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蘇萊曼尼死後的伊朗「烈士政治」:伊拉克再傳空襲,美軍中東增兵3千

2020/01/04 轉角24小時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2020. 1. 4 美國/伊拉克 /伊朗】

蘇萊曼尼死後的伊朗「烈士政治」:伊拉克再傳空襲,美軍中東增兵3千

「美國殺死蘇萊曼尼是為了『阻止戰爭』,而不是要挑起『戰爭』!」伊朗革命衛隊的海外精銳「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1月3日清晨在巴格達被美軍炸死後,中東戰雲一觸即發。為因應「衝突變局」,五角大廈已向中東地區急令增兵3,500~5,000美軍,並可能隨時空降「旅級部隊」進入潛在的戰火前線黎巴嫩;伊拉克政府也證實4日清晨在巴格達北區,又有親伊朗派民兵車隊、一共5名高階指揮官遭「不明部隊」空襲轟殺;與此同時,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i)周五也指派了聖城旅的新任指揮官,但在執行「復仇聖戰」之前,伊朗先要舉國動員,以30年罕見的國喪規模,替「殉道烈士」蘇萊曼尼送行。

▌事件前情:〈刺殺蘇萊曼尼的「戰爭動員」:美國撤僑,伊朗揚言復仇,伊拉克官民分裂

「我是要阻止恐怖攻擊,不太想和伊朗開戰!」在親自下令擊斃蘇萊曼尼後,正在放寒假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3日也在佛羅里達州的自宅莊園召開記者會。發言中,川普不斷強調自己並不打算發動全面戰爭、或推翻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我們收到確切情報,認為蘇萊曼尼正打算襲擊海外美國人——我們行動,打死他,就這麼簡單!」

但川普的發言,並沒有平息美國政壇的不安與爭論。以民主黨為首的質疑意見認為,蘇萊曼尼本人「固然該死」,但川普與美軍的魯莽行動,不僅讓「中東大戰」的可能性升到最高點;在動武之前,美軍不僅沒有通知地主國伊拉克,沙烏地等波灣阿拉伯盟邦、以色列、英國和北約同盟,甚至連美國國會都被蒙在鼓裡,「直到殺死蘇萊曼尼的24小時後,白宮都還提不出恐攻指控的具體事證?甚至連『授權』動武刺殺的引用法條,白宮都還搞不清楚?」

《華盛頓郵報》表示,相對於民主黨的群起質疑,選舉考量為主的共和黨,大多在公開場合「力挺川普」;但實際上,部分黨內意見也在懷疑「川普總統動武前,到底有沒有規劃到『戰略後果』?」

伊朗空軍的F-14戰鬥機,據悉不斷在兩伊邊界出動。 圖/法斯社
伊朗空軍的F-14戰鬥機,據悉不斷在兩伊邊界出動。 圖/法斯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相關意見私下表示:蘇萊曼尼是眾所皆知的「伊朗鷹派大頭」,在過去伊拉克戰爭期間,駐伊美軍就曾多次想要越境刺殺蘇萊曼尼,但都因為無法評估、或承擔開戰後果而作罷。此外,共和黨的保守派參議院大老葛瑞姆(Lindsey Graham)也公開表示自己「早就知道刺殺蘇萊曼尼的行動」,

「這個星期我去找川普打高爾夫球的時候,他就有和我講了!」

葛瑞姆的發言貌似惡搞,但事實上卻透露了重要訊息。親川普派的《Fox News》表示,葛瑞姆口中的「小白球聚」,其實發生在12月30日;但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被親伊朗民兵包圍則是12月31日。因此先前的「美軍報復說」可能存在時間盲點,刺殺蘇蘭曼尼的規劃或許「早有安排」。

另一方面,在蘇萊曼尼被炸死後的24小時,伊拉克各地民兵迅速進入「戰爭動員」。一開始還在街頭「慶祝蘇萊曼尼下地獄」的伊拉克反政府派示威者(代表伊朗操控伊拉克親伊朗派民兵的蘇萊曼尼,被認為是下令屠殺示威者的決策首腦),卻接連收到親伊朗民兵的死亡威脅與報復恐嚇,紛紛撤走街頭進入守勢。全國上下的肅殺之氣,也全都指向「戰爭即將爆發」。

與此同時,4日清晨在巴格達北郊,又有另一批「親伊朗民兵」遭遇「不明空襲」,目前已知至少5名幹部被炸死。但無論是美軍、負責統合伊拉克民兵的「人民動員軍」、還是伊拉克中央政府,目前都沒有人承擔、或指控攻擊責任。

出發增援的82空降師。目前美軍已再度增派3500兵力前往中東地區。 圖/美聯社
出發增援的82空降師。目前美軍已再度增派3500兵力前往中東地區。 圖/美聯社

《金融時報》表示,美軍擊斃蘇萊曼尼的強勢行動,「一夜逆轉」了伊拉克親伊朗派政府的垮台逆勢。自2019年10月開始,伊拉克全國皆發起了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其一開始的口號是反貪腐、反政治分贓,但之後卻逐漸演變成跨黨派、跨信仰族群的「反伊朗操控伊拉克政治經濟大抗爭」。

在原本的抗爭進度中,伊拉克什葉派主力的兩大派系——與伊朗決裂的「暴走教士」穆克塔達.薩達爾(Muqtadar al-Sadr);以及從兩伊戰爭開始就受伊朗支援的「武裝軍閥」哈迪.阿米里(Hadi Al-Amiri)———原本支持親伊朗派總理阿不都–馬赫迪(Adil Abdul-Mahdi)組成聯合內閣,但卻因全國大抗爭的政治風向而決裂。阿米里始終拒絕讓親伊朗派內閣垮台;但薩達爾方面卻公開站在示威者這邊,最終也成功逼迫阿不都–馬赫迪於2019年12月自請辭職、進入看守總理狀態。

然而美軍不顧伊拉克的立場、逕自在巴格達空襲打死蘇萊曼尼後,原本高調反伊朗的穆克塔達・薩達爾卻再度轉變立場——他不僅馬上號召昔日的反美民兵「馬赫迪軍」重新武裝,還向伊朗政府送上了哀悼和解、共抗外侮的電文。與此同時,薩達爾的陣營也打算與對立的阿米里派「暫時和解」,全力支持阿不都–馬赫迪在國會的緊急修法動議「撕毀美軍常駐伊拉克的授權協議」。

雖然在蘇萊曼尼死後,阿拉伯世界的主流媒體曾一度「謠傳」阿米里等親伊朗派議員,已被美軍陸戰隊突襲逮捕。此一消息事後確認為「誤傳」,但確實遭到逮補甚至刺殺壓力的阿米里,據悉已躲入地下避風頭,暫時不會公開露面。

阿不都–馬赫迪的「驅逐美軍議案」(原協議中,駐伊美軍只能反恐、訓練伊拉克部隊,軍事行動需要事先報備...但近期的美軍空襲民兵、刺殺蘇萊曼尼,卻都明顯違反協議條文),僅需要國會的「簡單多數」就能過。但薩達爾與阿米里的聯合總數只有100席,因此要如何動員政壇、數量表態,也就成為動武之外的下一個暗戰焦點。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至於伊朗方面,最高領袖哈梅尼3日史無前例地「親自主持」最高國安會議,隨即任命了跟隨蘇萊曼尼33年的副手少將——加尼(Esmail Ghaani)——接任「聖城旅」的總指揮官。除此之外,伊朗也正式宣布為蘇萊曼尼「國殤3日」,這也是自1989年伊朗革命最高領袖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逝世後,伊朗國家最高等級的喪葬儀禮之一。

根據當前安排,蘇萊曼尼的遺體,將和與他一同赴死的親伊朗民兵「真主黨旅」領袖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自4日上午開始南下。兩具遺體將在眾支持者的簇擁下,於伊拉克的什葉派聖城——卡巴拉(Karbala)與納傑夫(Najaf)——短暫停留。之後蘇萊曼尼的靈柩則將送回伊朗首都德黑蘭,並可能在最高領袖哈梅尼的親自主持下,照烈士之儀下葬。

蘇萊曼尼的靈柩之所以要特別「繞路南下」,一方面是什葉派穆斯林的宗教禮儀,一方面也是明顯的「派系政治大動員」。因為納傑夫與卡巴拉,分別是什葉派的重要「聖墓」——在納傑夫的「伊瑪目阿里清真寺」,安葬有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婿、「四大正統哈里發」的最後一位:阿里。而卡巴拉則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外孫、阿里的兒子與繼承者胡笙,被穆阿維亞家族的雅季德一世圍攻、斬首的殉難之地,其遺體傳說就安葬在伊瑪目胡笙聖陵。

對於追從阿里與胡笙的什葉派穆斯林來說,兩位伊斯蘭領袖都是為信仰正道「殉難的烈士」(阿里被反對派刺殺,胡笙則被僭越奪權的倭麥亞朝發兵謀殺)。而為了「輸出伊斯蘭革命」而被美國擊斃的蘇萊曼尼,目前也被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遵奉為「烈士」,因此特別繞聖墓拜別的安排,也有強化伊朗政府號召、團結兩伊什葉派的「宗教動員目的」。

比較微妙的是,在2019年伊拉克反政府大抗爭中,伊拉克南部的什葉派地區,其實都是人民起義的關鍵熱點。其中,卡巴拉與納傑夫兩城,更曾分別發生「伊朗領事館遭反抗青年圍攻、放火」的重大事件;伊拉克的親伊朗派民兵,更曾在2019年10月28日於卡巴拉街頭,對示威者發動「無差別掃射」,大屠殺的結果造成了近40人死亡。

諷刺的是,這次的民兵屠殺事件,就被認為是蘇萊曼尼本人下達的「鎮壓指令」,兩大聖城之後也才會不斷出現跨宗教派別的「反伊朗抗爭」。鑑此,伊朗要如何透過蘇萊曼尼之死重新拉攏、壓制伊拉克的什葉派?「烈士形象」的強化宣傳,也就成了蘇萊曼尼留給伊斯蘭共和國的最後妙計。

趕赴蘇萊曼尼家中慰問烈士遺孀的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右)。 圖/美聯社
趕赴蘇萊曼尼家中慰問烈士遺孀的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右)。 圖/美聯社

慰問蘇萊曼尼兒子的最高領袖哈梅尼。 圖/歐新社
慰問蘇萊曼尼兒子的最高領袖哈梅尼。 圖/歐新社

目前伊朗當局已揚言「要以最強的手段報復美國」;但在短時間之內,指揮鏈被斬首的聖城旅究竟要如何策劃攻勢?具體而言還未見頭緒。但像葉門的「胡塞軍」(Houthis)、黎巴嫩的「真主黨」(Hezbollah)、與巴勒斯坦加薩走廊的「哈瑪斯」(Hamas)都已公開哀悼蘇萊曼尼,並號召從眾發起「反抗行動」。

目前的黎巴嫩也正與伊拉克一樣,自2019年秋季起陷入了全國反政治貪腐的跨派系大抗爭中。由青年民眾所號召的街頭抗爭,主要是反對黎巴嫩以宗教派系為分配劃分的政治制度「只會分贓不會治國,不斷引發經濟與政治危機」,並以反貪腐、反無能、反信仰分裂為口號,長期佔領街頭與中央政府抗爭。因此,本回真主黨高層的激動態度,也讓不少人擔心「真主黨會奉伊朗之名再度搞事,趁勢轉移掉當前國內接近全面崩潰的政治秩序危機」。

由於黎巴嫩境內有大量美國公民,像是貝魯特美國大學、美國大使館等地,過往就時常遭到「美國公民被綁架」或「恐怖炸彈攻擊」等事件。因此針對當前中東危機,美國中央司令部也準備好了「應變計畫」,並透露已準備好一支旅級的空降兵團,隨時能開進貝魯特的美國大使館館區,「保護海外美國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

根據目擊者的說法,自3日蘇萊曼尼遇刺後,貝魯特上空就不斷有各式軍機「低空飛過」。各種部隊動員的風聲與消息,也都讓黎巴嫩民眾人心惶惶。

黎巴嫩伊朗大使館內,神情嚴肅的眾人。 圖/美聯社
黎巴嫩伊朗大使館內,神情嚴肅的眾人。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Donald Trump says US not seeking war with Iran by killing Soleimani

Soleimani killing was 'to stop war', says Trump

US killing of Iran's Qassem Soleimani 'an act of war'

最新文章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日式豬排咖哩,不是自民黨人吃的。確保風向的指標,其實是各陣營在投票之前必吃的「豬...

勝利者的餐桌:日本「自民黨豬排咖哩」的投票政治學

2020/09/17
圖為15日,為了揭開墨西哥獨立紀念日慶祝,激動敲鐘的現任總統羅培茲.奧布拉多(A...

真.人民的法槌?墨西哥總統發起「審判『前總統們』」全民公投

2020/09/17
圖/歐新社

森林城市養蚊子?中國成都入住率1%的「垂直森林」未來社區

2020/09/16
三方簽字雖然以保證「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為政治號召,但談判與簽字過程中卻都排除...

不正常的「中東正常化之約」?以色列、UAE與川普的和平獎之舞

2020/09/16
推出「空軍一號大樂透」,讓頭獎得主把夢幻客機帶回家,同時也藉此募款捐助醫療。不料...

一張彩券希望無窮?墨西哥「空軍一號大樂透」的浪費爭議

2020/09/1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