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被遺忘的五年:若開邦屠殺後...三位羅興亞人的求生見證

2022/08/26 無國界醫生( MSF)

2017年8月25日,約70萬名羅興亞人受到緬甸軍方迫害,被迫離開自己的家鄉若開...
2017年8月25日,約70萬名羅興亞人受到緬甸軍方迫害,被迫離開自己的家鄉若開邦,逃亡到孟加拉邊境。隨著媒體陸續揭露,更發現緬甸軍方無差別焚燒羅興亞人的屋子,且犯下屠殺和性侵等罪行,最後遭甘比亞以犯下「種族滅絕罪」告上「國際法庭」(ICJ),不過親自出庭的翁山蘇姬卻拒絕承認,讓國際社會大失所望。如今五年過去後,無國界醫生訪問三位人在孟加拉難民營的羅興亞人,試著了解他們這些年來的求生見證。2017年9月,一名官員試圖在孟加拉邊境控制羅興亞難民。 圖/路透社

▌25歲納比:我能給孩子什麼未來?

我是納比‧烏拉(Nabi Ullah),今年25歲。我和妻子納西瑪‧卡屯 (Nasima Khatun),以及家人在2017年逃到孟加拉,但不是每個和我們一起逃離的人都在這趟路途中活了下來。

緬甸時,我是一名農夫,我們在山地間耕作,自給自足。也因為自己的食物自己種,我們不需要特別去賺錢。 當軍隊(在2017年)到來時,我被他們虐待到失去意識。我的鄰居們被殺死或被放火燒死,其他人則失蹤了。他們放火燒了整個社區,我們必須逃跑。我打包了一些藥物,用盡全身的力氣,帶著家人離開家園。

妻子納西瑪回憶,「在我們逃到山上時,與我們同行的人當中有10人喪生,我和我的丈夫、他的父母都活下來了,但我的家人們沒那麼幸運。我的雙親和兄弟姊妹們都死在路上。我們不得不拋下他們前往孟加拉。」

「在跨越邊境後,孟加拉政府給了我們避難所和糧食,之後就被送到難民營。」納比指出。

「他們放火燒了整個社區,我們必須逃跑。我打包了一些藥物,用盡全身的力氣,帶著家人...
「他們放火燒了整個社區,我們必須逃跑。我打包了一些藥物,用盡全身的力氣,帶著家人離開家園。」 圖為2017年9月1日,逃亡中的羅興亞人。 圖/美聯社

「我為孩子們的未來感到擔憂,我希望他們能好好受教育,能受教育就是最大的財富。」圖...
「我為孩子們的未來感到擔憂,我希望他們能好好受教育,能受教育就是最大的財富。」圖為納比‧烏拉一家。 圖/Saikat Mojumder/MSF

我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我兒子就是在這裡的無國界醫生醫院出生的,現在一歲半,另外兩個女兒則是在緬甸出生。現在我的妻子又懷上了一個孩子。我們得仰賴糧食物資並且難以支付其他生活必須品,像是孩子們的衣服。我們過得很緊迫。

在難民營中,人們身受發燒、腹瀉、喉嚨痛及其他許多病症之苦。發燒時我會喉嚨腫脹、呼吸困難。有一次,我被救護車送到了庫圖帕朗醫院(Kutupalong)。因為需要輸送氧氣,我在那裡住院3天。每當我感到不舒服或是孩子得了什麼病的時候,我都會去找無國界醫生。

我為孩子們的未來感到擔憂,我希望他們能好好受教育,能受教育就是最大的財富。如果孩子沒有受教育,等長大時在這裡的生活將越發艱辛。我們也永遠感激孟加拉政府對我們的支持,他們支持了這麼多家庭的生活,多少感謝都不為過。但我們依舊想回到自己的家園,我總是在想著如何才能讓我們再回到緬甸。

我想唯有緬甸政府接受我們的公民身分,並歸還我們的房子、土地和文件,我們才有可能回去。我們想去能讓我們的權利得到保障的地方。我們都非常想家,甚至在想到關於緬甸的回憶時都會讓我食不下嚥。

2017年9月4日,一名羅興亞男子站在孟加拉邊境,望著對面冒火滾出濃煙的緬甸。
...
2017年9月4日,一名羅興亞男子站在孟加拉邊境,望著對面冒火滾出濃煙的緬甸。 圖/美聯社

▌15歲安瓦:我能成為醫生嗎?

我叫做安瓦(Anwar),是一個從緬甸來的學生,15歲快16歲了。逃離緬甸後,現在落腳在孟加拉賈姆托利(Jamtoli)的難民營。

我還清楚記得和家人逃離緬甸的場景。某天下午軍隊攻擊我們的社區,我們都躲在附近另一個區域。他們放火燒了我的家後,逼得我們逃到更遠的地方。雖然我們活了下來,但許多親戚和鄰居都遭到殺害。我們長途跋涉只為了求得安全的生活。我們連走帶跑地步行了12天才到達孟加拉。

逃亡中斷了我的教育。我在校時的成績很好也喜歡學習,但現在我沒辦法讀書也得不到我需要的書本。

雖然羅興亞人的難民營中有提供小學程度的教育,但僅止於此。離開緬甸後我們的教育就停留在那時,唯一受教機會就是當這裡的老師們將羅興亞孩子們聚在一起教導他們的時候。老師會全心無私地教導我們。

「逃亡中斷了我的教育。我在校時的成績很好也喜歡學習,但現在我沒辦法讀書也得不到我...
「逃亡中斷了我的教育。我在校時的成績很好也喜歡學習,但現在我沒辦法讀書也得不到我需要的書本。」圖為安瓦。 圖/Saikat Mojumder/MSF

我的一些朋友因為要協助負擔家計而缺課,我為他們感到惋惜。如果他們也能受教育,就能去教導更多人,帶來良性循環。唯有這樣,我們的族群及我們這代人才會有好的發展。

我夢想能成為醫生,成為有助於社區的人,我從小就見過許多醫生盡他們所能地幫助他人,現在我知道這個夢想可能永遠不會成真了。但去上課、和朋友們見面時我還是快樂的,我們盡量讓自己在念書和玩樂時保持開心。

我們在難民營的生活不易。我父親的所得不足以支應全家的生活。有時我晚上從學校回家時都會覺得不安全。

我想對全世界和我一樣的年輕人們說:

「一定要把握機會盡你們所能地學習,我們羅興亞難民並沒有這樣的機會。」

「一定要把握機會盡你們所能地學習,我們羅興亞難民並沒有這樣的機會。」圖為2017...
「一定要把握機會盡你們所能地學習,我們羅興亞難民並沒有這樣的機會。」圖為2017年11月渡河的孩子。 圖/路透社

▌65歲侯賽因:我能在死前回到緬甸嗎?

我是穆罕默德‧侯賽因(Mohamed Hussein),今年65歲,曾經在緬甸內政部擔任了超過38年的公務員。1982年時,我因為羅興亞人的種族身分而被剝奪了公民權。自此以後,我的權利和自由漸漸地被侵蝕,被迫逃到孟加拉並在難民營生活了5年。

1948年緬甸自英國獨立後,身為緬甸公民,不同種族的人都能受到同等對待,沒有人會遭受歧視。所以在1973年從高中畢業後,我開始在政府單位擔任職員,那時候緬甸的憲法還承認羅興亞人。

不過1978年的「龍王行動」(Dragon King census)後,一切就都變了。那場人口調查行動劃清了誰該是緬甸公民,誰該是孟加拉公民的界線。許多人都因為沒有該有的檔案而被捕。一開始緬甸和孟加拉政府達成協議,承諾會保障回到緬甸的羅興亞人的權利,但他們最終還是食言了。雖然土地被歸還給我們,但卻無法保障我們的權利,這也是對羅興亞人迫害的起點。我們被當作賤民對待,而權利的剝奪,最終也逐漸演變成迫害。

羅興亞人開始被限制不能接受更高等的教育,我們的移動也受限。軍方指控我們涉及與佛教徒的衝突。政府開始對羅興亞人實施宵禁,如果被抓到去拜訪別人家的話就會被施以酷刑折磨。人們開始對發生在社群中的事情三緘其口。

每年政府都會推出不同的新命令,沒遵守的人就會被逮捕。即便如此,我們還是能投票,我們可以選出代表去參加國會會議,不過到了2015年,我們的投票權也被剝奪了。我們因為自己的族群被指罵為入侵者而感到難受,這些不公的待遇變得越來越嚴峻,最終迫使我們必須逃離。

「我因為羅興亞人的種族身分而被剝奪了公民權,我的權利和自由漸漸地被侵蝕。」圖為侯...
「我因為羅興亞人的種族身分而被剝奪了公民權,我的權利和自由漸漸地被侵蝕。」圖為侯賽因。 圖/Saikat Mojumder/MSF

圖為1978年,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人。 圖/UNHCR
圖為1978年,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人。 圖/UNHCR

2017年的某天早上,我們聽見了槍響,我們家附近的一個軍方據點開始對人開槍。第二天早上我們聽說了有羅興亞人被射殺的事。看著軍隊到處在逮捕、殺害羅興亞人,我們很害怕。最終我們很幸運地逃出生天,逃到了孟加拉。孟加拉真的為我們做了很多,給我們支持。

剛到這裡時我們對生活滿懷希望。但現在我們感覺自己就像被困在這裡,生活也開始變得艱難。這讓我感到心力交瘁,我只要出門,守衛就如影隨形。我甚至不能去看我的孩子。我的兩個女兒一個住在庫圖帕朗難民營一個住附近,每次我都得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找到她們的避難所,這些行動限制讓我很困擾。

對於我們的未來我感到很焦慮,因為我的孩子們都沒有好好地受教育。不論是留在這裡或是回到緬甸,她們沒受教育的話到底能做什麼?我們經常因為想著這些事而徹夜難眠。

目前,我在難民營中無國界醫生的醫療設施接受糖尿病和高血壓的醫療照護,但這裡沒辦法為我治療腎臟病,而我又不能離開這裡去接受治療,所以我希望這種療程能進駐到難民營中。

「最終我們很幸運地逃出生天,逃到了孟加拉。孟加拉真的為我們做了很多,給我們支持。...
「最終我們很幸運地逃出生天,逃到了孟加拉。孟加拉真的為我們做了很多,給我們支持。」 圖/美聯社

我年事已高,不久於世,不知道在死前還能否再見到自己的故鄉。我希望能在緬甸嚥下最後一口氣,但不知道這盼望究竟能不能成真。

我的心能嚮往能遷回緬甸,過著權利能受保障、不再受迫害的生活。我害怕回到緬甸再次遭受迫害,也因為我們的家人們還在那裡,我們得顧及他們的安全。

在難民營裡,我們活得如同行屍走肉。這世界應該是個讓所有人都能安居樂業的地方,我們同樣生而為人卻沒有自己的國家。我想要對這個世界說,我們和你一樣生而為人,也希望能過著有尊嚴的生活。

我們請求全世界的幫助,只希望能過得跟一般人一樣,得到應有的權利及平靜的生活。

「在難民營裡,我們活得如同行屍走肉。這世界應該是個讓所有人都能安居樂業的地方,我...
「在難民營裡,我們活得如同行屍走肉。這世界應該是個讓所有人都能安居樂業的地方,我們同樣生而為人卻沒有自己的國家。」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政變見血之後:翁山蘇姬的命運...與緬甸不安的族群困境

屠夫國防軍?緬甸軍政府如何養成濫殺百姓的「死忠士兵」

血洗若開邦:在「武裝自衛」與「恐怖攻擊」間掙扎的羅興亞悲歌

大屠殺的字典:「種族清洗」與「種族滅絕」的差別?

無國界醫生(MSF)

無國界醫生是一個獨立的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為了能夠深入戰區,與各 方派系交涉,並同時接觸戰線雙方的傷病者,「無國界醫生」堅守原則,保持獨立、中立、不偏不倚,且不屬於任何組織或任何政府。目前,來自台灣的無國界醫生前線人員共 13名,包含醫生(外科、婦產科、麻醉科、小兒科)、流行病學家,也有行政和財務管理人員。官方網頁:無國界醫生

作者文章

瓦德麥達尼的一名流離失所者母親與她的孩子。攝於 2023 年 12 月。 圖/©...

蘇丹衝突十個月:槍與炸彈...那些依然在戰火裡輪迴的人

2024/02/27
圖為無國界醫生心理健康推廣員(mentel health promoter)——...

返鄉盡頭是廢墟:重回莫三比克,他們如何重建戰後家園?

2023/10/04
跨性別者裕麗由古巴跨境至希臘尋求庇護,希望在希臘為所屬群體發聲並得到社會和醫療支...

許我一個沒有壓迫的未來:專訪古巴跨性別者裕麗

2023/03/08
愛滋病於非洲感染率高,圖為南非攝影師Karin Schermbrucker 走遍...

為什麼剛果擺脫不了愛滋病?無國界醫生的醫療前線觀察

2022/12/06
莫三比克衝突五年後,然後呢?圖為2022年9月,一位當地婦女坐被摧毀的建築物外。...

非洲莫三比克衝突五年後:難民無處為家的恐懼見證

2022/10/11
2017年8月25日,約70萬名羅興亞人受到緬甸軍方迫害,被迫離開自己的家鄉若開...

被遺忘的五年:若開邦屠殺後...三位羅興亞人的求生見證

2022/08/26

最新文章

台灣加密貨幣交易所 XREX 透過區塊鏈金融犯罪調查師陳梅慧的追蹤,試圖揭露「創...

追蹤「創意私房」不法資金:導讀XREX區塊鏈金融犯罪調查Q&A

2024/04/15
這回南韓國會選舉,李在明所領軍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簡稱民主黨),囊括了300席的...

南韓選後觀察:跛腳的尹錫悅 vs. 大勝卻官司纏身的進步派領袖們

2024/04/12
製圖/楊虔豪

南韓國會選舉:執政黨為何慘敗?尹錫悅惹怒民怨的多重風暴

2024/04/11
英國歷史上,國會議會曾經允許將藐視國會者關在國會鐘塔裡,但上次發生已是1880年...

「做事」與「作秀」至少擇一:英美國會調查權的制度與省思

2024/04/09
曾出版《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資本與意識形態》等熱銷名著的經濟學家皮凱提,與漫畫...

導讀《資本與意識形態》漫畫版:穿越200年家族致富故事,讀懂經濟學議題

2024/04/08
馬航MH370失蹤十年,馬國官方的種種行徑令外界難以信任。 圖/美聯社

馬航MH370失聯10年:航空史最大謎團與官僚怠惰的荒謬事紀

2024/04/0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