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戰鬥不戰疫:北海道救命?日本自衛隊「爛尾救星」難題

2020/12/08 轉角說

2017年山口縣岩國基地,日本自衛隊(圖)-駐日美軍的聯合核生化演習。 圖/美國...
2017年山口縣岩國基地,日本自衛隊(圖)-駐日美軍的聯合核生化演習。 圖/美國國防部

「派出自衛隊,就能收拾防疫殘局嗎?」北海道第二大城——旭川市——正爆發日本國內最大規模的「醫院內感染疫情」。目前已知事發的兩間醫院裡,各有3分之1的確診病例為院內醫護,誇張擴散速度伴隨著官僚體系的層層拖宕,也迫使染疫院方一度悲憤地發出「求救通報」,暗示旭川市府、北海道廳罔顧生死地互踢皮球,甚至拒絕醫院前線在11月25日「派遣自衛隊前來院內增援」的請求。種種失控風波下,北海道政府終於在12月8日正式促請中央出兵,防衛大臣岸信夫也承諾:會馬上出動自衛隊醫官,搶救正在「防疫大崩壞」的旭川與大阪。

「...但讓自衛隊『出動戰疫』也有許多為難的地方,恐怕不是長久之計。」然而日本防衛省在派出醫療部隊後,卻也不斷暗示:軍方也是「硬著頭皮在救人」,整起搶救行動自此也演變成了一場日本官僚經典的父子騎驢政治劇。

輿論不禁質疑:爆發院內感染的旭川厚生醫院、吉田醫院,從11月初開始就不斷對上求救,為何旭川市政府與北海道廳卻都「無動於衷」?為何回絕院方請求自衛隊增援的需求?原地空轉一個月後,醫院疫情的內部擴散大失控,又該算是誰的錯?

但護航意見也同樣想要知道:修正院內防疫也不是軍人專長,主扛防疫的厚勞省去了哪裡?什麼都自衛隊,是把大家的子弟兵當成「便利屋」或跑龍套的臨時工嗎?雖然是非常時期下,但除了自衛隊之外,沒有其他方法了嗎?畢竟看不見的病毒又不是敵軍或天災,就算自身難保的防衛省緊急大出動,

「請問現在的自衛隊,究竟還能夠作什麼?」

「...但讓自衛隊『出動戰疫』也有許多為難的地方,恐怕不是長久之計。」圖為鑽石公...
「...但讓自衛隊『出動戰疫』也有許多為難的地方,恐怕不是長久之計。」圖為鑽石公主號的防疫支援。 圖/路透社

▌「非替代性原則」的條件:被政府放生的旭川悲劇?

北海道的旭川市,在7日爆發了日本疫情以來最嚴重的院內感染事件,分別發生於旭川厚生醫院和吉田醫院,而且感染仍持續擴大中,截至8日下午的統計,旭川厚生醫院已累積確診人數247人(比前一日新增23人)、吉田醫院為195人(比前一天新增11人),感染者之中還包括有醫護人員,人數比例更佔全部確診者將近3分之1。

面對患者大量增加導致的病床數欠缺、以及醫護人員也遭遇感染風險的人力緊縮,在過去兩個多星期當中,吉田醫院先是向旭川市提出急需自衛隊的人力派遣,但卻被市長西川將人消極帶過,將責任推諉給北海道廳,而北海道廳方面在第一時間也沒有做出判斷指示,直到12月1日吉田醫院理事長吉田良子的公開信後,各種指責政府應對緩慢的輿論,才激起了極大的民怨。在民意沸騰之下,旭川市與北海道廳也又一改先前的態度,轉而向中央請求派遣自衛隊。

但自衛隊派遣一案,卻也因此演變成地方政府面對醫療崩壞困境下的對策爭議:到底適不適合在第一時間就找自衛隊協助?自衛隊的人力可以發揮多少效果?而除了自衛隊,醫護人力還能有哪些方式借調?

回顧當時旭川市在11月25日的判斷,市長西川將人在事後接受媒體的質問:明知道疫情嚴峻,為何不早點發出派遣自衛隊的請求?西川表示,這是因為要向自衛隊發出邀請,需要符合自衛隊災害派遣的三個原則,亦即「非替代性」、「公共性」和「緊急性」,其中所謂的非替代性,即是指除了自衛隊之外已沒有其他替代人力的選擇。

需要符合自衛隊災害派遣的三個原則,亦即「非替代性」、「公共性」和「緊急性」。 圖...
需要符合自衛隊災害派遣的三個原則,亦即「非替代性」、「公共性」和「緊急性」。 圖/歐新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換句話說,因為防疫的人力吃緊狀態,會以「災害派遣」的原則來向自衛隊提出支援請求。但西川市長指出,在11月底的狀況市府和北海道廳都還認為,醫護人員的調派上還有其他單位可以支援的餘裕,因此並不符合請求自衛隊的「非替代性」原則。

當時的旭川市府和北海道廳,的確也正在協調相關人力,並透過在地其他醫院、全國知事會(簡稱NGA,為日本全國都道府縣知事的聯合團體,用以各地方政府彼此的政務協調等事務)尋求醫療外力的支援——旭川市府原本認為,可以藉此機制借調至少70名看護師等醫療人員,因此在跑流程之際,表面上也就沒有那麼急迫性的理由,需要直接找自衛隊幫忙。

原本旭川市府以為,透過地方的自行協調就可以確保醫療人力無虞,但北海道各地的疫情升溫,連帶讓醫療人力配置出現變數,北海道廳的官員就表示,後來超乎預期的確診數字,讓資源無法集中應對旭川市,但這個狀況難道事前都無法預防嗎?

像是《北海道新聞》就批評旭川市和北海道的敷衍塞責:就算帳面數字「看起來」,地方還有足夠的病床數和醫護人力可供調度,但爆發短時間內的大量感染,醫療前線根本毫無餘裕,因此市內多處群聚感染的旭川市,床位數與人力立即就被逼入了崩潰邊緣。

《北海道新聞》就批評旭川市和北海道的敷衍塞責:就算帳面數字「看起來」,地方還有足...
《北海道新聞》就批評旭川市和北海道的敷衍塞責:就算帳面數字「看起來」,地方還有足夠的病床數和醫護人力可供調度,但爆發短時間內的大量感染,醫療前線根本毫無餘裕。 圖/美聯社

▌想叫就來的「自衛隊便利屋」?

就在北海道的自衛隊請求之後,疫情也相當慘重的大阪,也同樣期望能夠讓自衛隊的補充人力,緩解大阪的醫療危機。

大阪和北海道的情況相似的是,在請求自衛隊之前先透過其他管道來協調醫護人員。大阪在11月30日新建好了武漢肺炎患者專用的「重症中心」,第一期工程提供30個床位,原本預計在12月15日能夠啟用,但直到現在都還面臨根本找不到醫護人員進駐的窘境。

根據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的說法,30張重症病床需要至少130名護士才能正常運轉,目前透過全國知事會安排其他縣市派遣人力、由「日本看護協會」來協調看護師、以及大阪府內其他醫療機構的人員,合計大約80人。但相關新聞卻指出,實際上目前有辦法確保的人力只有約30人,離理想目標還有相當的距離;而且重症中心還有第二期工程尚未完成(因施工延宕,推遲到2021年3月前啟用,同樣為30張病床),屆時還會需要新一批人力,這也是為什麼現在大阪府方面會希望轉向自衛隊求助的原因。

但大阪和北海道的自衛隊請求,也引發了反對意見的批評,最尖銳的莫過於陸上自衛隊出身的自民黨議員佐藤正久,7日在個人Twitter上公開批評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指責吉村「把自衛隊當成便利屋嗎?」(「便利屋」日文意旨專門受雇的雜工)

自衛隊可不是什麼便利屋啊。考量緊急應對的必要性、具體到底要支援什麼?這些都是基本吧。不是說叫多少人來都可以...。

佐藤正久不滿的是,對於向自衛隊請求支援的內容模糊,感覺像是一遇到重大困境就找自衛隊填補,但實際上自衛隊的人力也極為有限,而且在全國疫情都有風險的情況下,自衛隊的醫護能量也難以照應如此廣範圍的派遣需求。

「自衛隊可不是什麼便利屋啊。考量緊急應對的必要性、具體到底要支援什麼?這些都是基...
「自衛隊可不是什麼便利屋啊。考量緊急應對的必要性、具體到底要支援什麼?這些都是基本吧。不是說叫多少人來都可以...。」 圖/日本防衛省

在全國疫情都有風險的情況下,自衛隊的醫護能量也難以照應如此廣範圍的派遣需求。 圖...
在全國疫情都有風險的情況下,自衛隊的醫護能量也難以照應如此廣範圍的派遣需求。 圖/歐新社

▌自衛隊能派多少人?

到底自衛隊能夠派遣的人力有多少?根據日本防衛省的相關資料,全國共有16所自衛隊病院、以及其他各基地駐紮的醫務室,全國擁有看護師資格的自衛官(即「看護官」)人數約為1,000人左右,這些看護官也以陸上自衛隊的人數最多。

這些看護官平時會在派駐的自衛隊病院執勤(例如規模較大的東京自衛隊中央病院),或配置於衛生科部隊、野戰醫院等單位。近期針對疫情的派遣支援,是8月份沖繩的災害派遣請求,不過當時自衛隊出動的看護官人員也僅有20人。

而對於日本社會大眾來說,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2月份爆發的鑽石公主號感染,前後自衛隊支援的人數達到2,700人(除了看護官之外,包含非醫療的人員),是日本疫情爆發後到目前為止,自衛隊出動規模最大的一次。當實派遣的任務,除了船內的防疫之外,許多人力調派是執行相關物資輸送、生活支援、搬運患者、消毒與診療相關事務等。在鑽石公主號的情況趨緩、地方政府有餘力接手應對之後,防衛省也在3月16日宣告「自衛隊派遣終結」。

儘管當時鑽石公主號的防疫應對不力,引發日本輿論的強烈批評,唯獨自衛隊的派遣支援,反而在事後留給社會大眾的正面評價的印象,加上鑽石公主號時期同樣提供收容患者的自衛隊病院,後來的收治情況良好、也沒有再發生院內感染擴散的問題,才會有輿論認為自衛隊是可以解決疫情危急的非常手段。

儘管當時鑽石公主號的防疫應對不力,引發日本輿論的強烈批評,唯獨自衛隊的派遣支援,...
儘管當時鑽石公主號的防疫應對不力,引發日本輿論的強烈批評,唯獨自衛隊的派遣支援,反而在事後留給社會大眾的正面評價的印象。 圖/歐新社

防衛相岸信夫在8日的傍晚,也正式對於北海道和大阪的支援請求正面回應,發布了自衛隊...
防衛相岸信夫在8日的傍晚,也正式對於北海道和大阪的支援請求正面回應,發布了自衛隊的派遣命令,將首先向北海道旭川市派遣10人的醫療支援小隊,大阪方面則尚未確定人數和時程安排。 圖/日本防衛省

不過鑽石公主號畢竟為特殊案例,在日本全國面臨第三波疫情之下,防衛省並沒有計畫全都要進行人力派遣,箇中原因還是在於自衛隊本身能支援的人力有限,況且仍需要保持一定的醫護與人力資源,以應對突發的大型災害。因此派遣自衛隊的請求,防衛省僅只能視地方政府的需求,做為補充人力的「最後一步」。

防衛相岸信夫在8日的傍晚,也正式對於北海道和大阪的支援請求正面回應,發布了自衛隊的派遣命令,將首先向北海道旭川市派遣10人的醫療支援小隊,大阪方面則尚未確定人數和時程安排。

不過這個派遣人數,和最早旭川吉田醫院提出的「希望20人以上」有落差。

然而岸信夫在記者會上也意有所指地回應,如果就這樣都接受所有派遣請求,「對於防衛省來說將會伴隨更多的困難」;相關的新聞解讀認為,派遣需求確實造成壓力,迫於防疫困境的無可奈何、和避免輿論指責的見死不救,也只能照著當前的情勢有限度派遣。但之後若有其他地區同樣申請,是否也都能夠比照辦理?目前防衛省的態度則尚未明朗。

「能派出自衛隊還是好的...只是恐怕也難扭轉局勢?」在自衛隊確定派遣之後,日本的社群輿論多半抱持正面態度,指責的矛頭也仍朝向當初未能即時回應在地需求的旭川市政府。而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則是批評:「弄到這樣不得不以災害派遣的形式,這難道不是政府防疫無策所造成的人禍嗎?」

「弄到這樣不得不以災害派遣的形式,這難道不是政府防疫無策所造成的人禍嗎?」 圖/...
「弄到這樣不得不以災害派遣的形式,這難道不是政府防疫無策所造成的人禍嗎?」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北海道「旭川告急」請求自衛隊救命:日本絕望爆發的最嚴重院內感染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注定成為體制的一部分,或是還有細微改變的可能?」當中國越來越多高學歷青年選擇成...

中國基層公務的混水摸魚生存術:注定成為官僚主義的形狀?

2021/01/23
「為什麼中國越來越多高學歷青年,選擇走入基層公務體系?」中國在2020年的一起新...

中國「街道辦」政治浮生:被體制吸納的有為青年們?《端傳媒》來福手記

2021/01/23
2018年,拼多多就於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展現驚人商業潛力,其當時的總市值達240...

中國「拼多多」血汗死亡事件簿:企業撒幣員工拼命的電商宿命?

2021/01/16
N號房事件,至今已滿一周年。從2019年末爆發、去年3月舉國關注、到了11月,脅...

南韓「N號房事件」殘酷一年後?屠殺靈魂的現場直播間

2021/01/11
「鬼滅熱有玩沒完?....啊所以你是看了沒?」日本的鬼滅現象延燒,又反映出日本哪...

「你怎麼沒看鬼滅?」日本流行禁句大賞&有完沒完的社會同步率壓力

2021/01/09
圖/路透社

大馬手套工廠染疫啟示:當移工感染後...生存困境與仇恨言論的雙重夾攻

2021/01/02

最新文章

在雷根時代的前期,美國海軍的裝備與卡特時代沒有太大差別,但僅僅是戰略態度的轉變,...

從海上擊敗蘇聯?雷根海權論...敗部復活的冷戰「攻勢大艦隊」

2021/01/18
所以美國的「總統特赦權」是怎麼一回事?圖為每年感恩節川普的火雞特赦。 圖/路透社

一直赦不累嗎?川普能否赦自己?論美國的總統特赦權

2021/01/15
2018年10月,梅克爾宣布將於今年卸任總理職位。在後梅克爾時代的基督教民主黨,...

德國老媽要退休:「後梅克爾時代」三男路線選擇題?

2021/01/13
調查病毒源頭一事終於塵埃落定。根據《衛報》報導,WHO調查團隊將在來臨的1月14...

武漢無肺炎:遲到一年的「WHO中國疫情調查團」還剩啥可查?

2021/01/12
中國對新疆一系列高壓與懷柔並施的控制手段,從脫貧幫扶政策、送往再教育營、再到近期...

讓維吾爾人養豬?(下)狂奔脫貧必須「解散故鄉」

2021/01/08
2020 年末,《半島電視台》報導中共正積極於新疆發展「生豬養殖產業」、《BBC...

讓維吾爾人養豬?(上)以 「反恐扶貧」為名的新疆生豬戰略

2021/01/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