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金正恩無所不在:北韓監視器數量增加,強化全方位監控

2024/05/17 楊虔豪

北韓對民眾的全方位監控,正持續強化。圖為2024年3月7日,金正恩視察軍隊。 圖...
北韓對民眾的全方位監控,正持續強化。圖為2024年3月7日,金正恩視察軍隊。 圖/美聯社

為「鞏固統治」與「維護安定」,中國近年已發展出能人臉辨識與監控的系統。而與作為中國「弒血之盟」的北韓,也被發現類似跡象。長期參與美國「38North」專案的美國史汀生中心資深研究員馬丁.威廉斯(Martyn Williams),近來捕捉到北韓設置使用監視器的動向,以彌補傳統人力的不足;國家對民眾的全方位監控,正持續強化。

威廉斯與研究團隊,數年來透過與脫北者深度訪談,並蒐集包括金日成綜合大學在內的北韓學術論文,加上長期監看北韓中央電視台、中央通訊社與《勞動新聞》等官媒,發現平壤當局正強化監控技術的徵兆。

早在90年代,北韓已開始研究「指紋識別」的功能,當時由最尖端的研究單位——朝鮮電腦中心(KCC)從事。北韓甚至一度在洽詢,能否將指紋技術輸出至國外。而威廉斯和團隊也確認到,北韓已開始使用數位身分證,上面記有持有者姓名、生日、血型與地址,指紋也儲藏在數位身分證內,這些都成為當局辨識與監控居民的基礎。

長期參與美國「38North」專案的美國史汀生中心資深研究員馬丁.威廉斯(Mar...
長期參與美國「38North」專案的美國史汀生中心資深研究員馬丁.威廉斯(Martyn Williams),近來捕捉到北韓設置使用監視器的動向,以彌補傳統人力的不足;國家對民眾的全方位監控,正持續強化。 圖/楊虔豪

▌監視器現身封閉國度,北韓的盤算是?

而最令威廉斯與團隊感到有趣的發現,莫過於「監視攝影器」在北韓的出現。威廉斯說道:「4年前為止,我們訪談到的脫北者,沒人有記憶自己看過監視器。所以結論是,北韓從疫情後,就開始使用監視器了。」

會發現監視器的存在,是因為威廉斯在監控北韓中央電視台時,於一個拍攝幼稚園上課情形的節目中,發現監視器畫面。而從教室內部,細部觀察監視器擺放地點,都讓威廉斯覺得內情並不單純。他認為,相較其他自由國家,北韓不太會有嚴重治安問題,所以監視器的設置目的,就值得令人探詢。威廉斯說道:

「設置監視器,在其他國家相當普遍,都是為了學生安全,但我們認為北韓並非如此,因為監視器都被設置在教室中間與後方…學校還有一間能監控所有教室畫面之處,甚至能看到老師們在讀什麼東西。所以目的不只是學生,連老師在教什麼,也要一起監控。」

經過長期監看北韓官媒與衛星拍攝的畫面,威廉斯和團隊更發現,不僅是在學校,就連工廠、農場、平壤幾個主要幹道的十字路口、甚至是沒有紅綠燈、而且平時也沒有多少小客車通行的高速公路,都捕捉到監視器的存在。

威廉斯與團隊提供的影像:北韓教室中後方出現的監視器(黃色圓圈處)。 圖/楊虔豪
威廉斯與團隊提供的影像:北韓教室中後方出現的監視器(黃色圓圈處)。 圖/楊虔豪

圖為2020年疫情期間北韓的教室影像。右上角黃色箭頭處,也可以看到監視器。 圖/...
圖為2020年疫情期間北韓的教室影像。右上角黃色箭頭處,也可以看到監視器。 圖/美聯社

設置在平壤市內十字路口的監視器,最初於2015年發現。起初威廉斯以為,這只是為確認交通狀況,查看有沒有人闖紅燈,但後來發現,監視器上面甚至還裝有雷達。而高速公路的監視器,最初則於2018年發現,巧合的是,同一年金日成綜合大學也發表了能自動辨識路上車牌號碼的研究論文。

針對北韓在車輛稀少的高速公路上設置監視器,威廉斯並未提出任何猜測,但由於北韓各地的民眾,往返都受到嚴格限制,必須有政府核發的通行證才能前往居住地範圍以外之處,擁有汽車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僅限於政府單位;因此高速公路的監視器,很可能是用來掌控官員行蹤,防止任何對政權不忠誠的行為。

監視器在COVID-19疫情後,更頻繁被捕捉到。特別是中朝邊境一帶、鴨綠江附近的哨所,都能看到監視器「現形」。民眾若要脫北,除了得跨越二重鐵絲網,還得躲開監視器的追蹤。

事實上,自金正恩於2012年掌權後,朝中邊境的人流管控變得更為嚴格,民眾要「脫北」已不容易;2020年爆發疫情後,北韓為防止病毒流入,更封鎖邊境,使得脫北「難上加難」。

「邊境地帶會設有哨所,有人(即保安員)負責監視,而監視器就是負責發現那些監視者『漏掉』的人。有時,脫北者會刻意賄賂哨所的保安員,所以監視器不只監視脫北者,也察看有無保安員偷偷『放行』。」威廉斯說道。

他表示,因時代流變與技術普及,現在監視人類的技術已「優異又便宜」,也讓北韓試圖運用,彌補人力監控之不足。

起初威廉斯以為,這只是為確認交通狀況,查看有沒有人闖紅燈,但後來發現,監視器上面...
起初威廉斯以為,這只是為確認交通狀況,查看有沒有人闖紅燈,但後來發現,監視器上面甚至還裝有雷達。 圖/楊虔豪

高速公路的監視器,很可能是用來掌控官員行蹤,防止任何對政權不忠誠的行為。 圖/楊...
高速公路的監視器,很可能是用來掌控官員行蹤,防止任何對政權不忠誠的行為。 圖/楊虔豪

▌軟體強、硬體弱,北韓「數位監控」仍有難關

這些監視器設備從哪來?目前最大的可能性是中國。威廉斯與團隊,在北韓對外宣傳的網路媒體《朝鮮今日》上,捕捉到一張2018年於平壤舉行的「全國情報化成果展覽會」影片,發現畫面上儘管掛著聲稱是北韓的監視器,實際上卻是中國製品。

對此,威廉斯評價道:

「北韓在軟體工程上,其實是顯示出優秀實力的,但硬體產業並不發達。舉智慧型手機為例,北韓已有能力自行開發保安程式,但手機卻是使用中國研發的。監視技術這領域也相似,北韓從事許多軟體和演算相關的研究,但硬體技術上,對中國的依賴仍相當高。」

繼傳統的監控後,更進一步的技術就是「人臉辨識」。據了解,金日成綜合大學目前也持續展開研究,不僅發表論文,還從事開發。若技術得到成熟發展與運用,監控內容就不再只限於「那邊有沒有人」,而會進一步延伸至「哪個人何時在何處」,搭配上比中國更嚴格的人力密告與監控系統,將能締造更為滴水不漏的「警察國家」。

但目前北韓的條件,仍存在許多限制。不僅是硬體方面的缺陷,導致得依靠中國供應,就連基礎設施的缺乏,也使數位監控要廣泛運用至全國,會面臨極大困難。

「當前北韓還無法全國供應24小時的電力,不論監視攝影或數位監視技術,都需要電力,所以就會受到限制。而要達到國家級水準的監視,更需要莫大的電腦運算能力,照目前北韓的數據中心擁有的實力來看,都還是不足的,聯網實力仍很低落。」威廉斯說道。

這些監視器設備從哪來?目前最大的可能性是中國。威廉斯與團隊,在北韓對外宣傳的網路...
這些監視器設備從哪來?目前最大的可能性是中國。威廉斯與團隊,在北韓對外宣傳的網路媒體《朝鮮今日》上,捕捉到一張2018年於平壤舉行的「全國情報化成果展覽會」影片,發現畫面上儘管掛著聲稱是北韓的監視器,實際上卻是中國製品。 圖/楊虔豪

圖為中國製造的監視器,與北韓使用的機型對比。上方為中國宏健智能SFCANS的產品...
圖為中國製造的監視器,與北韓使用的機型對比。上方為中國宏健智能SFCANS的產品,下方為中國Anxinshi Technology的產品。

▌手機逐漸普及,但網路仍是3G且無法聯外

另外,北韓目前有自成一格的電腦網路「光明網」,但無法連接外部世界所使用的網際網路。此外手機也同樣使用自行開發的作業系統,無法與北韓以外的人聯絡;民眾若要與脫北親人或外部世界聯絡,得透過從中國走私的手機、躲避訊號偵測,都必須冒極大風險。

南韓統一研究院的報告則指出,2021年,北韓手機已達600萬台,以總人口2,500萬來計算,普及率約為23%。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於更早之前發表的推算報告則表示,北韓手機普及率剛好達到50%。但是目前內部擁有最高的網路規格,仍停留在3G。

面對北韓這個世界僅存的封閉國家,威廉斯表示,起初無法理解平壤當局為何會允許民眾使用手機,因為若要持續維持「鎖國」狀態,最佳方式就是完全管控居民們的聯絡,阻擋他們形成「群體」。

「結果現在北韓政府持續允許手機使用,還要開始建置4G網路;就連販售手機的公司,北韓都已經有10家了,那就表示,北韓政府確信,民眾根本無法使用手機消費與瀏覽非法內容…若能運用4G網路,就能透過手機更便捷地監控百姓。」威廉斯說道。

圖為北韓街頭使用手機的民眾。北韓手機也同樣使用自行開發的作業系統,無法與北韓以外...
圖為北韓街頭使用手機的民眾。北韓手機也同樣使用自行開發的作業系統,無法與北韓以外的人聯絡。 圖/美聯社

和中國的「街道辦」相似,北韓在各地社區與公寓內也設有「人民班」,加強對意識形態的灌輸與成員監視,盡可能在第一階段消滅任何反抗行為。威廉斯認為,就算北韓要實行如中國般的數位監視,很大程度上仍得依賴傳統人力。

另一個推測往後可能使用在監視上的,是網路協定電視(IPTV),亦即以寬頻網路作為傳送電視訊號的媒介。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在首都平壤,能接收北韓中央電視台、萬壽台電視台與龍南山電視台,但平壤以外的地區,只能收看到中央電視台,其他頻道電波則受限。直到金正恩上台後才陸續解除限制。實際上,只要有便捷網路,就能透過IPTV技術,將其他兩家電視台傳送至全國各地。

「常看Netflix或YouTube的人都知道,他們都知道我們在看什麼,並透過演算法,推薦內容給我們。若IPTV技術也成功在北韓使用,屆時也就能確認,北韓居民都在看什麼樣內容的節目。」威廉斯說道。他繼續打趣地表示:

「若以後電視上播出金正恩委員長的演說,就能知道誰沒有看、或是誰選在他出現時,把遙控器轉到其他頻道。」

「若以後電視上播出金正恩委員長的演說,就能知道誰沒有看、或是誰選在他出現時,把遙...
「若以後電視上播出金正恩委員長的演說,就能知道誰沒有看、或是誰選在他出現時,把遙控器轉到其他頻道。」圖為2024年3月16日,金正恩帶女兒視察。 圖/法新社

▌新型態數位服務出現,卻仍「所知甚少」

儘管手機通訊和網路都自成一格,但北韓近來也出現和外部世界相似的數位服務。事實上,早在手機一開始於北韓問世時,通話得先儲值才能使用,民眾也開始藉此互相從事小額交易,

而現在,北韓已有兩家銀行推出掃描QR碼的結帳方式。專門報導北韓事務的網路媒體《每日NK》的人士,也在2019年透露,捕捉到北韓貌似出現網路叫賣外送服務,但僅限於首都平壤於周遭地區。這幾年,更出現網路商城與叫車服務。

這些東西在北韓官媒上曝光,但詳細的使用方法與運作情形,至今仍所知甚少。主因在於疫情後,原本已在減少中的脫北者,人數更為稀少。脫北者以中朝邊境地帶為多,而來自平壤的人則少之又少,導致要獲取限制在首都區域的新型數位服務或社會現象等資訊,都受到極大限制。

「最近幾年,要取得北韓內部消息,相當困難,我想北韓政府也很清楚。最近北韓修法,不只要防止『非法資訊』流入,對自身內部資訊流出,也相當嚴格應對,這也是朝中邊境管控變得更嚴格的原因。」威廉斯感嘆道。

事實上,北韓最高人民會議於2020年底,通過《反動思想文化排擊法》,強化管控各種資訊的流入與流出。該法不僅拉高對收看外國影視內容等行為的處罰力道, 還在原本禁止國內書籍外流的基礎上追加規範,使民眾也不得將檔案儲存至手機並流出至境外,違者最重可予以處決。

面對北韓正緩慢朝「數位監控」前進,威廉斯表示:「我們不僅要予以確認、研究、公開,也在煩惱與思考,是不是有能教導北韓百姓的方法,讓數位監控技術在普遍化、任何人都可能因此被抓的情況之前,先告訴他們危險性。」

與世隔絕的北韓,數位技術正在一步步萌芽並有限地改變社會,然而基礎設施與硬體不足,讓當局「全盤監控」的企圖受延宕。外部世界探聽內情的同時,也有試圖為這個封閉國度注入改變的渴求;在充滿風險的情況下,與時間拔河的同時,還得思考有效的突破方法。

與世隔絕的北韓,數位技術正在一步步萌芽並有限地改變社會,然而基礎設施與硬體不足,...
與世隔絕的北韓,數位技術正在一步步萌芽並有限地改變社會,然而基礎設施與硬體不足,讓當局「全盤監控」的企圖受延宕。圖為板門店正在檢查相機的北韓士兵。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北韓特攝秘聞:金正日綁架導演,強拍怪獸電影《不可殺 傳說的大怪獸》

電馭新疆的「AI暴政」:中國數位恐怖的維吾爾監控再進化

去新疆走走看看?種族主義與監控暴力構成的「高科技流放地」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2023年以南韓梨泰院慘案新聞報導,獲得SOPA亞洲卓越新聞獎。▎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南韓「醫政對立」局面,自2024年3月成形至今未見緩解。各大學醫學院教授與住院實...

南韓「醫政對立」惡化中:醫師反對擴招,醞釀總罷工

2024/06/06
北韓對民眾的全方位監控,正持續強化。圖為2024年3月7日,金正恩視察軍隊。 圖...

金正恩無所不在:北韓監視器數量增加,強化全方位監控

2024/05/17
圖為2024年世越號船難事件10週年的紀念大會。世越號船難,南韓政府當局的救援怠...

世越號船難後的國家暴力:軍情人員非法監控罹難者家屬

2024/04/19
檀園高中教室內,一個座位上,擺放著世越號船難生還者,拿著自己同學遺照,所一起拍攝...

我們還記得:南韓世越號船難10週年,悲劇真相至今未明

2024/04/18
這回南韓國會選舉,李在明所領軍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簡稱民主黨),囊括了300席的...

南韓選後觀察:跛腳的尹錫悅 vs. 大勝卻官司纏身的進步派領袖們

2024/04/12
製圖/楊虔豪

南韓國會選舉:執政黨為何慘敗?尹錫悅惹怒民怨的多重風暴

2024/04/11

最新文章

英國保守黨執政14年,兩大錯誤方向令滿意度跌至創黨史上最低。 圖/法新社

英國保守黨的激情苦果:失控的好鬥派與撙節政策,大選未選先輸?

2024/06/18
美軍驅逐艦威廉·P·羅倫斯號(DDG-110)穿越太平洋。 圖/路透社 

美軍會否協防台灣?(上):解讀美國對台戰略的重新定位

2024/06/18
美國總統拜登20224年5月下旬在美國《時代》雜誌的訪問中,第5次發表他對台灣議...

美軍會否協防台灣?(下):台媒對拜登談話的誤讀與「疑美論」

2024/06/18
德國一名男子在另類選擇黨宣傳車前面拍影片,標語寫著「和平的政黨」。 圖/法新社

德國歐洲議會選舉觀察:極右派選舉三寶——脫歐、移民與TikTok

2024/06/14
被外界稱為「七夕決戰」的東京都知事選舉,將在6月20日公告起跑,7月7日進行投票...

2024東京都知事選:小池百合子 vs 蓮舫的「七夕決戰」

2024/06/14
這是法國極右派在歐洲議會選舉取得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且遙遙領先其他政黨,令各界譁...

馬克宏解散國會,然後呢?解讀極右派對法國人的意義

2024/06/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