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當「皮卡丘」入侵香港:譯名在地化之爭

2016/06/13 萬宗綸

不論你過去叫他是口袋怪獸、神奇寶貝、還是寵物小精靈(香港翻譯),從今以後的Pok...
不論你過去叫他是口袋怪獸、神奇寶貝、還是寵物小精靈(香港翻譯),從今以後的Pokémon在華語區裡就只有「精靈寶可夢」這麼一個統一名稱。 圖/美聯社

但一定要得到他,Pokémon GET,喔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

你有聽過「精靈寶可夢」嗎?

如果有一天,你最熟悉的人被迫改成另一個語言的名字,你會誠心祝福還是滿心傻眼?在台灣大紅大紫十幾年、成為一代又一代玩家童年回憶的Pokémon——「神奇寶貝」——今年年初就在日本發行商任天堂的安排下,大動作地宣布更名。不論你過去叫他是口袋怪獸、神奇寶貝、還是寵物小精靈(香港翻譯),從今以後的Pokémon在華語區裡就只有「精靈寶可夢」這麼一個統一名稱,每一隻「精靈寶可夢」也都被任天堂賦予正式的譯名:譬如被香港人管作是「比卡超」的「皮卡丘」,未來無論是在哪哩,都只會有「皮卡丘」這一正版授權的中文名。

消息一出,「精靈寶可夢」的新稱不僅讓大家的童年回憶頓時停格,眾多香港的「精靈寶可夢訓練師」,更是從錯愕、不適應等情緒,轉成為憤怒——對香港玩家來說,不能再用熟悉的「廣東話」去體驗的「精靈寶可夢」,讓人想起了近年來動作不斷的「普教中」(用普通話教中文科);而故事的主角從可愛的「比卡超」變成了你哪位的「皮卡丘」,更是一腳踩在了香港人的記憶底線,讓任天堂這看似友善的官方中文化決策,燒成了攸關香港認同的政治議題。

 圖/擷自<a href=
圖/擷自[高登音樂台][精靈寶可夢] 黎特 - 卡與丘 (6月13日)

▎「ピカチュウ」的官方中文化初體驗

一直以來,華語世界所接觸的Pokémon遊戲是未經任天堂公司授權的「民間翻譯」版本。為何在這之前任天堂未曾推出官方中文版?市面上也有著諸多揣測,中國知乎論壇上的網友將原因之一歸咎到了盜版問題,認為中國市場看似龐大卻不敵盜版猖獗的侵害,使得利益沒有想像中大;除此之外,由於中國在2000年開始,基於避免暴力遊戲影響孩童心裡的道德考量,禁止在中國大陸境內生產與銷售機上遊戲器,使得堅持自家遊戲只能搭配自家主機的任天堂,在機上遊戲開始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就在中國踢到鐵板。

不過2014年,上海自由貿易區率先解除了這道長達十多年的遊戲器禁令,任天堂公司的股價順勢大漲。緊接著禁令的鬆綁,同年7月,居住在美國的微博用戶「口天一小土」在網上發起連署請願,希望任天堂公司能夠看見華語區的Pokémon玩家多麼希望能以自己的語言體驗這個遊戲。

這個網上請願彙集了超過一萬名玩家的連署,並在Pokémon 2014世界錦標賽的會上場,當面交付給了Game Freak公司開發部長增田順一,以及其子公司神奇寶貝公司的董事長石原恆和。而眾多華文請願者,隨後更是製作了「7+1 中国語請願」的請願影片,感性地向日本發行商表達了對Pokémon中文化的渴望。

玩家之間的積極動作,配上日方海外經營的態度調整,最終也讓眾多Pokémon玩家一嚐宿願——在今年2月26日所發布的全新Pokémon日/月版遊戲的宣傳影片中,任天堂同時公告了「將同步推出繁/簡中文版」——華語區玩家一陣歡呼雀躍,因為大家心心念念的努力,終於等到了官方允諾的這一天。

    

▎「皮卡丘」背叛「比卡超」

然而這股歡樂在香港卻是另外一個面貌。作為過去長久以來輸出「走私」任天堂遊戲機與卡帶到深圳的正版機來源地,香港人在這一次的Pokémon中文化中,反而覺得自己「遭到了任天堂的背叛」。

除了Pokémon被正式譯為「精靈寶可夢」,而非香港人熟悉的「寵物小精靈」外,Pokémon中作為靈魂角色的Pikachu,也被譯為「皮卡丘」,而非以廣東話為基礎的「比卡超」——被寫作「皮卡丘」的黃色電氣鼠,在廣東話中將會成為Pei-Kaa-Yau,跟日語發音ピカチュウ(Pikachu)天差地遠,形同改名。

儘管日方聲稱已參考了各地動畫版本的原有譯名,並在團隊中安排兩岸三地「土生土長」的人員,但包含「比卡超」在內,可說是玩家心中經典的Pokémon一、二代,一共151隻「寵物小精靈」的官方統一譯名中,卻有多達93隻角色不再採行原本的港譯,但台譯版卻只有27隻角色受到更名影響——換言之,新的任天堂中文化幾乎是遵照著台譯在走註1,港譯特色反而被官方大半捨棄。

任天堂的決定原因之一,或許是中國的Pokémon多採行台版翻譯,但這種調動幅度的對比卻惹毛了香港玩家,要求任天堂在小精靈的譯名上保留香港的本地特色,區分出兩種中文化版本。

對於香港玩家的訴求,任天堂香港公司遂於2016年5月27日以電子郵件發表聲明:

關於所指責的 Pikachu 之中文名稱,如同5月10日所公布之內容,遊戲內將會顯示為『皮卡丘』,然而我們並未意圖將其讀音強制為『皮卡丘(PeiKaaJau)』,而是希望大家能夠以全球共通的『Pikachu』來發音。也因為如此,敝公司的公關、宣傳方面等提及『皮卡丘』時,定必以『皮卡丘(Pikachu)』的形式一併記載其讀音。

這封宛若提油救火的聲明,徹底引燃了港人的暴怒。任天堂用普通話的邏輯,希望香港人看著「皮卡丘」(Pei-Kaa-Yau)三個字唸出「Pikachu」的發音,扭曲的作法亦被香港人認為是在「貶低我們的廣東話」。中文化的目的明明是要在地化譯名,但結果卻像是把香港文化收編進「大中華」之中,成為另一種「去本土化」的過程。

不滿的香港玩家為此在5月30日走上街頭,並向日本駐港總領事館遞交了超過6,000名玩家的連署請願。時隔兩年,這是任天堂公司再次因為Pokémon的中文化收到請願,但不同的是,此次少了兩年前的溫馨,卻多了港人無法接受連黃色電氣鼠都要「被普通話侵略」的怒氣與怨懟。

  

    

▎雨傘革命,比卡超佔領中環

在2014年香港為爭取真普選而發起的「佔領中環運動」中,黃色成為那場運動的代表色,一把把黃色的雨傘至今依然讓人記憶猶新——整場雨傘革命裡,甚至出現過蝙蝠俠或美國隊長撐起一把黃傘的圖畫;這些角色的陽剛,搭配著代表佔中運動的黃傘,象徵著人民抵抗政府的主動性。

而有著黃色身體的比卡超與佔中代表色意外相匹,在前年的雨傘革命裡當然亦不缺席。

黃色電氣鼠的「可愛」,賦予了這個卡通人物一種純真且需要被保護的形象,比卡超甚至不用跟其他卡通人物一樣撐起黃傘,它本身的顏色,加上無辜神態,似乎有意無意地描繪著遭受中共侵害的香港精神。另一方面,比卡超的電氣能力亦象徵著為抗議者充飽能量,就像那美好而珍貴的童年一般,鼓舞著街上的年輕人。

換句話說,早在2014年,比卡超在香港就已經被「政治化」了。佔中期間,不少抗議民眾身著比卡超布偶裝、手撐黃傘,被香港網友稱讚「又型又卡哇伊呢,大人細路都咁鍾意」。不過,比卡超的政治化也惹來反佔中的粉絲專頁「港獨不代表我」的痛批,指責是在醜化比卡超,一些網友也紛紛留言要求佔中人士放過比卡超,不要破壞小孩子的童年。

雨傘革命的落幕並沒有拯救被政治化的比卡超,在兩年後的今天,比卡超再次與中港政治狹路相逢。香港眾志的秘書長黃之鋒,亦即佔中的發言人之一,幾個月以來便積極地在臉書上要求任天堂不要更改比卡超的名字,並批評新的譯名是「不倫不類的國語普通話譯名」。

比卡超的電氣能力亦象徵著為抗議者充飽能量,就像那美好而珍貴的童年一般,鼓舞著街上...
比卡超的電氣能力亦象徵著為抗議者充飽能量,就像那美好而珍貴的童年一般,鼓舞著街上的年輕人。不過,反佔中網友也紛紛留言要佔中人士不要破壞小孩子的童年。圖非佔中場景。 圖/新華社

▎「皮你老母!」:惹毛台灣玩家

考量到香港玩家的抗議,今年首次囊括香港與台灣賽區的Pokémon年度競賽,由任天堂官方公布香港賽區的選拔賽延期舉行,此舉再度激怒香港玩家,抗議人群一躍而上,登上諸家國際媒體版面。

就連香港城邦論的起草人陳雲也在臉書上對任天堂的作為發出評論:

  1. 比卡超是承繼超人的超字,卡是卡通片,卡通片裡面的超人。兒童希望與超人比較、我與天比高的志氣,充滿兒童的幻想力和大志氣。皮卡丘?自己的皮脫了,卡在山丘上。我收皮了,你不要來搞我好不好?這是共產中國兒童被虐打之後求饒的身段。
  2. 寵物小精靈,是將華夏文化的精靈與西洋現代文化的寵物結合。寵物、小精靈,全部是可以解讀漢字詞語,「小」是可愛和親暱的意思,小精靈更是父母給小孩的期望和寵愛。精靈寶可夢?精靈不是小精靈,是不可愛的精靈,真的是精怪來的。發夢才可以見得到的小寶貝,而不是現在就在你眼前的小精靈孩子。
  3. 比卡超 vs. 比卡丘,寵物 vs. 寶可夢。香港的譯名,全部是意譯。中共國的譯名,大部分是音譯。意譯顯示香港文化博大精深,可以用意思翻譯外來的東西。音譯顯示中共的文化對於外來事物,只能音譯。中共國,會將outlet(分銷處、特賣場)翻譯為奧特萊斯的。

陳雲的批評,將任天堂推出的官方中譯所引發的爭議,拉至到評論優劣等級的討論,以香港中心主義的位置,認為中國的翻譯相較於香港是低劣、不入流的;但陳雲卻似乎沒有了解到他所以為的「中共國」翻譯,事實上大多是來自台譯。

原先在這次譯名中文化中沒有表達太多意見的台灣玩家,在香港玩家情緒性地嘲諷「皮卡丘」(譬如遊行的宣傳語是「皮你老母」)下,漸漸被惹火,批踢踢Pokemon版、八卦版以及巴哈姆特論壇上都開始出現負面回應,部分留言指出港人態度已經造成台灣玩家沒有辦法支持下去。

由香港與台灣人搭檔的插畫組合爵爵&貓叔,也在6月2日貼出插畫聲援比卡超,並且企圖調解台港間在這件事上的歧異,寫下「香港叫做寵物小精靈,台灣叫做神奇寶貝,雖然台灣也是從小聽『皮卡丘』習慣了,但我還是希望日方能夠保留香港港譯的名稱,把『比卡超』還給香港朋友。」

  

▎比卡超逆襲:翻轉日本動漫的無文化氣味

比卡超或是皮卡丘被「政治化」,絕對是任天堂公司從來沒有想過的結果。但是,「政治化」釀成不同地區間的衝突,卻是必然的。

日本知名的文化研究者岩瀏功一(Koichi Iwabuchi)教授,在解釋日本動漫產品如何成功跨出海外時,提出了「無文化氣味」(culturally odorless)的概念。岩瀏教授指出,對於日本業者來說,他們必須壓抑動漫作品中的「日本文化氣味」,以期這些產品能無阻礙地被跨國市場所接受——而Pokémon正是這種概念下的典型產品,架空的神奇寶貝世界除去了「文化氣味」的包袱,就算是外國的異文化玩家,也都能很快地融入這樣的設定,進而擁抱這樣的產品。

日本廠商相信,他們的動漫產品最終仍會在被各國市場「在地化」——尤其是文化接近的亞洲國家,更是他們踏出世界的重要市場。因此除去文化氣味的作法,也能讓這些動漫產品避開日本過去在亞洲的侵略與殖民歷史,並減低了亞洲各國(包括中國在內)消費日本文化產品時的心理包袱。

十幾年來,比卡超、或是皮卡丘,在寵物小精靈或是神奇寶貝深根的港台市場,早已經不再是屬於日本的「外來品」。無論是透過民間漢化、電視動畫的翻譯,或是比卡超參與佔中的抗爭歷史,中港台三地的觀眾早就以各自獨特的方式,塑造出自己對這部卡通作品的在地化體驗,甚至成為在地文化生活乃至於文化認同的一部分。

到了2016年的今天,任天堂公司已不再具備絕對的詮釋權來「標準化」中文譯名。從比卡超到皮卡丘,任天堂企圖描繪出一個假想的均質華語世界,視普通話(或台灣的國語)為唯一合法的中文代表,但這貌似中性的在地化過程,反而抹除了在地記憶中,不同族群的觀眾,他們與這隻雙頰上有紅點的黃色電氣鼠的互動、以及過往共同歡笑所留下的生命經驗。

試圖抽離己身文化氣味的日本公司,怎麼樣也無法假裝真的有「純真無辜的語言」(linguistic innocence),畢竟再怎麼說,ピカチュウ、Pikachu、皮卡丘、比卡超,就是好幾套完全不同的童年故事,各種翻譯的版本間的集體記憶,永遠不會是等價的。

日本廠商相信,他們的動漫產品最終仍會在被各國市場「在地化」,而到了2016年的今...
日本廠商相信,他們的動漫產品最終仍會在被各國市場「在地化」,而到了2016年的今天,任天堂公司已不再具備絕對的詮釋權來「標準化」皮卡丘(比卡超)的譯名了。 圖/路透社

▎備註

註1:

港譯、台譯與任天堂公布的統一翻譯差異請見:對照表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萬宗綸

苗栗卓蘭滿月,新北土城長大,臺灣大學地理系薰陶四年後,在赤道附近拿到新加坡國立大學語言學碩士,認為學科沒有界限。著有《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 ▎FB:萬小弟在星嘎坡啦(Mr. WAN in Singapura)

作者文章

1月26日,五位聲援者到新加坡教育部前面舉牌抗議,要求教育部停止歧視跨性別者,然...

她-他風暴:新加坡教育部威脅「跨性別診療」干預事件

2021/02/03
年僅26歲就成為新加坡最大反對黨「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Raeesah...

傷害華人情感?新加坡國會選戰的「棕色臉孔」歧視之亂

2020/07/08
「Kill the Indian in him, and save the ma...

風語者的絕種(下):「印第安白人化」的尊嚴清洗

2019/04/24
「說族語的人被毆打、被虐待、被告訴應該要忘記他們的語言,讓語言慢慢死去。幸好,還...

風語者的絕種(上):蘇族人的語言算不算「美國話」?

2019/04/24
「凱爾特」很大程度上是個文化概念,七成人口都住在低地的、使用英語的蘇格蘭人,也就...

凱爾特人一家親?蘇格蘭的「愛爾蘭歧視」

2019/03/15
從蘇格蘭王室成員改變說話方式開始,經過了四百多年,蘇格蘭語遭降格為一種英語方言。...

蘇格蘭靠「嘴」獨立(下):「土話」從羞恥到驕傲?

2018/12/13

最新文章

圖為新幹線0系列車的「御召列車」(日本皇室專用),是日本新幹線史上唯一一列專用御...

日本「國鐵民營化」:改革鐵道巨債與安全危機的救命法?

2021/04/14
美國的仇恨罪,有多難界定?圖為2021年1月31日,美國舊金山奧克蘭(Oakla...

惡魔的門檻:美國「黑特犯罪」仇恨起訴有多難界定?

2021/04/13
近期,一系列的「恐跨」法案正在美國各州不斷發生。4月1日,田納西州州長才簽署通過...

與跨性別女子的賽跑?美國政治體育的「平等戰爭」

2021/04/10
左圖為13世紀中葉英格蘭地區一部用三種語言寫成的百科全書,解釋人腦內部構造與頭部...

頂上無毛人必古怪?《中世紀的身體》瘋狂與禿頭的歷史顱相學

2021/04/10
圖為1952年11月,白金漢宮的女王夫婦。當時伊莉莎白二世已經繼承了父王,但還沒...

配角的榮光與謝幕:英國菲利浦親王(1921-2021),P-for-Prince-Philip

2021/04/10
「作為一名女性,該如何在韓國生存?」2019年釜山影展得獎作品《鬼怪與懷孕的樹》...

悲壯而不悲慘:《鬼怪與懷孕的樹》的南韓美軍慰安婦

2021/04/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