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你算哪國人?德國足球明星與土耳其總統的快樂合照風波

2018/05/16 轉角24小時

厄齊爾與厄多安。 圖/路透社
厄齊爾與厄多安。 圖/路透社

【2018. 5. 16 德國土耳其

你算哪國人?德國足球明星與土耳其總統的快樂合照風波

2018夏天的「世界盃足球賽」,距離開賽已進入倒數一個月,但上屆奪冠的衛冕隊伍——德國國家隊——近日卻意外捲入一場敏感的政治風暴。5月13日,效力於英超兵工廠隊的德國主力攻擊手厄齊爾(Mesut Özil),與曼城隊的德國中場京多安(İlkay Gündoğan),在倫敦與訪英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相見歡;但兩名足球選手的舉動,卻引發了德國球迷與政治圈的震撼,甚至連德國足協主席都發言,指責兩名球員傷害了球隊融入不同族裔社群的努力,並讓自己「被捲入厄多安的政治操作」。

上個周末,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在英國展開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行程中,厄多安不但與女王、首相會面,還大量接受媒體訪問;而下榻倫敦的第一天,厄多安也在飯店中與兵工廠隊中場厄齊爾、曼城隊京多安、埃佛頓前鋒托松(Cenk Tosun)...等多位「優秀的土耳其裔足球明星」見面。

會晤中,厄齊爾、京多安與厄多安總統相談甚歡,兩名選手不僅開心地致贈簽名球衣,京多安更是在禮物上,親筆以土耳其文寫下:「誠心地向我尊敬的總統致意。」

厄齊爾與京多安的致意照片,之後被厄多安的總統競選團隊上傳到社群網路,成為選戰的素材宣傳之一;而兩名德國隊球員的舉動,也在德國體育界與政壇掀起軒然大波。包括朝野黨派領袖、足協主席都發言指責「此舉失當」——因為土耳其即將在6月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總統厄多安也打算擴權連任,敏感時刻高調會晤兩名「土裔明星」,也不免引發「拉攏海外土耳其選民」的爭議聯想。

京多安和厄多安。 圖/路透社
京多安和厄多安。 圖/路透社

快樂大合照。 圖/路透社
快樂大合照。 圖/路透社

▌德國輿論:你的總統?你再說一次!

「當京多安親切地認了厄多安是『他的總統』時,他還有什麼資格為『德國國家隊』踢球?」合照風波傳出後,德國國會第三大黨、以反移民聞名的極右派AfD,也迅速開轟,指控球員「不愛國」;保守派基社盟的國會副主席弗雷德里西(Hans-Peter Friedrich ),亦抨擊兩名德國球員「放任讓自己被厄多安當成選戰工具」。

除了右派與極右派的強力攻擊外,德國左翼政黨也無法苟同厄齊爾與京多安的行為。除了執政聯盟的社民黨(SDP)副主席發言質疑「這不是德國國家隊隊員該有的行為舉止」,左翼黨方面也表示:「在倫敦的豪華酒店裡,和暴虐專制的厄多安搔首弄姿大合照,並在他鎮壓土耳其民運人士、冤獄逮捕批判派的記者們時,還親暱尊稱他作『我的總統』....這也太噁爛了!」

近年來土德關係嚴重交惡,像是土耳其爭議逮捕德國《世界報》記者宇杰爾(Deniz Yücel)、土耳其政變清洗的人權問題、土耳其對海外庫德人的打壓、敘利亞難民潮管制、德國取消對土軍售案....等等原因,都讓厄多安成為「不受歡迎」的人物。

此外,在去年土耳其修憲公投期間,厄多安政府不斷「衝撞歐洲」,土國政府更試圖在荷蘭、奧地利與德國境內,對數百萬移居海外的土耳其移民或雙重國籍者,舉辦「官方造勢大會」。爭議的操作,迫使歐洲各國紛紛對土耳其官員祭出「逐客令」,但多名土耳其高官仍試圖硬闖邊境,而釀成多起外交衝突與街頭騷亂。

去年選戰時,厄多安也公開批評歐洲「仍懷著納粹思想」,因此才千方百計阻止「土耳其的民主施行」,之後他還公開點名土耳其之所以遲遲無法加入歐盟,其主因都是梅克爾政府的「納粹主義、法西斯思想」作梗。

厄多安的訪英行程,也一路引發海外反對團體的激烈抗議。 圖/路透社
厄多安的訪英行程,也一路引發海外反對團體的激烈抗議。 圖/路透社

▌國家隊選手該有代表國家的樣子

由於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即將在一個月後的6月14日開打,包括德國在內的32支參賽球隊,必須在6月4日前遞交正式的23人參賽名單。因此,點兵選將的備戰敏感時機,兩名德國大將的政治風波,也讓德國足協忙著滅火而焦頭爛額。

「足球界與德國足協所捍衛的道德價值,與厄多安先生有著諸多差異。所以,放任自己成為有心人士的選舉工具,對於國家隊的成員選手來說,並不是好事。」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Reinhard Grindel)表示,「我們選手們的行為,確實損害了德國足協對於族群融合所付出的努力。」

面對合照爭議,風頭上的「事主」厄齊爾與京多安,也連忙澄清「會面無關政治」。京多安透過聲明強調:「我們並沒有打算藉由合照表態任何政治立場,更別提為他的選舉站台...作為德國國家代表隊的隊員,我們必將遵從德國足協所提倡的價值標準,我們也很清楚代表國家的諸多責任。」

29歲的厄齊爾、27歲的京多安、與26歲的托松,都是出生於德國的土耳其移民後代。在90年代末期,當時足球實力持續衰退的德國足球為了重返榮耀,而大舉擴張了基層的青少年足球訓練與招募,受到重點栽培的這3名選手也脫穎而出、先後成為U-21國家隊的明星球員。

天賦出色的厄齊爾與京多安,在成年後入選了德國國家隊;之中,厄齊爾也在2010、2014兩屆世界盃表現優異,負責主持德國前場攻勢的他,也因此成為了新世代德國隊的旗幟人物之一。至於同樣代表過德國U-21的托松,後來則在生涯考量下,選擇回歸、加入了土耳其國家隊。

2016年歐洲盃,厄齊爾對義大利隊的進球。 圖/路透社
2016年歐洲盃,厄齊爾對義大利隊的進球。 圖/路透社

▌國家隊教練的反應

長期以來,厄齊爾與厄多安的足球故事,一直被德國視作為「融合楷模」;然而近3年來,隨著德國與土耳其的外交交惡,才讓這批德國籍土耳其裔的足球選手,不意被捲入政治風波。

世界盃前的政治風波,也讓德國國家隊領隊、傳奇前鋒比爾霍夫(Oliver Bierhoff )緊急出面安撫軍心,並為後輩緩頰:「我從不曾懷疑梅蘇特(厄齊爾)和伊爾凱(京多安)為德國奮戰、認同我國價值的決心。我相信他們只是沒想清楚,沒發現那張照片背後的政治象徵...這當然是錯誤的示範,我之後會和他們好好談談。」

「我已經和他們說過,合照的那個決定是錯的。」領國家隊12年、一路看著兩位球員成長的德國隊主教練勒夫(Joachim Löw),15日在公布陣容初選名單時,也特別表示。

「但同時我也很理解厄齊爾與京多安的心情。對於有移民背景的球員來說,一顆心總是會有兩種情緒在拉扯的時刻...這當然不容易,但兩名選手都已澄清,他們並沒有藉此站台政治的想法。他們為了融入德國付出了很多努力,而這次的風波,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堂寶貴的教訓。」

目前,厄齊爾與京多安都入選了德國隊第一波27人的世界盃初選名單。如沒意外,兩人都能順利搭上最終名單的正選列車。在過去一個賽季裡,京多安伴隨曼城奪得了英超冠軍;不過在兵工廠,厄齊爾相對低迷且不穩定的表現,卻被認為是球隊戰績無法更進一步的主因之一。

以奪得世界盃冠軍和吃鼻屎習慣聞名的德國主帥勒夫。 圖/路透社
以奪得世界盃冠軍和吃鼻屎習慣聞名的德國主帥勒夫。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日本大學美式足球在月初爆發惡意擒抱、導致選手受傷事件,在犯規選手宮川泰介公開謝罪...

教練的魔鬼指令:日本美式足球惡意犯規,引爆輿論憤怒

2018/05/23
美國當代重量級猶太裔作家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病逝,享壽85歲。...

《美國牧歌》絕響:美國文學宗師菲利普.羅斯逝世,享壽85

2018/05/23
推廣藏人母語教育的藏族青年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在2016年...

有罪的母語教育:煽動分裂?藏人青年扎西文色遭中國判刑5年

2018/05/23
圖/美聯社

南亞大熱浪:喀拉蚩44°C,巴基斯坦65人熱死

2018/05/22
圖/維基共享

「你已經死了!」法國學者破解希特勒生死之謎

2018/05/21
圖/歐新社

美中貿易戰爭「假休兵」?精神勝利的雙邊模糊仗

2018/05/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