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們不是廢物軍人!阿富汗將軍控訴的「背叛見證」...有理嗎?

2021/08/27 轉角說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世人們嘲笑著阿富汗軍隊的總崩潰敗...卻沒有親眼目擊我們的血淚犧牲,與遭到背叛遺棄的真相。」

美國血戰20年的阿富汗戰爭,已於2021年8月15日迎來了注定恥辱的難堪結局。在耗費20年光陰與超過2兆4,000億美金的戰爭支出後,以金錢、時間、生命與先進武器裝備堆疊而成的阿富汗軍隊,竟然在短短10天內土崩瓦解,首都喀布爾無血開城向塔利班投降。被殺個措手不及的美國與北約盟國,只能在各種人道災難中無奈撤退。

在美國困守喀布爾國際機場,頂著各方壓力倉促撤離的同時,重奪政權的阿富汗塔利班,卻得意洋洋地接收了阿富汗政府軍遺留下、超過2億美金的「美械裝備」,除了各種單兵武器與數百輛悍馬車外,塔利班更繳獲了3架C-130運輸機與至少33架堪用的UH-60黑鷹直升機,各種換裝影片、甚至是直升機試飛畫面,也讓還沒有正式成立新政府的塔利班,成為了「現代史上裝備最精良的武裝民兵」。

但正當塔利班重返榮耀之際,潰敗得一塌糊塗的阿富汗正規陸軍,卻被國際各界痛罵成「毫無戰意的貪腐米蟲」,甚至連美國總統拜登都疾言厲色地指責阿富汗軍隊的「一碰即倒,不戰而逃」,除了強調美國大兵不可能為「拒絕自救」的懦夫赴死,更直言:「如果阿富汗自家的軍隊,都不願為自己而戰,那麼美國的部隊就更沒有理由、也不該繼續參戰並因這場戰爭而死...我不能、也沒辦法繼續下令讓我國的子弟兵,再因『別人的內戰』而無止盡的犧牲與喪命。」

然而來自四面八方的「廢物軍人論」,卻讓部分「死戰到最後一刻」的阿富汗戰士極為痛苦。像是8月25日,也就是喀布爾淪陷的10天後,昔日阿富汗政府軍的年輕「軍神」薩米.沙達特中將(Sami Sadat),就向《紐約時報》發出一篇國破山河在的悲憤投書——內容中,沙達特將軍不僅沉痛了解釋前線發生的絕望實況,更發出證據控訴:

「阿富汗的前線戰士們,才是因盟軍的『背叛』而被打入地獄的血肉受害者。」

但阿富汗35萬正規軍的數量,明明就是塔利班兵力的「4倍」。短短100天之內的土崩瓦解與不戰而逃,又憑甚麼事後自稱「我們才是被背叛」的受害者呢?

前方手持通訊裝備者。 圖/沙達特將軍
前方手持通訊裝備者。 圖/沙達特將軍

▌薩米.沙達特?繼承傳說之名的指揮官

在喀布爾中央政府徹底崩潰之前,年約35歲的薩米.沙達特,是阿富汗軍中新生代的著名驍將。其早年是阿富汗國安局的資深情報官,擁有英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的碩士學位,因反恐與諜報表現出色,而被軍方選中送往英國國防學院,之後一路隨美軍、英軍、德軍與波蘭的北約高階軍官,在各國接受菁英培訓。

經由現代化軍事教育洗禮的沙達特,返國後也從國安部門轉調前線,並成為了陸軍「邁萬德215軍團」的指揮官,並負責對塔利班戰況最激烈的西南戰區。

事實上,位於南方大城坎達哈西面的邁萬德,在阿富汗歷史上也是充滿傳奇的榮耀之地。1880年7月,時逢第二次英國-阿富汗戰爭期間,英國從印度派來的遠征大軍,在此地與阿富汗軍隊爆發激戰——傳說雙方死鬥的過程中,一名阿富汗的普什圖少女馬拉萊(Malalai of Maiwand),眼見阿軍士氣渙散,氣得衝上前線高舉著旗幟、鼓舞眾男子「為了衛國犧牲奮戰」,一時間慚愧覺醒的部隊士氣大振,就這樣逆轉擊破了英國的先進大軍,把英國人逼入了坎達哈圍城戰。

雖然在這場著名的邁萬德戰役中,阿富汗軍隊歷史性地打敗了大英帝國軍,但成為傳說的少女馬拉萊,卻於亂軍之中不幸陣亡。而包圍了坎達哈的阿富汗軍隊,也始終無法攻下英軍固守地城市要塞,而在隔年被英國的增援部隊擊敗和談。但這段故事卻成為了「阿富汗版的聖女貞德」傳奇,邁萬德的馬拉萊也成為了阿富汗歷史中不朽而罕見的女性英雄。

然而在馬拉萊殉國140年後的現在,邁萬德一帶卻成為阿富汗戰況最慘烈的一級內戰區——因為其東方是阿富汗塔利班的起家老巢坎達哈,西方則是塔利班此前兵力最集中、中央政府控制力最弱的赫爾曼德省——因此奉命帶兵的沙達特,一方面得守護後方的全國第二城坎達哈,一方面也得深入西南「剿匪」,與塔利班最善戰的主力部隊於赫爾曼德正面作戰。

 圖/沙達特
圖/沙達特

2021年春天,在整整兩年的蓄勢待發後,赫曼德省的塔利班主力部隊開始發動南方攻勢。而與之死鬥的沙達特與他手下一共1萬5,000人兵力的邁萬德215軍團,起初也佔據了絕對優勢,雖然尚無法殲滅塔利班大軍,但仍能屢屢擊破塔利班的侵略攻勢。

在阿富汗媒體與西方觀察家的眼中,相當西化卻又極受傳統部族敬重的沙達特將軍,是一個頗為特殊的軍事存在——因為在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中,阿富汗政府軍雖然不乏有名戰將,但卻很少有指揮官能和沙達特一樣,不需「殘酷無情」就能而被基層與地方社會衷心尊重。

這一方面或是因為受到北約盟軍重點栽培的沙達特,非常擅長策畫情報優勢與空軍火力的精準打擊;同時在阿富汗軍隊素以貪腐、官僚、軍閥操控的結構性分贓問題,而遭到各方詬病之際,總是待在第一線同手足士兵共同作戰,除了因此極受手下尊敬之外,軍團也一直維持著極高的士氣與軍紀,進而才能得到地方鄉親的認可與支持。

除此之外,見過世面、非常明白「世界想看到什麼」的沙達特將軍,也極為擅長使用社群網路替戰爭造勢宣傳。再加上他負責的赫爾曼德戰區,正好也是與塔利班作戰的最前線。因此他與邁萬德215軍團的各種社群紀錄、前線故事與推文直播,也就成為各國戰爭記者不斷追逐的「實況帳號」。

沙達特的名氣在2021年5月——也就是美國總統拜登,宣布繼承前任總統川普的「美國總撤軍軍政策」,欲在911事件20周年忌日前,全面撤出所有阿富汗美軍並結束參戰——之後,軍中聲量直線上升。因為趁著美軍離去腳步而全面進擊的塔利班南方大軍,也一路往邁萬德215軍團的戰時駐地,赫爾曼德省首府拉什卡爾加(Lashkargah)猛攻而來。

被215軍團殲滅的塔利班戰士。 圖/沙達特
被215軍團殲滅的塔利班戰士。 圖/沙達特

▌殘存亦末路,兵敗如山倒

「在4月之前,我們對塔利班戰無不勝。但之後拜登總統單方面宣布美軍撤軍,前線的戰況就開始急轉直下...」

根據沙達特將軍在《紐約時報》的投書,邁萬德215軍團在赫爾曼德的作戰,其實一路以來都相當順手。但美軍走了以後,阿富汗的空軍兵力開始陷入「嚴重癱瘓」,前線的運補與部隊的機動能量直線下滑;但士氣大振的塔利班,攻勢卻變得加倍凌厲,甚至可明顯感覺對方的搶攻已「不計代價」。

「從7月開始,塔利班『每一天』都能對我們的戰線,派出至少『至少7輛自殺汽車炸彈』...雖然我們仍能守住戰線,但一切都已不對勁。」

邁德萬215軍團被塔利班的猛攻,牢牢釘在赫爾曼德省的同時。7月中旬,另一支塔利班部隊卻已迂迴到了阿富汗東南部,突襲攻下了通往巴基斯坦邊境的關口,並與回師圍攻南方最重要的都會城市坎達哈。儘管在此一階段,坎達哈與拉什卡爾加都只是被塔利班包圍,而沒有立即淪陷的可能,但塔利班的「農村包圍城市」戰略卻嚴重壓縮了政府軍的補給增援線,逼使各地的部隊回撤到省會城市周邊提前防守重要的人口稠密區。

在這段時間,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為了避免坎達哈的陷落,會提前觸發全國總崩潰的連鎖反應,因此派遣了以阿富汗特種部隊兵團——總兵力僅約1萬人,但卻是由美軍教官全力訓練的精銳部隊——為主力,朝南方戰線增援。

在通往巴基斯坦的邊境失守後,阿富汗軍隊的精銳主力曾一度集結在東南方猛攻,試圖收復...
在通往巴基斯坦的邊境失守後,阿富汗軍隊的精銳主力曾一度集結在東南方猛攻,試圖收復重要的海關路線。 圖/路透社

在南方戰線,阿富汗政府軍的主力部隊,主要有三大戰術目標:(1)防守坎達哈;(2)取回巴基斯坦邊境關卡與其代表的關稅徵收權;(3)阻止塔利班精銳大舉走出赫爾曼德省,與其他外省兵團合流。

但上述三個任務,其實都只是為了同一個戰略目的服務——盡可能拖延阿富汗三軍的崩潰時間,最好能撐過美軍撤離的8月31日大限,把塔利班拖入持久內戰後,甘尼總統才有籌碼與塔利班繼續政治談判。

誰知甘尼的被動戰略,卻被塔利班的「攏絡閃電戰」給倒打一耙——8月7日,塔利班「無血開城」拿下了西南方尼姆魯茲省的首府札蘭季,這是塔利班在2001年後第一座徹底攻下的省會級城市。此後5天內,整個北方全面失守。一星期後,首都喀布爾與整個阿富汗全都崩潰淪陷。

從札蘭季失守開始,阿富汗三軍就進入恐慌狀態,原本並沒有激烈戰鬥的北方戰區,迅速不戰而降。反而是從一開始就一路血戰的坎達哈與拉什卡爾加,都是撐到最後階段,地方兵團甚至要等到8月15日總統甘尼「不告而別」偷偷搭專機逃亡出國後,才終於死心地解甲投降。

然而在8月7日第一座省會,到8月15日首都喀布爾也陷落之間,被國際社會譽為「明星將領」的沙達特,他在幹嘛?又做了什麼?面對塔利班的全面總攻,為什麼一向善戰的他,卻是自此之後人間蒸發?

7月份,北方的昆都士血戰。 圖/法新社
7月份,北方的昆都士血戰。 圖/法新社

▌敗北的最後7日:殘兵的證詞

札蘭季在8月7日失守後,首當其衝的壓力前線,就是位於隔壁赫爾曼德省與沙達特死守的拉什卡爾加。第一時間,判斷塔利班即將發動總攻擊的215軍團,也隨即對拉什卡爾加的20萬市民發動了「全城疏散令」,一方面預防緊接而來的血腥攻城,將讓無辜百姓血流成河,二方面也希望以此設下巷戰陷阱,誘使塔利班大軍與其決戰。

沙達特的戰場部署,本是基於「美國空軍仍可能回頭火力增援」(拜登總統與接手阿富汗戰區指揮的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都有公開承諾)的期待。誰知拉市戰況雖然激烈,但真正決定戰略走向的,卻是北方軍閥不戰敗逃的集體投降。

全國性的總崩潰局勢,讓首都喀布爾短短一週內就岌岌可危;本該是決戰地的拉什卡爾加,也因此變成了無足輕重的抗戰孤島——雖然前線的215軍團仍在死守頑抗,但自身難保的的喀布爾大後方,早已沒有餘力救援西南。

此時,困獸之鬥的甘尼總統,再一次地選擇陣前換將:8月11日,甘尼總統緊急開除了甫上任一個多月的陸軍總司令阿赫邁德賽(Wali Mohammad Ahmadzai,他也是前215軍團指揮官),改任命多有戰功的特種部隊軍團指揮官阿里賽少將(Hibatullah Alizai)為總司令。

而為了遞補阿里賽少將升官後的特種部隊指揮權,甘尼才又緊急召回苦戰中的沙達特將軍,要他接管其實是四散在全國各地、正被塔利班獵殺的阿富汗特種部隊,並要求他「馬上接管首都防守任務」。

指揮215軍團的沙達特(左)與率領阿富汗特種部隊軍團的阿里賽(右),曾是北約極為...
指揮215軍團的沙達特(左)與率領阿富汗特種部隊軍團的阿里賽(右),曾是北約極為看好與信賴的「西化戰將」。 圖/沙達特

甘尼的最後將官部署,就「字面意義」來看,算是極為精準的合理選擇。因為同屬新世代將官的阿里賽與沙達特,都是接受北約盟軍「全力培訓」,且因自己打出來的戰功實績而頗有國際威望的善戰驍將。

在「理想狀態」中,甘尼總統本希望烏茲別克族的軍閥老將杜斯坦姆元帥(相關故事參見此處或好萊塢電影《12猛漢》),能死守住當時北方唯一還沒失守的的孤島大城馬札里沙里夫,扛著塔利班北方部隊的南下。接著軍中聲望頗高的阿里賽將軍,則會一路收攏各地逃亡殘兵帶兵北上增援;從赫爾曼德隻身上京的沙達特將軍,則必須坐鎮首都防線、保護甘尼政府;而沙達特留下的南方戰線苦戰區,則只要維持血戰現狀,為喀布爾的重整爭取時間。

但就實際狀況來看,對於首都情勢高速惡化而感到極度錯愕的沙達特將軍,卻一直到8月12日才收到甘尼本人簽署的緊急派令。一片恐慌催促後,沙達特只能要求215軍團撤出難以長期防守的拉什卡爾加,並退入城郊要塞。自己則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親兵,並在8月15日一早來到塔利班已經兵臨城下的喀布爾。

根據沙達特本人的說法,甘尼總統15日當日接見自己後,隨即要求他「全權守護喀布爾的安全」。誰知幾個小時後,甘尼本人就消失無蹤,直到內政部長突然無預警宣布「開城投降後」,沙達特才從新聞上搞清楚「總統自己已經偷偷逃亡離境了」,而總統府秘書官甚至表示:

「總統和幕僚團說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我要去巡視看看國防部的守城部署』,沒想到他就此一去不回,把整個國家遺棄在後。」

甘尼的逃亡,也象徵著整個阿富汗已向塔利班投降。幾個小時後,死守在拉什卡爾加基地的215軍團殘兵,也心死地放棄抵抗。而才剛接任軍權沒多久的總司令阿里賽,與剛升中將就首都城破的沙達特,也在亂軍之中消失無蹤。

7月16日在阿富汗北境法利布亞省,投降後被塔利班亂槍處決的阿富汗特種部隊。 ...
7月16日在阿富汗北境法利布亞省,投降後被塔利班亂槍處決的阿富汗特種部隊。 圖/Twitter

占領首都喀布爾的塔利班戰士。 圖/歐新社
占領首都喀布爾的塔利班戰士。 圖/歐新社

▌阿富汗是輸在政客手裡,但美國卻辜負了「善戰者」...?

「我精疲力盡,我崩潰挫敗,但我同時卻也感到無比的憤怒。」

在對《紐約時報》發表投書之前,沙達特將軍始終保持著失聯沉默,他沒有說明自己在喀布爾淪陷後去了哪裡?也沒有說明自己現在與未來作何打算?其文章內容,除了紀錄自己與215軍團所見證的「亡國歷程」外,主要的怒火爆點都針對著美國總統拜登816的「阿富汗軍隊集體自我放棄」的發言說法,並主張阿富汗軍隊不是不能打仗或沒有戰士尊嚴,而是被阿美政治領袖的「三重背叛」。

沙達特表示,在20年的阿富汗戰爭中,阿富汗軍警不僅一直是承受著最大死傷與風險的參戰單位,自2014年美國施壓阿富汗簽署《阿美聯合安保協議》後,與塔利班作戰與各式的反恐任務,都是由阿富汗部隊擔任「第一線的戰鬥者」。而累積超過6萬6,000人陣亡、戰損比例佔總兵力20%的殉國數字,亦能證明阿富汗軍人不是不能打,也絕非沒有團結強兵的戰鬥意志——正也因此,在2021年5月之前,阿富汗的軍隊雖然有著各種問題,但單純就戰力而論,並沒有讓塔利班討到戰略便宜。

那所以阿富汗軍隊認為自己是被誰給背叛?沙達特提出了3個觸發總崩的關鍵因素:

(1)阿富汗總統甘尼的貪腐諉過,導致將官指揮鏈的結構性無能;

(2)川普2020年片面與塔利班簽署的《多哈和平協議》給予了塔利班崛起的空間;

(3)拜登強推的「831總撤軍承諾」,逕自掐斷了阿富汗軍隊的後勤支援與空中優勢,但美國與阿富汗政府卻完全沒有任何短期緩衝方案。

資料圖片,2009年被塔利班在山區埋伏重創的美軍第10山地師。 圖/美聯社
資料圖片,2009年被塔利班在山區埋伏重創的美軍第10山地師。 圖/美聯社

沙達特所提到的3個總崩論點,其實全都是老生常談,例如:川普為了和平協議,強逼阿富汗政府特赦釋放數千名「塔利班戰犯」縱虎歸山;又或者是拜登硬拚撤軍,摸黑偷撤走巴格蘭空軍基地,嚴重打擊了阿富汗的軍民士氣...過去兩個月來,這些討論都已講到爛。

但這篇控訴血書之所以引發美國本土的關注與討論,真正的亮點反而是在理由(3)舉證的「後勤承包商短尾記」:

「...在整場戰爭中,(美國派來的)軍事承包商一直維護著阿富汗軍隊的轟炸機,我們的攻擊機與運輸機隊,也都仰賴著他們的後勤服務。

但拜登5月宣布『911周年前總撤軍』後,到了7月,原本多達1萬7,000人的後勤承包商卻都通通『奉命撤離』。斷頭的技術能量問題,也讓我們的空軍機隊——從黑鷹直升機、C-130運輸機、偵蒐無人機——全都無法重新起飛。

軍事承包商離去時,也連帶拆走了那些說是服務專屬的軍事軟體、甚至武器系統——像是他們就真的物理上地『拔掉』我軍直升機上的飛彈防禦系統,原本我們用來追蹤車輛、武器與戰鬥人員的戰情指揮系統,也隨著承包商們拍拍屁股的走人而砍除了我軍的使用權限,更不用提即時情報與目標偵蒐的相關系統服務...一夜之間全沒了。」

 圖/美國國防部
圖/美國國防部

▌彈盡援絕該怪誰?

沙達特所提到的「後勤斷頭」問題,對外人來說雖然很難想像,因為阿富汗戰爭畢竟已經持續了20年,如果阿富汗政府20年來都無法自行建立的「本地後勤支援體系」,治標不治本的做法,會有如今的結局也只是剛好而已。

但長期關注阿富汗戰爭的《彭博社》評論員高許(Bobby Ghosh),以及美國聯邦政府設立的阿富汗重建特別督察長(SIGAR)報告,則都不認同「要怪阿富汗自己不爭氣」的說法,並點出了造成後勤漏洞的主因,其實是美國軍方對於阿富汗心不在焉且帳目不明的「畸形建軍」。

高許認為,美國政府對於阿富汗戰爭的建軍計畫,其實從一開始不甚關心,這一方面是因為華府一直沒有認真思考過阿富汗會成為拖沓20年的苦戰,而且當年阿富汗的基礎工業、國民教育都非常低落。重建國家的心力成本太高,因此只需要先求有再求好式的,讓北方聯盟的軍閥們來處理國防問題。

整體狀況卻在2004年以後急轉直下,因為小布希政府同步開啟了「伊拉克戰爭」的用兵支線,美軍可用在阿富汗的兵力被明顯排擠,導致的結果與當時的區域情勢也因此讓一度崩潰的塔利班起死回生。於是為了分擔美軍的戰鬥壓力,「阿富汗建軍計畫」才開始成為華府力推的軍事投資。

白宮對阿富汗的建軍藍圖,大概在2009年的「歐巴馬大增兵」期間來到高峰,但美軍教官與地方部隊的銜接不僅遇到極大的教育與文化隔閡,2011年5月賓拉登被美軍擊殺後,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略也迅速轉往「戰略退場」,除了駐軍兵力直接在10個月之內砍半,歐巴馬也透過與阿富汗政府的《安保協議》(2014),解除了美軍與北約部隊的第一線戰鬥任務——但美軍數量變少,阿富汗軍隊又得匆匆被拱上主力第一線,往來之間的「建軍真空」,也就由數以萬計的「美國民間軍事承包商」所填補。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但根據SIGAR在2017年頒布的稽查報告,以承包商為主的阿富汗後勤與訓練計畫,大量地介入了阿富汗的新軍招募,但卻反而嚴重助長了阿富汗的軍中貪腐——因為當時華府為了達成美軍收手的目標,不斷施壓五角大廈交出「阿富汗建軍績效」,美軍高層再以此去施壓中間的承包商「達標」,最後的結果往往就是浮報兵員、讓不合格的兵員掛人頭,並縱容阿富汗貪腐軍閥們的「數據造假」。

除了結構上的偷雞摸狗外,SIGAR的報告裡也特別提到了阿富汗部隊「美軍化」的落差問題。比較經典的舉例,就是本回因美國承包商撤退,而在一個月之內陷入集體癱瘓的阿富汗UH-60黑鷹直升機隊。

SIGAR的督察報告認為,阿富汗軍方的後勤素質與新兵教育能量,本就沒有足夠的條件,能操作精密先進的美系軍用直升機,因此長期以來就非常需要外籍技師的後勤指導與維修支援。儘管在多年的建軍過程中,阿富汗軍方更偏好老舊但耐操熟系的俄系MI-17直升機——阿富汗本地也擁有基本而熟稔的自主維修能量——但美軍的教官與承包商,卻都以較容易與美軍接軌配合並共享後勤支援為由,推了大批UH-60給阿富汗。

不過美軍在阿富汗的建軍計畫,難道真的是胡搞瞎搞的胡亂推銷嗎?事實上,無論是讓塔利班恨之入骨的阿富汗特種部隊軍團,還是沙達特自己手下一路死戰到最後才不得投降的215軍團,都是接受美援、美械並受完整訓練打造出來的善戰之師——假若美國的支持真的一無是處,那沙達特本人的「戰場神話」也就不可能存在。

但正也因為阿富汗軍隊與美軍支援的一直以來都是故意「高低搭配」的密切連動——從5月開始快速撤離的1萬7,000名美國軍事承包商,以及巴格蘭空軍基地撤收後,進一步受制的美軍空襲彈性(為了避免刺激與塔利班的和平談判,美國國防部從2020年5月後就不再公布阿富汗空襲資料),短時間內的支援劇變也就對那些還尚有戰意的阿富汗軍隊,帶來極為劇烈的戰術限制。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在後勤能量快速降低的狀態下,原本時常用於突襲機動、縱深運補與火力支援的阿富汗空軍部隊,因機隊妥善率暴跌而難以支援前線。原本塔利班極為忌憚阿富汗軍方的空襲火力優勢,也大舉衰退。

在此狀態下軍方原本的佈署變得更加保守,過往依賴先進武器支援的沙達特部隊,也得冒著更大的戰損壓力與風險——而此時,阿富汗軍隊本來就嚴重的貪腐、將帥失和與軍閥同床異夢的指揮鍊問題,才會以「美軍放棄我們」為失控藉口,如同骨牌一般集體崩潰而一發不可收拾。

像是沙達特就如此敘述「敗戰前」,自己手下戰士們的絕望感覺:

「這場戰爭的最後幾天,一切都變得非常超現實。我們在拉什卡爾加前線遭遇塔利班日以繼夜的猛攻,但美軍派來的戰鬥機,卻不斷在兩軍頭上盤旋——但美國的戰機,只是在空中『觀看』而已,毫無反應。

我相信那些美軍飛行員的無力挫敗感,大概和地面上被包圍殲滅、心裡苦嘗被遺棄與被背叛感的阿富汗軍人們一樣——他們奉命只能在空中見證我們的敗亡,但卻什麼都作不了。

我們被塔利班的壓制得抬不起頭,我手下的阿兵哥們只能憤怒地對空質問:美軍飛機為什麼不給我們火力支援?一次兩次三次,軍隊的士氣也就開始崩潰,整個阿富汗都是這樣,在知道沒人在乎我們之後,阿富汗的軍人們就不再戰鬥了。」

 圖/美國國防部
圖/美國國防部

在喀布爾淪陷之後,關於沙達特與阿里賽的敗逃去向,阿富汗民間也謠傳各種說法——一部份人抱持著希望,聲稱兩名年輕的大將已經帶著殘兵部隊,逃進了「反塔利班聯盟軍」集結的潘杰希爾河谷,要和幹練的副總統薩利赫(Amrullah Saleh)與英雄之子小馬蘇德(Ahmad Massoud),一同伺機起兵。

但另一部份人則失望的傳言,認為阿里賽已經躲入了土耳其,而與英國淵源很深的沙達特,則已經被英軍庇護接走,就算兩人以前名氣很大,但在35萬政府大軍全面潰逃的亂軍之中,這兩名年輕的「亡國將軍」,大概也只會像最後時刻拔官開除的前陸軍總司令阿赫邁德賽一樣,

「...穿著平民便服隱藏身份,躲進喀布爾國際機場,然後恥辱性地以『難民身份』被盟軍軍機跟平民婦孺一起帶離阿富汗。」

不過總司令阿赫邁德賽的難堪流亡,是被多名阿富汗記者在機場當場目擊拍下照片。沙達特與阿里賽卻是徹徹底底的人間蒸發——一直到8月25日,《紐約時報》刊出了沙達特中將的英文投書〈我今年曾帶著阿富汗軍隊打仗...我們是被背叛的〉,沙達特那極為不甘心、且對拜登與甘尼兩位總統充滿怨恨的指控辯詞,這才重新浮回人間。

「阿富汗是被政治與總統們所背叛。」在發出投書後,沙達特再度消失於人間,只留下滿心懊悔與怨恨的一句:「我以為這是一場國際參與的戰爭,而不只是阿富汗獨自犧牲而已。」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阿富汗的血肉戰廢品?美國遺棄又救援的「戰爭翻譯員」問題

阿富汗全國無限宵禁:塔利班圍城與美軍撤收前的最後空襲?

美軍不替懦夫流血:拜登殘酷辯詞...塔利班重掌阿富汗的第一天

Opinion | I Commanded Afghan Troops This Year. We Were Betrayed.

作者文章

「駭人的北韓特工綁票案,是永遠沒有真相的謎團?」1976年8月位於新潟寄居浜海岸...

消失在海的彼端:北韓綁架日本人「拉致問題」17人謎案

2021/10/22
在東日本大地震爆發後半年,大筆復興資金注入受災都市,一群鬣狗般的業者紛紛搶進發災...

下級國民A:日本「核災經濟鍊」的底層除汙員證詞

2021/10/22
這一次的編輯插播專訪當地長期關注LGBTQ的社運人士張玉珊,以此Nur Saja...

專訪張玉珊:從「叛教網紅風暴」談大馬LGBT穆斯林的日常掙扎

2021/10/21
鮑爾雖然是美軍的第一位「黑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並以美軍最高上將之姿,極其漂亮...

沙漠風暴與入侵伊拉克:美國追悼「鮑爾將軍」的榮光與恥辱

2021/10/20
圖/路透社

熔岩包圍「等死四狗」:西班牙火山爆發的無人機非法大搶救

2021/10/18
真子因為長期承受一系列的輿論「誹謗中傷」,經由醫師診斷罹患「複雜性PTSD」(複...

一億國民總親戚?日本「真子公主結婚」的破壞風波

2021/10/14

最新文章

「南韓民主先生,還是接班獨裁的血腥紳士?」南韓民主化後的首任民選總統盧泰愚,於2...

親切的南韓獨裁者傳人:盧泰愚「民主軍頭」的血腥與榮光

2021/10/26
鮑爾雖然是美軍的第一位「黑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並以美軍最高上將之姿,極其漂亮...

沙漠風暴與入侵伊拉克:美國追悼「鮑爾將軍」的榮光與恥辱

2021/10/20
「北京政府是否要用澳門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有人認為澳門作為相對香港的「好孩子」...

誰是中國好孩子:「乖澳門」有可能取代「壞香港」嗎?

2021/10/19
真子因為長期承受一系列的輿論「誹謗中傷」,經由醫師診斷罹患「複雜性PTSD」(複...

一億國民總親戚?日本「真子公主結婚」的破壞風波

2021/10/14
當全世界開始默默接受塔利班作為「阿富汗合法政權」之際,仍有一個國家打算與神學士們...

世界唯一的「反塔利班」之國?塔吉克獨裁者與阿富汗變天之戰

2021/10/12
圖為安卡拉排外暴亂中,手持武器攻擊敘利亞難民社區,意圖破窗打劫的土耳其暴動者。
...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2021/10/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