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沉香環繞,冬蟲夏草:隱藏在緬甸普匋的日常作物

2016/07/14 汪佳燕 Ann Wang

<center><table width=
冬蟲夏草 © Ann Wang 
在中國搶手的冬蟲夏草,在普匋可是隨處可見。

      

文字攝影.汪佳燕 Ann Wang

每次一說到普匋(Putao),在緬甸的朋友就嚷嚷著說好想去,但是要去一趟好難。

位處於喜瑪拉亞山底、緬甸北邊克欽省內的普匋鎮,離克欽首都密支那(Myitkyina)還有270公里。飛往普匋的航班,一天也只有一兩班,而且時間不固定,處於一種坐滿了就飛的隨興狀態。若不打算用飛的,走陸路還得看運氣;由於通往普匋鎮的主路受克欽獨立軍控制,緬甸政府遲遲無法舖路開發,從密支那到普匋鎮完全是土路,碰到下雨或是長達三個月的雨季,地面上滿是泥濘,就沒得選擇,只能等飛機了。

普匋人口約九萬,幾乎全是緬甸少數民族獨龍族或是傈僳族。大部分人的家裡到現在都還沒有電,少數擁有手機的人,要等到今年七月才會有訊號。

一家美國投資公司(S&S Project Management)近年在普匋積極發展,我始終不懂他們在這個偏遠又落後的地方打什麼如意算盤。終於一次因緣際會,我在這家公司的安排下去了一趟普匋,才知道除了監工電信塔施工工程外,他們也計畫與當地農民建立合作社(Co-operative),農民負責提供沉香木、蜂蜜、四川花椒、葡萄柚等普匋盛產的作物,而S&S Project Management負責技術執導,搭建加工廠跟拓展後續的銷售通路。

那天我拜訪52歲的Max Nor Sl,他們一家人住在一棟兩層樓的木屋,被一片綠色的樹林環繞。正確來說,是被超過一千五百棵沉香木給團團包圍。Max Nor Sl說他父親三十多年前從山上帶回沉香木的樹苗,之後這一家人就養成了在家周圍種樹的習慣。

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順手養成的習慣,在全球市場上是何等的價值連城。

普匋沉香木是東南亞與南亞的原生種,受到全球對沉香木副產品——精油跟香——的高需求影響,成為價格不菲的木材。亞洲種植園資本公司 (Asia Plantation Capital)銷售主管Gerard McGuirk 在與時代雜誌的採訪中提到,一公斤上好的野生沉香木市價可達一萬三千美金;他評估著,全球沉香木產業約值六億美金,流竄在黑市的木材價格更是遠高於一般蓋房子用的木材。高產值相對地造成沉香木的過度砍伐跟自然環境的破壞。

受到市場高度需求的帶動,非法砍伐的狀況嚴重,野生沉香木相當稀少。根據「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報告,沉香木油在2012年的全球交易裡共售出4870公升,比2004年多出了1512個百分比,有鑑於此,沉香木已被列入警示名單內。

「最有價值的樹種都在這裡了!」S&S Project Management合夥負責人Robert Walsh解釋為什麼公司願意千里迢迢來普匋作生意,看起來非常滿意。今年6月該公司邀請了六百多名當地居民一起合作生產沉香木精油,並以中東、日本跟韓國作為目標銷售地。

對Max Nor Sl來說,每天從耕地結束一天工作回家後,能整理家周圍的樹林,隨手種上兩株樹苗,是他消除疲勞的興趣。但當被問到這些樹木值多少錢,可以為他家人帶來多少財富時,Max Nor Sl滿是問號。沉香木在普匋相當普遍,當地居民多半只是將樹木拿來升火煮飯跟取暖。

「當地居民到現在才慢慢了解沉香木的價值。」Walsh解釋,他也是在一次騎車亂竄,前往下榻的旅社時,碰巧路過Max Nor Sl的家,看到整片的沉香木才萌生來這裡做生意的念頭。他說明以合作社的模式操作,公司不需要購買土地或是從種植幼苗開始,不用投入太多的資本。

「他們有樹,我們有know-how跟搭建工廠的財力。」相互搭配下,該公司已經著手在仰光郊區建設精油提煉工廠,還有跟當地木頭商人合作建立沉香木園。

上山採藥:冬蟲夏草

普匋地處偏遠,基礎建設不足,居民的生活相當刻苦,青年失業率也很高。就像30歲的Tong Shing Phong在仰光讀了大學後,不適應城市生活,最後還是回來普匋。

回來後Tong Shing Phong接了登山領隊的工作,今年第一次帶團上山,但他說這完全是運氣好,要有穩定的遊客量,才能成為正職。

「平常沒事做就跟朋友在城裡殺時間,但每年五、六月都會上山採冬蟲夏草,再轉賣給來普匋收購的仲介。今年收入不錯,一公斤賣了三萬緬幣(約260美元;約八千四百多台幣),價格跟去年一樣,但2013年曾經掉非常低,一公斤才11萬緬幣(約95美元;約三千多台幣)。」

冬蟲夏草在中國相當搶手,又因為被稱為「來自喜馬拉雅山的威而鋼」更是聲名大噪,行情好的時候甚至比黃金還貴。冬蟲夏草的生產地是在西藏高原與喜馬拉雅山上約海拔3000到5000的地方。是一種真菌類植物,寄生在幼蟲身上,菌種在侵蝕幼蟲後,會從幼蟲的頭部長出一根菌座。

「中國食用冬蟲夏草的習慣已超過五百年歷史,但冬蟲夏草稀少,中國頂尖的大學一直嘗試培育,可是目前還無法做到大量生產銷售。」,德國的菌種專家Daniel Winkler估算,市場上的冬蟲夏草約95%都來自西藏。在2010時有七名尼泊爾人失蹤,最後在山谷的底部找到兩具屍體,當地調查單位研判是因為搶奪冬蟲夏草而發生的悲劇。

黝黑消瘦的Tong Shing Phong聽說過冬蟲夏草在中國是高價產品,但因為沒有電話跟網路,所以無從得知實際市場價格,只能靠每年來一次的仲介來定價。採訪結束時,他說我問了這麼多問題,現在換他來問我:

冬蟲夏草到底是能賣多少錢啊?

我回到仰光後上網查了一下,在ebay搜到的結果是...

500克8500美金的天價

普匋的冬蟲夏草也可以賣這麼高價嗎?Daniel Winkler在看過我拍攝的照片後表示,冬蟲夏草的價格取決於何種蟲跟何種菌,不同的蟲跟菌養成的冬蟲夏草價格落差極大。經過他初步檢定,普匋的冬蟲夏草只能屬於中間檔次,價位不會高的太過跨張。但他也提到,野生冬蟲夏草實在太少了,他希望快快安排一趟普匋行,親自瞧瞧去!

汪佳燕 Ann Wang

 


   

  

<center><table width=
樹苗 © Ann Wang 
Max Nor Sl說他爸爸三十多年前帶回來沉香木的樹苗,一家人一種數十年。這順手養成的習慣背後值多少錢,他自己也不知道。

  

<center><table width=
一千五百棵 © Ann Wang 
一千五百多棵的沉香木圍繞紅色小屋聽起來很厲害,但沉香木在普匋相當普遍,對當地居民來說,就是拿來升火煮飯跟取暖的木材。

  

<center><table width=
綠手指 © Ann Wang 
沉香木值多少錢Max Nor Sl不太清楚,他只知道每天工作完後回家順手栽種幾株樹苗,是消除疲勞最好的方法。

   

<center><table width=
提煉廠 © Ann Wang 
美國投資公司正在籌備建設於仰光郊區的沉香精油提煉工廠。儘管沉香至少要三年以上才能採收,回本的時間很長,但他們還是覺得一切都值得投資。

     

<center><table width=
中藥材 © Ann Wang 
在普匋鎮上的市場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天然藥材;行情好的冬蟲夏草,每年都可以吸引普匋青年花兩個月的時間上山採藥。

     

<center><table width=
藥酒 © Ann Wang 
除了天然藥材,市集上也到處可見當地人自己製成的藥酒。

   

<center><table width=
喜馬拉雅山底 © Ann Wang 
緬甸北方克欽省的普匋因為地處西馬拉雅山底,河道眾多,但基礎建設落後,每到雨季,村落之間時常被氾濫的河道的斷絕。

    

<center><table width=
電力 © Ann Wang 
緬甸多仰賴水力發電,但普匋水利工程不完善,鎮上的人每天大概只有兩個小時的電量可用。但緬甸的商鋪多會販賣太陽能板,有點財力的人就會選擇買太陽能板來發電。

    

<center><table width=
微光 © Ann Wang 
上山採藥的青年Tong Shing Phong不習慣城市生活而回到家鄉當登山響導,順便從仰光買了支智慧型手機給家中的長者,微光中耐心地教他們怎麼使用。

   

<center><table width=
例會 © Ann Wang 
普匋主要的陸路遭克欽獨立軍控制,建設道路的器材與原料難抵普匋,運送費用相當昂貴。遇到下雨時,未鋪路土路寸步難行。基礎建設落後又偏遠的地方,卻盛產著在外頭價值連城的沉香跟冬蟲夏草;但這些,對當地人來講不過是在日常不過的作物罷了。

    

   

汪佳燕 Ann Wang

一名在男生堆裡求生存的攝影記者。台灣人,目前定居在緬甸。雖然常常沒水,沒電,沒錢(?),但這個開放中的國家有太多故事需要說,請持續關注我的作品。

▎作品網站:Ann W, the world and its people ▎Instagram: annwang077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所謂的「正義」究竟誰說了算呢?那些被消滅的怪獸與外星人,真的是「該死的敵人」嗎?...

重磅一頁書/虐殺怪獸的懺悔?《超人力霸王的正義哲學》

2021/10/15
圖左為《D.P》劇照,圖右為韓國電視台KBS節目內容,其中針對尹勝柱事件所進行的...

軍中虐死或殺人?南韓「真男人」背後的部隊霸凌地獄

2021/10/15
「萬眾矚目的大發明家,為何變成今日的詐騙惡女?」引起世界關注的美國「惡血大審」,...

Theranos詐欺大審判:「惡血」之女的反英雄之辯?

2021/10/08
為了能在疫情限制下努力兼顧防疫與經濟平衡,本各地絕大多數音樂祭主辦與政府一起努力...

戴上口罩嗨起來:日本「超認真防疫」音樂祭怎麼辦?

2021/10/08
「在當代社群網路論戰中,重要的已不是善良本身,而是『看起來善良』......」 ...

《繞頸之物》的阿迪契:女性主義作家與跨性別「被取消戰爭」

2021/10/08
「好女孩也好,派對女孩也罷,其實全都只是人們想像出來的典型,用來把女性性道德的社...

當女孩成為貨幣?好女孩、派對女孩&收錢女孩的「夜店社會學」

2021/10/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