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名畫的故事:川普訪波蘭/《雷伊坦——波蘭的衰亡》

2017/07/07 轉角說

 圖/白宮
圖/白宮

從這張照片裡,你看到了什麼故事?

這張由白宮所發布的官方照片,紀錄著2017年7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右)在前往德國漢堡、參加G20元首峰會的前夕特別訪問波蘭,並在首都華沙的皇家城堡博物館裡,與波蘭總統杜達(左)相談甚歡,兩人肩併著肩,一同欣賞19世紀的波蘭愛國名畫——《雷伊坦——波蘭的衰亡》。

這幅由波蘭名畫家揚.馬泰伊科(Jan Matejko,1838-1893)在1866年所畫的油畫,以戲劇化的象徵手法,重現了1773年歐洲列強與貴族叛徒,聯手推動「第一次瓜分波蘭」的國際協議。而馬泰伊科筆下的主角,則是油畫右下角、痛苦倒地(但被微笑的川普所擋住)的愛國議員——塔德烏什.雷伊坦(Tadeusz Rejtan)。

在16-17世紀時,波蘭曾以「波蘭-立陶宛王國」之姿,成為歐陸最龐大、人口最多的一級強國。但到了18世紀,因為連年爭戰與貴族內鬥之由,王國的實力已大不如前,除了東邊的沙俄崛起之外,西邊的普魯士與奧地利等新興鄰國更侵門踏戶。最終,在一連串的國際事件之後,衰弱的波蘭也成了俄羅斯的附庸,並在1773年,慘遭列強瓜分,成為普魯士-奧地利-俄羅斯之間的緩衝區。

1773年的瓜分,被稱為「第一次瓜分波蘭」。在談判過程中,不少眾議院的波蘭貴族都被俄羅斯、普魯士收買,並為了權力與榮華而犧牲國家主權,唯有真正愛國的雷伊坦挺身而出,試圖阻止瓜分案的簽字。

當時的雷伊坦,曾試圖以各種程序手段,阻礙談判議事的進行,但卻因此被同僚強行趕出議會。雷伊坦眼見祖國任人宰割,自己卻受迫淡出政壇,因此絕望的他,最後更抑鬱地自殺而終。

雷伊坦死後,波蘭又遭遇兩次瓜分,並在1795年正式滅亡,「波蘭」一詞也從地圖上消失。

但波蘭滅亡後,境內的主權運動仍不斷起義。而在波蘭亡國後,才出生於克拉科夫(當時是奧地利領土)的馬泰伊科,也受到1863年波蘭人反抗俄羅斯統治、但卻慘遭鎮壓的「一月起義」影響,而開始萌發愛國畫的靈感。

 圖/維基共享
圖/維基共享

在《雷伊坦——波蘭的衰亡》這幅畫中,力圖阻止國家滅亡的雷伊坦,攤倒在畫面的右下角;與之相對的,則是滿屋子的「貴族叛徒」。

像是畫面中手指遠方、身穿橘色軍裝者,就是受俄羅斯收買的貴族議長波寧斯基(Adam Ponińsk)。波寧斯基的左手指向門外待命的俄羅斯士兵,要求他們逮捕壞事的雷伊坦;而他的右手中本該有根議長權杖(被杜達總統的頭擋住),但卻被擾亂議事的雷伊坦偷走,只好由木頭拐杖代替——而這也象徵著賣國的國會,已不具備代表國家的資格。

此外,畫面最左,身著藍色外套正欲起身者,則是波蘭末代國王——斯坦尼斯瓦夫.奥古斯特(Stanisław August Poniatowski)。對於王國興亡毫不在意的他,一臉不耐,也暗示著波蘭歷史對於這位王國之君的糟糕評價。

至於會場二樓,在兩位女士中,則是冷眼看待一切的俄國大使,其無視於腳地下的紛亂,眼光只看向畫面中央的國會壁畫——俄國女皇,凱薩琳二世。有趣的是,凱薩琳二世的肖像畫,正與左下角的波蘭國王對角相望。在歷史上,波蘭國王奧古斯特也是凱薩琳二世的情夫之一,在波蘭亡國之後,奧古斯特也避居聖彼得堡,並在凱薩琳餘蔭的庇護下安度餘生。

在會場中,所有的人都是叛徒或懦夫,唯一試圖為雷伊坦挺身而出的,則是在凱薩琳女皇肖像下,高舉騎兵帽與軍刀的無名軍官。根據繪者馬泰伊科的助手回憶,馬特伊科希望透過這幅畫,來警醒波蘭人民對於亡國悲劇的責任感,並諷刺貴族與政府的「敗德劣行」。

然而這幅畫,在當時的波蘭卻引發爭議。馬特伊科畫中那些「貴族叛徒」後代們,紛紛暴怒而起,批評畫家扭曲歷史、侮辱先人。當代亦有指責,指責馬特伊科畫中把許多不同時代的人物扭曲在一起,對歷史的繪畫「不準確」,只稱得上是三流作品。

馬特伊科因此飽守黑函威脅,但最終他仍在奧地利貴族的協助下,將《雷伊坦——波蘭的衰亡》運到了巴黎,並1867年的世界博覽會中公開展出、引發轟動。不過波蘭當時仍是亡國,在世博會場上,這幅愛國名畫也只能陳列在「奧地利館」,之後更由奧匈帝國皇帝—法蘭茲.約瑟夫一世,以1萬5千克朗的高價買下,陳列在維也納的皇家畫廊。

直到一次大戰結束後,波蘭重新復國,《雷伊坦——波蘭的衰亡》一畫才重新被波蘭政府給買下,這才從亡國名畫成為經典的愛國作品。在這段時間,《雷》也成為波蘭抗俄故事的代表之作,直到1939年二次大戰開打,在納粹與蘇聯的夾擊下,波蘭再度亡國,名畫的故事也在進入荒謬的轉折。

二戰在1945年結束後,波蘭也為蘇聯共產鐵幕所統治。重返的俄羅斯統治者,於是重新解釋這幅愛國作品,並稱之為「波蘭貴族階級腐敗」的歷史象徵作品。但波蘭人卻未忘記歷史的怨懟,於是到了1980年代末、鐵幕即將崩潰之際,《雷伊坦——波蘭的衰亡》這才再度重回公眾視野,成為波蘭人反抗俄國暴政的提醒之一。

如今,《雷伊坦——波蘭的衰亡》已成波蘭最常見、也最為人知的藝術作品之一。而即將與俄國總統普丁會面的川普,也在名畫前與杜達總統手牽手,滿臉笑意地稱讚:「波蘭是一個偉大的國家。」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客家人還是中國人?蘇利南的身分認同從19世紀初到至今,經歷巨大改變。 圖/路透社

他鄉蘇利南(下):海外中國人?當華人又變回了「華僑」

2018/05/22
1961年,蘇利南華僑回國觀光團抵台,於機場大合照。 圖/聯合報系

他鄉蘇利南(上):一個被華人「佔領」的南美國家?

2018/05/22
時間軸怎麼演變歷史? 圖/David Rumsey Historical Map...

《時光的製圖學》:勾勒時間,時間軸的演變史

2018/05/18
今天就算非洲男性和芬蘭女性多子多孫,提高生育率,這樣也不被歡迎。問題就是出在另一...

異族通婚都有罪?起死回生的「極右派優生學」

2018/05/18
在動盪的幕末時期到明治初期,因牽涉到當時的政治鬥爭、甚至於導致戰爭發生,最後以悲...

幕末一百五十年遺恨:日本各地的死對頭歷史

2018/05/17
濟州四三事件的受難者遺骨挖掘,直到2008年——也就是慘案後的60年——才正式啟...

記憶鬥爭:濟州四三事件留下的「正當性」疑問

2018/05/1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