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塔利班對美國的終極羞辱?喀布爾機場見證「阿富汗西貢慘案」

2021/08/16 轉角24小時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在全世界瞠目咋舌的狀況下「不流血開城投降」,而血戰20年的「阿富...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在全世界瞠目咋舌的狀況下「不流血開城投降」,而血戰20年的「阿富汗戰爭」,也因此劃下了美國史上最難堪的災難句點。圖為撤離中的大使館。 圖/美聯社

【2021. 8. 16 阿富汗美國

塔利班對美國的終極羞辱?喀布爾機場見證「阿富汗西貢慘案」

「成千上萬的逃難人潮湧入機場跑道,用打的、用擠的、用搶的拼命登機...但超載的民航客機卻沒有辦法如願起飛,因為喀布爾的起降跑道與空域都得以『歐美撤僑團』為第一優先。」8月15日星期日傍晚,在阿富汗塔利班發動全國總攻擊的10日內,全軍崩潰的阿富汗政府軍終於徹底土崩瓦解,眾叛親離的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也在塔利班代表團的「當面勸說」下,完全無顏事先通知支持親信,就這樣一聲不吭地搭機出境、舉家流亡海外。於是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就在全世界瞠目咋舌的狀況下「不流血開城投降」,而血戰20年的「阿富汗戰爭」,也因此劃下了美國史上最難堪的災難句點——在911事件20周年忌日的28天前,塔利班再度攻下了整個阿富汗。

截至8月16日清晨為止的前線進度:阿富汗中央政府已經全面放棄抵抗,包圍首都圈的塔利班軍團則於周日清晨開始「分批進城」,並與甘尼逃亡後的阿富汗臨時過渡政府開始治安交接,預計未來48小時之內,塔利班就會公佈政權交接方案,正式恢復由政教合一、由武裝教士統治的「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

至於撤僑到一半、卻被塔利班無血開城搞得措手不及的美國總統拜登,15日深夜也第二度要求待命於科威特的第82空降師向喀布爾擴大增援。目前已知美國駐阿富汗使節團已全面撤到喀布爾國際機場(KBL),預計不晚於72小時內,「所有美方人員都將全數離境。」

但大量亟欲逃難出境的阿富汗國民,與不斷降落的西方撤僑軍機,卻讓早已因恐慌情緒而無法常態運作的喀布爾機場陷入「空中塞車」大癱瘓——根據現場傳來的各種恐慌實況,大批逃難者已自行闖入機場「強擠登機」,連跑道上都湧滿了搶著搭機逃跑的乘客,失控狀況甚至迫使機場美軍必須動手——甚至對空鳴槍——驅逐民眾才能淨空跑道供歐美撤僑軍機起飛離境。

 圖/Twitter@saadmohseni
圖/Twitter@saadmohseni

16日清早,美軍在喀布爾機場跑道上架起鐵絲網。 圖/法新社
16日清早,美軍在喀布爾機場跑道上架起鐵絲網。 圖/法新社

▌延伸閱讀:〈喀布爾淪陷倒數?美軍24小時重返阿富汗「急撤大使館」〉

阿富汗戰爭的全面崩潰,雖然災難遠因早有預兆,但真正的「加速按鈕」卻始於今年5月——甫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突然宣布將在2001年「911事件」的20周年忌日來臨前,全面撤出戰爭、讓所有美國大兵終戰返家。此一決定,儘管衝擊了阿富汗國內政壇,但其基本政策與撤兵方案,卻與前總統川普在2019年與塔利班簽署的和平協議如出一轍,其基本反映了美國政壇對於阿富汗的厭戰情緒,亦與其全球戰略的方針重整連動相關。

對於美國而言,阿富汗戰爭的唯一目的,本來就是為了「殲滅發動911事件的『基地』(Al-Qaeda)恐怖組織」。因此在2011年5月美軍突襲擊斃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並又於2019年8月殺死他的兒子繼承者漢薩(Hamza bin Laden)後,美國發動「報復式反恐戰爭」的目標也已大致達成,收手撤軍也就成為歐巴馬、川普,乃至於拜登...等三朝政府多有盤算的政策方向。

為了避免美軍撤退後,昔日結盟蓋達的阿富汗塔利班,再次捲土重來、讓國家重新成為「恐怖組織的庇護天堂」,歷來美國政府也透過卡達、巴基斯坦以及其他周邊國家「居中談判」,希望能在「從容退場」的狀態下,讓美軍的離去不至於影響阿富汗的中短期穩定——這也正是川普政府與塔利班在2019年《多哈協議》裡所取得的基本共識——但在此之後,塔利班並沒有按照川普的意願「暫時停火等待美國退兵」,反而以「外國人還沒撤盡之前,協議不會生效」為由,一方面趁勢拉攏美軍的在地盟友,一方面擴大對中央政府的包圍攻勢。

明明是要和平撤兵,但川普-塔利班協約在卡達簽字之後,塔利班在阿富汗境內的恐攻、叛亂與戰鬥火力卻是大幅倍增。地面戰況越是激烈,美國政府就越想要提前撤守;美軍越是想要撤走,塔利班的戰略攻勢就更為激烈——惡性循環的懦夫博奕,於是才促使拜登政權「快刀斬亂麻」,宣布無論如何美軍都必定會在「秋季前」全數離境,希望以此正面切割阿富汗和談與美軍戰爭之間的糾纏連動。

英軍來的撤離部隊。 圖/歐新社
英軍來的撤離部隊。 圖/歐新社

一開始,拜登所下達的最後撤軍日,是2021年9月11日之前,誰知行動進度卻在7月2日——美軍不告而別,趁夜撤離巴格蘭空軍基地後——大幅加速。位於喀布爾首都圈西北方40公里的巴格蘭空軍基地,是美國在20年的阿富汗戰爭中,兵力規模最大、也最為重要的一級戰略要塞。但由於此地也同時有關押著5,000名塔利班戰犯俘虜,因此美軍高層才會在「避免走漏風聲,增加斷後部隊遇襲之風險」的考量下,選擇不事先知會阿富汗政府與在地盟軍,趁著夜色一聲不響地悄悄離去

但美軍暗中撤退的消息,卻讓阿富汗輿論極為驚駭,不管美方的說法有多合理的考量,最後留下的國際形象與地方情緒,全都是「美軍夾著尾巴逃跑...放生了阿富汗政府軍」。更何況巴格蘭空軍基本,原本也是西方盟軍對阿富汗空軍的訓練與後勤維修基地,一夜之間盟友「全員散會」,也重挫了阿富汗軍中那些還能打仗的「現代化教育精英」的戰鬥能量與士氣。

巴格蘭基地事件後,塔利班的侵攻速度也明顯加快,這一方面是因為政府軍已失去了美國人的「空優靠山」,二方面也是塔利班布局已久的全國總攻擊序曲——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塔利班在7月中旬,就攻下了超過一半的領地;到了7月下旬,塔利班更大膽地攻下了阿富汗北境與東邊的「海關邊境」,除了成功取得了重要的邊境貿易稅金,更掐住了喀布爾的民生物資補給鏈。

塔利班攻陷了阿富汗的巴基斯坦邊境關口後,對內也開始大舉起兵,並在傳統大本營坎達哈省赫爾曼德省,釘住了政府軍派來的精銳部隊;對外,塔利班則成功以「政治對口」的身分,成功地訪問了俄羅斯與中國,並與中俄外交部長「親自會面」取得了極為重要的地位承認權。

然而直到8月1日為止,包括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利上將(Mike Milley)在內,都認為塔利班的攻勢有其侷限,「因為全國34個省會級城市中,塔利班的威脅仍無法動搖政府守軍的控制。」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麥利上將等人認為:以輕兵器步兵為主的塔利班軍隊,無論是訓練、火力等級都不足以正面對抗政府軍,但阿富汗陸軍一向的老毛病就是貪腐、士氣低落、部隊之間的向心力極低,因此為了避免被分兵擊破,阿富汗中央軍隊更應該戰略後撤,收攏兵力回到34座省會都市「集中防守」,以等待卡達方面的「和平談判」拍板,並緩衝美軍831撤兵的短期波動。

「主動後撤固守城市」的方針,在最先開始激戰的第二大城坎達哈,曾一度收到有效反應。誰知從8月6日開始,塔利班卻從傳統上力量較弱的北部邊境開始「攻城」——短短5天之內,阿富汗3分之1的省會城市就被「同步攻陷」;10天之內,也就是喀布爾城線的前夜,首都更成為「國中孤島」,阿富汗全境也只剩喀布爾一城還未陷落。

但阿富汗的35萬現代大軍,為何短短10天就土崩瓦解?主要的問題,仍是北方的各族軍閥「提早變節」——像是兩個月前才高調起兵的西北大城赫拉特,或者是由副總統杜斯塔姆元帥誓師坐鎮、揚言「要血戰流盡最後一滴血」的北方重鎮馬札里沙里夫,都沒有爆發想像中的「圍城戰鬥」,全是政府軍主動投降或突然逃亡的「無血開城」。

塔利班與中央軍真正爆發激戰的地區,主要還是以最早交手的赫爾曼德與坎達哈為主,但這兩地卻撐到了上周末、是最後一批陷落的省會城市,若不是其他城市陸續開城,坎達哈乃至於喀布爾的軍民士氣,也不至於「一碰即潰」。

事實上,在8月10日前後,美軍與CIA還曾「悲觀評估」塔利班的大軍,恐在90天內拿下喀布爾;而為了駁斥美方的悲觀預期,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本人還曾多次「空降前線」,親自到北方被包圍的馬札里沙里夫「鼓舞全民再次動員」——不料美軍的「最悲觀預期」還是過於樂觀,塔利班的大軍竟然就在8月14日傍晚瀕臨城下,並於8月15日一早開始「十面包圍喀布爾」。

圖為喀布爾街頭。 圖/歐新社
圖為喀布爾街頭。 圖/歐新社

塔利班的前鋒部隊,大概是在8月15日中午時分,大舉出現在喀布爾的外圍城門——一時間,各國媒體也以「塔利班全軍攻入喀布爾!」為快報標題。但事實上,塔利班的部隊只是不斷加厚首都外圈的包圍兵力,卻沒直接殺入喀布爾街頭,也沒有對正在全員逃走中、由美軍「空降控場」的喀布爾國際機場動手。

塔利班的圍城時機點,正巧與幾個小時前才空降喀布爾協助撤僑的數千美國大兵重疊。根據拜登總統在8月12日下達的急令,有鑑於喀布爾的局勢惡化,所有美國駐阿人員、公民與使節團,都應在最短時間內撤退,只留下「最少人員」維持基本外館責任。但拜登政府沒料到的是,喀布爾的陷落竟然比美國撤離行動更快,因此派往喀布爾的撤離兵力也在極短時間之內,從一開始的3,500人,不斷急難增援到6,000人的規模。

雖然在喀布爾的落城過程中,塔利班與美軍之間「相敬如賓」,避免了正面接觸而頗為和平,但根據《華盛頓郵報》與多名駐阿戰地記者的說法:

「...雙方之所以沒有衝突,是因為美國國務院透過卡達向塔利班『直接求情』,要求讓美國安全地撤走所有公民,之後阿富汗的政權如何交替,美國都不會再與干涉。」

然而美國「求情說」的內容,究竟為何?各方的說法卻都相去甚遠:在阿富汗境內,許多記者謠傳美國將向塔利班支付交換款項(有可能是甘尼政府的境外存款接收),但也有其他意見認為是美國大兵的大規模押陣,才以「武力」嚇阻了不想橫生枝節的塔利班,讓出了一條供外國人安全逃難的生路。

進入阿富汗總統府的塔利班。 圖/美聯社
進入阿富汗總統府的塔利班。 圖/美聯社

塔利班的部隊,約在15日下午包圍了喀布爾。過程中,首都的警察部隊、中央的精銳軍團全都棄械投降、解甲潰逃。塔利班的代表與零星的同盟部隊,就這樣在喀布爾街頭鳴槍慶賀,並在各地升起了代表塔利班的清真言白旗。

與此同時,塔利班的和平談判代表,也非常平靜地帶著步槍走入了阿富汗總統府,並在短暫的會面談判後,確定了甘尼總統的下台與即刻流亡——事實上,在喀布爾城陷的12小時前,阿富汗政府與媒體內部,就已流傳著甘尼總統草擬的一份「救國辭呈」,內容聲稱自己無力回天、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手足相殘,決定下台把政權交給過渡政府,再同塔利班投降和談。

雖然甘尼總統的幕僚團隊不斷對外否認「總統辭呈」的真實性,但在塔利班使節團進入總統府的第一時間裡,阿富汗內政部就已經對外放出「甘尼已辭職」的消息,塔利班內部的新聞畫面,也顯示情緒平靜的甘尼本人,竟然被「死敵」塔利班的談判代表以禮相待,雙方竟還互相擁抱誠懇致意。

此後,甘尼的下落一度不明,一直到周日傍晚,「甘尼總統全家已經搭上飛機逃離阿富汗」的新聞,才在這位前總統離境後全球曝光。據悉,甘尼的流亡第一站,有可能是鄰近的土庫曼。但包括內閣閣員與總統府幕僚在內,許多人都是「看到電視快報才知道總統已經逃跑」。因此除了極為沉痛地憤怒與被背叛感外,阿富汗的主流輿論多認為:

「只顧自己保命的甘尼,恐怕早就喪失了戰意,而欺騙自己人、私下與塔利班達成了開城協議。」

總統本人自行落跑,雖注定了「塔利班完全控制阿富汗」的結局,但同一時間也出現喀布爾、忙著撤離西方僑民的6,000美軍空降部隊,卻與各國使節團亂成一團,並遭遇了可能超越「1975西貢淪陷」的國際級災難。

機場的甘尼海報。 圖/美聯社
機場的甘尼海報。 圖/美聯社

美國與西方國家的撤離行動,在8月13日之前,都是從喀布爾國際機場的民間航班撤離。而美軍撤離任務的前導部隊,一直到14日下午才抵達阿富汗,在簡單地完成了基地部屬後,剛下運輸機地美軍MH-60黑鷹直升機,與CH-47契努克重型直升機,也不斷在喀布爾上空盤旋,24小時地往來美國大使館與喀布爾國際機場。

在這段期間,塔利班的戰士雖然沒有為難美軍直升機,也通令武裝部隊不要接近使館區、機場區...等這些由「美軍臨時駐守」的武裝地帶。但由於美國在阿富汗的使節團、民間承包商、保全單位、國際援助工作者的人數,預計多達1萬餘人;若再包含那些幫美國工作的各種「受庇護阿富汗雇員」,需要撤離的人數恐怕多達6~7萬;更何況其他歐洲盟邦的僑民、使節團,也都緊急請託美軍「一起救走」,因此喀布爾政局的豬羊變色,也加劇了歐美各國「緊急大撤退」的災難級混亂大失態。

美軍的在城際之間的直升機空運,雖然往來不停,但能運載的人數有限、名單清點量的突然暴增,卻也極為困難。其主要原因有三:

  • (1)亂軍之中的人員失散與徒然增加,導致撤離行動的連絡極為混亂而破碎;
  • (2)目前阿富汗的「唯一空港出口」就是喀布爾國機場,但民間航班的撤離人潮已經失控,起降跑道、空域的「軍民搶道」也陷入極大混亂;
  • (3)撤離航班無論是軍民都出現「嚴重超載」的狀況,許多無文件逃難者強行闖關,但阿富汗鄰近諸國與美國盟邦,都不大願意擔任收容這些「阿富汗難民」的臨時中繼站,「因為如果美國之後不收這些人,突增的國安與難民政治風險,沒有其他國家願意承擔。」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撤離行動的恐懼崩潰,在8月15日深夜終於在喀布爾機場「跑道上」爆發。根據美國《NBC》新聞網在前線的特派目擊,由於空中塞車阻礙了美軍方面主導的國家級撤離行動,喀布爾機場的民航起降暫時被美軍接管動凍結,但一時出現的混亂真空,卻讓許多極度恐慌、甚至謠傳塔利班即將攻來的婦孺老弱群起暴走,大家失控推擠攻入空橋,或者直接闖入機場跑道上「強行登機」,甚至還有零星民眾直接拉著行李擋在起降跑道上,甚至朝著美軍哭喊:

「若是我們逃不出去,誰都別想活著出去!」

失序的混亂狀況,一時逼使機場的聯軍部隊拉開一道「驅離人牆」,阻擋失控的阿富汗平民影響各國使節團與VIP的撤離起降。雖然在各種安撫與疏散後,喀布爾機場的崩潰狀況暫時得到控制。但種種狀況卻可能在未來幾天內再度惡化,成為極為殘酷的「逃亡直播」。

飛機超載、沒有安檢、也不能有效查核登機身分的駭人狀態,目前仍在喀布爾機場持續發生。但根據華盛頓的直接指示,從8月16日清晨起的72小時內,美國駐阿富汗大使館與所有美軍部隊就要「全員離境」,但如果美國人提前撤退,留下數萬名曾經幫西方聯軍工作的「阿富汗老伙計們」又該何去何從?逃難之門也極可能自此關閉。

目前,喀布爾的美國大使館裡,只剩下零星的「斷後人員」。一度謠傳「自己先逃跑」的美國大使威爾森(Ross Wilson),則與眾領事人員被撤到喀布爾機場,預計在此留到最後,進行最後72小時的「難民簽證批准程序」。但如果西方各國的大使館即將就此關閉,那些還來不及報到或完成程序的阿富汗被庇護者們,又該怎樣才能認證身分,並被美國妥善安置?在兵荒馬亂的亂世中,根本沒有有效的機制能於這麼短的時間圓滿進行。

 圖/Twitter@saadmohseni、@ragipsoylu
圖/Twitter@saadmohseni、@ragipsoylu

市民爭相逃難,美國大使館狼狽撤退的光景,也讓逃離喀布爾成為了昔日南越崩潰、1975年「西貢陷落」的災難再現。但對此,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則極為強硬地駁斥這種對照說法,強調西貢是西貢、阿富汗是阿富汗。

布林肯認為,阿富汗戰爭地目的就是懲罰並制裁「那些犯下911大罪的恐怖份子」,就反恐成果而言,這20年來的血淚汗水已經完成了該有的成績。因此拿西貢淪陷來形容阿富汗的撤退,對於美國而言是不公正也不正確的評價。

但對此,美國政壇卻有不同的解讀與評價,像綠扁帽特種部隊出身、曾在阿富汗參戰並獲得銅星勳章肯定的共和黨眾議員沃爾茲(Mike Waltz,佛羅里達)就對外公開表示:

「如果我現在是在台灣或烏克蘭,目睹阿富汗正在發生的這一切,我一定會嚇個半死,因為這就是拜登政府所展示出來的美國承諾。」

相應的戰略批評,仍有待時間觀察,但塔利班在政治層面上確實「擊潰」了拜登政府——特別是在911事件20周年忌日前夕,讓塔利班重新打下整個阿富汗的「一夜回到解放前」——卻已成為白宮難以迴避,且極難自我解釋的重大外交災難。

美國主流輿論當前的質疑,暫時仍鎖定在拜登政府對戰術選擇與情報層次的「災難性瑕疵」——在情報層次上,美國軍方與國防部對阿富汗的戰況評估「錯到離譜」,但CIA方面卻仍公開喊冤,強調前線情報都不曾指向:「阿富汗中央軍會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土崩瓦解。」

除此之外,白宮與美軍對巴格蘭基地的「偷偷撤兵計畫」,也在喀布爾機場擠爆癱瘓的同時,成為美方懊悔不已的重大失誤,「如果當初讓巴格蘭基地守到最後,今天在撤退、疏散盟友的時候,是否就不至於『逃得』如此難堪?」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阿富汗重演的西貢淪陷:世界如何面對「進擊的塔利班」?

Taliban sweep into Afghan capital after government collapses

Afghanistan crisis: Afghans wake up to new world as Taliban takes Kabul - BBC News

作者文章

首都喀土木的受傷群眾。 圖/美聯社

民主努力的崩潰:蘇丹軍隊再政變「第二次喀土木廣場大屠殺」

2021/10/26
北京遊客。 圖/歐新社

病毒攻略六中全會?7日擴散11省的「中國旅行團疫情」

2021/10/25
「被困火山熔岩的狗狗們...最後竟被『天龍特攻隊』奇蹟救出?」 圖/法新社

匿名冒死的天龍特攻隊?西班牙「火山等死4犬」傳神秘獲救

2021/10/22
圖為CNN的節目內容截圖。 圖/CNN

拜登的直播脫口真心話?若中國攻擊「美國必保衛台灣」

2021/10/22
圖/截自微博

瀋陽市區大爆炸:又一次「燃氣事故」引發的中國都市慘案?

2021/10/21
全力謀算東山再起、但卸任後仍遭社群媒體全面封鎖的前美國總統川普,20日晚間透過官...

放送最政治不正確的無極限娛樂?川普成立的「川普社交生態系」

2021/10/21

最新文章

首都喀土木的受傷群眾。 圖/美聯社

民主努力的崩潰:蘇丹軍隊再政變「第二次喀土木廣場大屠殺」

2021/10/26
北京遊客。 圖/歐新社

病毒攻略六中全會?7日擴散11省的「中國旅行團疫情」

2021/10/25
「被困火山熔岩的狗狗們...最後竟被『天龍特攻隊』奇蹟救出?」 圖/法新社

匿名冒死的天龍特攻隊?西班牙「火山等死4犬」傳神秘獲救

2021/10/22
圖為CNN的節目內容截圖。 圖/CNN

拜登的直播脫口真心話?若中國攻擊「美國必保衛台灣」

2021/10/22
圖/截自微博

瀋陽市區大爆炸:又一次「燃氣事故」引發的中國都市慘案?

2021/10/21
全力謀算東山再起、但卸任後仍遭社群媒體全面封鎖的前美國總統川普,20日晚間透過官...

放送最政治不正確的無極限娛樂?川普成立的「川普社交生態系」

2021/10/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