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血濃於水或血海深仇?索馬利蘭與索馬利亞的「統獨對抗」

2020/03/25 徐子軒

在非洲大陸,除了較為世人所知的索馬利亞,其實還有另一個與「索馬利祖國」有著統獨糾...
在非洲大陸,除了較為世人所知的索馬利亞,其實還有另一個與「索馬利祖國」有著統獨糾葛的國家——索馬利蘭。圖為兩名身上繪有索馬利蘭國旗的男子。 圖/法新社

2月初,藉著非盟峰會之機,衣索比亞牽線促成了索馬利亞總統法馬喬(Mohamed Abdulahi Farmaajo),與索馬利蘭總統比習(Muse Bihi Abdi)舉行世紀「馬習會」。這是位於非洲之角的分裂國家久違的領袖會面,主要是讓兩個國家/政治實體試圖重拾對話,並緩解近來由於土地引起的紛爭。

要了解馬習會的目的,就必須從兩索之間的恩怨情仇說起。索馬利亞(Somalia)與索馬利蘭(Somaliland)是否同屬一個索馬利?以及索馬利蘭是否為「祖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些攸關著分裂國家的脈絡與未來整合可能性。

19世紀後期,歐洲列強競逐非洲,索馬利地區的各蘇丹國陸續遭到併吞,成為英國、法國、義大利殖民地。二戰後,亞州與非州絕大多數殖民地由聯合國託管,由原宗主國共同協助建國,索馬利也不例外。

1960年,英屬索馬利蘭(北部)與義屬索馬利(南部)先後獨立,再合併為「索馬利亞共和國」,法屬索馬利則成為後來的吉布地共和國

索馬利蘭是否為「索馬利亞祖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圖左上為索馬利蘭國旗;左下為...
索馬利蘭是否為「索馬利亞祖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圖左上為索馬利蘭國旗;左下為索馬利亞國旗。 圖/維基共享

1936年「第二次義大利衣索比亞戰爭」中,代表義大利殖民者出征的索馬利蘭騎兵團。...
1936年「第二次義大利衣索比亞戰爭」中,代表義大利殖民者出征的索馬利蘭騎兵團。 圖/維基共享

英屬與義屬地合併建立索馬利亞數年後,巴雷(Siad Barre)將軍發動政變奪權,長期獨裁執政。一直到1980年代,北部的伊​​薩克族(Isaaq)不滿巴雷獨厚南部以及其部族,逐漸萌發自治念頭,組織政治團體尋求權力。巴雷政權對於北部自治支持者,往往採取殘酷的法外處決,伊薩克與北部其他部族於是成立民兵相抗,雙方激戰更加深了北部的反抗意志。

到了1988年,巴雷政權憑藉優勢武力,採取陸空掃蕩北部城鎮,期間伊薩克族與其他部族死傷估計高達20萬多人,被稱為「哈爾格薩大屠殺」(Hargeisa,哈爾格薩是北部最大城市,亦是索馬利蘭現在的首都)。許多國際組織都認為這是屬於「種族滅絕」(genocide)的惡行,迄今真相尚未獲得釐清,也是索馬利蘭人不願再與索馬利亞有任何關係的主因之一。

暴虐的巴雷政權不只與北部結下死仇,國內其他的部族也群起攻之,1990年代初期,整個索馬利亞已是分崩離析,陷入嚴重內戰。1991年巴雷被迫下台,不久便流亡國外,此時北部伊薩克等部族早已伺機建國,同年5月18日索馬利蘭宣布獨立,成功地與索馬利亞其他仍在軍閥混戰的區域脫離,自此走上一條不同的道路。

1988年,巴雷政權憑藉優勢武力,採取陸空掃蕩北部城鎮,期間伊薩克族與其他部族死...
1988年,巴雷政權憑藉優勢武力,採取陸空掃蕩北部城鎮,期間伊薩克族與其他部族死傷估計高達20萬多人,被稱為「哈爾格薩大屠殺」。 圖/維基共享(左)+普立茲基金會(右)

1990年代初期,整個索馬利亞分崩離析,陷入嚴重內戰。1991年5月18日,索馬...
1990年代初期,整個索馬利亞分崩離析,陷入嚴重內戰。1991年5月18日,索馬利蘭宣布獨立,成功地與索馬利亞其他仍在軍閥混戰的區域脫離,自此走上一條不同的道路。圖為1993年索馬利亞首都爆發「摩加迪休之戰」(Battle of Mogadishu)前,美軍直升機盤旋其上。 圖/維基共享

2年後,索馬利蘭通過新憲章,創立遵循伊斯蘭教法的現代共和國,包括具有民主選舉的國會與議會選出的總統。不過,新憲裡提到索馬利蘭的建國日是從1960年起算,這是由於那一年索馬利亞合併前,索馬利蘭曾極為短暫地獨立數日。因此,與其說北部索馬利追求的是創建新國家,不如說是恢復英屬索馬利蘭的舊觀。

之後數年,索馬利蘭進入訓政時期,準備獨立公投。另一方面,內戰狀態下的索馬利亞,部分重要政治領袖、部族長老在2000年假鄰國吉布地召開會議,宣布成立臨時國家過渡政府(TNG)。索馬利蘭政府不僅拒絕參加會議,且由議會通過法律,「禁止政府或私人代表參與,否則將構成叛國罪」,充分顯示與「祖國」分道揚鑣的決心。

2001年,索馬利蘭公民有9成7投票贊成獨立,旋即遭到索馬利亞TNG嚴厲抨擊,指控是「境外勢力與一小撮機會份子分裂祖國」的手段。世界各國也都基於政治考量,不承認索馬利蘭為主權獨立國家,讓索馬利蘭在建國之初就蒙上陰影,至今仍是如此。

相較之下,索馬利亞歷經多年戰亂,雖被視為是失敗國家,僅能勉強維持部分地區人民生計。但之後TNG透過聯合國、非洲聯盟與西方各國協助,逐漸恢復統治,並轉型成臨時聯邦政府(TFG),獲得世界普遍承認。

2001年,索馬利蘭公民有9成7投票贊成獨立,旋即遭到索馬利亞TNG嚴厲抨擊,指...
2001年,索馬利蘭公民有9成7投票贊成獨立,旋即遭到索馬利亞TNG嚴厲抨擊,指控是「境外勢力與一小撮機會份子分裂祖國」的手段。 圖/美聯社

索馬利亞歷經多年戰亂,僅能勉強維持部分地區人民生計。但之後TNG透過聯合國、非洲...
索馬利亞歷經多年戰亂,僅能勉強維持部分地區人民生計。但之後TNG透過聯合國、非洲聯盟與西方各國協助,逐漸恢復統治,並轉型成臨時聯邦政府(TFG),獲得世界普遍承認。 圖/法新社

然而索馬利亞禍不單行,尚未從內戰中完全恢復,又面臨伊斯蘭極端組織的進佔,甚至連首都摩加迪沙都被攻陷。2004年開始,青年黨(al-Shabaab)就趁著索馬利亞的無政府狀態崛起,讓整個國家再度陷入殘酷殺戮。另一邊的索馬利蘭,不只享有尚稱成功的民主選舉,且有效治理國境,基本上較少受恐怖主義侵擾,雙方可謂天壤之別。

經過數年戰爭,TFG藉美國、肯亞等國,以及地方民兵之助,逐漸驅離極端組織。2012年TFG回復聯邦憲政,索馬利亞正式從廢墟中重生;也就是在這一年,索馬利亞與索馬利蘭開始進行對話。雙索第一次官方對話是在曾經的殖民母國英國舉行。當時英國政府、歐盟和挪威共同促成雙索代表,就各自的政治立場表述討論。會後雙索宣布:將維持和加強未來對話的總體框架,也同意部分合作交流,如打擊恐怖主義和海盜犯罪等。

於此基礎上,雙索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協調下,數月後進行了第一次領袖峰會。由索馬利亞臨時總統艾邁哈德(Sheikh Sharif Sheikh Ahmed)與索馬利蘭總統西蘭約(Ahmed Mohamed Silanyo)破冰會談,是國家分裂20年後的重要里程碑。

艾邁哈德強調「雙索同文同種」,正在努力尋找適合索馬利亞人的解決方案;西蘭約則曖昧表示希望會談有助於索馬利蘭成為國際公認的獨立實體,雙方仍舊各自表述,唯一公約數則是維持和平與經濟發展。之後礙於索馬利亞內部情勢再度不穩,政府面臨換屆,因此索馬利蘭中斷會談。

2004年開始,索馬利亞「青年黨」(al-Shabaab)趁著無政府狀態崛起,讓...
2004年開始,索馬利亞「青年黨」(al-Shabaab)趁著無政府狀態崛起,讓整個國家再度陷入殘酷殺戮。 圖/美聯社

直到2013年,雙方在土耳其斡旋下重新對話。並在接下來的一年多內,雙索密集地舉行了3次會談,但都缺乏實質進展。2015年初,雙索會談正式破裂,原因在於索馬利蘭指責索馬利亞違反約定,在代表團內加入索馬利蘭出身的官員,這不啻是矮化對話層級——從國對國代表,降為「中央」索馬利蘭代表對「地方」索馬利蘭代表,讓索馬利蘭大為光火,取消會談。

過去雙索的合併本就是政治性安排,索馬利亞下議院向來都特地為索馬利蘭的菁英保留席次,現在更升級統戰手段,安排政府高位以待。如議員兼現任財政部長的貝爾(Abdirahman Duale Beyle)、議員兼工業貿易部長海耶爾(Mohamed Abdi Hayir)均是指標性人物,顯示索馬利亞隨時為統一祖國做準備。

申言之,雙索立場南轅北轍,一方只想進入統一架構、另一方則為獲取國際承認,若不是顧及土耳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調停人的援助與面子,會談根本難以成局。特別是雙索仍存在部分領土爭議,私底下的較勁更從沒有停過。

雙索領土爭議是指索馬利亞內部一個叫邦特蘭(Puntland)的半自治州。邦特蘭和索馬利蘭長期交惡,兩者都宣稱擁有相鄰的土地主權。邦特蘭與索馬利蘭的背景相似,擁有相當大的自治權,只差沒有宣布獨立,過去二十年來雙方不時發生小規模流血衝突,索馬利蘭甚至以武力攻佔邦特蘭土地。

雙索立場南轅北轍,特別是雙方仍存在部分領土爭議,私底下的較勁更從沒有停過。圖為索...
雙索立場南轅北轍,特別是雙方仍存在部分領土爭議,私底下的較勁更從沒有停過。圖為索馬利亞青年黨。 圖/路透社

邦索紛爭構成雙索間的不定時炸彈,這也是本次馬習會試圖緩和局勢的重點之一。值得注意的是,為了拉攏索馬利蘭,據說法馬喬還向比習公開承認哈爾格薩大屠殺,並對北方兄弟表示歉意,獲得比習的肯定。不過因為此事對雙索國內都太過敏感,並沒有官方聲明,只有會後放出的風聲。

馬習會看似跨出和緩第一步,但卻在各自國內引起不小反彈,特別是索馬利蘭。因為法馬喬提到大屠殺死者數量「僅有數千人」,這與索馬利蘭人的數萬之譜認知天差地遠,且完全將責任推到巴雷將軍頭上,卻罔顧當時南方部族對北方的歧視與迫害。等於避重就輕,想以簡單的道歉化解世代怨仇,更別提追尋正義與補償。

因此當衣索比亞總理提出要與法馬喬回訪索馬利蘭,立即被比習政府拒絕。更有甚者,邦特蘭與索馬利蘭的衝突益發劇烈,馬習會後沒多久,邦特蘭地方軍隊便試圖暗殺索馬利蘭的地方首長,索馬利蘭也出兵回擊,雙方互有死傷,讓雙索和平前景相當不樂觀。

然而,索馬利蘭和邦特蘭的武裝衝突,目前尚不至於演變為大規模戰爭。索馬利亞內部依舊紛亂、國力衰落,更需要國際社群援助,無力也無法在此時主張武統或留蘭不留人;部分索馬利蘭人為了出國或工作必需,亦會前往索馬利亞申請護照,索馬利亞也樂得透過這些「惠蘭措施」繼續攏絡,作為長期統戰的一環。

雙索是否會走向統合?時間會站在哪一方?還沒有答案。但可確定的是,索馬利蘭將繼續受困於國際承認,無法與各國正常交往;索馬利亞扛著一個索馬利大纛,也會盡力封殺索馬利蘭「分裂國家」。

——▌接續下篇:〈世界無視之國:索馬利蘭遊走「強國打架」的獨立棋局〉

索馬利蘭與索馬利亞,是血濃於水?還是血海深仇?馬習會看似跨出和緩第一步,但法馬喬...
索馬利蘭與索馬利亞,是血濃於水?還是血海深仇?馬習會看似跨出和緩第一步,但法馬喬提到大屠殺死者數量「僅有數千人」,這與索馬利蘭人的認知天差地遠,且完全將責任推到巴雷將軍頭上,罔顧當時南方部族對北方的歧視與迫害,等於避重就輕。 圖/維基共享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世界無視之國:索馬利蘭遊走「強國打架」的獨立棋局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地中海之爭已從傳統的土希對決、搶奪能源,衍生至土耳其與法國的大國競逐。圖為北賽普...

地中海的東西風暴:惹火法國加希臘...土耳其如何試探歐盟底線?

2020/10/06
鮑里索夫並未否認照片的真實性,反而指控這是顛覆政府的陰謀。 圖/鮑里索夫外洩照片

怒吼黑幫寡頭治國:保加利亞不被聽見的「全國大起義」

2020/10/05
黎巴嫩尚未從貝魯特大爆炸回神過來,8月中旬又迎來15年前暗殺時任總理哈里里(Ra...

真主黨不倒,黎巴嫩不會好?宗派主義撕碎的「失敗國家」

2020/09/07
圖為法政大屠殺事件,大批學生被抓捕制伏於校園足球場上。法政大學大屠殺發生於197...

法政大學之火:自由幻夢...泰國學運「怒指泰王」的捨命冒險

2020/08/17
圖為美軍UH-60黑鷹直升機。1990年代,索馬利亞陷入嚴重內戰。1993年索馬...

索馬利蘭與台灣新朋友:競逐非洲之角的美中代理人之戰?

2020/07/21
印度和中國爆發嚴重的邊境衝突;幾乎同時,山區另一邊的印度和尼泊爾,也正在地圖上展...

地圖大戰靠強國?尼泊爾鬥印度的邊界地圖亂鬥

2020/06/29

最新文章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投票,感覺超讚!」黑人球星俠客歐尼爾在今年10月7日時表示,終...

#黑人票:美國總統大選的BLM變數與「非裔投票學」迷思

2020/10/24
佛羅里達成為川普造勢的第一站。這絕非巧合、也絕不僅是川普熱愛陽光沙灘,佛州意味的...

#佛羅里達:我佛得天下?又老又難搞的「美國終極搖擺州」

2020/10/24
嬌生公司與消費者的爽身粉纏訟已超過20年。2018年資深醫藥記者Lisa Gir...

嬌生百年經典危機(下):瞞報致癌風險?「有錢任性」的害命藥廠巨獸

2020/10/20
2020年5月底,知名藥廠嬌生宣布永久停止「嬌生嬰兒爽身粉」在北美地區銷售,背後...

嬌生百年經典危機(上):訴訟戰20年...嬰兒爽身粉的致癌風暴

2020/10/20
中國文革期間,共產黨在內蒙古自治區發動了大規模種族屠殺(genocide)。圖為...

血染大草原:中國文革屠殺...內蒙古萬死的「內人黨」悲劇

2020/10/16
「把旗幟搶回來吧!」自由的人們唯有團結才能共享自由。圖為2020年10月14日,...

泰國學運群像:民主幕後...抗爭關鍵的「廁所大師」

2020/10/1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