會議員。由於蘇萊曼尼生前是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 )的心腹愛將,亦是伊朗中東戰略的關鍵人物,相關事態不僅極其嚴重,極其突然「斬首行動」也使中東全區的密佈戰雲,瞬間拉抬到了「熱戰邊緣」的危機最高點。

▌事件前情:〈除夕使館危機:伊拉克示威「萬人圍攻」巴格達美國大使館

美國與伊拉克、伊朗的「短兵相接」,始於2019年12月31日的「巴格達美國大使館圍攻事件」。在2019年12月28日,一名美軍的民間軍事承包商在伊拉克,遭親伊朗的民兵武裝「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炸死。美軍因此於12月29日空襲敘利亞與伊拉克,擊殺了25名真主黨旅的指揮幹部。

然而伊拉克的親伊朗派系認為美軍空襲「僅是毫無證據的濫殺」,在伊拉克境內擊殺伊拉克公民的行動,事前也未知會伊拉克中央政府,因此譴責美軍「侵犯、侮辱伊拉克主權」,並於12月31日發動萬人示威,強行包圍、並攻入巴格達「綠區」的美國駐伊大使館。

美國與伊拉克、伊朗的「短兵相接」,始於2019年12月31日的「巴格達美國大使館...
美國與伊拉克、伊朗的「短兵相接」,始於2019年12月31日的「巴格達美國大使館圍攻事件」。圖為2020年初,在巴格達美國大使館外的親伊朗示威者。 圖/美聯社

巴格達美國大使館外圍的入口,遭示威者縱火。 圖/法新社
巴格達美國大使館外圍的入口,遭示威者縱火。 圖/法新社

雖然美國大使館圍攻事件,由真主黨旅動員而來的數萬示威者,攻破了使館的第一層防線就收手,無法「直接威脅」駐館人員的安全。但衝突過程中,伊拉克軍警的袖手旁觀、與大使館遭突破的驚險狀態,卻讓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大為震怒,除了急令常駐科威特的陸戰隊特遣隊「空降使館」外,美軍也立刻派出了能征善戰的82空降師,從本土趕赴伊拉克邊境「緊急馳援」。

美軍高調空降巴格達後,包圍使館的真主黨旅與伊拉克親伊朗派,自1月1日起才逐漸從外圍散去,整起事件也貌似被2020年的新年氣氛沖淡。誰知1月2日下午,美國國防部長埃斯柏(Mark Esper)卻召開了緊急記者會,宣稱駐伊美軍已掌握「切確情報」,「伊朗和伊拉克恐怖份子,又想對在地美軍發動大規模突襲!」

「有人想搞美軍?沒錯,但他們絕對會後悔。」埃斯柏說。殊不知幾個小時後,美軍「先下手為強」的消息,就從巴格達前線傳遍了世界。

2020年1月2日深夜,一陣爆炸聲從巴格達西區的國際機場傳來,不久之後,各大國際外媒就收到伊拉克政府的緊急線報:「伊朗『聖城旅』的指揮官,蘇萊曼尼少將被炸死了。」

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巴格達美國大使館圍攻事件後,前來馳援。 圖/法新社
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巴格達美國大使館圍攻事件後,前來馳援。 圖/法新社

1月2日深夜,一陣爆炸聲從巴格達西區的國際機場傳來,不久之後,各大國際外媒就收到...
1月2日深夜,一陣爆炸聲從巴格達西區的國際機場傳來,不久之後,各大國際外媒就收到伊拉克政府的緊急線報:「伊朗『聖城旅』的指揮官,蘇萊曼尼少將被炸死了。」 圖/美聯社

伊拉克國家電視台表示,這起震撼中東的空襲行動,炸翻了蘇萊曼尼的車隊,也炸死了隨行在側的「真主黨旅」指揮官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一行人的車隊,據悉是從巴格達國際機場的貨機機坪外側出來,但卻遭到從天而降的「不明火箭」當場炸翻——蘇萊曼尼和穆罕迪斯當場斃命,兩人四肢斷碎的扭曲屍體照片,也被現場目擊者傳上了社群網路而震驚國際。

目前,蘇萊曼尼的死訊已被伊拉克政府、伊朗「聖城旅」與美國國防部給三方證實。美軍方面強調,此一舉動是針對「蘇萊曼尼與伊朗海外恐怖網的致命報復,其不僅是針對大使館事件、也是對過去20年來的反美恐攻的『終極制裁』。」

但為什麼死了一個伊朗將軍,會逼使整個中東進入「大戰邊緣」呢?因為這一方面,是美國與伊朗近年來的最高層級衝突;二方面,也因為「蘇萊曼尼本人」,就是執行伊朗中東戰略的領軍人物。

現年61歲的蘇萊曼尼少將,過去出身清貧、並沒有受過高等教育或軍事訓練。據悉,蘇萊曼尼年輕的時候只是一個貧困的水泥匠,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推翻巴勒維王朝時,蘇萊曼尼也不積極參與街頭革命。直到1980年兩伊戰爭開打,23歲的蘇萊曼尼才被伊斯蘭共和國徵召入伍——誰知前後只受過6星期軍訓的蘇萊曼尼,不僅成功地在8年血戰中存活,還屢建奇功從小兵升成了軍官,並成為革命衛隊的中堅骨幹。

在伊朗的部隊中,蘇萊曼尼以務實、沉默、體恤下屬但卻果敢行動而聞名。其剛毅木訥的實戰派形象,讓他很快地取得了伊斯蘭共和國高層的信任,1998年更任命蘇萊曼尼為精銳部隊「聖城旅」的指揮官。

蘇萊曼尼(右)本人,僅接受最高領袖哈梅尼(左)的「直屬命令」。 圖/歐新社
蘇萊曼尼(右)本人,僅接受最高領袖哈梅尼(左)的「直屬命令」。 圖/歐新社

所謂的「聖城旅」(Quds Force),指的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海外部隊」。其規模雖只有1萬5,000人,但部隊專長卻是以敵後滲透、游擊戰、組織境外民兵而見長,是伊朗政府專門用於「輸出伊斯蘭革命」的海外箭頭。

長期以來,聖城旅時常被用來支援伊朗在中東各國的「衛星組織」,例如黎巴嫩的「真主黨」(Hezbollah)、巴勒斯坦的「哈瑪斯」(Hamas)、或者近年在葉門內戰中打得沙烏地聯軍灰頭土臉的葉門「胡塞軍」(Houthis),都曾受到聖城旅的軍事支援與組織援助。

對於伊朗來說,聖城旅的存在,就像是「最高領袖的秘密軍團」——因為作為指揮官的蘇萊曼尼本人,僅接受最高領袖哈梅尼的「直屬命令」,對內並不需要對伊朗民選政府會報或負責。再加上其用於海外行動的各種軍費資金,不僅全不透明,還時常涉及走私黑市、軍火販運、甚至有洗錢與販毒的嫌疑。因此,在歐美各國政府的眼中,聖城旅的存在就如同「官方特許的恐怖組織」一般危險。

由於聖城旅的敏感特殊性,在過去其行動與蘇萊曼尼本人都極為低調,除了鮮少在海外公開曝光外,伊朗媒體與官方也極少提到「這個人與這個單位的存在」——直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發,伊朗的盟國敘利亞陷入了長期內戰,蘇萊曼尼才緊急奉命、率領聖城旅「全力支援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軍」。

從2019年10月開始的「伊拉克反政府大抗爭」,蘇萊曼尼在伊拉克的形象從「反恐救...
從2019年10月開始的「伊拉克反政府大抗爭」,蘇萊曼尼在伊拉克的形象從「反恐救世主」,分裂成了「伊朗派來的軍人總督」。圖為11月的伊拉克抗爭者,拉著蘇萊曼尼的布條示威。 圖/美聯社

在敘利亞內戰期間,蘇萊曼尼的現身開始日趨頻繁,因為他與伊朗勢力的公開亮相,對於搖搖欲墜阿薩德政權來說就是「關鍵的戰略站台」。在此一階段,蘇萊曼尼不僅強力協助敘利亞政府軍重整部隊,大批伊朗、伊拉克的「志願軍」,也透過聖城旅的軍援與訓練湧進敘國的內戰戰場。

到了2014年ISIS崛起,貪腐分裂的伊拉克中央政府在ISIS的恐怖軍團面前近乎崩潰,其中摩蘇爾的陷落,更是一度讓伊拉克正規軍集體逃亡、ISIS直逼巴格達的末日光景,也讓中東各國為之膽寒。

但在此一關鍵時刻,蘇萊曼尼再度奉最高領袖哈梅尼之命深入伊拉克——在2003年海珊垮台之後,聖城旅就不斷在伊拉克組織什葉派民兵、武裝反美地下勢力;於敘利亞內戰中,蘇萊曼尼更一手規劃了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的軍援補給線,直接搶在美軍的眼皮底下,將大批軍火物資送入大馬士革。因此本回的臨危受命,蘇萊曼尼也就當仁不讓。

在伊拉克官兵崩潰的最慘時刻,蘇萊曼尼先是即令「收線」、集結並整合了分散各地的伊拉克親伊朗民兵,重組為反ISIS義勇軍的「人民動員軍」;同時在戰線北方,蘇萊曼尼也深入伊拉克庫德斯坦自治區,秘密於關鍵時刻向「庫德不死軍」(Peshmerga)送上了大批伊朗軍火,硬是擋住了ISIS勢力的擴張猛襲。

在此階段,蘇萊曼尼的戰場名聲大振,就連一向視其為眼中釘的中東美軍,也不得不包容聖城旅的存在,並放任伊拉克政府與蘇萊曼尼「合作反恐」。於是,總是穿梭在戰火前線、輕裝勸勉並支援基層士兵的蘇萊曼尼,也就成為整個中東地區最為知名、也最具實力的軍事將領。

圖左至右分別為: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伊拉克什葉派領袖薩德爾(Muqtada al...
圖左至右分別為: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伊拉克什葉派領袖薩德爾(Muqtada al-Sadr)、蘇萊曼尼。 圖/美聯社

然而在ISIS潰敗之後,聖城旅的存在卻重回了美伊對抗的壁壘分明。在敘利亞,駐紮在大馬士革一帶的聖城旅,就不斷與以色列國防軍互轟互戰、彼此對抗;在伊拉克,聖城旅所支持的民兵組織更在反ISIS戰爭後被「合法化」。像是親伊朗的民兵軍閥阿米里(Hadi Al-Amiri),更是成為伊拉克新政府的國會最大勢力之一。但此時,蘇萊曼尼與聖城旅的存在,卻開始引發伊拉克社會的警覺與反感。

在2019年10月開始的「伊拉克反政府大抗爭」中,以南部什葉派年輕人為主的伊拉克抗爭者,紛紛把「伊朗勢力」視作為伊拉克政治腐敗、族群分裂的邪惡根源之一。示威輿論認為,在連年戰爭之後,伊朗革命衛隊開始透過麾下民兵,操弄黑市、壟斷重建工程,並吸搾伊拉克的民脂民膏與石油財富,不僅以此餵養「伊朗伊斯蘭革命在中東的戰爭機器」,還把伊拉克人繼續捲入敘利亞、黎巴嫩的「無關戰爭」。自此,蘇萊曼尼在伊拉克的形象也從「反恐救世主」,分裂成了「伊朗派來的軍人總督」。

在2019抗爭期間,親伊朗派的伊拉克民兵曾多次發動血腥鎮壓。憤怒的民意,也就把矛頭指向了聖城旅與涉嫌「下令伊拉克民兵屠殺示威者」蘇萊曼尼——因此,在2日晚間,蘇萊曼尼被斬首的死訊傳來後,巴格達街頭也意外地出現了「慶賀的民眾」,歡呼「伊朗鷹爪終於去死!」

國際中東觀察圈皆認為,蘇萊曼尼的幹練與務實,是過去20年來伊朗擴張中東影響力的「關鍵人物」,其所具備的領袖與謀略特質,並非任一革命衛隊將領所能輕易取代。再加上在敘利亞內戰與反ISIS戰爭的卓越表現,其驟然的陣亡,不僅重創伊朗的海外戰略,也可能逼迫內憂外患中的伊朗政權,「對美國採取更激烈而直接的報復行動!」

另一方面,蘇萊曼尼被炸死後不久,沙烏地阿拉伯的《阿拉伯衛星電視台》也緊急直播巴格達的最新情況:「美軍陸戰隊已突襲、並逮捕了伊拉克親伊朗派的軍閥領袖——哈迪.阿米里(Hadi Al-Amiri)與開司.卡薩利(Qais Khazali)。」但直到3日中午為止,此一消息仍未被第三方證實。

阿米里與卡薩利都是伊拉克政壇著名的「親伊朗軍閥」。阿米里長年受伊朗革命衛隊栽培,於「兩伊戰爭」中也隨同伊朗部隊對抗伊拉克的海珊政權;而卡薩里則是伊拉克南部的反美主力,在2003年英美聯軍入侵伊拉克後,頑強地狙擊駐伊美軍。

假若「逮捕阿米里」的消息為真,對於伊拉克政府而言,將是極其爭議且難堪的重大事件。因為在2014年ISIS強勢崛起,攻陷伊拉克第三大城摩蘇爾、擊潰伊拉克正規軍後,接受蘇萊曼尼少將指揮軍援的阿米里,迅速集結了什葉派民兵組成了「人民動員軍」(PMF)——此一部隊成功地阻擋了ISIS的進擊,替伊拉克正規軍的重整爭取了關鍵的緩衝時間。

之後,PMF與阿米里更是成為反ISIS戰爭中的伊拉克箭頭,在「摩蘇爾圍城戰役」與後來「鎮壓伊拉克庫德自治區獨立公投事件」,阿米里的部隊都是執行伊朗意志的關鍵主力。目前在伊拉克國會內,阿米里的親伊朗派系是組成聯合政府的關鍵要素。也是先前伊拉克反政府大示威中,數十萬抗爭者對抗的「萬惡軍閥」。

由於擊殺蘇萊曼尼的行動發生在周四深夜,時逢周五穆斯林的主麻禮拜日。因此國際各界都極為關注接下來24小時的中東動向。

擊殺蘇萊曼尼的行動發生在周四深夜,時逢周五穆斯林的主麻禮拜日。國際各界都極為關注...
擊殺蘇萊曼尼的行動發生在周四深夜,時逢周五穆斯林的主麻禮拜日。國際各界都極為關注接下來24小時的中東動向。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Missile attack hits Baghdad airport amid rising tensions

Iran's Qassem Soleimani killed in US airstrike in Baghdad airport

Rockets fall on Baghdad airport, Popular Mobilization Forces says official killed

Baghdad airport attack: senior Iran-aligned militia official killed amid US tensions

Key Iran General Soleimani killed in Iraq: reports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