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上):「一帶一路」的剝削陷阱?

2018/12/10 徐子軒

喀拉蚩(Karachi)的中國領事館上個月發生了恐怖攻擊,有巴基斯坦官員指稱,是...
喀拉蚩(Karachi)的中國領事館上個月發生了恐怖攻擊,有巴基斯坦官員指稱,是特定人士意圖破壞「中巴經濟走廊」的陰謀。 圖/路透社

上個月底,巴基斯坦南部城市喀拉蚩(Karachi)發生了恐怖攻擊。主謀者據信是分離主義組織「俾路支解放軍」(BLA),目標是當地的中國領事館。在混戰中,兩名當地警察殉職、一名警衛受傷、三名襲擊者遭擊斃,使館人員則無傷亡。

同日,西北部城鎮卡拉亞(Kalaya)的市場發生爆炸,造成至少30人死亡、50多人受傷,目前尚未有人出面承認攻擊。該地區曾經是巴基斯坦塔利班運動(TTP)的根據地之一,巴國政府多次與TTP戰鬥,大致控制局面,但仍然不夠穩定。

雖然有巴國官員指稱這兩件恐攻是基於相同陰謀,且有外國勢力干預,不過中央政府仍未定調。所謂陰謀是指特定人士意圖破壞「中巴經濟走廊」(CPEC,為「一帶一路」的旗鑑項目),至於何謂外國勢力,該官員並沒有明確指出,但警方則暗示與印度有關

無論這兩件恐攻是否有關聯,都再度提醒世人巴基斯坦內部險峻的安全環境,而這確實與外部因素,諸如CPEC利益分配、南亞地緣政治,乃至於伊斯蘭世界的宗派之爭息息相關。儘管近年來恐攻次數屢見縮減,但甫上任的伊姆蘭.汗(Imran Khan)政府正面臨治理危機,若未能妥善處理,將會成為新的導火線。

《卡拉亞菜市場爆炸》

▌CPEC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自CPEC啟動以來,BLA等俾路支分離組織就開始針對中國人士下手,理由是無法容忍中國擷取當地資源與其軍事擴張主義,因此反對CPEC。如今年八月在俾路支省的達爾本丁(Dalbandin)地區,BLA發動自殺攻擊,引爆一台載有中國工程師的公共汽車,造成包括中國人在內的數名人士受傷。

面對層出不窮的恐攻,兩邊官方向來以「此類攻擊無法動搖巴中關係」、「任何破壞兩國關係的企圖都注定要失敗」等制式語言回應。在巴國軍方的優勢武力下,零星且不具強大破壞力的恐攻,確實無法影響CPEC的推動。然而,伊姆蘭汗上台後,巴中關係似乎也因CPEC而有所調整。

時間回到去年夏天,前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也是CPEC最重要的推手——被最高法院撤職後,CPEC逐漸產生變化。同年11月,巴基斯坦政府拒絕中國欲將狄阿莫–巴沙大壩(Diamer-Bhasha Dam)納入CPEC的要求,因為中國想要以資金援助興建,以換取大壩的所有權,巴國認為不符合國家利益

跟著到了12月,中國突然以貪腐為由,取消三項CPEC的道路工程資金,並宣布將發布新的指導方針,採取新方式投入資金。這項消息據說讓巴國政界大為震驚,大多認為是中國的報復行動,並尋求進一步控制CPEC,迄今北京尚未決定恢復投資。

巴基斯坦前總理謝里夫(圖右)是CPEC最重要的推手,但在他被最高法院撤職、新總理...
巴基斯坦前總理謝里夫(圖右)是CPEC最重要的推手,但在他被最高法院撤職、新總理伊姆蘭汗(左)上台後,CPEC逐漸產生變化。 圖/美聯社、路透社

巴基斯坦拒絕中國欲將狄阿莫–巴沙大壩(Diamer-Bhasha Dam)納入C...
巴基斯坦拒絕中國欲將狄阿莫–巴沙大壩(Diamer-Bhasha Dam)納入CPEC的要求,之後中國突然以貪腐為由,取消三項CPEC的道路工程資金。圖為巴基斯坦白沙瓦–喀拉蚩(Peshawar–Karachi)高速公路的蘇庫爾至木爾坦段。 圖/新華社

今年大選期間,伊姆蘭汗領導的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TI)聲勢看漲,大多預測有極高的機會取代深陷貪腐風暴的謝里夫。果然開票後變天,PTI成立二十多年來,首次擊潰謝里夫領導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納瓦茲(PML-N,此時已改由謝里夫的弟弟出任黨魁),雖然未能過半,也已是第一大黨。

對中國來說,這不是值得慶祝的消息。因為長期以來,PTI的立場傾向抨擊CPEC,甚至曾有政要將之形容為「現代的東印度公司」,也有人質疑謝里夫家族從中獲得違法的好處。儘管伊姆蘭汗當選後,旋即好言修補與中國的關係,但其內閣確實提出了一些不同於謝里夫的觀點與政策。

像是伊姆蘭汗政府決定將CPEC的重點由公路建設轉向農業,認為這可為巴基斯坦真正創造就業機會和吸引外國投資。事實上農業相關計畫原本已存在於CPEC,但並非早收清單,也不是中國青睞的能源或基礎建設項目。伊姆蘭汗政府希望可以將之列為CPEC第二階段的優先考量,目前正與北京談判細節。

又像是巴國鐵路部長宣布將減少CPEC鐵路貸款金額,從82億美元降到62億,甚至希望到42億。原因是中國雖承諾提供融資,但巴國無法負擔巨額貸款。這透露出伊姆蘭汗政府憂心中國採取債務陷阱外交,侵占巴國利益。更明確的訊息是,巴國正面臨經濟危機,已經很難再舉債進行宏大的基礎建設計畫。

巴國鐵路部長宣布將減少CPEC鐵路貸款金額,從82億美元降到62億,甚至希望到4...
巴國鐵路部長宣布將減少CPEC鐵路貸款金額,從82億美元降到62億,甚至希望到42億,這透露出伊姆蘭汗政府憂心中國採取債務陷阱外交。圖為中巴「一帶一路」下,中巴經濟走廊第一個簽約的基建項目——拉合爾地鐵橙線項目。 圖/歐新社

▌債台高築的惡性循環

今年11月中國上海首次舉辦進口博覽會,巴基斯坦財政部長烏瑪爾(Asad Umar)也應邀出席。在接受中國媒體專訪時,他表示巴國確實有債務問題,但「沒有中國債務問題」,因為中國債務只占整體的10%。會造成巴國債務持續上揚的原因,是出口太少,以至於沒有足夠的外匯償債。

對照巴基斯坦國家銀行(SBP)的統計年報,烏瑪爾顯然在玩數字遊戲。2018年巴國的外部借款約109億美元,與中國的雙邊協定佔了18億美元,將近17%;另外還有所謂的商業銀行借款,像是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銀行等,此類中國國有銀行向巴國放貸高達22億美元,這些債務當然不能與中國政府分開——換言之,巴國至少有將近四成的貸款來自中國。

暫不論債務是否來自於特定國家,烏瑪爾的話仍對了一半。巴基斯坦的出口確實逐年遞減,而主要逆差則來自於中國。從2013到2017年,出口額由250億美元,下滑到210億;對中國從26億降到16億,跌幅最大。其中減少最多的貨品是棉花,約莫11億,這即是為何伊姆蘭汗政府強調要增加出口,且農業應是CPEC發展的主軸。

巴國至少有將近四成的貸款來自中國。出口也逐年遞減,而主要逆差則來自於中國。圖為運...
巴國至少有將近四成的貸款來自中國。出口也逐年遞減,而主要逆差則來自於中國。圖為運往中國出口的巴基斯坦貨商。 圖/歐新社

再看進口,從2013到2017年,巴國進口額由430億美元,上揚到570億;其中從中國的進口金額由66億,暴漲到150億,等於一半以上的進口成長都是來自中國。這些大量進口的貨品主要是電器與電機機械類,除了少數的個人電子產品,絕大部分都是為了CPEC建設所用。

為了支付建設CPEC的貨物,巴國只能不斷舉債,最大債主就是中國。簡言之,中國借錢給巴國,然後購買自己的產品,巴國再繼續建設,落入債務惡性循環。進出口失衡,讓巴國經常帳赤字急遽惡化,從2016年的48億美元,到今年已達180億。

這些外債必須動用外匯存底償還,但比起2016年,SBP的流動性儲備幾乎腰斬。由於外匯存底減少,加上政府試圖刺激出口,巴國貨幣持續貶值。從去年年底迄今,巴基斯坦盧布貶值約26%。

2013到2017年,巴國從中國的進口金額由66億,暴漲到150億,等於一半以上...
2013到2017年,巴國從中國的進口金額由66億,暴漲到150億,等於一半以上的進口成長都是來自中國。這些大量進口的貨品主要是電器與電機機械類,除了少數的個人電子產品,絕大部分都是為了CPEC建設所用。 圖/法新社

匯率調整是雙面刃,在還未見出口增加的情況下,外債會馬上變多。且貨幣貶值使進口成本高昂,成本推動了通貨膨脹。截至今年10月,巴國的通膨率約為8%,但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巴國的平均通貨膨脹率可能會在明年達到14% 。這不只拖累經濟成長,更讓民眾生活困難,提供極端主義孳生的溫床。

另一方面,為了對抗通膨,SBP已採取升息措施,將政策利率提升至8.5%。這會抑制消費,並緩和過熱的進口,有利於調整巴國經濟體質。然而,利率上揚將拉高住房建築與購置成本,直接影響伊姆蘭汗政府的「五百萬戶房計畫」。城市化進程也會受到阻礙,即使完成CPEC的路網建設,可能連死城都見不到。

到目前為止,這些對策還不足以防止外債的擴大。從伊姆蘭汗上任來,雖然出口和僑匯略見成長,但遠抵不上由國內消費、CPEC相關進口,以及因國際原油價格上漲等因素,所創造的貿易和經常賬戶赤字。大規模的外債即將於明年到期,巴基斯坦的債務危機已迫在眉睫(...接下篇)。

——▌接續下篇/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下):強國的「債務外交」輪迴?

即使完成CPEC的路網建設,可能連死城都見不到。大規模的外債即將於明年到期,巴基...
即使完成CPEC的路網建設,可能連死城都見不到。大規模的外債即將於明年到期,巴基斯坦的債務危機已迫在眉睫。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下):強國的「債務外交」輪迴?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位在北極圈附近的格陵蘭島,近日因為美國總統川普的「購島提案」成為國際焦點,甚至因...

美中極地爭霸:川普買不了的格陵蘭島,有什麼好?

2019/08/26
一旦美國取消中國的發展中國家地位,美中更難達成協議,貿易戰隨之繼續升級。最糟的是...

中國「已開發」了沒?中美貿易戰的新招老質疑

2019/08/15
過去的100天,美國與伊朗之間爆發「油輪戰爭」衝突,波斯灣的局勢一觸即發——但,...

開戰伊朗划算嗎?波斯灣「油輪戰爭」的衝突博弈100天

2019/07/29
過去越南沒有針對「越南製造」產品的具體法規和標準,僅要求廠商「據實以報」,缺乏措...

「越南製造」的虛實(下):美國貿易越戰開打中?

2019/07/16
美中貿易大戰,越南能藉此成為最大贏家嗎? 圖/美聯社

「越南製造」的虛實(上):中國衰退大贏家?

2019/07/16
非洲的開發之路遠比東亞、拉美等地來得更為艱辛。自貿協定將有助創建更大的企業,並排...

非洲別走冤枉路?披荊斬棘的「無煙囪產業」之路

2019/07/12

最新文章

高失業率與居住地區高外國人比率這兩項因素,皆無法有效解釋AfD的高得票率,癥結在...

柏林圍牆倒下30年:德東「次等公民」的極右大反撲?

2019/09/11
9月,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在德國東部的布蘭登堡邦與薩克森邦,躋身第二大黨。 ...

插旗前東德:極右崛起如何攻掠「左翼鐵票倉」?

2019/09/11
賓拉登早在在80年代便於阿富汗積極投入抗蘇戰爭,之後建立蓋達組織,歷經一翻遷徙後...

不死神學士(下):塔利班是怎麼捲入「恐怖主義」?

2019/09/03
阿富汗塔利班,是怎麼崛起的?大眾對於1990年代由「阿富汗伊斯蘭國」到「阿富汗伊...

不死神學士(上):阿富汗「軍閥亂鬥」下的塔利班崛起

2019/09/03
在美國國土安全部的政策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從7月11日起,在紐約、...

打擊非法移民錯了嗎?美國「ICE大掃蕩」違憲爭議

2019/08/27
位在北極圈附近的格陵蘭島,近日因為美國總統川普的「購島提案」成為國際焦點,甚至因...

美中極地爭霸:川普買不了的格陵蘭島,有什麼好?

2019/08/2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