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德國的雙重標準:不滿歧視,厄齊爾宣布「退出德國隊」(聲明全文)

2018/07/23 轉角說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德國隊的世界盃雖早早落幕,但球隊的分裂傷痕這才正要發作!在今屆世足賽中,因賽事開幕前,因與土耳其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合照、並被用於土耳其選戰宣傳用途,引發德國社會「不忠」、「染惹政治爭議」指控,進而於德國隊小組淘汰後,成為「戰犯」代名詞的德國明星中場——梅蘇特.厄齊爾(Mesut Özil)——22日晚間發布聲明,嚴詞譴責德國媒體與足協(DFB)高層,並質疑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Reinhard Grindel)、德國名將馬特烏斯(Lothar Matthäus)、以及德國隊官方贊助商梅賽德斯-賓士集團(Mercedes-Benz),在「合照門」事件後所展現出的雙重標準與種族歧視,並自此宣布不再為德國隊踢球,「永久退出德國國家隊。」

▌延伸閱讀:〈你算哪國人?德國足球明星與土耳其總統的快樂合照風波〉

現年29歲的厄齊爾,是德國足球近10年來最有天賦與創造力的中場選手。自從2009年2月入選德國國家隊以來,厄齊爾已代表德國出戰92場比賽,打進23球、製造40助攻,是德國隊2014年在巴西奪得世界盃冠軍的重要功臣,亦是目前德國隊的主力攻擊中場。

厄齊爾出生於德國西部蓋爾森基興(Gelsenkirchen)。其父執輩在1960年代從土耳其移民西德後,家族已落地生根超過半世紀;但在德國社會,厄齊爾仍時常被冠以「土耳其裔」的標籤,在德國足壇也以一口「土腔德語」聞名。

在過去,表現出色的厄齊爾,曾被德國輿論視為「德國族群融合」以及「德國足球青訓革命」的旗幟性人物,德國隊也以他為起點,進入了「多元族裔」組成的黃金世代;然而,在今年夏天的世界盃中,身為衛冕冠軍的德國隊,竟恥辱性地小組淘汰,賽前引發「政治風波」的厄齊爾,也就一路遭到隊友、球迷、足協與德國政治輿論的「戰犯對待」。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回顧:厄多安合照風波?

德國輿論對於厄齊爾的敵意,始於今年5月中的「合照風波」。

今年5月13日,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在爭議之中來到了英國倫敦,展開為期3日的外交訪問。過程中,土耳其外交部也特別安排了一場「文化與慈善茶敘」,並邀請了多名效力於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的「土耳其裔選手」,與厄多安一同亮相。

與會的選手包括了埃佛頓前鋒托松(Cenk Tosun)、曼城中場京多安(İlkay Gündoğan)、以及效力於兵工廠隊的厄齊爾——雖然這三人都是出生於德國、並接受德國足協青訓栽培的「土耳其裔」球員,但除了托松日後加入土耳其隊之外,厄齊爾與京多安都是德國國家隊的常備選手。

見面過程中,厄多安分別獲贈了三人的簽名球衣,並與每位選手開心合照;其中,厄齊爾雖然行禮如儀,同行的京多安卻在球衣上,親筆以土耳其文寫下了「誠心地向我尊敬的總統致意」——然而,系列照片之後卻在厄多安官網與土耳其執政黨AKP的社群網站發布,並成為厄多安連任選戰的宣傳素材。相關事件也因此觸發了德國政壇與社會輿論的譴責大戰。

由於當時的土耳其,即將在6月份舉行總統大選,新任總統也將依循新憲,取得總理與部分國會職權,取得行政、立法、司法的絕對權力;再加上過去幾年間,厄多安曾多次因為「海外拉票」問題,和歐洲各國爆發外交衝突,甚至曾公開辱罵德國「納粹遺毒沒退」,因此敏感時刻高調會晤兩名「土裔的德國國家隊球星」,也引發了「拉攏德國土裔選民」的爭議聯想;像是AfD等極右派政黨,更是見縫插針地大罵:「這些移民球員『忠誠度』有問題!」

在風波燒起的第一時間,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即透過個人Twitter厲聲譴責:「足球界與德國足協所捍衛的道德價值,與厄多安先生有著諸多差異。所以,放任自己成為有心人士的選舉工具,對於國家隊的成員選手來說,並不是好事...而這些選手們的行為,確實損害了德國足協對於族群融合所付出的努力。」

之後,排山倒海的媒體與輿論指控,甚至要求德國足協開除兩名引發政治風波、沒資格代表德國球衣的「土裔選手」,以免場外政治爭議「擾亂軍心」。之後,甚至連德國聯邦總統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都得親自介入,主動與京多安和厄齊爾見面調停。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兵敗世界盃「戰犯」的標籤?

在風波燒起之後,事主之一的京多安,也數次坦承自己「思慮不周」,並公開向德國社會與足協道歉;但更遭針對的厄齊爾卻始終保持沉默,在世界盃開戰之前,還刻意避開了德國隊的公開記者會。

然而厄齊爾的冷處理,並未平息德國國內的敵意輿論,在世界盃開幕前的幾場熱身賽中,場上的厄齊爾與京多安,都遭到德國極端球迷的辱罵與噓聲;之後,狀態低迷的德國隊,今年世界盃也表現頹靡,在小組首戰敗給墨西哥後,場上表現平淡的厄齊爾更遭到國內輿論的砲轟,像是德國傳奇名將馬特烏斯,就公開點名厄齊爾:表現爛透,如果不喜歡德國隊球衣的話,你可以回家不爽不要踢!

德國隊最終在小組賽末戰,爆冷輸給了南韓隊。比賽中,厄齊爾雖然創造了7次攻門機會,但鋒線無力的德國隊仍掛蛋作收。賽後,準備退場的厄齊爾甚至在球場通道,與看台上的德國球迷爆發激烈口角。

大賽開戰前夕,在合照風波中一直沒出面幫隊友坦壓力的德國隊長諾伊爾(Manuel Neuer),就曾指合照門為球隊帶來「額外的壓力」,而德國隊慘遭淘汰後,包括主力前鋒穆勒(Thomas Müller)也跟進表示「來自場外、與足球無關的事件,影響了德國隊的表現」;德國隊領隊比爾霍夫(Oliver Bierhoff),更對媒體表示:「在爭議時刻讓厄齊爾入選,可能不是正確的決定。」

此外,一直緊咬著厄齊爾不放的足協主席格林德爾與馬特烏斯,更是繼續要求厄齊爾「出來道歉」,並加重質疑厄齊爾的融入與對國家隊的認同感。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厄齊爾的爸爸:我不懂,你們怎突然嫉惡如仇了?

在世界盃之後,厄齊爾本人即進入「神隱」休假模式;但厄齊爾的父親,卻接受了德國《圖片報》的專訪,並質疑德國政治與足球圈內,對於厄多安事件展現了極為離譜的雙重標準。

「我在德國生活將近半世紀,我向德國繳稅、在德國工作、使用德語...但至今,人們仍會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們。為什麼會這樣?我也想知道...但這不是我能改變的,自從2015年難民危機之後,這樣的狀況每況愈下。」厄齊爾的父親表示,德國足球圈總稱厄多安是獨裁者、所以和他合照的厄齊爾等同於魔鬼代言人的邏輯來說事;但如果足球圈內真如此「嫉惡如仇」,為什麼德國隊不抵制同樣「獨裁」的俄羅斯世界盃?德甲聯賽,為何又繼續收俄國國營事業的廣告贊助費?

當時,厄齊爾的爸爸認為,「如果我是梅蘇特,我可能會選擇退出德國隊」;而在兩個星期後,梅蘇特也真的透過一紙重磅聲明,以極具爆炸性的言論,宣布退出德國國家隊。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厄齊爾的突發聲明(一):為什麼我不後悔合照(全文)

這幾個星期來,我終於有時間沉澱與思考這過去幾個月的風波。最終,我希望在此分享我的想法與情緒,並解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和許多人一樣,我的家族血脈並不只來自單一一個國家。儘管我在德國長大,但我的家庭背景卻有很深的土耳其根源。就像我有兩顆心一樣:一顆是德國人的心,另一顆是土耳其的。在我小時候,我媽媽總是教誨我:永遠都要尊重,永遠都不該「忘本」,這些價值觀念仍影響我至今。

今年五月,我與厄多安總統,在倫敦的一場教育慈善活動上見面。我們第一次的相遇,是在2010年,在他與梅克爾總理,於柏林共同觀賞了德國隊對土耳其隊的球賽之後。在那之後,我與他曾多次在不同場合有過交會。我注意到了那張合照,透過媒體在德國所引發的激烈反應,有些人因此指責我在說謊、或刻意煽動政治風向;但那次的合照,是真的無關政治。

就像我說的,我的媽媽教我不可忘本,不可拋棄我是誰還有家族的傳統。因此對我來說,與厄多安總統的合照,並無關於政治或選舉,而只是向我家庭祖籍所在國的政府元首,表達合理的敬意——我的職業是足球選手,不是政治家,我們的會面也無關任何政見的闡述。事實上,我們每次見面,談的都是一樣的話題——足球——因為他年輕時,也曾是足球運動員。

儘管德國媒體的敘述有所落差,但事實就是,如果我不和厄多安總統會面,那即是對我家族歷史的不敬,而我知道我的家人們也會為今天的我感到自豪。對我來說,土耳其總統是誰都沒差,重點是——今天,他就是土耳其總統,所以必須尊重他的職位。我想,在倫敦設宴接待厄多安的英國女王與首相梅伊,應該也同意我的想法。不論他今天是土耳其總統還是德國總統,我的態度都一樣不變。

我明白這可能很難懂,在多數社會中,政治領導人的職位,很難與該人的人格身份分割論之。但在這次事件中,真的不一樣。不管上次大選或上上次的大選結果如何,我想我都會做一樣的決定:一樣會拍下那張照片。

2009年歐青賽的厄齊爾。 圖/法新社
2009年歐青賽的厄齊爾。 圖/法新社

▌厄齊爾的突發聲明(二):指責馬特烏斯、中學母校和賓士(全文)

我知道身為一個足球選手,我曾在世界上最頂級的三大聯賽中踢球。我很幸運地一路在德甲、西甲、英超,都得到我的隊友與教練團的無條件支持;但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同樣學會了如何應對媒體。

我的表現總是引人討論——有的掌聲,有的批評。如果新聞或支持者點出了我在比賽中的錯誤,我都欣然接受——我不是一個完美的足球員,因此這些指教,總能促使我更努力地提升自己。但我不能接受的是,有些德國媒體就是要指責我的雙重認同,在世界盃失利後,就要把整隊的問題都推到我的頭上!

有些德國媒體,就是故意拿我的背景,以及和厄多安總統的合照生事,並將之塑造為右翼政治的宣傳工具。他們憑什麼拿我的名字與這張照片,來當作世界盃失利的主要原因?他們不談我的表現,不談球隊的表現,他們只攻擊我的土耳其裔背景——這已超出了我的界線,根本不該這樣,但德國新聞卻正試圖影響整個德國來攻擊我。

同樣讓我失望的,還有媒體道德的雙重標準。馬特烏斯(德國國家隊榮譽隊長)前幾天不也和一位「世界領袖」會面(編按:這裡指的是馬特烏斯前往克林姆林宮與普丁見面、合影、送球衣禮物),但那家媒體譴責了他?就算馬特烏斯在德國足協仍有職位,但足協有叫他出來公開澄清嗎?他不也繼續代表德國隊四處走跳,可官方卻毫無反應。

如果媒體認為我就該被逐出世界盃陣容,那麼馬特烏斯的榮譽隊長之職,不也該被拔掉嗎?還是說因為我有土耳其的血脈,所以我比較好欺負?

此外,我一直認為「合作夥伴」,意思是一起合作、患難與共。但這陣子,我本打算和長期合作的兩間「慈善合作夥伴」,一同拜訪在蓋爾森基興老家、我所畢業的貝爾根費爾德綜合中學。在那裡,我贊助了一個一年計畫,希望讓移民家庭的小朋友、清貧家庭的小朋友,能與其他學童一起踢足球,學習在地的社會與生活習慣。

然而,在活動行程的前幾天,我卻被我那兩個所謂的「夥伴單位」給拋棄,他們不願在此時繼續與我合作;更糟的是,我的母校校方,竟然告知我的經紀公司,希望我近期不要出現在校園,因為他們在合照門之後,「非常擔心媒體」的壓力,也害怕激怒在蓋爾森基興「逐漸崛起的右派政黨勢力」。

坦白說,這真的很傷人。因為那不僅是我的母校,他們的回應方式,更讓我覺得我的心意不值得、也配不上他們的寶貴時間。

事情還沒結束,同一時間,我也被另一名「贊助夥伴」孤立。他們剛好也是德國足協的官方贊助商(編按:這裡指的,是「賓士集團」),我本來也被要求在他們世界盃的宣傳影片中亮相,但在合照門風波後,他們立即把我的畫面刪掉,並取消所有預定的合作活動。

對該集團來說,和我沾上邊已不再是什麼加分的事,因此他們才會啟動這所謂的「災難管控」——但此時此刻,這真的很諷刺。因為不久之前,德國政府才剛宣布他們的產品因為安裝了非法與未經授權,而可能導致使用者陷入危險,因此上萬台汽車才被勒令召回。但當我被德國足協鎖定,要我出面澄清影響官方形象的行為時,大家卻都沒有對這家足協贊助商,採取相同的要求標準呢!我覺得這比合照更危險,難道不是嗎?但德國足協有出來說什麼嗎?

就像我說的,「夥伴」就該患難與共。在這段時間Adidas、Beats、和BigShoe都給我了不曾動搖的感人支持。他們無視於德國媒體製造出的莫名風暴,繼續以及為專業與負責的態度,選擇與我繼續合作,對此我也非常感激。在世界盃期間,我與BigShoe協助了23名小朋友,在俄羅斯接受重要的手術,在巴西、南非,我們也都做過一樣的事。對我來說,這是作為足球選手的我,做過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但新聞媒體從來沒有足夠的版面,來告訴社會大眾這些小朋友需要什麼;對他們來說,比起幫小朋友們動手術,我被球迷噓爆、和別國總統合照,才更為重要——但他們不也有足夠的大平台來推廣公益嗎?只是他們不要而已。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厄齊爾的突發聲明(三):向德國足協主席開戰(全文)

不過,最讓我感到失望的,還是過去幾個月來,德國足協對我的不公對待,特別是足協主席格林德爾本人。在合照事件後,德國主帥勒夫(Joachim Löw)緊急要我中斷休假,即刻前往柏林,好與足協共同發表聯合聲明、一口氣結束輿論風波。

當時,我試著與格林德爾解釋我的家庭背景,以及為什麼我會去拍照的原因,但主席卻更熱心於闡揚他個人的政治理念,並反過來貶低我的意見。不過儘管他擺出高姿態,會後我們仍達成共識,要集中精神以世界盃為優先。也因此,我才選擇在世界盃集訓期間,缺席德國足協的記者會,我太清楚記者們想談的是政治爭議而不是足球,他們只想落井下石,就算領隊比爾霍夫已多次公開表示:風波已經結束。

在這段時間,我也與德國總統史坦麥爾有過見面。與格林德爾不同,史坦邁爾總統非常專業,對於我的家庭解釋、成長背景與我的決定原因,他都很想知道,很在意聆聽。我還記得,當時的會面只有我、京多安與史坦邁爾總統三人;沒能加入、大吹特吹自己「政治理念」的格林德爾,對這樣的安排就非常不滿。我們和史坦邁爾總統約好,要在會後發表共同聲明來平撫風波,好讓輿論專心回到足球場上。但格林德爾很不高興這份聲明不是由他的公關團體起草,於是他不斷糾纏總統辦公室,直到稱了他心意為止。

在兵敗世界盃之後,格林德爾在賽前的種種舉止也遭到極大的質疑壓力,我覺得這是剛好而已。然後最近,他又再一次公開要我「出來面對」、出來解釋合照門事件,甚至把德國隊在俄羅斯的糟糕表現,全都推到我一人頭上——儘管之前他明明親口對我說:事情全部到此為止。

今天,我之所以現在「出來面對」,不是因為格林德爾的催促,而是因為我想說!我再也不願意當他的替死鬼,為他的無能與庸碌轉移焦點!

我明白合照門後,他就想把我驅逐出隊,所以他才會在不經思考、不經諮詢的狀況下,在推特上發文砲我。還好勒夫與比爾霍夫,一直都願意支持我並信任我;但在格林德爾與其從眾的眼中——只有贏球的時候,我才是德國人;輸球的時候,我就是哪個移民來的傢伙。——就算我在德國繳稅、贊助德國基層足球、和球隊一起贏下2014世界盃冠軍,我仍不被這個社會所接受,我依舊被當成是「外人」。

2010年,我獲頒「Bambi獎」以彰顯我作為成功融入德國社會的楷模;我在2014年得到德國聯邦政府頒發「銀月桂葉獎」;在2015年被邀請成為「德國足球大使」...但就算這樣,我仍不算不上是「德國人」?

要成為德國人到底有哪些條件,我又那裡不符資格?我在國家隊的朋友——波多司基(Luka Poldoski)、克洛澤(Miroslav Klose)——他們從沒被本國形容成「德籍波蘭人」,所以為什麼我就得被冠名為「德化土耳其人」?就因為是土耳其嗎?還是因為我是穆斯林?我覺得問題很明顯了。

對於說這些家族成員來自多元國家的人來說,被稱作「德化土耳其人」已是差別待遇。我在德國出生,在德國受教育,為什麼大家還是不能接受我就是德國人的事實?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厄齊爾的突發聲明(四):退隊決定(全文)

格林德爾的意見,在德國隨處可見。德國政客霍茲豪爾(Bernad Holzhauer),就曾因為與厄多安的合照與我的土耳其血緣,公開罵我「姦羊奴!」(goat-fucker);還有德國劇場協會主席史提爾(Werner Steer)還叫我「滾回安那托利亞」,滾回土耳其移民該去的地方。

如同我所說,針對我的身家背景進行污辱與攻擊,是極為可鄙的逾矩!任何使用歧視手段,企圖達成自己政治目的人,像是前述的無恥幾位,都該立馬辭職下台!這些人利用我與厄多安總統的合照,趁亂凸顯與散播自己種族歧視的意見,對於整個社會來說,這再危險也不過了。

和這些傢伙比好不哪去,在世界盃的德國-瑞典賽後,還有德國球迷用德語朝我罵到「Özil, verpiss Dich Du scheiss Türkensau. Türkenschwein hau ab」,翻譯過來就是「厄齊爾,滾回你的土耳其屎,去死吧土耳其豬!」

我都不想提那些仇恨郵件、恐嚇電話,以及在社群媒體上針對我與家人的各種攻擊。這些意見都代表著一個過去的德國,一個封閉於多元文化的舊德國,一個我無法自豪的德國。我相信很多擁抱開放社會的德國同胞,會同意我的想法。

至於你,萊哈德.格林德爾。我對你很失望,但卻不意外。在2004年,當你還在德國聯邦議會(代表基民盟,也就是梅克爾的執政黨)時,你不就宣稱過「多元文化主義,於現實中,只是迷思,以及亙古的謊言!」,你不也投票反對雙重國籍法,也反對貪腐懲戒法嗎?還有,你也說過,在德國太多城市裡,伊斯蘭文化「太過深入」。這些可都是不可原諒,且別人沒有遺忘的故事。

在遭遇德國足協與其他很多人不公正的對待後,我已不願繼續穿著德國國家隊球衣奮戰。我不覺得我被球隊需要,從2009年入隊以來的種種成就與努力,就像被抹煞一般。那些有種族歧視前科的人,本不該在這世界上最大、擁有大量多重認同球員的足協組織中任職,這種人展現出來的價值觀,根本配不上那些他們本該協助支持的選手群體們。

這項決定很令我難受,但在近期事件後,我已思量多時——在持續感受到種族歧視與不尊重的當下,我不會再為德國國家隊效力。曾經,穿上德國球衣的我,會為此感到驕傲與興奮;但現在沒了,都沒了。

退隊的決定真的很難,因為我總是在場內外對隊友、教練、以及德國的好人們付出全部。但德國足協高層對待我的作法、侮辱我土耳其背景的作法、自私地拿我當政治工具的作法...真的,我再也吞不下去了!這不是我踢球的理由,我絕不會為此退縮,然後默默地吞下委屈——種族歧視永遠、永遠不該被姑息,被縱容。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量產姆巴佩?法國國家足球學院的光與影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曾數度引發爭議的「真實人體展」(Real Human Bodies),因人體標本...

重磅廣播/死屍來源之謎?遭瑞士禁止的「真實人體」展

2018/10/20
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雪梨歌劇院,近日爆發賽馬廣告投影爭議。 圖/歐新社

重磅廣播/銅臭味的世界遺產?賽馬廣告惹怒雪梨歌劇院

2018/10/12
危機風暴的主角——藝文界大老阿爾諾(Jean-Claude Arnault)——...

重磅廣播/性醜聞與新獎章:停辦的2018諾貝爾文學獎

2018/10/06
10月3日,是德國統一的國慶日。德國人是怎麼過國慶的? 圖/歐新社

德國怎過「國慶日」?從分裂記憶到統一煙火

2018/10/03
小心有針!被稱為「食物恐怖犯罪」的澳洲草莓藏針事件延燒。 圖/歐新社

重磅廣播/食物恐怖怪人?澳洲草莓「藏針犯罪」延燒

2018/09/29
「奧斯卡的一天」:2008年發生於奧克蘭的黑人青年奧斯卡(Oscar Grant...

重磅廣播/ 黑白種族的盲點?美國加州奧克蘭的警民衝突

2018/09/22

最新文章

曾數度引發爭議的「真實人體展」(Real Human Bodies),因人體標本...

重磅廣播/死屍來源之謎?遭瑞士禁止的「真實人體」展

2018/10/20
拜網路普及和YouTube之賜,美國饒舌音樂也於2006到08年間來到了印度。圖...

嘟嚕嘟嚕大大大的「印度有嘻哈」:撞破宿命饒舌夢

2018/10/18
神道教做為日本的固有信仰,有別於俗世的清淨感背後,其實也充滿了一堆俗不可耐、甚至...

日本神社的接班心機:當金權慾望寄生了神道傳承

2018/10/16
英國人對足球的熱情,恐怕難以只是單純的運動精神足以定義。 圖/歐新社

以足球之名:極右英國與足球的「流氓同盟」

2018/10/15
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雪梨歌劇院,近日爆發賽馬廣告投影爭議。 圖/歐新社

重磅廣播/銅臭味的世界遺產?賽馬廣告惹怒雪梨歌劇院

2018/10/12
與巴勒斯坦不老騎士團的西岸之旅,出發!圖為示意圖。 圖/路透社

巴勒斯坦不老騎士(下):從西岸鬼城騎向以巴邊界

2018/10/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