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打死隔離狗?中國防疫「登門格殺寵物犬」的無害化風波

2021/11/15 轉角說

中國江西在上周末發生一起疫情隔離的寵物撲殺事件,12日有隔離的住戶控訴,被迫留在...
中國江西在上周末發生一起疫情隔離的寵物撲殺事件,12日有隔離的住戶控訴,被迫留在家中的寵物狗,遭到防疫人員直接撬開門入內當場殺害,殘忍影像都被家中的攝影機錄下。圖為當時被驚嚇而躲到角落的當事狗。 圖/微博

▌打死隔離狗?中國防疫「登門格殺寵物犬」的無害化風波

「主人被隔離,家中寵物被強制『無害化處理』...」中國江西在上周末發生一起疫情隔離的寵物撲殺事件,江西上饒市的一處社區因為發現染疫病例,實行防疫封鎖管理,住戶全被集中隔離。但是12日有隔離的住戶控訴,被迫留在家中的寵物狗,遭到防疫人員直接撬開門入內當場殺害,不僅殘忍影像都被家中的攝影機錄下,地方政府聲稱是將寵物「無害化處置」的說詞,更引爆中國輿論憤怒。

周末的中國網路社群話題延燒,「江西寵物狗撲殺」的關鍵詞開始轉發流傳,中國網友也幾乎一面倒大力抨擊地方政府和醫護人員的「懶政造孽」,眾怒難息的情況下逼得地方政府出面緩頰,同時注意到言論動向的官媒,也反應迅速地出面譴責這種不近人情的殘忍措施。微妙的是,在微博發文控訴的狗主人,雖然帳號沒有封禁,但控訴原文卻遭到不明原因的隱蔽,還開始接到恐嚇威脅的訊息,而被認為恐怕有「不可言說」的暗中施壓。

點燃中國民眾怒火的不只江西撲殺事件,不久前的11月初,四川成都也才發生一樁因為主人集中隔離,結果家中養的貓遭到防疫人員入戶殺害的新聞;9月在東北哈爾濱則是另一起家中寵物貓因為「染疫」而被強制安樂死。類似的案件為何重複發生?中國各地對於疫情隔離的寵物安置,其實做法始終莫衷一是,衍生的諸多問題卻是疫情隔離之亂的冰山一角。

地方政府聲稱是將寵物「無害化處置」的說詞引發輿論不滿,左圖為受害狗。 圖/微博
地方政府聲稱是將寵物「無害化處置」的說詞引發輿論不滿,左圖為受害狗。 圖/微博

▌江西「寵物狗撲殺案」

中國江西上饒市信州區,在11月8日時一處社區「金鳳花園」因為發現確診病例,全社區被劃定為「中風險區域」,實施嚴格限制出入的封閉管理措施。到11日晚間開始,金鳳花園的住戶陸續接到通知,必須另外遷出到旅館集中隔離,且不得攜帶寵物。

事出突然,不少住戶還在準備隔離的應變措施,其中一位傅姓住戶就在個人的微博上表示(微博帳號名為「硬核小啾」),接到通知的時間是12日凌晨,輪到她前往集中隔離的時候已是12日的早上9點多,但因為家中有養一隻寵物柯基犬「炒粉」,依照地方發布的規定不能帶走陪同隔離,「為了配合防疫工作,在和工作人員再三確定只要我把狗栓好,他們只負責消殺不會把狗帶走或者處理掉」——經過社區管理和防疫人員的當面確認,還幫忙一起把狗繩栓好後關門離去,傅小姐才安心出門到旅館隔離。

原本以為等社區消毒完畢就能回家,家中寵物狗不致於等太久,卻萬萬沒想到當天下午傅小姐的手機,打開家中遠端監視器的畫面,是極為恐懼的殘忍景象。

「...直到四點四十,兩個帶著鐵棍穿著防護服的人員撬門進入想把狗帶走,狗掙脫後,他們就直接用鐵棍擊打狗的頭部,還經監控和我說『領導要求就地解決』...」

過程畫面都被家中的即時監視攝影機錄下,傅小姐當場透過手機質問防疫人員為何這樣處理?下命令的領導又是誰?防疫人員並沒有回答,被毆打的柯基犬在家中逃竄、躲到攝影機無法拍攝的地方,隨後防疫人員也「像在尋找什麼一樣」四處走動,

「因為房間內沒有被監控,只聽見微小的慘叫聲,數分鐘後,他們手拿黃色塑料袋說處理完了,要把它帶走。但是監控只能拍到地面低處,至今我不知道狗狗是生是死,被帶去何處。」

柯基狗。示意圖非當事狗。 圖/路透社
柯基狗。示意圖非當事狗。 圖/路透社

當天下午5點50分,狗主人傅小姐同步放上的影片可以明顯看到防疫人員持棍棒打狗的畫面,雖然狗主人當場報警,但人在旅館隔離中根本無可奈何。這篇貼文隨即在微博、微信上大量轉發,連「牆外」的Twitter都有中國用戶聲援,還有不少人輪番去電要求執法單位負責。從12日的深夜,網路上有關「江西上饒」、「寵物狗撲殺」、「隔離寵物狗疑似被撲殺」的字詞成為熱門關鍵字,輿論的怒火也紛紛燒向了負責辦理的防疫人員和地方政府。

直到隔天上午,上饒市信州區的疫情防控指揮部卻對外表示,「網友反映的防疫工作人員撬門入室、擊打寵物頭部的情況暫時未接收到相關信息,相關情況會試圖去了解。」根據指揮部當時的說法,在社區內進行消毒工作時,會先和居民溝通寵物安置處理,確認後才會由街道辦(地方的行政單位)安排防疫人員上門。

但根據中國媒體的追查,負責這個金鳳花園的街道辦工作人員在隔天13日同樣都聲稱「不知情」,但輿論的壓力越來越大,直到傍晚信州區防疫中心才承諾說正在調查,但同日晚間發布的一份官方通報說法,卻又讓整起事件火上加油。

2020年2月,中國疫情全面爆發初期,北京街頭的遛狗人。 圖/路透社
2020年2月,中國疫情全面爆發初期,北京街頭的遛狗人。 圖/路透社

▌貓狗被殺?是「無害化處置」

13日深夜11點多,由信州區防疫部門發布了官方的通報,證實的確有發生狗主人所控訴的事件。通報中說明,集中隔離時有要求住戶都不要鎖門,以便防疫人員進行消毒作業,但當天發現飼主的門戶上鎖,才會「聯繫轄區民警,在民警的見證下開門」。而對於「疑似殺狗」的問題,官方給出的解釋是:

「現場工作人員在未與該網民進行充分溝通的情況下,將寵物狗進行了『無害化處置』。」

為了以示負責,街道辦已將涉事的相關防疫人員進行了「批評教育」與調職處分,「並責令向當事人誠懇道歉,已取得該網民諒解,同時,該群眾對疫情期間的防控措施表示理解。」

又引爆眾怒的觸發點,是官方所稱的「無害化處置」與「取得網民諒解」兩大點。防疫部門並沒有清楚說明何謂「無害化處置」——到底是不是當場撲殺?處置之後狗的生死和去向為何?這種處置方式有法源依據嗎?網友的質疑掀起了第二波社群的猛烈抨擊,「打死這兩個字,官方也知道說不出口啊!」不少民眾認為「無害化處置」的說詞荒謬可笑,是官方自己找台階下的文字遊戲,彷彿是因為執行防疫任務的不得不為。

但被打的柯基犬完全沒有任何事前核酸檢測,無法證明是染疫的「有害動物」,主人傅小姐本人也並非確診病例,因此寵物狗無端遭到「無害化」的對待,在防疫上根本沒有其必要性。若查找中國的相關資訊也可以發現,所謂的無害化處置,指涉的就是將動物遺體火化、掩埋等措施。又回到當初過監視攝影機的對話,防疫人員說「領導要求就地解決」,這裡說的領導到底是哪個單位?應不應該也比照辦理調職懲處?全案在此不了了之。

疫情期間的武漢人與狗。 圖/歐新社
疫情期間的武漢人與狗。 圖/歐新社

上海報恩寺的智祥和尚,在中國以救援流浪動物聞名。 圖/法新社
上海報恩寺的智祥和尚,在中國以救援流浪動物聞名。 圖/法新社

第二個疑點是官方聲稱的「取得該網民諒解」。飼主傅小姐透過微博帳號「硬核小啾」發文之後,雖然後續仍有進度追蹤的文章,但最早的控訴文字卻莫名消失。就在發文後的當晚,12日深夜11點半左右,傅小姐再度發文表示:

​​​

「我現在手都在抖,我被人威脅了,我真的覺得莫名其妙,剛剛突然有人打電話給我 說出了我的全名和個人信息,叫我把帖子刪了,我問他是誰,他說他是一個普通老百姓。」

雖然接到來路不名的威脅訊息,但傅小姐並沒有因此照做刪文,卻反倒發現自己的文章「自動消失」,也沒有收到任何舉報通知。傅小姐和網友們的解讀,都直覺認為背後有人在施壓,要把事情給和諧掉,而隔天官方聲稱的「取得諒解」就成了單方面的說詞。

「原來無害化處理就是棍棒爆頭啊!原來全家檢測陰性,家中寵物就要無害化處理呀!原來威脅當事人刪帖等於取得諒解呀!長知識了!」網友在硬核小啾的帳號底下如此諷刺。

被救援的受虐狗。 圖/法新社
被救援的受虐狗。 圖/法新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中國疫情隔離下的寵物怎麼安置?

江西寵物狗事件越滾越大,而且根據社群網路的說法,其實事發的金鳳花園社區,還不只一起寵物撲殺事件。有網友指證,同樣住在金鳳花園的住民,家中養的貓也遭到「無害化處置」,只能在隔離的旅館痛哭,儘管相關說法沒有得到證實,但已經接連引發了網路社群的不滿和恐懼。

實際上就在江西事件的不久之前,11月初在四川成都也有類似的案例,一名女性因為與確診者足跡重疊,主動通報後被送往集中隔離。沒想到期間獨守自家中的三隻貓,竟被「相關部門撲殺」。悲痛的飼主向防疫人員查證,是誰負責、又是基於何種理由帶走貓咪?撲殺的原因和處置手段?為何沒有和飼主通報溝通?種種急切的質疑,都被防疫人員用「不清楚」給堵回。

另一起則是今年9月發生於東北哈爾濱,一名飼主同樣是集中隔離,家中也養有三隻貓,但防疫人員上門替貓進行核酸檢測後,其結果卻是陽性,近而打算直接安樂死處置。此案的爭議在於,安樂死的過程其實並沒有事先通報、也沒有徵得飼主的同意就逕自執行,讓當事人心情極為衝擊。

2021年10月,武漢天河機場裡候機的寵物狗。 圖/法新社
2021年10月,武漢天河機場裡候機的寵物狗。 圖/法新社

難到中國沒有疫情底下的寵物妥善安治方法嗎?這正是輿論對於江西、成都等案例最難以接受的矛盾之一,因為先前北京、上海、廣州等多個地區,都曾經針對寵物的安置有配套措施,即便確診了也不需要執行駭人的無害化處理。

例如上海黃浦區有明文規定,飼主集中隔離時,寵物可以隨行照顧陪伴。北京大興區則是同意可由家庭成員留守照顧寵物,近期疫情爆發的北京昌平區,則是可讓寵物轉移到第三方機構(例如寵物旅館等)寄養安置。而同樣發生在成都,就在貓咪撲殺事件之後的11月11日,在成都高新區卻是截然不同的故事——有一名確診病例在醫院收治,掛念家中的貓咪無人照料,防疫人員徵得同意後,親自登門造訪:

「帶著貓糧、貓罐頭上門對該寵物貓采集核酸樣品。做完肛拭子後,疾控工作人員還幫換了貓砂,水盆裡更換了乾淨的飲用水,貓盆放上新鮮貓糧,打開貓罐頭作為獎勵。」

相同的防疫情境,卻是生死兩樣結局,網路輿論的氣憤也在於此:明明就有其他可以照辦的前例,為何那些地方政府「連抄答案都不會?」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官媒:譴責批評可以,但請別無限上綱...

憤怒的網友們,開始質疑執法單位的法源依據和防疫規定的解釋。儘管類似的案件都有輿論一面倒的聲援支持,但之中也有防疫人員和其他少數聲音的反駁,認為依據中國《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若爆發大型傳染病時,為了控制疫情和切斷傳播路徑,得「控制或者撲殺染疫野生動物、家畜家禽」。

但這項規定的前提是「動物確實染疫」。其二是如果真的染疫了,寵物又是否在法律上等同於「野生動物、家畜家禽」?相關疑義在中國《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其實已有解釋,貓與狗並未列入「家畜家禽」的名單項目,而是將其視為「伴侶動物」,因此也有支持者據此認定,因防疫而撲殺貓狗寵物根本於法無據。

之所以解釋不一、各地做法不同,問題就出在中國官方自己也沒有給出確切的答案。中國防疫中心和衛健委曾經針對相關議題表示,由於目前為止都還沒有發現寵物感染COVID-19後傳播給人的案例,也沒有確診者傳染給貓狗後發病的情形,對於無論是寵物染疫或者飼主確診的狀況,並沒有制訂相應的法規來處置,也就造成了地方莫衷一是,民眾似乎只能憑運氣,期待執法者是個懂得「妥善安排」的良心人。

「連自己放在家裡的狗狗都保護不了,那可是我的家啊!我以為最安全的家…都保護不了…還有什麽能讓我覺得活得安心的?」

對於江西案的怒火,紛紛都明指了對政府和法律的質疑,「這疫情到現在最令人害怕的是寵物被無辜撲殺…會不會以後無害化處理人民百姓呀?」而周末兩日的延燒未能平息,查覺到民意風向漸漸「不利」的官媒,趕緊出面發聲緩頰。《央視》就在15日一早發文譴責「別拿別人的寵物當畜生」,批評地方政府不近人情的錯誤做法,但一方面也表示「事情已達成了諒解」。

北京狗。示意圖非當事狗。 圖/路透社
北京狗。示意圖非當事狗。 圖/路透社

往常對外放重砲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更是語重心長地撰文一篇,「老胡看到很多網友對此事表達不滿,我認為這種不滿的很大一部分屬於天然的同情。希望上饒信州區對此事加以及時調查,給涉事居民一個答覆,也回應輿論的關切。」

不過胡錫進話中有話,先說了輿論是出於「對事件本身天然的同情」,轉化了對政府的質疑批判力道,接著又說:「各地做好防疫非常不容易,基層政府和防疫人員付出了巨大努力,的確不是所有細節都能做到完美無缺的,」

「公眾對此需要有一個總的把握和理解,遇到問題就事說事,盡量不上綱上線。」

「上綱上線」一詞是出於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常見用語,原意是把任何問題與矛盾都上升到階級鬥爭的程度,現在常引申為將事物無限上綱到針對國家或政府的抨擊。胡錫進這裡的言下之意,就是希望輿論的砲火應適可而止,若是像其它網友接連討論的,「這次無害化處理狗,下次無害化處理人」的推導邏輯,恐怕就不是中國政府所樂見的維權氛圍。

飼主「硬核小啾」在15日下午發文,「不查實『領導要求』,只批評教育兩名防疫人員,怎麽能算是有結果呢?」但全案經過一連串官媒的緩頰後,目前沒有任何後續進度。柯基犬「炒粉」最後下落何方,無人知曉。聲援的中國網友在「硬核小啾」底下留言:

「這一次無理由地、殘暴地、隨意地打死了一條狗,下一次會不會將人當成狗,隨便就打死了?現在還沒到這一步,該感謝政府嗎???當年計劃生育的時候,將人當成牲畜,懷孕八個月了照樣打胎,有的小孩打下來還是活的。唉,一脈相承的殘忍。」

飼主「硬核小啾」在15日下午發文,「不查實『領導要求』,只批評教育兩名防疫人員,...
飼主「硬核小啾」在15日下午發文,「不查實『領導要求』,只批評教育兩名防疫人員,怎麽能算是有結果呢?」但全案經過一連串官媒的緩頰後,目前沒有任何後續進度。柯基犬「炒粉」最後下落何方,無人知曉。 圖/微博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北京限時消滅大型犬?中國「限狗令」的執法爭議

基因複製毛小孩:中國「克隆寵物」的商機爭議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圖為Banksy針對移民所做的塗鴉,指賈伯斯的生父也是敘利亞裔移民,如果當初沒有...

我們成了消耗品?誰會害怕「波蘭水電工」大舉入侵

2021/11/26
2021年11月19日,美國威斯康辛州基諾沙郡法院陪審團,宣判一起轟動全美的爭議...

正當防衛誰有罪?美國大審的「基諾沙少年鄉民槍擊事件」

2021/11/26
「你的人生是被數學成就?還是被數學直接摧毀在起跑點?在變成大人後,你認為曾經的『...

雞兔同籠的社會正義?美國教育的「數學課戰爭」之亂

2021/11/19
中國江西在上周末發生一起疫情隔離的寵物撲殺事件,12日有隔離的住戶控訴,被迫留在...

打死隔離狗?中國防疫「登門格殺寵物犬」的無害化風波

2021/11/15
白俄羅斯從2021年夏季開始「主動招募」成千上萬的中東難民,把他們如同牲口一般地...

混合戰的條件:白俄「人造難民潮」如何發動?怎麼反擊?

2021/11/12
圖為日本學童的修學旅行,參觀港口的捕鯨活動和鯨魚肉解體。 圖/美聯社

日本「修學旅行」存廢問題:青春回憶與經濟復甦之必要?

2021/11/12

最新文章

2021年,韓國體壇、演藝圈接連爆發校園暴力醜聞,包含多名演員、體育選手都被指稱...

地獄來的學生們(上)南韓殺紅了眼的「學暴問題」

2021/11/26
「除了單次遭遇的校園暴力,長期持續、跟師長家人講了也沒用的『校園霸凌』至今也仍是...

地獄來的學生們(下)南韓校園暴力養出的「復仇商機」

2021/11/26
2021年11月19日,美國威斯康辛州基諾沙郡法院陪審團,宣判一起轟動全美的爭議...

正當防衛誰有罪?美國大審的「基諾沙少年鄉民槍擊事件」

2021/11/26
左圖為年方20歲、尚未出家的三谷晴美,1973年剃度出家,法號「瀨戶內寂聽」,右...

追悼瀨戶內寂聽:日本「子宮作家」的百年性平史詩

2021/11/25
「你的人生是被數學成就?還是被數學直接摧毀在起跑點?在變成大人後,你認為曾經的『...

雞兔同籠的社會正義?美國教育的「數學課戰爭」之亂

2021/11/19
「船底板子之下,就是深海地獄。」討海人的工作有相當的風險,日本的漁師和極道也有密...

魚與黑道的「板子地獄」:日本工藤會之海洋暴力傳說

2021/11/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