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日本辛德勒:外交官杉原千畝,日本二戰形象的救星?

2018/07/02 蔡曉林

《辛德勒的名單》講述二戰時期一名德國商人協助猶太人避難的故事,而在二戰中常被認為...
《辛德勒的名單》講述二戰時期一名德國商人協助猶太人避難的故事,而在二戰中常被認為是侵略者的日本,也有類似辛德勒的故事? 圖/電影《辛德勒的名單》

2018年年初,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立陶宛考納斯(Kaunas)時,當地民眾揮舞著日本國旗,迎接日本首相的到來。為何這個與日本距離遙遠的東歐小國,會如此歡迎日本首相呢?作為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的立陶宛,究竟與日本有什麼樣的淵源?

答案是——約莫70年前,日本外交官杉原千畝曾經在此救助了上千名猶太難民,立陶宛的人民至今仍然記得這位日本外交官的恩德,因此前來歡迎安倍首相的拜訪。

這位被稱為「日本的辛德勒」的杉原千畝,在他擔任日本駐立陶宛大使時,因遇二次大戰,在猶太人難民的請求下,不顧日本政府的反對,持續發放簽證讓他們能夠逃離納粹的追捕,拯救了6,000多名猶太人。

安倍首相在參觀杉原當年在考納斯所居住的領事館(現今已改成杉原紀念館)時,也向媒體表示:

跟他(杉原)同樣作為日本人,真心感到驕傲。

然而杉原的故事過去在日本幾乎不被重視,直到近年才又重新以另一種方式被提起。

2018年初日本首相安倍訪問立陶宛,並前往由日本大使館改建的杉原千畝紀念館。 圖...
2018年初日本首相安倍訪問立陶宛,並前往由日本大使館改建的杉原千畝紀念館。 圖/路透社

外交官杉原千畝有「日本辛德勒」之稱,曾發出「生命的簽證」拯救逾6,000名猶太難...
外交官杉原千畝有「日本辛德勒」之稱,曾發出「生命的簽證」拯救逾6,000名猶太難民。 圖/截自杉原紀念館

▌早期的杉原:刻苦求學、遠赴滿洲國

杉原千畝(1900-1986)出生於日本岐阜縣,從小成績優異,他的父親一直期待他能進入京城醫學校成為醫生,然而杉原不聽從父親命令,在醫科的考試中交白卷,然後以優異的成績進入早稻田大學英文科,立志成為一名英文老師。由於反抗父令,杉原求學期間可謂相當辛苦,還打過送牛奶的工,但也不影響他學業上出色的表現。

有一天,杉原偶然得知了外務省留學生試驗的資訊,從此每日在圖書館苦讀,最後於1919年獲取前往哈爾濱學院入學的資格,同年就讀該校。在考官以及政府的考量下,安排杉原主修俄文。杉原在學期間表現良好,且俄文水平甚高,除此之外,他還精通英語、德語、法語以及中文,於1924年正式成為外務省的書記生,並且擔任翻譯官,於1932年正式成為滿州國外交部事務官。

不過,杉原曾經多次表達對關東軍的不滿,他曾說:

日本人對中國人惡劣的態度,彷彿將他們視為不同的人。對於這點我無法認同。

而杉原在中國東北的這段時期,曾與一名俄羅斯女子結婚,並且受洗為東正教教徒,不過因妻子被認是蘇聯方的間諜,最終這段婚姻以離婚告終。回到日本後,他與朋友的妹妹幸子再婚,並且再度以外交官的身份前往歐洲。

杉原與朋友的妹妹幸子再婚,並以外交官的身份前往歐洲。 圖/截自<a href=
杉原與朋友的妹妹幸子再婚,並以外交官的身份前往歐洲。 圖/截自杉原紀念館

▌「日本的辛德勒」:拯救猶太人

1939年,杉原開始了在考納斯的生活,同一年,德國入侵波蘭,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大批的猶太難民想要逃離歐洲,包括杉原所在駐的立陶宛。

在後來杉原的紀錄片與電影中,都曾描述這樣的場景:1940年7月,那原本是杉原日常生活中再平凡不過的一天,沒想到當杉原一看窗外,發現日本大使館外來了一大群猶太人,擠在欄杆的另一頭,臉上淨是驚恐的表情。杉原與當中的猶太人代表談話之後,才得知他們為了躲避納粹的追捕,想要取得日本的過境簽證以逃離歐洲。

不過日本政府規定,若有外國人想要取得過境簽證,必須要有一定的財務證明。但顯然這些難民並沒有滿足這項先決條件。

在與猶太難民商談完之後,杉原向日本外務省詢問發行簽證的事宜,不意外地被日本政府強硬拒絕,聲稱不能發行簽證給任何沒有達到條件的人。尤其日本與德國都是軸心國,擔心此舉會影響外交。因此儘管杉原再三地請求,日本政府的態度仍然非常強硬。

二戰爆發,許多立陶宛的猶太人為求逃出歐洲,聚集在立陶宛的日本大使館外希望能領到「...
二戰爆發,許多立陶宛的猶太人為求逃出歐洲,聚集在立陶宛的日本大使館外希望能領到「生命的簽證」。 圖/截自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

經過天人交戰後,杉原在家人的支持下,決定違背外務省的命令,開始發行簽證給猶太難民,據說他日以繼夜發放簽證。然而戰事越演越烈,就連立陶宛也將淪陷。杉原收到日本政府的異動命令,要求他離開立陶宛前往柏林。最後,當杉原在搭乘離開考納斯的火車時,仍繼續發行簽證。甚至還有倖存者說,杉原最後將印章丟下了火車,讓難民們再「自發簽證」以拯救更多性命。

有資料顯示,最後他一共發行了超過2,000張簽證,由於一張簽證能適用於一整個家庭,粗估杉原拯救了約6,000名猶太人,這個數字佔了當時立陶宛猶太人口的3分之1。其中,被稱為「期貨之父」的里歐.梅拉梅德(Leo Melamed),當年也是靠著杉原所頒發的簽證,在逃往神戶後,才移民美國,有了之後傲人的成就。

戰爭結束後,由於日本戰敗,杉原與家人成為蘇聯戰俘,在羅馬尼亞度過了一年,隨後返回日本。但杉原回國不久,便收到了外務省的退職令。日本政府的說法是,在戰後原本就因組織改組而有3分之1的外交官遭到退職,而杉原只是其中之一罷了。

最後杉原決定違背外務省的命令,開始大量發行簽證給猶太難民。圖為1940年發出的簽...
最後杉原決定違背外務省的命令,開始大量發行簽證給猶太難民。圖為1940年發出的簽證。 圖/維基共享

然而有其他說法顯示,日本政府是因為杉原發放猶太人簽證,加上有傳聞杉原與猶太人有金錢上的交易,才將他免職。當許多猶太人想取得杉原的聯繫方式時,日本外務省則不斷聲稱「日本外務省沒有杉原千畝這樣一個人」。

失去了外交官工作的杉原,在1960年代改至商社工作,並赴莫斯科,繼續發揮了他的語言專長。杉原退休後便定居於神奈川縣藤澤市,一直到1986年因病過世。在他過世前一年,以色列政府頒發了「國際義人」的獎項,杉原是唯一獲得此項殊榮的日本人。

雖有如此顯赫的名號,但杉原歸國後行事低調,直到許多以色列人來參加他的喪禮,他的鄰居們才知道原來他有這麼一段經歷。而在幾位支持杉原的後輩的努力下,日本政府終於在2000年,由時任外務大臣的河野洋平公開道歉,並且於外務省設立杉原的紀念碑,並在他的出生地岐阜縣建立了「杉原千畝紀念館」,才終於還他的名聲一個清白。

美國洛杉磯的寬容博物館也設置杉原千畝的紀念區,猶太大屠殺的倖存者與其影像合照。 ...
美國洛杉磯的寬容博物館也設置杉原千畝的紀念區,猶太大屠殺的倖存者與其影像合照。 圖/法新社

▌生命的簽證:當代日本杉原效應

儘管恢復了名譽,比起在國際上的知名度,起先杉原的事蹟並未在日本廣為人知。最早的推手是其妻——幸子夫人——推出的傳記,讓更多人知道了這個故事。但杉原的故事廣為人傳,要等到近年討論到戰爭記憶時,當時遠離亞洲戰場的杉原事蹟,才漸漸受到日本社會的重視。杉原拯救猶太人的清高形象,與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形象相當不同。

杉原最早於媒體上的曝光,是在他過世的3年前,於富士電視台上的紀錄片《改變命運的一枚簽證——拯救4500名猶太人的日本人》(運命をわけた1枚のビザ―4500人のユダヤ人を救った日本人)與幸子夫人留下珍貴的影像。至1990年代,富士電視台又推出一部電視電影《生命的簽證》(命のビザ),並由杉原遺孀幸子夫人撰寫劇本。這個題材也吸引了美國人,於1997年由日裔演員兼導演克里斯.塔西馬(Chris Tashima)改編,並且獲得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獎的榮譽。

雖然杉原遭外務省退職,但他依然受猶太人感懷。圖為1969年杉原千畝與兒子杉原伸生...
雖然杉原遭外務省退職,但他依然受猶太人感懷。圖為1969年杉原千畝與兒子杉原伸生拜訪以色列。 圖/維基共享

除了紀錄片之外,2005年讀賣電視台拍攝了第一部以杉原為主題的電視電影《日本的辛德勒-杉原千畝的故事 六千條人命的生命簽證》,由反町隆史主演,可謂當代日本首部以杉原為主角的大眾文化作品。到了2015年,東寶映畫又推出了一部電影《杉原千畝》,副標題為「一位改變世界的日本人」,並由重量級明星唐澤壽明與小雪主演,由於導演本身是在日本長大的美國人,讓這部電影又增添了更多話題性,上映2天便吸引了11萬人觀賞,創下日本國內電影的佳績。

杉原效應也席捲觀光業,不少電視台節目與業者都特別報導,這2年岐阜縣高山市的外國觀光客大增,有「小京都」之稱的高山市,原本就受到許多外國遊客喜愛,其中以色列遊客的成長更為驚人。2016年起,石川縣、福井縣以及岐阜縣三縣合作,推出了「杉原千畝路線」,參觀的景點包括人氣的金澤、白川鄉、飛驒高山等觀光景點之外,還會順道前往位於八百津盯的「杉原千畝紀念館」以及當時猶太難民於福井縣所登陸的敦賀港。

日本最大的旅行社JTB也參與了這場熱潮,除了提供相關的旅行團商品之外,碰巧的是,JTB在杉原的事蹟當中也沾了一些光。現今的JTB公司前身為日本交通公社,創立於1912年,最先以招待前往日本旅遊的外國遊客為主要業務,也營運了從海嵾威至敦賀的郵輪港線。當年拿到日本過境簽證的猶太人,在「美國猶太協會」的協助下,這些難民搭乘由日本交通公社所營運的郵輪「天草丸」,時任領航員的大迫辰雄亦曾經給予猶太難民不少協助。因而在今天JTB各大宣傳與公關場合時,也不忘宣揚杉原千畝以及大迫辰雄當年的事蹟。

以杉原為主題的電影陸續推出,其中,2015年的《杉原千畝》上映2天便吸引了11萬...
以杉原為主題的電影陸續推出,其中,2015年的《杉原千畝》上映2天便吸引了11萬人觀賞。 圖/電影《日本的辛德勒-杉原千畝的故事 六千條人命的生命簽證》及《杉原千畝》

JTB官方頻道製作的宣傳影片

這位曾經被自己政府屏棄的前外交官,在過世數十年後,卻以截然不同的形象出現在日本的大眾媒體間。甚至201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日本國內委員會,還將「杉原清單」提交列入世界遺產的名單,儘管最後無緣錄取,也證明了杉原的事蹟在現今的日本備受重視。

只是,無論是日本民間還是政府在討論杉原千畝時,經常使用一種近於民族主義式或者「日本之光」的口吻,像是安倍首相所說的「跟他同樣作為日本人,我感到無比驕傲」、或是類似「您知道嗎?有這麼一位偉大的日本人」這樣的口氣。杉原千畝被譽為「日本的辛德勒」,但不少媒體都特別強調,杉原是基於「人道主義」而發放簽證,而非如辛德勒那般,某部分是為了自己的商業利益。

杉原千畝這位當時反抗政府命令的外交官,在當今日本媒體與大眾文化的抬舉下,彷彿有些「造神」的意味。撇開杉原人道行義的本質,許多媒體的論述中也藏有玄機。比方說,當年猶太難民所登陸的敦賀市,最近也有新聞指出杉原救出「6,000人」的數字有誤差的可能性,實際上的數字可能只有3,000多。

杉原千畝這位當時反抗政府命令的外交官,在當今日本媒體與大眾文化的抬舉下,彷彿有些...
杉原千畝這位當時反抗政府命令的外交官,在當今日本媒體與大眾文化的抬舉下,彷彿有些「造神」的意味。 圖/電影《杉原千畝》劇照

除此之外,其實拯救猶太人的日本人,不只有杉原千畝一人。

時任滿洲國陸軍將領的樋口季一郎也曾救助上萬名的猶太人,但他在歷史上卻完全不及杉原...
時任滿洲國陸軍將領的樋口季一郎也曾救助上萬名的猶太人,但他在歷史上卻完全不及杉原的知名度。 圖/維基共享

早在杉原事蹟的2年前,大量的猶太難民逃到蘇俄與滿洲國邊境,由於蘇俄拒絕頒發簽證,他們的希望於是落在滿洲國身上。時任滿洲國外交部的陸軍將領樋口季一郎也以人道為由,救助了上萬名的猶太人——這個數字遠遠超越了杉原千畝,但樋口季一郎在歷史上卻完全不及杉原的知名度。

兩人的「差別待遇」很有可能來自於樋口季一郎作為陸軍以及滿洲國將領的尷尬背景,相較之下,遠在歐洲戰場的杉原更可與日本不堪的帝國主義切割。

在這個民族主義高漲的年代,儘管杉原千畝尚未被神化為「國民英雄」,但在日本人的「戰爭記憶」中,確實增添了不同的面相。過去論及日本的戰爭經驗,淨是南京大屠殺、慰安婦爭議等負面議題,杉原千畝作為違反日本政府命令、拯救猶太人的救星形象,恰恰成為鮮明的對比。

不過即使如此,杉原因違抗日本政府命令而成名,也在日本國內引起少數極右派的批評,反對塑造他正面的形象。他們主張當時的日本政府並沒有指示不能發簽證給猶太人,也認為杉原並非因發行簽證而遭到外務省免職。

這一股「杉原效應」,究竟是增強人道主義的關懷,還是變相成為另一種民族主義的種子,只能取決於個人如何看待這段真實的歷史了。

這一股「杉原效應」,究竟是增強人道主義的關懷,還是變相成為另一種民族主義的種子?...
這一股「杉原效應」,究竟是增強人道主義的關懷,還是變相成為另一種民族主義的種子?圖為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的杉原櫻花公園。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猶太人不是我殺的:波蘭國族史的灰色地帶

法國總統大選:勒龐與「1942巴黎冬賽館」猶太人搜捕事件

《黑土》:德國人自省大屠殺,夠透徹了嗎?

去年,阿公書櫃裡的「那本書」——希特勒《我的奮鬥》新編註釋版

蔡曉林

台中人,在臺灣大學主修西洋文學與社會學之後,東京大學學際情報學府碩士班畢,現居東京。關心的主題是吃喝玩樂以及跨時代檢視東亞地區中各種媒介如何影響著我們的生活,著有《微物誌──現代日本的15則物語》一書。

作者文章

外交官杉原千畝有「日本辛德勒」之稱,曾發出「生命的簽證」拯救逾6,000名猶太難...

日本辛德勒:外交官杉原千畝,日本二戰形象的救星?

2018/07/02
特別是在2020奧運過後,東京的天價投入是否真能成正比回收?意圖更上一層樓的日本...

日本「新.觀光立國」,襲來的遊客商機或泡沫化危機?

2017/08/11
大阪的「鶴橋」。乍看之下,這裡與一般日本街景大同小異,不過繼續走下去,眼前突然出...

在日韓國人:燒肉、名字與「異鄉」的微物誌

2017/02/08
帥氣的西裝、晚歸的父親、被上司斥責的下屬、不被看中的女性...等等角色形象,型塑...

日本上班族的「職人精神」:新舊衝撞,職場人生

2016/09/23
就職活動有一套規定的「制服」:男性穿西裝打領帶,女性則是穿白襯衫搭配黑色西裝外套...

日本的「新卒就活」:追尋職場緣份的新鮮人們

2016/09/14
在一遍「大勢已去」的悲觀氣氛中,SEALDs決定與其他反對團體加以整合,以「Re...

被遺忘的報導:反安保的日本學運,然後呢?

2015/12/29

最新文章

真的太熱了。 圖/歐新社

重磅廣播/極熱世界:各國燒破紀錄的高溫猛暑

2018/07/21
新加坡 oBike 不玩了! 圖/路透社

新加坡oBike閃電下車:泡沫吹破的共享單車?

2018/07/19
洞穴少年團13人全員生還,整個事件成了苦難的直播秀,7月18日也對外召開了記者會...

直播神蹟的時刻?泰國洞穴少年團的苦難LIVE秀

2018/07/18
名列日本大河劇平均收視率最高的,是1987年《獨眼龍政宗》,高達39.7%,由當...

日本大河劇失靈?觀眾持續衰退的收視率危機

2018/07/17
大學校園裡的中國夢?圖為示意圖。 圖/路透社

「易班網」的中國夢?中國特色的大學大平台

2018/07/16
在今年的俄羅斯,五屆金球獎得主梅西與C羅早早回家;19歲的「追風少年」姆巴佩(K...

量產姆巴佩?法國國家足球學院的光與影

2018/07/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