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透視:和ISIS可能「有話好說」嗎?

2015/12/11 轉角說

有沒有軍事之外的其他路線? 圖/路透社
有沒有軍事之外的其他路線? 圖/路透社

ISIS的出現是政治問題,亦只能用政治的手段來解決。

——法瓦茲・哲杰斯(Fawaz Gerges),LSE國際關係系教授

▎前言:和ISIS好好談?為什麼?

2006年在伊拉克成立、2011年進入敘利亞、2013年改組後正式以——ISIS——名號問世的這個武裝組織,打響名號後的兩年內,在敘利亞東部、伊拉克境內大殺四方,殘忍、暴虐、泯滅人性,也讓成為這崛起「國家」惡名昭彰的代名符號——特別在接連綁票、斬首各國人質,針對土耳其、俄羅斯、法國發起恐怖攻擊之後,「剷滅這個組織,向ISIS宣戰」。

但軍事手段,真的能「剷滅」這個「怪物」嗎?

2014年開始,由美軍率先發難的聯軍空襲,揪集了15國的空軍火力,截至2015年12月1日為止,共對敘利亞、伊拉克境內的ISIS目標,發動了8,573次空襲,耗資軍費超過52億美金(平均一天1,100萬美金);而今年9月開始,收到敘利亞阿薩德政府邀請助拳的俄羅斯也加入敘國戰場「反ISIS」,再加上本來的庫德族、伊朗自願軍、伊拉克政府、敘利亞反抗部隊......被重重包圍的ISIS已看似窮途末路?

但至今,ISIS的「國土控制」卻仍不動如山。

於是原本聯合的國際社會開始彼此指手畫腳:「你支持ISIS」、「他偷買石油」、「誰像恐怖主義示弱」,但在一團混亂中,「用軍事手段解決ISIS問題」的判斷,也從肯定句逐漸成為了疑問句。

那麼既然這個現象無法用武力剷除,要解決ISIS對「現代世界」的威脅,國際社會還有別的方法嗎?一時之間,所謂的「政治」甚至「外交手段」到底是怎樣?我們真的有可能與「瘋狂病態的ISIS」坐下來,喝杯茶,有話好說嗎?

至今,ISIS的「國土控制」卻仍不動如山。 圖/路透社
至今,ISIS的「國土控制」卻仍不動如山。 圖/路透社


▎和ISIS究竟有啥好談的?

如果你指的是ISIS的首腦「哈里發」巴格達迪(Abu Bakr Baghdadi),那短時間內,恐怕沒啥好說的(造美軍轟炸而重傷癱瘓的他,一度傳出再被伊拉克軍方狙擊,至今生死未卜)。但與ISIS麾下的各個「單位」互動,或許可以提供全新的可能。

譬如說,ISIS部隊中,作為骨幹的前伊拉克巴斯黨人(海珊政權的殘黨)、伊拉克境內倒向ISIS的遜尼穆斯林部落力量,與ISIS作石油、糧食、軍火生意的中間商人,各地的軍頭與地方領導......等等,這些「同屬ISIS集團」內的各個對象,都是適合、接觸的「互動對象」。

去年退休的以色列總統希蒙.佩雷斯(Shimon Peres)曾一句話來形容中東的和平協商:

我們彷彿看得見隧道尾端的燈火閃爍;但問題是——我們沒有隧道。

那在對應ISIS的同時,我們究竟還有沒有本錢,完全放棄這可能的「隧道」?

ISIS的領導人巴格達迪。 圖/美聯社
ISIS的領導人巴格達迪。 圖/美聯社


▎ISIS是宗教狂熱,聽不進人話?

濫殺無辜是所有恐怖主義的共通點,他們以血祭祀或以此作為達成目的手段,難道還有「理性」?

傳統上,恐怖主義的學者粗略地將恐怖行為分成兩種:虛無的恐怖,以及傳統的恐怖攻擊。前者被認為多受「宗教」啟發,後者則較為「世俗」與「務實」。在這二元的區分下,含有宗教成分的恐怖行更是被視為「非理性」,亦不存在「理性互動」的空間。

相較於宗教狂熱的ISIS,追求獨立的愛爾蘭共和軍(IRA)跟西班牙的ETA組織,對於西方世界而言有著更為「清晰明瞭的政治訴求」,比起ISIS意圖不明的「宗教世界」,即便是恐佈份子,IRA與ETA也與西方處在「相同頻率」上。然而,這樣的二分法卻難容易讓決策者陷入「自我預言」的錯誤循環:以「我」的「理解」,來判斷「你」是否「瘋狂」?以「價值觀」來主觀檢視恐怖組織的運作邏輯,最終僅能簡化地將蓋達跟ISIS的恐怖行為歸咎是瘋狂的宗教使命,但對於政策制定卻毫無助益:因為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崛起所為何來?參與者對於「理性世界」的積怨又該從何而解?

這種「理性」vs.「瘋狂」的主觀判斷,也不僅是針對「恐怖組織」,在國家單位上,「主流世界」也曾屢屢「過度想像」。例如:10月革命後成立的蘇聯、中共,以及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的伊朗——這些政權都曾經被民主世界視為「瘋狂」、「極端」、「極具侵略性」的國家、都曾揚言摧毀眼下的國際秩序;但事後當世界回頭反思時,卻都發現這些國家在戰略安排上,遠比當時輿論想像得更為「保守」與「理性」。

此外,ISIS真的只是「宗教瘋子」嗎?根據ISIS流出的官方文件,ISIS內部對於「國家」體制有著詳盡的規畫,包含各類行政單位(經濟、國防、新聞等)、財政分配、醫療衛生以及教育制度,他們透過建構強大的官僚體系,證明自己與一般的聖戰組織不同,並藉由這套系統來延伸自己「建國的基礎」。

就如同喬治亞大學教授溫特(Charlie Winter)所述:

ISIS其實是個精打細算的政治組織,擁有高度複雜且規畫精密的基礎建設在背後支撐,完全不是只是嗜血如命、非理性的軍隊而已。

在這樣的對手面前,「宗教狂熱」真足以解釋ISIS強大的政治能量嗎?

巴斯克武裝分離組織ETA。 圖/路透社
巴斯克武裝分離組織ETA。 圖/路透社


▎但各國政府都曾表示「不會與恐怖分子妥協」?

每個政府都說『決不和恐怖份子談判』,但最終他們都坐下來了。

——喬納森.包威爾(Jonathan Powell),布萊爾首相辦公室前幕僚長

在眾人皆主張「軍事手段鏟滅ISIS」的同時,曾擔任英國前首相布萊爾首席幕僚長的工黨外交顧問喬納森.包威爾,卻一反常態地強調「與恐怖份子」對話的重要性。

作為工黨政府的外交專家,包威爾曾致力於建立倫敦與北愛爾蘭之間的「地下溝通管道」,並成功推動北愛和平里程碑的《耶穌受難日協定》(Good Friday Agreement),以及促成「恐怖組織」IRA解除武裝、放棄暴力對抗。

  • 英國與IRA:從行刺柴契爾夫人到彼此握手寒暄。
  • 西班牙與巴斯克分離團體ETA:「民主化後的每一任西班牙首相都作相同的宣誓:『不和ETA、恐怖組織談判』,但最後,他們每一個人都派出了談判特使。」
  • 哥倫比亞與FARC:從國中之國,到如今的解甲邊緣。
  • 土耳其對庫德工人黨:詳見<恩怨分裂30年:土耳其與庫德工人黨>。
  •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從民間「非法接觸」開始的《奧斯陸協議》。
  • 以色列對哈瑪斯:以色列士官吉拉德.沙力特釋放案。

到最後,直接或間接,各國政府最終終得明瞭「政治的問題,只能用談判解決」。

北愛爾蘭,1998年8月15日,IRA的汽車炸彈炸死20名無辜平民。 圖/路透社
北愛爾蘭,1998年8月15日,IRA的汽車炸彈炸死20名無辜平民。 圖/路透社


▎此時此刻,我們有可能與ISIS「談」嗎?

2014年美國政府曾指派已退役的陸戰隊上將約翰.艾倫(John Allen)為「ISIS問題總統特使」一職,前往伊拉克協調部落衝突。曾在伊拉克戰爭中,見證2007年伊拉克「大增兵」的艾倫將軍,曾在伊拉克遜尼穆斯林的西部重鎮——安爾巴省擔任指揮官,而歐巴馬政府也希望藉由他的「在地經驗」,說服騎牆派、支持ISIS的地方部落,能比照2006年「安爾巴大起義」的模式,聯合地方部落、共擊ISIS。

然而艾倫在伊拉克的地方談判遇到極大窒礙,地方部落對於艾倫本人親伊拉克政府的態度並不十分有信心,而最終在互動受阻的狀況下,艾倫也在今年黯然去職。

與此同時,曾成功逆轉伊拉克與阿富汗戰事的美軍名將裴卓斯(David Petreaus,前中情局長,後因私生活牽涉工作機密的倫理醜聞而狼狽離職),也以自己的戰時經驗,強調溝通、談判、策反、互動的「政治工作」,甚至在ISIS之外,裴卓斯還大膽獻策,提出「聯合」努斯拉陣線、伊斯蘭運動自由軍(Ahrar ash-Sham)等其他「相對溫和」的恐怖組織,來共擊ISIS的在地武裝。

裴卓斯的發言看似「瘋狂」——和恐怖組織談判,打擊恐怖組織——但卻也不是毫無根據;作為蓋達組織在敘利亞的代表,努斯拉陣線也曾表達「支持後阿薩德時代,民主制度對敘利亞未來的決定」,伊斯蘭運動自由軍甚至也還直接配屬「官方反抗軍」——敘利亞自由軍的麾下,成為「溫和世俗反抗軍」中的特殊宗教武裝。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ISIS 外籍大兵手記 II:逃兵、退伍、歸鄉辦理 | 政經角力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圖為東京高岩寺,示意圖,與本案情節無關。 圖/法新社

怪物毒親的煉成:日本滋賀縣弒母案的回憶與懺悔

2024/05/18
美國國務院將祭出史上第一次制裁,禁止對以色列國防軍的一支「猶大勝利營」提供援助。...

「猶大勝利營」是誰?史上首次被美國點名制裁的「哈雷迪」專屬部隊

2024/04/23
圖/Return to Nature Funeral Home IG、美聯社

疫情下的火葬詐欺:棄置190具遺體、偽造骨灰,美國殯葬夫妻檔被控重罪

2024/04/17
莫斯科克洛庫斯音樂廳22日遭恐怖攻擊,圖為大火燒過的音樂廳內部。 圖/美聯社

莫斯科IS-K恐攻案Q&A(一):伊斯蘭國為何針對俄羅斯?

2024/03/29
莫斯科IS-K恐攻案發生在俄羅斯大選之後,讓普丁政府顏面盡失,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

莫斯科IS-K恐攻案Q&A(二):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織的恩怨?

2024/03/29
黃惠貞的建議,是家長和孩子一起閱讀描寫納粹相關的書籍,一起去理解納粹的行為,「那...

如果青少年愛上希特勒?高中教師的教育現場觀察

2024/03/08

最新文章

俄羅斯總統普丁在今天5月16日訪問中國,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雙方共同簽署發...

【Daily Podcast】普丁出訪中國與習近平會面/魔術之王「大衛考柏菲」遭指控下藥性侵

2024/05/16
斯洛伐克總理費柯(Robert Fico)5月15日遭遇槍擊,身中5槍,送醫急救...

斯洛伐克總理槍擊案:71歲作家行刺,政治動機的仇恨謀殺?

2024/05/16
5月14日,喬治亞國會以84票對30票三讀通過備受爭議的《境外影響力》法案,引發...

【Daily Podcast】香港YouTube禁止播放〈願榮光歸香港〉/喬治亞通過箝制異議的〈境外影響力法〉將危及加入歐盟

2024/05/15
2019年9月的反送中集會。 圖/美聯社

中國害怕的音樂造反之歌?香港 YouTube 禁止播放〈願榮光歸香港〉

2024/05/15
阿富汗10日遭遇豪雨導致的水災,圖為一名幼童在泥濘上艱難爬行。 圖/法新社

泥漿滿身的娃娃:阿富汗水災逾342死,極端氣候的脆弱犧牲者

2024/05/14
在獄中曾因絕食抗議而健康惡化的張展,目前出獄後的身心狀況、以及落腳安身的去處,不...

揭露武漢疫情真相遭判罪4年:公民記者張展刑滿出獄,但目前仍「消失」中

2024/05/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