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沒被性侵的真相?悲傷的歐威爾式專訪?法國《隊報》的「彭帥大獨家」

2022/02/07 轉角24小時

彭帥在北京時間2月6日上午接受法國權威的運動媒體《隊報》(L’Equipe)獨家...
彭帥在北京時間2月6日上午接受法國權威的運動媒體《隊報》(L’Equipe)獨家專訪。訪問中,彭帥再次推翻了自己已被刪除的微博控訴,強調並不曾說過「被任何人性侵」。 圖/封面圖

▌沒被性侵的真相?悲傷的歐威爾式專訪?法國《隊報》的「彭帥大獨家」

「彭帥沒有被性侵!誰說我被性侵了?」2021年11月2日在官方微博帳號上,發文指控中國前國家副總理張高麗強暴自己,並因權勢性侵衍生長年不倫關係的中國女子網球名將——彭帥——北京時間2月6日上午接受法國權威的運動媒體《隊報》(L’Equipe)獨家專訪。訪問中,彭帥再次推翻了自己已被刪除的微博控訴,強調並不曾說過「被任何人性侵」,並否認自己遭到中國政府封殺或人身控制。相關訪問內容,基本上與中國官媒與新加坡《聯合早報》早前的爭議訪問說法一致,但作為世界一流體育媒體的《隊報》是如何「突圍安排」與彭帥的真人會面?超過一小時的訪問接觸中,彭帥是否真的完全正常?通篇訪問引發的討論、爭議、譴責與反譴責亂鬥,又還有哪些未解而敏感「不能被問」的黑洞與問題?

《隊報》的這份重量級爭議專訪,是在法國時間2月7日清晨6點出刊。微妙的是,國際奧委會IOC官網,也於「同一時間」發出彭帥消息,指一路護航北京冬奧、在「張高麗權勢性侵風波」還曾數度在中國政府的安排下與彭帥本人視訊通話的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已於2月5日星期六晚間與彭帥共進晚餐,兩人一起欣賞冬奧比賽相談甚歡。」

被派往中國隨法國隊採訪冬奧的兩位執筆記者——多甘(Sophie Dorgan)與萬圖拉克(Marc Ventouilac)——表示:在11月2日的微博事件後,彭帥的人身安全與自由、副總理張高麗涉及權勢性侵的高層醜聞,都是全球媒體的關注消息。作為法國最權威的運動媒體,《隊報》當然也試圖聯絡彭帥,但與其他國際媒體一樣都不得其門而入。於是在冬奧開始之前,《隊報》遂決定死馬當活馬醫,透過國際奧會,於2022年1月18日向中國奧會主席苟仲文發信要求訪問彭帥。

「我們雖然提出申請,但也心知肚明如願機率不大。就算訪問申請過關,與彭帥互動的用詞遣字也勢必被『字句斟酌』嚴格不已。」記者如此表示:誰知就在2月3日星期四——也就是北京冬奧開幕的前一天——中國奧會卻傳來了申請過關的意外消息,雙方約定由中方協調訪問場地,並在2月6日上午11點30分進行「獨家專訪」。

2021年12月19日,彭帥首度接受外媒採訪,在新加坡《聯合早報》專訪影片中,她...
2021年12月19日,彭帥首度接受外媒採訪,在新加坡《聯合早報》專訪影片中,她否認「說過寫過曾遭性侵」,並表示自己一切行動出入都很自由、也沒被監視等等。 圖/《聯合早報》影片截圖

《隊報》強調,與彭帥的訪問雖然事先必須提出題綱,但記者團隊堅持中國政府不得「事後審查」訪問出稿的報導內容。至於中國奧會方面,根據《隊報》的說法,只要求訪問與文章必須以Q&A方式進行,「彭帥『本人規定』全程以中文訪問,中國官員負責即席翻譯,但《隊報》可在巴黎安排遠端口譯全程控場——這是中國政府的建議,好確保彭帥現場的中英發言內容,不會再出認知爭議。」

「原本約定的訪問時間只有30分鐘,但最後我們與彭帥的互動卻超過1個小時。過程中,我們問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問題,甚至是那些沒有出現在送出訪綱裡的提問...但專訪一切都非常順利。」

作為第一個自由訪問彭帥的國際權威媒體,《隊報》開頭提問也直接問及彭帥的11月2日微博發言與消事件,直問他是否知道全球網壇正團結起來質問「#彭帥在哪裡」?

「我不認為我注意到這些發展,畢竟我並不太關心外國媒體在報導些什麼。我讀不懂英文但有聽過一些消息。首先,我想感謝ATP與WTA的選手男女、各方運動員與關心我的各路賢達。但我從沒想到這會讓他們如此擔心——不過我個人也想知道:你們是在擔心什麼啦?」

面對彭帥若無其事的回應,《隊報》也直接質問11月2日彭帥微博的控訴是發生什麼事?貼文為何在30分鐘內被「全網封殺」?彭帥自此之後音訊全無長達兩周,人間蒸發的過程又發生了什麼事?

「這些事情我先前不都解釋過了...就是誤會。」彭帥表示:「我不希望貼文再被外界扭曲誤解,我也不想更多媒體高潮圍繞在此一問題上...。」

「什麼性侵?我從來沒有說過任何人對我性侵!」「我從來沒有消失,每個人都看得到我在哪裡!」

圖為澳洲網球公開賽上,一名觀眾身穿「#彭帥在哪裡?」白色上衣。  圖/法新社
圖為澳洲網球公開賽上,一名觀眾身穿「#彭帥在哪裡?」白色上衣。 圖/法新社

2021年11月20日,中國記者在推特上發布彭帥照片。  圖/路透社
2021年11月20日,中國記者在推特上發布彭帥照片。 圖/路透社

彭帥表示,自己在風波之後從來沒有消失,只是想要靜一靜。但各方的訊息太多了,根本回不完也沒什麼好回的,因此自己有繼續收發E-Mail,但也沒想到要主動澄清些什麼。至於WTA聲稱的失聯,彭帥則反稱是WTA自己系統升級故障,導致許多選手——包括自己在內——根本無法登入內部聯絡系統。而WTA從頭到尾也都只有一組所謂的「選手心理支持團隊」來信確認自己的情緒狀況,就算WTA後來發聲明聲援彭帥、與中國官媒對幹,彭帥也都沒有收到除了這支心理支持團隊以外的「本人聯絡信」。

「所以為什麼你的微博發言不見了?」「因為我刪文了。」「為什麼你要刪文?」「什麼為什麼?因為我想刪啊!」

《隊報》持續追問中國政府施壓彭帥,才讓他選擇刪文與隱蔽?但現場的彭帥卻反過頭來以一種非常中國式的方式,為這一連串的性侵追問下斷點:「首先,我必須重申:情感、運動、與政治,是三種非常特別而不同的事情。我個人的愛情生活問題,我的私人生活,都不該與運動、政治攪和在一起討論。再來,體育活動絕對不該被政治化,因為這明顯背離了奧運精神,也違背了全球體壇與選手的投身運動的宗旨與意願。」

法國記者對於11月2日貼文的追問,基本到此結束——但特別需要強調的一點是:

在彭帥當時的發文中,明確提出了對中國前國家副總理張高麗的「權勢性侵」敘述,但在《隊報》最後刊出的報導裡,雙方的Q&A與記者的提問內容,徹頭徹尾都沒有提到「張高麗」這一關鍵字...與此同時,截至2月7日中午為止,「#彭帥」一詞仍是微博全網封禁、不能更新的敏感審查字。

在隨後的訪問內容裡,彭帥也向《隊報》表示自己已經於2月5日與IOC主席巴赫見面吃飯,但兩人只有針對比賽簡單寒暄——根據《隊報》所述的彭帥說法,巴赫根本沒有進一步關切彭帥所遭遇的權勢性侵風波,也完全沒有提到任何爭議相關話題。兩人的互動就是聊冬奧,聊之後要不要來瑞士觀光旅遊,聊彭帥還有沒有打算復出網壇打比賽。

比較奇妙的是,巴赫與彭帥的會面是在2月5日晚上,但一直到2月7日中午、也就是《隊報》轉訪發刊後,IOC才發出聲明證實巴赫「如承諾一般」已見到彭帥本人。而IOC同樣地不評論任何有關11月2日事件與張高麗話題。

不過也因為巴赫的出現而帶開了《隊報》的提問方向,因為此前一直沒有正式宣布退休的彭帥,也在專訪中坦承36歲的自己:「應該不可能重回職業網壇了。」

2021年11月22日,國際奧委會(IOC)發表聲明,指主席巴赫已和彭帥本人視訊...
2021年11月22日,國際奧委會(IOC)發表聲明,指主席巴赫已和彭帥本人視訊通話了30分鐘,證實對方安全無虞:「彭帥表示感謝國際奧委會對她的關心。她平安無事,住在北京的家中,但同時希望她的隱私得到尊重。」 圖/IOC

彭帥坦言,自己過去幾年因為年齡與膝蓋舊傷的關係,表現已經無法恢復以往的競爭力。在COVID-19瘟疫之前,彭帥也接受了兩次膝蓋手術,每個幾個月就得飛到德國專業診所,對持續病變退化的膝蓋軟骨注射藥物。但在疫情之前,德國的專家就已無法擔保自己是否還有機會續打網球。瘟疫之後,自己更不僅無法穩定就醫復健,就連打比賽的熱情與機會也都被大疫兩年消磨殆盡。因此於實際上,彭帥也首度坦承自己已從職業網球選手的身份退休。

「但現在疫情趨緩,難道不想再回德國診所拚看看...或者你可以自由的出國走走看看嗎?」趁勢提問的《隊報》也在中國官員面前丟出一個拐彎抹角的提問:彭帥現在可以自由離開中國嗎?但彭帥則淡定地閃開這個話題:「除了比賽、訓練與看醫生之外,之前我都沒想出國。況且膝蓋退化只是讓我沒法打職業比賽,要正常行走生活還是可以的,所以也就沒必要長途跋涉去慕尼黑看病了。」

「我希望人們能真正了解我的本質:我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女孩,再一般不過的網球選手。」在訪問中,彭帥如此強調。至於WTA與全球頂尖網球好手為何過去半年都無法與他取得聯絡?彭帥也再一次以不解的態度回應:「你們也看到我發出了好幾封聲明,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找的。」

《隊報》的專訪刊出後,法國媒體與體壇對於「彭帥說法」也出現嚴重的分裂。儘管《隊報》強調訪問的過程與內容已經盡可能持平,「其他只能由讀者與後續調查明辨是非。」但其他批評意見卻質疑把通篇專訪特別是用「英-法雙語」同步刊出收入付費牆的《隊報》,還是沒有問到權勢性侵的關鍵問題,最後說再多還是配合中國政府大外宣的血饅頭而已,像是法國左翼大報《解放報》的記者巴迪特(Etienne Baldit)就在轉發新聞時附加了一句自己的讀後評語:「彭帥接受《隊報》令人悲傷的歐威爾式專訪。」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作者文章

圖為在土耳其抗議阿米尼之死的民眾。 圖/法新社

誰殺了阿米尼?一名伊朗女性之死掀起「道德警察」之戰

2022/09/21
英國女王御用風笛手保羅.伯恩斯(Pipe Major Paul Burns)於女...

Sleep, Dearie…英國女王國葬,最後送別的風笛手

2022/09/20
發生車禍的貴陽大巴出發前的照片,出現了車輛正前方拍到司機穿著防護衣駕駛的景象。 ...

凌晨坐上開往隔離的大巴:中國貴州「抗疫轉運」27死翻車事件

2022/09/19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2022/09/16
剛孵出的古巴鱷。 圖/路透社 

絕種邊緣「古巴鱷」:對抗暖化與饕客威脅的復育之戰

2022/09/15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已證實...

用安樂死斷了氣:法國高達逝世...新浪潮名導的生命最終選擇

2022/09/14

最新文章

圖為在土耳其抗議阿米尼之死的民眾。 圖/法新社

誰殺了阿米尼?一名伊朗女性之死掀起「道德警察」之戰

2022/09/21
英國女王御用風笛手保羅.伯恩斯(Pipe Major Paul Burns)於女...

Sleep, Dearie…英國女王國葬,最後送別的風笛手

2022/09/20
發生車禍的貴陽大巴出發前的照片,出現了車輛正前方拍到司機穿著防護衣駕駛的景象。 ...

凌晨坐上開往隔離的大巴:中國貴州「抗疫轉運」27死翻車事件

2022/09/19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2022/09/16
剛孵出的古巴鱷。 圖/路透社 

絕種邊緣「古巴鱷」:對抗暖化與饕客威脅的復育之戰

2022/09/15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已證實...

用安樂死斷了氣:法國高達逝世...新浪潮名導的生命最終選擇

2022/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