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英國的脫歐懸崖:冀望民粹,低估風險

2016/02/24 The Glocal

英國脫歐議題在這周末因卡麥隆與歐盟的馬拉松談判而發酵到最高潮。 圖/美聯社
英國脫歐議題在這周末因卡麥隆與歐盟的馬拉松談判而發酵到最高潮。 圖/美聯社

文/尹子軒(香港The Glocal副總編輯)

英國執政保守黨的歐洲政策,自從被崛起的英國獨立黨(Ukip)牽著鼻子走之後,一直舉棋不定:一方面,備受黨內脫歐派壓力的首相卡麥隆,被迫將歐盟公投綁定在保守黨2015年的大選綱領上,已讓保守黨無法脫離反歐陣線;而另一方面,從早前英國僅得匈牙利極右派總統支持,對歐洲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新任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投下唯二反對票可見,在現有歐盟政治氣候下英國已經漸漸被孤立。

卡麥隆口頭上希望藉公投威脅歐盟改革合作關係——先不論在歐盟修訂條約需要會員國全體一致通過的前提下,保守黨得利的成數如何——在現今經濟氣候下,英國的脫歐不過是順了一群由《每日郵報》訂閱者、銀行家及機會主義政客(如:獨立黨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組成的利益群體,一點夙願而已。實際上,英國自從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以來,整體在經濟上的得益,遠遠多於被嗜血小報媒體誇張其事的「主權旁落」、或者受害於「歐盟貪腐」、「歐洲移民拖累英國經濟」等等子虛烏有的指控。

而在全球化的今日,作為歐洲一體化其中一大原推手的英國,彷彿被保守主義帷影中帝國的餘暉,掩蓋了眼前即將到來的懸崖。

周末從歐盟返回英國的卡麥隆,旋即召開記者會,宣布等待多時的脫歐公投時程——201...
周末從歐盟返回英國的卡麥隆,旋即召開記者會,宣布等待多時的脫歐公投時程——2016年6月23日。 圖/美聯社

▎英國仰賴歐洲良多

二戰後歐洲經濟的重建,一方面有賴美國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現款的支持,一方面在歐洲內部自六零年代的經濟整合,不但大大地刺激了冷戰時代歐洲幾個大工業國家的發達,更保障了歐洲國民平均工資及購買力的增長。

根據2014年兩位維也納大學經濟學家的研究指出,自法荷德義比盧六國於1958年設立關稅聯盟起,一系列的經濟整合措施,不但讓歐洲國家相互的經貿來往比世界其他地方都成長的要快(1960 – 2000年的四十年間,真實增長率達1200%,相比之下歐盟國家對外的經貿增長率僅730%),其中,英國對歐洲的出口在2000年達到了1400億元美金(依1990年幣值),對照1960年足足成長了11倍以上註1

根據英國海關及稅務總處的統計,自2006年起,英國對歐盟的出口每年都穩定在1300億英鎊上下浮動——亦即出口總額一半左右——其中又以對歐盟規管條例非常敏感的重工業產品、加工品為大宗:最新的數據顯示運輸工具、核工業部件、鋼鐵及原油等的出口品,佔英國對歐盟出口的七成。除了鋼鐵、石油的對歐出口,已是英格蘭中北部、蘇格蘭地方的經濟命脈,在2015年大選中,支持保守黨擊潰工黨對手的英格蘭東、西中部地區(East & West Midlands)亦是兩黨的必爭之地,地方經濟亦為歐是瞻。從英國出口來說,絕大部分的汽車產業,均處於中部考文垂(Coventry)及伯明翰附近,故該地區的出口經濟興衰,也與保守黨的支持度相成正比。

而在大部分的本土出口均仰賴歐洲顧客的時候,英國一旦脫離歐盟,此一免關稅經濟體不但將重創英國工業,更會讓英國被歐洲同儕在經濟上拋離——可別忘了,當初就是保守黨的「神主牌」鐵娘子柴契爾夫人大力推舉歐洲市場整合註2,方才有英國之後出口的繁榮。

也因此,單從經濟出口來說,「脫歐」對英國的創傷,是無法估量的。

反歐陣營的脫歐宣傳在英國街上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圖/歐新社
反歐陣營的脫歐宣傳在英國街上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圖/歐新社

▎唐寧街權鬥方是戲肉:被低估的脫歐風險

在內部政治方面,嚴峻經濟氣候下,乘著排外消極氣氛而興起的英國獨立黨,一方面影響了本來就對歐盟事務不甚了解的民眾草根認知;另一方面,獨立黨又如同在美國從內部極端化共和黨的茶黨人士一樣,迫使保守黨激化其對歐盟的立場,最終釀成了眼前的極端後果——舉行脫歐與否的全民公投。

保守黨固然也有其應對之策以及相應宣傳,如卡麥隆一直宣稱的:公投運動會在一個英國「可能」得益的願景前提下,才會展開公投。但保守黨黨內的明星大老——倫敦現任市長強森(Boris Johnson)——卻授意其經濟參謀對「脫歐」一事提出了前景報告。這份報告反而顯示,保守黨或嚴重低估了脫離歐盟可能會對英國經濟造成的長期影響。該份在2014年8月5日刊出的報告,雖然大字標題寫著「歐洲報告:雙贏局面」,內容卻對本文前述的英國工業出口視若無睹,反而只在倫敦這樣一個由狹小利益群體主導的地區大做文章。

誠然,倫敦在整個歐洲,甚至世界來說也是首屈一指的經濟金融中心。受惠於近10年從新興國家中爆發湧入的資金,如今的倫敦,亦的確有足以「拍心口」在脫離歐盟後,有如該報告中所指「無大礙、一切照常」(business as usual)的信心(當然,前提是金磚國家不倒台)。但這樣的賭注不但無視了除了金融業以外、英國其他產業的未來,更繼續助長了英國對金融業的政策偏袒。

先勿論可能的政治後果,比如脫離歐盟規管下無止境的「去規限化」(de-regulation),即有機會造成又一次需要納稅人稅錢救市的危機。對銀行業早就感到厭煩的選民,對此的觀感又有誰人在乎?就日常的出入口穩定來看,脫離現在歐洲嚴謹規管框架的代價風險也是巨大、無法預估的。

總的看來,保守黨的歐洲方針,已經被Ukip以及眾多疑歐媒體所領導的民粹風潮影響,在賠上了歐盟決議的主導權後,現在也只能掙扎著要奪回在歐洲議題上的話語權。由此可見,Ukip黨魁法拉吉——這位曾經「忠誠」的前保守黨黨員——在這,也將了老東家一軍。

Ukip黨魁法拉吉——這位曾經「忠誠」的前保守黨黨員——在這,也將了老東家一軍。...
Ukip黨魁法拉吉——這位曾經「忠誠」的前保守黨黨員——在這,也將了老東家一軍。 圖/路透社

先前未表態的倫敦市長強森,在首相卡麥隆宣布公投時程後短短數小時之內,表示加入脫歐...
先前未表態的倫敦市長強森,在首相卡麥隆宣布公投時程後短短數小時之內,表示加入脫歐陣營,並洋洋灑灑地在《每日電訊報》上刊載公開聲明,解釋英國為何應該向歐盟說不。 圖/歐新社

▎屬於英國的歐盟不需要英國獨立黨

在保守黨的歐洲方案裡,當然也包括「英國和歐盟雙贏」的局面,只不過這個願景的前提,還是要求有一個「改革後」的歐盟。而不論成功機率如何,英國在保守黨帶領下已經騎虎難下,首相卡麥隆必然會在歐盟高峰會(European Council) 上,向歐盟以及其他會員國施壓,要求包括限制執委會主席容克已經斬釘截鐵地聲明,不可退讓的勞工自由流動權利、在歐盟條約裡面加入各國議會可直接干預歐盟法案的機制,以及英國可以免於和歐盟其他會員國一般,繼續融入歐盟一體化的進程裡等。

所有一切的改革在歐洲機制裡,除了仰賴卡麥隆本人在歐洲微薄的號召力之外,更要冀望歐洲議會裡,由保守黨自己的19位議員跟波蘭公義法治黨(Law & Justice) 為主要成員的「歐洲保守派及改革派黨團」 (European Conservatives and Reformists Group)),透過他們的遊說才能有足夠票數去通過卡麥隆的改革計劃——目前該黨團有70位歐洲議員,佔歐洲議會751名議員裡不足一成。

那表現得最「熱血」的獨立黨呢?獨立黨雖然有24位歐洲議員,但總體在歐洲議會裡的投票紀律用「一團糟」來形容亦不為過。根據VoteWatch Europe統計各歐洲議員黨派的議會參與度,占疑歐黨派「歐洲自由及直接民權黨」(Europe of Freedom and Direct Democracy Group) 最多歐洲議員(22位)的獨立黨, 包辦了該黨參與表決議案排名最少的二十名中的十八名,獨立黨黨魁法拉吉更是敬陪末座,錄得EFDD内最低,僅44%的參與率。就是算上歐洲議會所有議員,除了因爲身體健康問題長期缺席的愛爾蘭議員Brian Crowley,法拉吉的參與率也僅比兩名議員好。 這種連本港某些功能組別議員都會感到汗顏的政黨產出,居然還有選票支持去代表大不列顛參與歐洲事務決策,實在不是保守黨推行歐洲改革所需要的。

猶幸,英國人不需要人提醒,大選票債票償就可以了,2015年的英國大選,英國獨立黨一敗塗地,僅餘Clacton 一席,連黨魁法拉吉自己的選區都不保。說到底,英國人還是要點臉的。

英國脫歐聲勢炒得很旺,但實際的脫歐行動恐怕不成氣候,至少,在經濟尚未完全復甦以前,英國嘗試脫離歐盟經貿體系基本上便等同於自殺。不過不管是去是留,看來保守黨和獨立黨在歐洲議題上必有爭議,加上前年九月的蘇格蘭公投失敗,未來英倫三島將會很諷刺的持續成為歐洲的焦點。

疑歐派人士戴著卡麥隆的面具,手持嘲諷卡麥隆與歐盟協商、為英國帶來的「good d...
疑歐派人士戴著卡麥隆的面具,手持嘲諷卡麥隆與歐盟協商、為英國帶來的「good deal」,以戲謔的姿態表達對首相猶疑不定立場的不滿。 圖/美聯社

▎參考資料

註1:

Badinger, Harald, and Fritz Breuss. “What Has Determined the Rapid Post-War Growth of Intra-EU Trade?"Review of World Economics 140.Vol. 1 (2004): Pp. 31-51. 各位讀者有意的話可以看看文章中使用的statistical model,文章研究使用的methodology 做得非常漂亮。

註2:

Wall, Stephen. “Stranger in Europe." The World Today 64.5 (2008): 30-31.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英國造孽歐盟擔?距離10月31日的「脫歐大限」不到兩周,面對天災級別的英國人禍,...

天災級別的英國人禍:歐盟如何接招「無協議脫歐」暴走災難?

2019/10/23
2019年,適逢俄羅斯「貝斯蘭人質事件」15周年。但當年上千人被劫持、數百人死亡...

誰害死了330個中學生?俄國貝斯蘭慘案,15年前的血腥開學日

2019/10/21
中國影響力長驅直入中亞,長此以往也讓哈薩克產生「恐中症」。圖為哈薩克境內,緊鄰中...

恐中症蔓延中亞:哈薩克抗衡中國的「強國戒心」

2019/10/14
賓拉登早在在80年代便於阿富汗積極投入抗蘇戰爭,之後建立蓋達組織,歷經一翻遷徙後...

不死神學士(下):塔利班是怎麼捲入「恐怖主義」?

2019/09/03
阿富汗塔利班,是怎麼崛起的?大眾對於1990年代由「阿富汗伊斯蘭國」到「阿富汗伊...

不死神學士(上):阿富汗「軍閥亂鬥」下的塔利班崛起

2019/09/03
印度經濟高速起飛,但能夠趕超另一「強國」中國嗎? 圖/法新社

印度強勢超車中國?「莫迪經濟學」的失速狂飆

2019/08/19

最新文章

「應收盡收」下,強迫勞動的血淚「新疆棉」,用來編織「中國夢」?圖為新疆莎車縣採收...

血織「新疆棉」?中國再教育營的強迫勞動產業鏈疑雲

2019/12/05
「智利就是太民主,才會陷入示威騷亂?」當台灣社會關注香港局勢之時,太平洋另一側的...

都是「民主」惹的禍?智利奇蹟的轉型大卡關

2019/12/03
「最後的昭和宰相」——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於2019年11月29日病逝,享壽1...

最後的「昭和宰相」:中曾根康弘,見證日本戰後政治史的活字典

2019/12/02
賈拉格(Eddie Gallagher)曾參與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以及美國針對...

重磅廣播/軍官與魔鬼與川普:衝擊美軍軍紀的「海豹戰爭罪翻案事件」

2019/11/30
兩批外流的中國機密文件,是針對新疆穆斯林群體大規模拘禁的直接證據,白紙黑字地逐項...

吐魯番文件:新疆再教育營「機密外流」的釋疑與突破

2019/11/28
在示威遊行中穿梭的醫護志工,不只是為示威者治療,在當中無論警察、親中派團體受傷,...

重磅廣播/背棄人道救援?香港無國界醫生的「沉默缺席爭議」

2019/11/2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