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倒在死亡季節的蔗糖農工:菲律賓「沙蓋九人事件」

2019/01/09 阿潑

「敲門認罪」(Tokhang)是菲律賓警方現今的禁毒行動名稱,但在社運人士心裡,...
「敲門認罪」(Tokhang)是菲律賓警方現今的禁毒行動名稱,但在社運人士心裡,這類行動早被擴張為打擊異己的方法。示意圖。 圖/歐新社

2019年初始,1月4日,在新愛國聯盟(BAYAN)的帶領下,約有七十個左翼團體成員聚集在菲律賓國家警察總局前,譴責警方與菲律賓軍隊在西內格羅斯省以所謂「勸降式鎮壓」(tokhang-like crackdown )來對付社運人士。

Tokhang源於宿霧語杜特蒂的母語),結合「敲門」(toktok)與「勸誡」(hangyo)二字成「敲門認罪」之意,現為警方禁毒行動的名稱(Oplan Tokhang )——被評選為2018年菲律賓的年度詞彙——但在社運人士心裡,這類行動早被擴張為打擊異己的方法:

社運人士,並不是犯罪者或恐怖主義者。杜特蒂對那些批判他暴虐獨裁政權的異議人士或反對者進行血腥鎮壓,而國家警察總局和菲律賓武裝部隊成為這些鎮壓的一部份,為此,我們要對這些公權力表示抗議。

這些抗議者指的是:聖誕節後,菲律賓武裝部隊偕同警方,在貴芬甘等西內格羅斯城鎮,以「打擊毒品與非法槍械與犯罪」為名進入社運者的基地或家裡。至年底為止,最少6人死亡、24人遭到逮捕。

2019年初始,約有七十個左翼團體成員聚集在菲律賓國家警察總局前,譴責警方與軍隊...
2019年初始,約有七十個左翼團體成員聚集在菲律賓國家警察總局前,譴責警方與軍隊在西內格羅斯省以所謂「勸降式鎮壓」來對付社運人士。 圖/BAYAN national Facebook

一如以往,警方將這些殺戮歸咎於對方「拒捕」。人權團體因而公開批判杜特蒂政府對「和平且合法」的社運工作者與組織者暴力打壓,譴責執政者利用毒品戰爭這種骯髒計謀,掩飾對社運工作者的法外處決。

據悉,執行這些行動的為第32步兵旅、94步兵營及菲律賓國家警察,甚至自12月27日起,即不斷增加兵力進駐內格羅斯的部分城鎮,目前已逾千名;年前,軍警共發出百張針對非法槍械與毒品的搜索票,但逮捕或殺人時,卻未秀出任何一張得到授權的法律憑證。

人權團體因此論定:軍警這些行徑,歸因於總統杜特蒂近來「消滅左派」的宣示,「這是杜特蒂政府的陰謀,他們想要製造恐懼,並箝制那些批評他反人權政策的團體。」

對這些團體而言,禁毒或治安不過是處理異議份子的藉口,當權者之所會在內格羅斯這個省做出大動作,無非是遮掩那失敗的土地改革政策,而這背後所顯示的,則是這地區貧民、沒有土地的農民數十年來無以為繼的奴隸般處境;新上路的《稅制改革法》(TRAIN)更是將這些底層推入深淵。但在政府揮出的治安與反恐(共)大旗下,所有反對聲音都被打成「敵人」,而且是必須被打倒的「敵人」。

人權團體論定:禁毒或治安不過是處理異議份子的藉口。在政府揮出的治安與反恐(共)大...
人權團體論定:禁毒或治安不過是處理異議份子的藉口。在政府揮出的治安與反恐(共)大旗下,所有反對聲音都被打成「敵人」,而且是必須被打倒的「敵人」。 圖/路透社

這種敘事扭轉的方式,可由去年10月20日發生的「沙蓋屠殺(Sagay massacre)」證明:

當夜9點多,晚餐將結束之際,在西內格羅斯沙蓋這個城鎮的田野裡,約10餘名蔗農遭到M16突擊步槍掃射,包含女性、少年與原住民在內,共有9人喪命於這場不明的襲擊中。事發當時,這些的農民正在田邊棚屋裡休息,卻受到近距離擊殺,不僅頭部中彈,其中三具屍體還被淋上汽油焚燒。

根據媒體報導,這些農民之所以被殺,僅僅只是因為他們在無工可做之時,在納內莊園(Hacienda Nene)的閒置荒地中扎營,準備種些蔬菜香蕉維生,好熬過「死亡季節」(Tiempo Muerto)。

內格羅斯這座位在中菲律賓的島嶼,一直是菲律賓最重要的糖產中心,有「蔗糖之鄉」盛名;甘蔗一年一穫,在收割季時仰賴大量人力。莊園裡的農工在收割季期間領著的是一般工人的薪水,一天約90塊台幣,是法定最低工資的一半。但在非生產性期間,每半個月只能領到500到1,000披索,大約300到700元台幣。換句話說,在這段時期,一個人以一個月最多1,500台幣的收入支撐一個家庭。

去年10月20日發生的「沙蓋屠殺」,約10餘名蔗農遭到M16突擊步槍掃射,包含女...
去年10月20日發生的「沙蓋屠殺」,約10餘名蔗農遭到M16突擊步槍掃射,包含女性、少年與原住民在內,共有9人喪命於這場不明的襲擊中。事發當時,這些的農民正在田邊棚屋裡休息,卻受到近距離擊殺,不僅頭部中彈,其中三具屍體還被淋上汽油焚燒。 圖/Peasant Movement of the Philippines Facebook

這些工人每日居住在蚊蟲侵擾、狹窄惡臭的工寮裡,吃著腐敗酸臭的食物,工時超過12小時...即使如此,他們所領的錢僅有塊台幣60塊,報酬遠低於勞務。但他們不能抱怨,因為,這些錢必須養家,如果不工作,就沒有錢,沒有錢,孩子就會餓死。

為了掙得溫飽,收割季他們必須日日工作,因為之後等著他們的是三個月到半年不等的碾磨季,這段時間,地主不需要工人,他們便不能工作,無錢可領,無飯可吃。菲律賓人稱這段時期為「Timpo Muerto」,也就是死亡季節。對這些家庭來說,別說讓孩子上學,連食物都沒有,常有死亡憾事發生。

這段閒置期可達半年,對於仰賴蔗糖、只種植甘蔗的內格羅斯來說,農民根本沒有其他出路。於是,在民間團體的帶領下,他們嘗試在等待重新分配的土地上進行集體耕種計畫「Bungkalan」。但農人自我救濟的Bungkalan,只是反映土地改革的失敗而已。

每年三個月到半年不等的碾磨季,地主不需要工人,蔗工便不能工作,無錢可領,無飯可吃...
每年三個月到半年不等的碾磨季,地主不需要工人,蔗工便不能工作,無錢可領,無飯可吃。菲律賓人稱這段時期為「死亡季節」。在民間團體的帶領下,他們嘗試在等待重新分配的土地上進行集體耕種計畫,但這只是反映土地改革的失敗而已。 圖/歐新社

事發這一天,這些農人才剛開始翻土耕種而已,但光是這行為,就足以侵犯「權力者」的界線。地方霸主於是透過暴力來警告與清理這些「麻煩」——根據人權團體調查,有極大可能是莊園地主托倫蒂諾(Carmen Tolentino)與其承租人的僱傭兵所為,且這兩個人又是內格羅斯省長與沙蓋市長的近親。消息傳出後,輿論譁然,民間團體多半將罪責指向地主與其僱傭兵「SCAA」(Special Civilian Auxiliary Army ),而SCAA又是與AFP有關聯的私人軍隊。

這場殺戮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這些年來,有若干追求土地改革與權利的農人死於槍下。光是2017、2018這兩年,「全國蔗糖工人同盟」(NFSW)領導者或幹部或被刺死或被射殺的消息頻傳,連這群包含老弱婦孺的九名死者都是NFSW的成員。

NFSW成立於1972年,正是菲律賓前總統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宣佈戒嚴之時,工會運動也於此際開展、試圖替工人爭取權益。這座島因帶著明顯的社會經濟差距,長期以「社會火山」(a social volcano)著稱,反抗能量也從過去延續到今天,不因政權更迭而改變。1970年代亦是如此,換來的卻是政府發動的血腥行動。西內格羅斯島上,立著一個馬可仕政權鎮壓農民的紀念碑,即是證明。

「沙蓋屠殺」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這些年來,若干追求土地改革與權利的農人死於槍下。...
「沙蓋屠殺」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這些年來,若干追求土地改革與權利的農人死於槍下。光是2017、2018這兩年,「全國蔗糖工人同盟」(NFSW)領導者或幹部或被刺死或被射殺的消息頻傳,連這群包含老弱婦孺的九名死者都是NFSW的成員。 圖/作者阿潑拍攝

這股民間力量,不時串連結合,只要對政府或既得利益者造成壓力,就會被讓執政者斥為「菲共」,並且將這些不利政府的情事歸咎為「赤色陰謀」。因此毫不意外地,10月「沙蓋屠殺」發生後,警政軍甚至與馬拉坎南宮口徑一致,直指是菲律賓共產黨策劃,再交由其武裝側翼「新人民軍」(NPA)執行,而NFSW更是被當權者視為新人民軍的一部分。

將「打擊共產黨」當作政府鎮壓的正當性,不只發生在冷戰時期或者獨裁者時代,自1980年代人民革命以來,艾若育艾奎諾三世一直以這理由將殺戮合理化。

前聯合國特別報告員阿斯頓(Philip Alston)在2007年的人權報告中指出,艾若育政府以反動亂為由,對左翼份子進行法外處決。到了杜特蒂執政,打擊新人民軍與分離主義者更成為一個堅實的藉口,讓菲國政府能在民答那峨執行武力再行戒嚴;「法外處決」更是處理經濟與社會問題的手段,遭到暗殺的死亡人數無以數計。

若加上這起在媒體與社群網站上被標示為「Sagay 9」的殺戮,杜特蒂執政兩年來,光是NFSW成員就有172人遭到暗殺,其中內格羅斯佔了45人。

這股民間力量,不時串連結合,只要對政府或既得利益者造成壓力,就會被讓執政者斥為「...
這股民間力量,不時串連結合,只要對政府或既得利益者造成壓力,就會被讓執政者斥為「菲共」,並且將這些不利政府的情事歸咎為「赤色陰謀」。圖為艾若育任期內,於2007年發生的蔗農被殺事件。當時一批農人組織的蔗農,欲在有著土地分配爭議的甘蔗田上工,卻遭疑為莊園主的私人保鑣開槍射殺。 圖/美聯社

「這些都是反政府者的陰謀。」將事件推給菲共、宣稱是陰謀的杜特蒂政權,也不忘強硬警告這些試圖「侵佔土地」的農民:

我命令警察射殺他們,如果他們以暴力反抗,射殺他們,如果他們死了,我也不在乎。

菲國政府確實不怎麼在乎,沒有公正的司法介入調查,而替這9名亡者辯護的律師羅慕斯(Benjamin Tarug Ramos)在事件發生一個月不到,受到機車騎士暗殺,當場死亡。而這也是杜特蒂上任兩年半來,第34位被殺的人權律師。當地警察局與總統府雖保證會查明此案,但〈第32號備忘錄命令〉(Memorandum Order 32)繼之而行:軍警可以部屬更多人力到內格羅斯,好壓制「不法暴力及恐怖主義行為」。

於是,更多人被殺,更多人被捕。

「我命令警察射殺他們,如果他們以暴力反抗,射殺他們,如果他們死了,我也不在乎。」...
「我命令警察射殺他們,如果他們以暴力反抗,射殺他們,如果他們死了,我也不在乎。」杜特蒂政權確實不怎麼在乎。於是,更多人被殺,更多人被捕。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杜特蒂反毒戰爭兩年後:菲律賓毒品問題解決了嗎?

在民答那峨戒嚴之後:來自菲南總統的聯邦夢

阿潑

一日文字工,終生工文字。時常離開台灣,就是離不開地球。著有《憂鬱的邊界:一個菜鳥人類學家的行與思》《看不見的北京:不同世界 不同夢想》《介入的旁觀者》,合著有《咆哮誌》等。 ▎FB:島嶼無風帶

作者文章

對智利人來說,「皮諾契」至今仍是極具爭議的話題——有人恨之入骨,也有人感念他帶來...

智利殘酷的親密正義(下):我愛我恨皮諾契

2019/07/01
DINA的情報頭子孔特拉斯,在智利民主化後因人權侵害罪被處以500年以上的刑期,...

智利殘酷的親密正義(上):親愛的「獨裁鷹犬」小阿姨

2019/07/01
1975年明仁訪問沖繩,參加沖縄國際海洋博覽會的開幕。自明仁的皇太子時代開始,便...

天皇疼惜沖繩人?從火炎瓶到慰靈祭的「平成記憶」

2019/04/30
我們現在閱讀的「馬來西亞」其實並不是一個有著具體輪廓與形狀的國家,應該是由這個國...

我們為何需要一部大馬史?《馬來西亞:多元共生的赤道國度》

2019/03/15
從菲南民答那峨戒嚴開始,到菲律賓中部的警戒,都有風雨欲來的氣氛。而MO32正也間...

以剿匪之名:菲律賓「恐怖擴散」的農村新秩序

2019/01/15
「我命令警察射殺他們,如果他們以暴力反抗,射殺他們,如果他們死了,我也不在乎。」...

倒在死亡季節的蔗糖農工:菲律賓「沙蓋九人事件」

2019/01/09

最新文章

高失業率與居住地區高外國人比率這兩項因素,皆無法有效解釋AfD的高得票率,癥結在...

柏林圍牆倒下30年:德東「次等公民」的極右大反撲?

2019/09/11
9月,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在德國東部的布蘭登堡邦與薩克森邦,躋身第二大黨。 ...

插旗前東德:極右崛起如何攻掠「左翼鐵票倉」?

2019/09/11
賓拉登早在在80年代便於阿富汗積極投入抗蘇戰爭,之後建立蓋達組織,歷經一翻遷徙後...

不死神學士(下):塔利班是怎麼捲入「恐怖主義」?

2019/09/03
阿富汗塔利班,是怎麼崛起的?大眾對於1990年代由「阿富汗伊斯蘭國」到「阿富汗伊...

不死神學士(上):阿富汗「軍閥亂鬥」下的塔利班崛起

2019/09/03
在美國國土安全部的政策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從7月11日起,在紐約、...

打擊非法移民錯了嗎?美國「ICE大掃蕩」違憲爭議

2019/08/27
位在北極圈附近的格陵蘭島,近日因為美國總統川普的「購島提案」成為國際焦點,甚至因...

美中極地爭霸:川普買不了的格陵蘭島,有什麼好?

2019/08/2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