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市民抵制發大財?誰逼Amazon撤資「紐約第二總部」計畫

2019/02/15 轉角說

「Amazon進得來,紐約市民發大財」,不好嗎? 圖/路透社
「Amazon進得來,紐約市民發大財」,不好嗎? 圖/路透社

招商拚經濟,錯了嗎?美國電商巨人「亞馬遜」(Amazon),去年曾高調向全美發出徵募公告,要求各大城市提出招商計畫,好讓Amazon能從優投資、注資50億美金開設「第二總部」(HQ2)。後來經過漫長的「城市選美」,去年11月Amazon才正式宣布:HQ2將分拆落腳於維吉尼亞州的「水晶城」(Crystal City,華府南郊)與紐約州的「長島市」(Long Island City ,紐約市皇后區)——但相關投資卻引發紐約市民的強力反彈,並質疑相關計畫「黑箱」、「炒房」、「圖利財團」。意外形成的政治壓力,最終迫使Amazon於2月14日強硬宣布:HQ2計畫將放棄紐約,全面撤資。

「在縝密的思考與討論後,我們決定中止Amazon在長島市的總部開發案。」2月14日,美國電商Amazon突然針對爭論已久的HQ2計畫,發出強硬的撤資聲明:「對Amazon來說,投資開發『新總部』的承諾,需要建立起正向、合作的關係,並取得州政府與地方民選官員對我們的長期支持。」

「儘管超過70%的紐約市民,支持我們的計畫與投資;但『部份』州立與地方政客,卻明白地表達對我方的反對、拒絕與我們在長島市合作...對此,儘管我們熱愛紐約,但仍得到遺憾的結論:Amazon已正式取消在長島市的總部計畫。」

Amazon的HQ2計畫始於2017年秋天,當時為了拓展東岸業務、並分散企業文化過度集中於西雅圖總部的策略風險,Amazon遂高調發出「檄文」,宣稱要在全美各大城市中,尋找一個基礎建設好、人才影響力高、交通區位又方便的「第二總部城市」。

「儘管我們熱愛紐約,但仍得到遺憾的結論:Amazon已正式取消在長島市的總部計畫...
「儘管我們熱愛紐約,但仍得到遺憾的結論:Amazon已正式取消在長島市的總部計畫。」圖為Amazon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 圖/路透社

消息一出,全美各大城市紛紛向Amazon招手——如同爭取奧運一般——眾都會區進入了一系列有如「城市選美」般的招商談判。為了爭取Amazon的長期投資,各大城市爭先恐後提發動公關、遊說、與特殊優惠政策,期待自城能得到「世界首富」貝佐斯(Jeff Bezos)的青睞,成為HQ2落腳的最後贏家。

在激烈的競逐廝殺之後,Amazon最終在2018年11月正式宣佈了HQ2的「贏家」,與原先設定的「一城獨贏」相反,Amazon將原本50億美金的投資承諾,平均分拆給了兩座東岸城市:維吉尼亞州的「水晶城」,與紐約州的「長島市」。

「水晶城」的位置,與華盛頓特區僅隔了一條波多馬各河,其北方為阿靈頓公墓,但東方緊鄰華盛頓的「雷根國際機場」(DCA),於交通、政治與人才往來上,都是DC生活圈的投資熱點;但「長島市」的條件則更為驚人,其位置坐落在紐約市皇后區的西側,與曼哈頓中城區、聯合國總部僅有一水之隔,是相當中心的精華地段。

當時,熱情爭取Amazon入駐、甚至戲言要把名字改成「亞馬遜先生」的紐約州長——古莫(Andrew Cuomo,民主黨)——曾歡欣鼓舞地宣布:Amazon的進駐,將為紐約帶入「至少2萬5,000個工作機會」。除了貝佐斯財團直接承諾的25億美金投資外;長期來看,紐約地區也將增加270億美金以上的額外稅收。

古莫強調,在金錢數據之外,Amazon選擇「大蘋果」,也讓紐約得到了「產業轉型的機會」。紐約市或可藉由Amazon的總部設立,將自己打造成足以媲美西岸矽谷的「科技新創基地」。讓全新的科技產業鏈,分散紐約市對金融服務業的過度仰賴,以多元化的新經濟,扭轉「紐約被華爾街財團牽著鼻子走的長期惡名」。

在激烈的競逐廝殺之後,Amazon最終在2018年11月正式宣佈了HQ2的「贏家...
在激烈的競逐廝殺之後,Amazon最終在2018年11月正式宣佈了HQ2的「贏家」,與原先設定的「一城獨贏」相反,Amazon將原本50億美金的投資承諾,平均分拆給了兩座東岸城市:維吉尼亞州的「水晶城」,與紐約州的「長島市」。 圖/法新社

但古莫的歡天喜地,卻讓地方民代、社群與一般長島市的居民傻眼無比;因為從招商到簽約,長島市提供給Amazon的優惠條件,只有紐約州長古莫、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民主黨)與其手下的行政幕僚知道,基層的社區市長、紐約市議會、州議會,對於協議內容根本「一無所知」。

「我與皇后區的鄰居們一樣——我們都是看到新聞以後,才知道Amazon要進來。」代表皇后區選民的紐約州議會參議員潔西卡.拉莫斯(Jessica Ramos,民主黨),向《華盛頓郵報》(與Amazon同屬貝佐斯財團)表示:「上面完全不打招呼,沒和地方溝通就要硬幹?按照慣例,這種規模超大、影響層面超級複雜的大型計畫,理應先送交議會討論,或與地方社區溝通說明吧!」

於是,當紐約高層歡欣鼓舞、大蘋果建商正蠢蠢欲動的同時,以長島市居民為中心的「反Amazon行動」,也迅速從草根社區竄燒。他們不僅整合了社區居民的反對立場,還將說服了各級民代、NGO、社區發展組織、左翼學生團體紛紛響應;甚至連甫進入國會就已四射砲火轟動國際的新科紐約眾議員——亞歷山卓亞.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都加入了「對抗巨怪HQ2」的行列。

但Amazon投資有什麼不好?2萬5,000個額外就業機會?270億美金稅金?對方還不是地產土財主川普,而是反川普的科技菁英貝佐斯?怎麼看都是「利」大於弊,又為何極端國際化又超級資本主義的紐約市,市民們竟會跳腳反對?

當紐約高層歡欣鼓舞、大蘋果建商正蠢蠢欲動的同時,以長島市居民為中心的「反Amaz...
當紐約高層歡欣鼓舞、大蘋果建商正蠢蠢欲動的同時,以長島市居民為中心的「反Amazon行動」,也迅速從草根社區竄燒。但Amazon投資有什麼不好? 圖/法新社

《金融時報》表示,反對HQ2落腳紐約的意見,主要分成三大指控:第一,古莫的「黑箱決策」,完全不讓長島市的地方意見提前參與。總部開發案中,只見到市府給Amazon提出的優惠與未來商機(甚至包括要特別蓋一個,給貝佐斯用的「直升機停機坪』),但卻沒對社區發展與基礎建設,約定任何吸引人且具體的「在地回饋」。

第二,走路就能進入中城區的長島市,本身居住與生活條件就已相當「中心」,在地的人才聚落卻與Amazon意欲招募的「科技白領」有著一定落差。因此,在缺少住宅、生活補助的配套方案下,在地社區也擔心HQ2會加劇本就嚴重的炒房問題,進而把本就昂貴的租屋與生活成本,提到更加無法收拾的天價,驅趕走在地的現有居民。

第三,Amazon原本的HQ2計畫,是「單一城市投資50億美金」,但後來HQ2的資源被水晶城、長島市平分,投資額度也降到25億;但同時,紐約州提給Amazon的稅賦優惠——包括退稅承諾、現金鼓勵、財產稅減免、免稅額度...——信用總額度卻高達30億美金。換言之,紐約等同於「賠本招商」,付錢給Amazon,再讓Amazon佔領市區、把舊的居民全給趕出去。

「黑箱決策」、「生活成本」與「稅賦特權」,成為了長島市居民與「民主黨千禧世代新左派」(Millennium Socialists,以歐加修-寇蒂茲為代表旗幟)對抗Amazon的反財閥口號;但紐約投資者與一手促成投資的州長古莫,卻對這批「鬧事左膠」氣個半死。

「就是有少數人,會為了自私的政治考量,而犧牲掉了整個都市的發展夢想!」在Amazon決定終止投資後,憤怒的古莫也將矛頭指向了這批「極端左派」。古莫強調,用政府預算補貼財團的說法根本是假新聞,「我們提出的優惠補貼本就是因循漸進,Amazon得按照合約達成一定的聘用與投資指標,才能申請這些免稅條件!」此外,若貝佐斯的總部真的只看稅金額度,那當初就該選補助高達紐約兩倍的紐澤西市?

紐約投資者與一手促成投資的州長古莫(圖),對這批「對抗Amazon、反財閥」的「...
紐約投資者與一手促成投資的州長古莫(圖),對這批「對抗Amazon、反財閥」的「鬧事左膠」氣個半死。 圖/美聯社

不過對於古莫的說法,美國眾自由派媒體卻多有懷疑:因為長島市畢竟在紐約市(資本轉換力超強),水晶城也緊鄰著DC(政治影響力超大)。兩座中選城市各自的先天條件,都有難以取代的區位因素,就算沒有Amazon的投資,雙城的招商條件依舊是強而有力——比起紐約需要Amazon,Amazon 或許更需要紐約——因此古莫為了Amazon汲汲營營,替人作嫁的態度,也不免因自失立場而遭到地方反彈。

《華盛頓郵報》表示,原本Amazon認為長島區的反彈,應該很快過去;沒想到紐約市的民主黨新左翼力量,卻比想像中更為頑強,甚至有搭上歐加修-寇蒂茲的聲勢而更加剽悍之姿。後來到2月4日,紐約州議會更是全面退讓,讓明著與州長對幹、抵制開發派的皇后區參議員賈亞納里斯(Michael Gianaris,民主黨),入主議會具備否決權的HQ2案審查委員會,種種不利走向,這才讓Amazon決心撤出紐約,以避免再遭政壇惡火進一步反噬。

撤出紐約的Amazon,並不打算重啟HQ2的城市選美,而將全力發展另一標的水晶城;然而就算是在維吉尼亞州,同樣的反彈意見,也緩慢地與紐約、西雅圖的社區反抗意見彼此串聯,希望透過團結談判,爭取到更合理的地方友善方案。

但與Amazon大戰的這一回合,是草根紐約人的勝利嗎?作為反對派領袖,賈亞納里斯並不那麼認為:「我不會稱這樣的結果叫做勝利。紐約州就該有自己的立場,我們本就不該讓巨型財閥牽著鼻子走、操控在地的開發條件。」

「人人都得找工作,在座有誰不要錢?」賈亞納里斯表示,「但拚經濟絕不該不擇手段,絕不是不計帶價。」

「人人都得找工作,在座有誰不要錢?」,「但拚經濟絕不該不擇手段,絕不是不計帶價。...
「人人都得找工作,在座有誰不要錢?」,「但拚經濟絕不該不擇手段,絕不是不計帶價。」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從打工仔到眾議員:衝撞政壇老男的「紐約奇蹟」?

不給錢就下架:日本Amazon強收「協力金」事件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在這起死亡車禍之後,日本各地針對兒童散步的交通安全,到底做了哪些改善?被人詬病的...

被遺忘的報導:日本殘酷記者與大津幼兒園死亡車禍,後來呢?

2020/01/20
著名的漫畫改編日劇《東大特訓班》中,被外界當成「笨蛋高中」的龍山高校,平均偏差值...

重磅廣播/血淚新春大考季:日本大學考試的「偏差值」與英檢爭議

2020/01/18
2020才剛開年,中東情勢就因美國、伊拉克、伊朗的多角衝突一路急轉直下,逼近「準...

重磅廣播/蘇萊曼尼不該死?波灣2020為何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危機

2020/01/10
Remilia曾帶領Renegades進入英雄聯盟冠軍聯賽(LCS),並做為第一...

重磅廣播/電競女子的美麗與哀愁:Remilia之死,電玩圈的性別歧視?

2020/01/04
靜岡縣燒津市的故鄉納稅形象廣告和親善大使青木詩織。燒津市曾在2015年拿下日本全...

重磅廣播/捐款抵稅吃大魚大肉:日本「故鄉納稅」熱潮下的希望與哀愁

2019/12/28
中國的限狗令還有哪些問題?如何處理才可能找到更好的解方?城市與農村是否能夠以同一...

重磅廣播/北京限時消滅大型犬?中國「限狗令」的執法爭議

2019/12/21

最新文章

非洲薩赫爾地區(Sahel)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地區之一,充斥著飢荒、宗教與族群衝突...

西非恐怖沙漠:薩赫爾「聖戰衝突」惡化的暴力循環

2020/01/15
2020才剛開年,中東情勢就因美國、伊拉克、伊朗的多角衝突一路急轉直下,逼近「準...

重磅廣播/蘇萊曼尼不該死?波灣2020為何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危機

2020/01/10
香港抗爭表面上看似逐漸平息,實際上暗潮洶湧;面對香港警察的優勢武力與6,000多...

香港抗爭的新出路?專訪職工盟主席「逆權空姐」吳敏兒

2020/01/02
不覺中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已來到第七個月。不論數量或能號召上街的人數皆減少,抗爭...

被遺忘的報導:香港「反送中抗爭」,後來呢?

2019/12/31
自民黨內的中生代、現年49歲的眾議院議員秋元司,曾入閣擔任國土交通省、內閣府與環...

人民幣腐化的政壇大老?日本議員秋元司的「賭博默示錄」

2019/12/25
馬克宏參考瑞典政府在九零年代末期時端出的政策,打算用「個人帳戶點數制」取代現行系...

當公平不等於正義?法國跨世代反抗的馬克宏「退休金新制」

2019/12/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