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一帶一路的十年再出發(下)中國擴張中亞勢力,但註定冒犯普丁?

2023/05/29 孫超群

中亞長年被視作俄羅斯後花園,俄國影響力盤根錯節,中國在中亞的勢力發展會否導向與俄...
中亞長年被視作俄羅斯後花園,俄國影響力盤根錯節,中國在中亞的勢力發展會否導向與俄羅斯的對峙? 圖/路透社 

文/孫超群(The Glocal研究員)

▌接續前篇:〈一帶一路的十年再出發(上)習近平「意外的天可汗」西進戰略〉

編按:過去10年來,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倡議,在中亞建立無孔不入的政經影響力,然而中亞長年被視作俄羅斯後花園,俄國影響力盤根錯節,中國在中亞的勢力發展會否導向與俄羅斯的對峙?在本文上篇,作者孫超群首先檢視中國發展一帶一路背後的思維邏輯——不為向外擴張,而是避免外部因素影響國內安全,導向帝國擴張的局面更近似於不經意的結果。而本文在下篇,將探討中國於物流運輸、糧食、能源、區域安全等面向,如何與中亞諸國進行合作,而這些合作,對俄羅斯來說,又該如何解讀其影響與中俄共同利益?


為「一帶一路」倡議提供論述支持的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者王緝思指出,中國並非以尋求世界霸主,而是以「國內安全」為外交目標,這觀點亦與《中國斯坦:中國不經意的帝國》(Sinostan : China's Inadvertent Empire)一書同出一轍。然而,烏俄戰爭爆發,這目標變得更加迫切。中國被指摘有協助俄羅斯規避制裁之嫌,與海權國家缺乏互信,加上在面臨台海風險與日俱增的背景下,北京的「西進戰略」增加了反制海權國家「東線圍堵」的顧慮,因此需要與時間競賽,加強與歐亞內陸聯繫,保障全方位的國家安全,作為風險管理。

在此次的「中國—中亞元首峰會」中,可從與會國之間的會談成果以及聯合聲明,看出中國如何加強推進其「西進戰略」。

首屆「中國—中亞峰會」在5月18日至19日在中國西安圓滿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首屆「中國—中亞峰會」在5月18日至19日在中國西安圓滿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塔吉克總統拉赫蒙、土庫曼總統謝爾達爾和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受邀出席。 圖/美聯社 

▌物流運輸安全

在中國官方發布的峰會成果清單中,達成54項的合作共識,當中9項與物流運輸有關,包括「推進途經阿克套港、庫雷克港、土庫曼巴什港等海港的跨裡海運輸線路多式聯運過境運輸」、「建設中吉烏三國鐵路」。而在中國與塔吉克的聯合聲明中,亦提到「現代化中塔烏公路」、「發揮塔吉克庫洛布(Kulob)物流中心潛力,建設中塔烏至土庫曼、伊朗及土耳其的多式聯運走廊」。

中國加強西部物流運輸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透過提升中亞地區過境運輸潛力,確保連貫歐亞大陸的物流安全。在烏俄戰爭爆發後,經俄羅斯境內鐵路運輸的政治風險大大提高,各歐亞國家(包括中國)都想發展不經俄羅斯的陸路走廊及鐵路運輸網。

比如,中吉烏三國突然加速推進20年都未能實現且沒利可圖的三國鐵路,可見一斑。對中國來說,若三國鐵路建成後,中國大陸到歐洲和中東的貨運路程將縮短900公里,時間上節省7至8天,同時又可增加中國與中亞(包括阿富汗)之間的運輸量。另一方面,中國亦強調與哈薩克、土庫曼等裡海國家,發展跨裡海國際運輸路線(TTITR,中間走廊)。可見中國急於打通繞過俄羅斯的歐亞陸路網,以確保歐亞物流運輸的安全。

中國加強西部物流運輸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透過提升中亞地區過境運輸潛力,確保連貫歐...
中國加強西部物流運輸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透過提升中亞地區過境運輸潛力,確保連貫歐亞大陸的物流安全。圖為中國官員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霍爾果斯的中國–哈薩克邊境口岸檢查貨運列車。 圖/美聯社

▌糧食安全

根據中國媒體《第一財經》引述的數據顯示,從中國加入WTO迄今20年間,中國的糧食自給率已從100%左右,下降到目前約76%,並且到2035年,總食物自給率有可能進一步下降到65%。糧食自給率是國家糧食安全的重要指標,糧食安全對中國來說是潛在的問題。

特別在烏俄戰爭後,全球糧食供應緊張,價格急升,而中國不少糧食均進口至歐美地區,令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迫在眉睫,不得不思考糧食進口多元化的策略。所以,中國的「西進戰略」也考慮到確保糧食安全。「加強糧食安全協作」「進口優質農產品」也出現在中國與以上哈薩克和烏茲別克的聯合聲明中,峰會成果清單亦指明「增加中國進口中亞農產品種類」。

事實上,幾年前中國早已開始把中亞地區定位為潛在「糧倉」,「一帶一路」的目標已不再只是投資當地基建和工業品貿易,亦加強了從當地進口食物,特別把哈薩克和烏茲別克定為中國重點的糧食貿易國家。據《Eurasianet》報導,近年中國向中亞國家(特別是哈薩克)放寬食品進口限制,自2018年起批准中亞多國食品(如牛肉、大麥、玉米、亞麻籽、麵粉等等)進口中國市場。

除了自2018年對中國對哈薩克解除糧食出口限制,中哈55項「一帶一路」投資項目也不缺食品工業項目,這令哈薩克擴大出口糧食到中國。對比2018年,在2020年哈薩克出口中國的食品及食品加工產品增長數字十分可觀。

中國此舉除了協助中亞國家發展化石能源以外的出口貿易,令地區更穩定之外,更保障北京在中亞的「一帶一路」項目相關利益,開拓新的糧食進口來源,保障糧食安全。另一方面,協助當地農業外貿發展使他們更依賴中國市場,這讓北京在當地發揮更強大的政治影響力。

幾年前中國早已開始把中亞地區定位為潛在「糧倉」,「一帶一路」的目標已不再只是投資...
幾年前中國早已開始把中亞地區定位為潛在「糧倉」,「一帶一路」的目標已不再只是投資當地基建和工業品貿易,亦加強了從當地進口食物,特別把哈薩克和烏茲別克定為中國重點的糧食貿易國家。圖為近年中國字哈薩克進口糧食的海關資料,從2018年至2020年之間,各項糧食進口數量巨幅增長。 製圖/孫超群 

烏俄戰爭後,全球糧食供應緊張,價格急升,而中國不少糧食均進口至歐美地區,令中國的...
烏俄戰爭後,全球糧食供應緊張,價格急升,而中國不少糧食均進口至歐美地區,令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迫在眉睫,不得不思考糧食進口多元化的策略。圖為新疆伊犁收割中的農田。 圖/路透社

▌能源安全

峰會成果清單中,特別提到「保障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穩定運營」這一共識。誠然,自2009年落成的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一直是中國在中亞的「能源生命線」,中國透過管道每年從土庫曼進口大量天然氣。此管道分別有A,B及C三條管道,第四條管道D尚在興建中。管道途經土庫曼、烏茲別克和哈薩克,三國每年最多可出口天然氣到中國的數量達到550億立方公尺,其中土庫曼佔比最多。

在中國眼中,土庫曼的戰略價值是豐富的天然氣資源。2022年,土庫曼成為對華天然氣的最大出口國,超越了第二名的俄羅斯。當中,土庫曼有9成以上天然氣出口到中國,而中國進口天然氣有2成半以上來自土庫曼。

其實,土庫曼總統謝爾達爾2023年已是第二次訪華,他在年初1月5日至6日到中國進行國事訪問,當時習近平強調,雙方要優先擴大能源合作,天然氣合作是雙邊關係基石,「擴大天然氣合作符合雙方戰略和長遠利益」。

除了土庫曼,中國的潛在資源進口國阿富汗也值得一提。2023年年初,中國新疆中亞石油天然氣公司(CAPEIC)與阿富汗塔利班政府簽訂開採阿富汗北部阿姆河盆地(Amu Darya basin)石油合約,三年後中方將每年投入5.4億美元。該處油田面積為4,500平方公里,橫跨阿富汗北部三個省份。據估計,阿富汗擁有價值超過1兆美元的天然資源,包括天然氣、銅和稀土。因此,在中國與西方交惡(例如之前的中澳關係惡化,影響中國從澳洲進口能源),或使中亞變得更重要。中國只有透過「西進戰略」,保障國家的能源安全。

中亞-中國天然氣管道地圖,途經土庫曼、烏茲別克、哈薩克至中國。 圖/維基共享 
中亞-中國天然氣管道地圖,途經土庫曼、烏茲別克、哈薩克至中國。 圖/維基共享 

中哈邊境的阿拉山口,中國工人在輸油站檢查管道,準備從哈薩克接收原油。 圖/美聯社...
中哈邊境的阿拉山口,中國工人在輸油站檢查管道,準備從哈薩克接收原油。 圖/美聯社 

▌區域安全

中國一向關注中亞地區的安全問題,阿富汗問題與「三股勢力」(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威脅密不可分。中亞位處「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地帶,多國與阿富汗與鄰,中國不但擔心區域動盪影響經貿投資項目,更關注包括「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TIM,或稱「東伊運」)的勢力壯大,劍指新疆。據聯合國安理會在2020年的報告指出,大約有500名「東伊運」成員在阿富汗的巴達赫尚省。分離勢力雖少,但他們靠近中國新疆山區邊境,足以刺激中國的敏感神經。因此,中國在與每個中亞國家的聲明中,都會強調合力打擊包括「東突厥」恐怖勢力在內的「三股勢力」。

另一方面,在峰會之前有關中國與塔吉克元首會面的官媒報導中,特別提到「中方願同塔方加強執法安全合作,維護兩國和地區共同安全」的字眼。這是由於塔吉克靠近阿富汗及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又是軍事力量最脆弱的國家,是毗鄰新疆地區的安全漏洞。塔吉克與阿富汗北部巴達赫尚省的邊境守衛薄弱,加上過往塔利班與「東突厥」關係密切,及當地一直成為伊斯蘭國(ISIS-K)策動恐襲的據點,已經引起北京警惕。

所以,北京特別關注塔吉克應對邊境安全的能力,並與其加強執法安全合作。2021年,中國政府向塔吉克提供850萬美元無條件援助,用於建設內政部「特別快速反應部隊」(СОБР)警察基地,該基地位於戈爾諾—巴達赫尚自治省(GBAO)位處瓦罕走廊的入口。

可見,中國擔心中亞區域不穩定會延伸到國內安全的問題,因此「西進戰略」也是以保障中國內部安穩為目標之一。

塔吉克與阿富汗北部巴達赫尚省的邊境守衛薄弱,加上過往塔利班與「東突厥」關係密切,...
塔吉克與阿富汗北部巴達赫尚省的邊境守衛薄弱,加上過往塔利班與「東突厥」關係密切,及當地一直成為伊斯蘭國(ISIS-K)策動恐襲的據點,已經引起北京警惕。圖為2014年一名駐守巴達赫尚省的阿富汗軍人。 圖/路透社 

中國擔心中亞區域不穩定會延伸到國內安全的問題,因此「西進戰略」也是以保障中國內部...
中國擔心中亞區域不穩定會延伸到國內安全的問題,因此「西進戰略」也是以保障中國內部安穩為目標之一。圖為2004年,在中國與塔吉克接壤邊境的新疆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中國與盟友巴基斯坦舉行聯合反恐軍事演習。 圖/美聯社 

▌中國「西進戰略」,註定進犯俄羅斯的「中亞後花園」?

在如今複雜多變的國際局勢下,為確保全方位的國家安全,中國「西進戰略」的重要性日益提升。但此舉在所難免地被認為有進犯俄羅斯勢力範圍之嫌。我們應如何看待中俄關係呢?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博士生王家豪先生以「權謀之合」(Marriage of Convenience)、合作而不結盟來形容中俄關係的本質。雙方目標是共同推倒「歐美西方霸權」,塑造非西方主導的全球治理模式,但另一方面,中國提出的「新型大國關係」卻是以中美為核心,明顯是傾向中美平起平坐的「兩超多強」體系,意味中美之外的其他國家均是較低一等,這明顯與俄羅斯一廂情願認為的多極體系,有巨大落差。

中國在中亞日益擴大的經濟勢力延伸到政治影響力,是否會令到俄羅斯猜忌,繼而引起中俄衝突?現在,這問題漸漸出現清晰的答案。

自從烏俄戰爭爆發後,由於俄羅斯廣受國際孤立,加上國力因為戰爭而衰退,令其對周邊地區的影響力受挫,因此在中亞問題上,似乎向中國作出了讓步,(被迫)承認中國在中亞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根據在2023年3月公布的「中俄聯合聲明」,內容提到「各方願加強相互協調,支持中亞國家維護主權和國家發展,不接受輸入『顏色革命』和外部勢力干涉地區事務的企圖」。比較2022年2月相同的中俄聲明,當中只提到「反對外部勢力破壞『共同毗鄰地區』安全與穩定的行為」,並沒有提到「中亞國家」。因此,這次是中俄兩國首次公開宣布協調中亞地區的政策。

但這是否等於中國會完全取代俄羅斯在中亞地位?其實不然。中亞五國依然傾向俄語文化圈,說俄語、了解俄羅斯文化;中亞國家在關鍵的經濟及軍事領域上,依然十分依賴俄羅斯——吉爾吉斯、塔吉克兩國經濟極依賴人民前往俄國工作所賺取的外匯、哈薩克石油運輸必經俄羅斯本土、俄羅斯是烏茲別克最大的出口目的地、有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三國在內的歐亞盟、俄羅斯在中亞擁有軍事基地等等)。

而且,即使俄羅斯受累於烏俄戰爭,仍沒有證據顯示在可見的將來,中國會取代俄羅斯在中亞的軍事及安全角色,亦沒有跡象顯示中國會有像俄國主導的集安組織那般以軍事介入中亞,最多只是按照現時上海合作組織(SCO)的機制,與中亞國家進行內部安全及反恐工作而已。

中國在中亞日益擴大的經濟勢力延伸到政治影響力,是否會令到俄羅斯猜忌,繼而引起中俄...
中國在中亞日益擴大的經濟勢力延伸到政治影響力,是否會令到俄羅斯猜忌,繼而引起中俄衝突?圖為2023年習近平與普丁會晤。 圖/路透社 

2023年5月18日,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和妻子艾古爾中國西安參加「中國-中亞峰...
2023年5月18日,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和妻子艾古爾中國西安參加「中國-中亞峰會」的歡迎儀式,東道主將會場與迎賓人員呈現出唐朝風貌。 圖/歐新社

另一方面,其實北京亦不希望在中亞問題上與莫斯科產生摩擦。基於王緝思主張下的「西進戰略」,北京認為與俄羅斯保持關係,比起成為區域霸主的地位更重要。因為,中俄兩國在中亞的合作關係,比我們想像的廣泛且重要得多,而且這種中俄關係也是對莫斯科有利的。

舉例說,在烏俄戰爭爆發不久前的北京冬奧期間,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分別與中國石油(CNPC)簽訂新能源合作協議。Rosneft在未來10年,經中國的中哈石油管道,對中國輸送1億噸石油,總值800億美元。因為俄羅斯與歐洲關係惡化,令前者需要向東尋找新的能源出口市場,碰巧中國在中亞的能源基建,能助俄國一臂之力。

此外,俄羅斯亦樂見中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三國興建鐵路,因為在烏俄戰爭爆發後,俄羅斯推行南向新戰略的決心亦相對大增,再次重視「國際南北運輸走廊」(INSTC)。中吉烏三國鐵路能與俄羅斯的INSTC互補不足,發展貫通不同國家的歐亞大陸運輸網,能夠擴大中俄在歐亞之間的貿易地域,開拓他們的「經濟生存空間」,對俄來說是利多於弊。

▌結語:「西進戰略」是未雨綢繆的風險管理

中國與中亞五國舉行的首屆峰會,碰巧2023年是「一帶一路」倡議十周年,所釋放的訊息十分顯然——重新確立王緝思主張下「西進戰略」,將外交視為內政的延伸,用作為鞏固國家安全,穩定執政的手段。本身沒有視爭奪區域霸主為外交目標的中國,卻因其「西進戰略」而在中亞建立了「不經意的帝國」。

在烏俄戰爭下,局勢急劇改變 —— 俄羅斯認清現實,中國在中亞日益擴大的經濟勢力,但兩國之間的關係變得愈來愈是互補合作多於惡性競爭;另一方面,中國因與歐美等海權國家日益缺乏互信,唯有加速推進其「西進戰略」,以應付可能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情況,保障國家的基本生存條件,作為未雨綢繆的風險管理。

中國因與歐美等海權國家日益缺乏互信,唯有加速推進其「西進戰略」,以應付可能任何危...
中國因與歐美等海權國家日益缺乏互信,唯有加速推進其「西進戰略」,以應付可能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情況,保障國家的基本生存條件,作為未雨綢繆的風險管理。圖為中國解放軍在世界軍人運動會期間,在新疆發射地對空導彈。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去你的蘇聯夢?烏俄戰爭一年,中亞國家加速擺脫「俄勢力」

極權好朋友?中俄聯合聲明:不切實際的停火呼籲、習普互利的聯手陣線

一帶一路的十年再出發(上)習近平「意外的天可汗」西進戰略

孫超群

《中亞脈搏》創辦人,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前中亞事務研究員,研究興趣專注在中亞政治經濟及對外關係,亦持續關注其他歐亞大陸的國際議題。評論文章散見於港台多個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中國在中亞誤打誤撞、沒有具體組織之下,建立了一個帝國。圖為2023年9月,中國甘...

《中國斯坦》:北京「西進戰略」誤打誤撞的中亞絲路帝國

2023/10/18
中亞長年被視作俄羅斯後花園,俄國影響力盤根錯節,中國在中亞的勢力發展會否導向與俄...

一帶一路的十年再出發(下)中國擴張中亞勢力,但註定冒犯普丁?

2023/05/29
2023年5月19日,習近平在中國-中亞峰會的圓桌會議上發表談話。 圖/歐新社 ...

一帶一路的十年再出發(上)習近平「意外的天可汗」西進戰略

2023/05/29
烏俄戰爭將滿一周年,期間改變了不少國際格局,中亞國家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變化尤其明...

去你的蘇聯夢?烏俄戰爭一年,中亞國家加速擺脫「俄勢力」

2023/02/21
塔利班閃電奪取喀布爾政權已經一年?一年過後,到底阿富汗有多大變化?20年後再次掌...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上)塔利班無解的血鬥輪迴?

2022/08/16
當初塔利班上台,大家都關注阿富汗的人權未來何去何從?塔利班曾答應恢復女性接受全面...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下)塔利班騙殺國際的女性與安全承諾

2022/08/16

最新文章

德國一名男子在另類選擇黨宣傳車前面拍影片,標語寫著「和平的政黨」。 圖/法新社

德國歐洲議會選舉觀察:極右派選舉三寶——脫歐、移民與TikTok

2024/06/14
被外界稱為「七夕決戰」的東京都知事選舉,將在6月20日公告起跑,7月7日進行投票...

2024東京都知事選:小池百合子 vs 蓮舫的「七夕決戰」

2024/06/14
這是法國極右派在歐洲議會選舉取得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且遙遙領先其他政黨,令各界譁...

馬克宏解散國會,然後呢?解讀極右派對法國人的意義

2024/06/13
極右派的崛起並沒有單一的決定性因素,然而馬克宏政權卻更大力地助長了極右派的發展。...

與民眾脫節的菁英政府:法國極右派壯大,多虧馬克宏?

2024/06/13
傑寧市內四處張貼有死去的武裝份子照片。圖為有武裝分子的照片被毀。 圖/陳彥婷攝

英雄或恐怖分子?以巴衝突如何成為極端主義的熔爐

2024/06/13
巴勒斯坦西岸,傑寧市內的墓園,有人在墳前悼念逝去的親友。 圖/陳彥婷攝

新墳、突襲與被迫共存的人:加薩戰事下,西岸傑寧市的生活紀實

2024/06/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