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三角洲黑金的詛咒:殼牌與奈及利亞的「石油血債」

2021/02/25 轉角說

只要深嵌在奈及利亞最核心的問題——人民的貧困與環境污染——仍未被解決,尼日河三角...
只要深嵌在奈及利亞最核心的問題——人民的貧困與環境污染——仍未被解決,尼日河三角洲就難以擺脫石油的詛咒。 圖/歐新社

「遲到的正義,還是正義嗎?」

荷蘭海牙法院在1月29日正式裁定,荷蘭皇家殼牌石油公司(Shell)需要就2004年至2007年間尼日河三角洲的漏油事件,賠償奈及利亞農民。此判決被認為是「正義」的到來,意味著更多受油污所害的農民有機會爭取權益,同時這也代表身為國際大型企業的殼牌,有義務也必須承擔更多的社會和環境責任。不過,即便判決已定,這並不代表——大怪物殼牌被懲罰,弱勢民眾抗爭勝利——故事已劃下圓滿句點,過去依然有太多的爭議和訴求需要被正視。

殼牌是非洲最大的跨國石油公司,自1956年開始在奈及利亞尼日河口的尼日河三角洲探勘石油。幾十年來,殼牌在當地已發生數不清的漏油事件,每年的漏油量估計約為24萬桶。源源不絕的石油幾十年間不斷入侵奈及利亞的溪流、河流、大海,讓依靠農耕和養殖產業為生的居民飽受石油摧殘,生態環境岌岌可危,尼日河三角洲更因此成為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針對不斷發生的漏油污染事件,奈及利亞當地居民抗議殼牌的不負責態度以及不作為,不過殼牌卻認為漏油事件都是因為有人蓄意破壞油管、油井等設備所致。儘管雙方把矛頭指向對方,但這依然無法解決尼日河三角洲多年來的癥結:頻頻發生的漏油事件究竟是事故抑或人為,誰該為此負責?而奈及利亞又是如何從發現石油,到一步步走向抗爭殼牌的地步?

針對不斷發生的漏油污染事件,奈及利亞當地居民抗議殼牌的不負責態度以及不作為,不過...
針對不斷發生的漏油污染事件,奈及利亞當地居民抗議殼牌的不負責態度以及不作為,不過殼牌卻認為漏油事件都是因為有人蓄意破壞油管、油井等設備所致,雙方都把矛頭指向對方。 圖/路透社

▌Ogoni族人生存運動:步步逼近殼牌

根據統計,奈及利亞是非洲第二大的石油蘊藏國家(僅次於北非的利比亞),同時也是非洲第一大石油生產國(全球第11),在2019年日均生產超過210萬桶原油。奈及利亞主要的收入都來自石油產業,佔據該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9%,同時也佔該國所有出口額的90%以上。

由此可見,石油是奈及利亞的經濟命脈,而擁有豐富油藏的尼日河三角洲自然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奈及利亞有九個州位於該三角洲裡)。擁有3,100萬人口的尼日河三角洲,原是世上最重要的濕地之一,擁有富饒的生態系統,一切的改變就從發現石油而起。

在英國殖民奈及利亞的後期,各石油公司開始進駐,榨取尼日河三角洲的石油寶藏。殼牌在1937年進入奈及利亞探勘石油,一直到1956年在尼日河三角洲東部發現豐富油藏,並且在1958年開始出口石油,奈及利亞殼牌石油公司(SPDC)也在1979年成立。

幾十年來,殼牌透過當地油藏汲取了數千億的豐厚利潤。該公司原本承諾自己的進駐會為居民帶來就業機會,進而改造當地社群,可承諾最終全數落空。面對油污問題,當地居民也有憤而抗議過,但最終都被鎮壓,而其中又以在奧戈尼的「Ogoni族人生存運動」(Movement for the Survival of the Ogoni People, 以下簡稱MOSOP)最受世界關注,這也是極具爭議的一場抗爭運動。

殼牌原本承諾自己的進駐會為居民帶來就業機會、改造當地社群,可承諾最終全數落空。圖...
殼牌原本承諾自己的進駐會為居民帶來就業機會、改造當地社群,可承諾最終全數落空。圖為2010年7月,尼日河三角洲奧戈尼一個靠近漏油地點的小村莊。 圖/路透社

依靠農耕和養殖產業為生的居民飽受石油摧殘,生態環境岌岌可危。圖為奈及利亞的油管因...
依靠農耕和養殖產業為生的居民飽受石油摧殘,生態環境岌岌可危。圖為奈及利亞的油管因漏油引發爆炸。 圖/美聯社

自奈及利亞於1960年獨立以來,位於尼日河三角洲東南部的奧戈尼(Ogoniland)一直是被忽略的邊緣地區;而在殼牌發現油藏進駐奧戈尼後,環境資源也跟著被剝奪,導致當地的農民和漁夫生計受到嚴重影響,而政府也對此無所作為。這促使MOSOP組織在1990年成立,在沙洛維瓦(Ken Saro-Wiwa)的領導下,訴求奧戈尼人在文化、宗教和經濟議題上的自治,包括擁有控制可用資源,並且可以按其意志來分配資源的權利。

此外,沙洛維瓦也要求殼牌必須為在奧戈尼幾十年來的油污問題負責,並且賠償當地居民。隨後的幾年間,一系列的和平大型示威也越來越頻繁,而原為作家出身的沙洛維瓦在這之中扮演關鍵角色,他說:

「奧戈尼人捲入兩場殘酷(grim)的戰爭。首先是跨國石油公司——殼牌和雪佛龍發動的35年生態戰爭。在這場複雜且非常規的戰爭中,男人、女人和小孩死了;植物、動物和魚群滅絕;空氣和水被污染,最後土地也死亡了。第二場戰爭是一場專制、壓迫和貪婪的政治戰爭,其目的是為了剝奪奧戈尼人的權利和財富,使他們遭受貧窮、奴隸、非人類以及滅絕。」

沙洛維瓦的話裡道出關鍵,MOSOP運動確實因「環境污染」而起,且在後來深深受到「政治鬥爭」影響。

MOSOP組織在1990年成立,在沙洛維瓦的領導下,訴求奧戈尼人在文化、宗教和經...
MOSOP組織在1990年成立,在沙洛維瓦的領導下,訴求奧戈尼人在文化、宗教和經濟議題上的自治。 圖/綠色和平

 圖為1993年奧戈尼走上街頭抗議殼牌。 圖/綠色和平
圖為1993年奧戈尼走上街頭抗議殼牌。 圖/綠色和平

1993年1月4日,奧戈尼超過一半的人口——約30萬名奧戈尼人上街抗議(奧戈尼人口在當時約有50萬),展現極其強大的意志,施壓殼牌以及政府,最後迫使殼牌暫停當地的業務(據殼牌公司官網的說法是:當地人一直鎖定攻擊該公司的員工和設備)。為此,這讓不管是營業受影響的殼牌,還是依賴石油賺錢的政府都非常不滿。

而在同年11月,軍事獨裁者阿巴查(Sani Abacha)政變上台,上任後不久就收到了殼牌的「問候」——希望政府可以介入奧戈尼社群的抗議,並且「最小化這些騷亂」。於是不久之後,奈及利亞政府便佔領奧戈尼,宣布奧戈尼為「軍事區」(military zone)——隨意逮捕奧戈尼人,甚至對他們實施酷刑。

緊接著,殼牌奈及利亞分公司董事長安德森(Brian Anderson)也在1994年4月與總理阿巴查會面。根據國際特赦組織調查,安德森在會面上向阿巴查提到「奧戈尼」和首號頭痛人物「沙洛維瓦」,更強調「只要情勢變得穩定,殼牌就會繼續投資。」安德森在其會議筆記裡提到,他感覺「阿巴查接下來應該會透過警方或軍事干預奧戈尼的活動。」

「只要情勢變得穩定,殼牌就會繼續投資。」圖為奈及利亞村莊的油管。 圖/美聯社
「只要情勢變得穩定,殼牌就會繼續投資。」圖為奈及利亞村莊的油管。 圖/美聯社

安德森的感覺是準確的。會面結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沙洛維瓦和其他MOSOP運動的領導者最終都被逮捕,被控罪名是:殺害四位反對MOSOP運動的領袖。諷刺的是,在證據不足且國際聲浪的強烈譴責和反對下,沙洛維瓦和其中八位領袖還是在1995年11月10日被處以死刑。行刑前,沙洛維瓦仍堅決表示:

「我傾盡我的智力和物質資源、我的一生,在一個我堅信且不會被勒索、恐嚇的事業(cause)上...我呼籲奧戈尼人、尼日河三角洲的人民以及所有在奈及利亞受到壓迫的少數族群站起來,以無懼與和平的方式為自己的權利進行鬥爭。歷史會站在他們這一邊,上蒼也會站在他們這一邊...」

MOSOP運動的九位領導者之死震驚全球,他們被世人紀念為「奧戈尼九人」(Ogoni Nine)。奈及利亞也受到國際譴責,成為第一個被大英國協(Commonwealth)暫停會員資格的成員國(奈及利亞在阿巴查過世後恢復文人統治,並在1999年恢復其會員國資格)。然而,殼牌也在當年的11月——沙洛維瓦和其他八位領袖行刑後不久——宣布,將會在奧戈尼持續運作。

但事件沒有就此落幕。從鎮壓MOSOP運動開始至奧戈尼九人的死,殼牌一直都被指控牽涉其中。根據釋出的備忘錄顯示,殼牌與奈及利亞政府合作,鎮壓抗議石油運作的活動份子,而這些人士通常來自奧戈尼。此外,殼牌也定期金援軍方鎮壓抗議油污問題的和平示威,甚至有計劃地突襲疑似反殼牌的村莊。奧戈尼活動份子指出,殼牌與相關單位的合謀導致幾千人被殺害。

唯殼牌全盤否認這一些指控。

「男人、女人和小孩死了;植物、動物和魚群滅絕;空氣和水被污染,最後土地也死亡了。...
「男人、女人和小孩死了;植物、動物和魚群滅絕;空氣和水被污染,最後土地也死亡了。」圖為奈及利亞村莊附近的油管因漏油引發爆炸。 圖/美聯社

▌武裝組織崛起:竭盡破壞奈及利亞的「石油產量」

自奈及利亞探勘石油儲藏以來,如上所述,人民沒有因此獲益,國內幾十年來的失業率和貧窮問題也沒有得到有效解決。積累了幾十年的不滿與憤恨,雖然在後來轉換成MOSOP運動的能量,但同時,另一場復仇行動也醞釀成形。

2006年,尼日河三角洲解放運動(Movement to Emancipate the Niger Delta, 以下簡稱MEND)爆發,訴求政府將更多資源投入到尼日河三角洲,包括建設道路、學校、醫院和電力供應等設施。但同時,MEND也將矛頭指向跨國石油公司,「專門」攻擊石油公司在尼日河三角洲上的油管和油井等設備,甚至以綁架勒索、游擊戰等方式,讓這些石油公司、奈及利亞政府蒙受損失。

MEND的領導人在2006年接受《BBC》訪問,表示三角洲在過去被跨國石油公司剝削,迫使紮根此地的居民遷居其他地方,而他們要為人民爭取權利, 並且爭取「完全控制」尼日河三角洲的石油。雖然MEND運動得到部分民眾的支持,但也有民眾不屑,認為MEND就是純粹的「石油小偷」——把盜來的石油拿到黑市販售,藉此獲利購買武器。

MEND的崛起以及持續攻擊跨國石油公司讓奈及利亞政府頭疼不已,時任總理拉杜瓦(Umaru Yar'Adua)於是提出和平協議:透過大赦MEND成員,並且他們提供訓練和生活補貼,以換取和平。雖然總理被譏諷「以金錢賄賂」MEND,但確實成功終止動盪。

尼日河三角洲解放運動(MEND)在2006年爆發,訴求政府將更多資源投入到尼日河...
尼日河三角洲解放運動(MEND)在2006年爆發,訴求政府將更多資源投入到尼日河三角洲。圖為MEND成員。 圖/歐新社

MEND「專門」攻擊石油公司的油管和油井等設備,甚至以綁架勒索、游擊戰等方式讓石...
MEND「專門」攻擊石油公司的油管和油井等設備,甚至以綁架勒索、游擊戰等方式讓石油公司蒙受損失。圖為MEND在2006年釋出綁架九名跨國石油公司員工的照片,這九名人質在三月先後兩次被釋放。 圖/美聯社

不過,以金錢換來的和平並不穩定。現任總理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上任後,在2016年宣布大幅削減提供給MEND的補貼,並且在2018年完全終止。此舉再度引發動亂,新興武裝組織「尼日河三角洲復仇者」(Niger Delta Avengers,以下簡稱NDA)——被懷疑是MEND前成員所組成——在同年崛起,聲言要癱瘓奈及利亞的經濟:

「我們是一群受過良好教育、遊歷甚廣的人,我們已準備好將尼日河三角洲的鬥爭推向該國前所未有的高度!」

和MEND的做法一樣,NDA頻頻破壞油田設備,最嚴重之際導致殼牌在當年每日減少出口25萬桶原油。就連奈及利亞財政部長都坦承攻擊已嚴重影響該國的產油量:據估計,奈及利亞當時每日的原油產量從原本的220萬桶下降至164萬桶。

但時至2021年,尼日河三角洲上類似的攻擊事件依然持續,相關的武裝組織也依然存在。然而,奈及利亞政府目前仍沒提出任何治本的解決方式。

時至2021年,尼日河三角洲上類似的攻擊事件依然持續,相關的武裝組織也依然存在。...
時至2021年,尼日河三角洲上類似的攻擊事件依然持續,相關的武裝組織也依然存在。圖為奈及利亞當地居民在跨國石油公司的油管上曬衣。 圖/美聯社

▌誰要為油污問題負責?

根據《半島電視台》報導,荷蘭一部紀錄片在去年12月揭發殼牌的子公司——奈及利亞殼牌石油公司(SPDC)的奈及利亞籍員工下令,蓄意破壞當地的石油管道,並透過清理洩漏的石油獲利。「當地的年輕人被聘僱來做清理工作,賺到的錢會被員工和年輕人瓜分。」當地一名居民受訪時表示。SPDC對此出來滅火,強調指控毫無根據,「所有的石油外洩問題都將由政府領導的小組調查。過去只要是人為蓄意破壞油管,清理的相關問題將不會交給當地社群處理,以確保不會有同謀從中受益。」

基本上,漏油不外乎幾種原因:第三方蓄意破壞或偷竊、意外事故、執行疏漏,以及管線老舊等問題。對此,殼牌過去一直將95%的漏油事件歸咎於人為破壞、偷竊以及其他非法活動,拒絕為漏油事件負上責任。但讓殼牌難辭其咎的也是該公司老舊的石油管線已受腐蝕,而且在防止偷竊以及管線保養上採取消極態度,讓石油管線長期曝露在風險當中。尤其,國際特赦組織過去也揭發殼牌在認定石油洩量、成因和影響的評估程序上存在瑕疵,檢驗過程中也缺乏獨立監督機制,因此殼牌提供的數據並不完全可信。

不過,關鍵也在於殼牌的雙重標準。如果相同的漏油事件發生在西方先進國家如歐洲、美國等,殼牌就不會在油污清理問題像對待奈及利亞一樣「敷衍了事」。

據聯合國環境衛生署認定的油污區域中,這十年來清理工作的進度僅有11%,大部分區域仍受嚴重污染,且沒有實施適當的健康與環境檢測。此外,殼牌合作的大部分油污清理承包商並沒有污染修復或相關領域的專業知識和訓練,導致油污工作清理不確實。其中,殼牌合作的一間承包商就指出殼牌清潔工作「很敷衍」——通常就是將土壤覆蓋在油污上,所以如果再繼續往下挖,就可以清楚看到一大片的油。

這也是為什麼殼牌過去宣稱已經清理過的區域,往往仍殘留顯而易見的油污。

圖為2004年尼日河三角洲一區因為油管漏油而引發火災。 圖/路透社
圖為2004年尼日河三角洲一區因為油管漏油而引發火災。 圖/路透社

圖為2018年油污清理小組在尼日河三角洲的Bodu地區視察附近的非法煉油廠。 圖...
圖為2018年油污清理小組在尼日河三角洲的Bodu地區視察附近的非法煉油廠。 圖/路透社

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發現,位於尼日河三角洲東部的博穆(Bomu)油田在1970年發生漏油後,儘管殼牌在1975年和2012年聲稱已經清理過兩次,但研究人員在2020年——足足過了45年後——發現水面上依然漂浮著油污,且土壤已經黑化,對當地環境造成難以修復的傷害。

「一切都死了。不管是溪流中的生物,還是農田...」當地一位農民指控。長期以來油污問題的處理不當,導致居民們賴以為生的農田、漁場毀於一旦,不僅生計出現問題,健康也受損。油污滲入到土壤、地下水,由其所釋放的有害物質如苯和甲苯被人體吸入或喝下以後,會損害腎臟和肝臟。也因為長期暴露在有害的環境裡,居住在尼日河三角洲的居民,其人均壽命比全國還少10年。

研究發現文字,若女性居住在石油外洩地區的半徑十公里以內,新生兒在第一個月死亡的機率是原來的兩倍;此外,如果女性在石油外洩後的5年內懷孕,新生兒的死亡率也會倍增,誕下的嬰兒也會相較起同齡兒童來得瘦弱。據估計,光在2012年就有1萬6千名嬰兒因為油污問題,在出生後的第一個月內死亡。

「這令人震驚,過去50年來有多少兒童可能因此死亡。」一名在非洲反虐兒聯合會的員工阿莉優(Debbie Ariyo)接受《衛報》訪問時表示。

因為長期暴露在有害的環境裡,居住在尼日河三角洲的居民,其人均壽命比全國還少10年...
因為長期暴露在有害的環境裡,居住在尼日河三角洲的居民,其人均壽命比全國還少10年。圖為奈及利亞的油罐車因漏油引發爆炸。 圖/法新社

▌不再平靜的「尼日河三角洲」

回到荷蘭海牙法院判決殼牌一事,這並非先例,殼牌從過去至今已先後被多次起訴。例如2012年,1萬1千名奈及利亞漁民就2008年的大規模漏油事件上訴英國高等法院,最終漁民在2014年獲得7,600萬美金的賠償。而目前殼牌也有訴訟案在身,約4萬3千名奈及利亞人士要求殼牌有責任照顧因為漏油事件而被影響的人,但現在仍未確定判決時間。

奧戈尼九人的家人也在1996年控告殼牌,殼牌在2009年以1,550萬美元和解。儘管如此,殼牌依然堅稱這筆和解金是基於「人道主義」,而非承認奧戈尼九人的死與殼牌有關。奧戈尼九人的家屬並沒有放棄,其中一位被處決的領導人巴瑞南(Barinem Kiobel),其妻子埃斯特(Esther Kiobel)聯合四名相同遭遇的妻子,於2002年在美國控告殼牌涉及參與非法逮捕、拘留和處決她們的丈夫。但基於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對該案並無管轄權,這些妻子接著於2017年在荷蘭起訴殼牌。最後,荷蘭法院裁定有效,並且在2019年10月舉行了第一場聽證會,訴訟至今仍在進行。

「我要殼牌負責。」埃斯特表示。

這一些已經完結、正在進行的所有訴訟只是開始。奈及利亞與石油巨頭的戰爭依然是「進行式」:石油持續外洩、漏油清理不當、生態持續惡化、武裝組織仍持續攻擊跨國石油公司、人民依然貧困、受影響的農民和漁夫上訴抗爭、殼牌仍舊敷衍了事...。

關鍵也在於,只要深嵌在奈及利亞最核心的問題——人民的貧困與環境污染——仍未被解決,尼日河三角洲就難以擺脫石油的詛咒。

非洲最大的跨國石油公司——殼牌自1958年開始在尼日河三角洲探勘石油。不過幾十年...
非洲最大的跨國石油公司——殼牌自1958年開始在尼日河三角洲探勘石油。不過幾十年來在當地頻頻發生的漏油事件除了影響當地人的生計,更造成生態破壞,而誰該為此負責?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近期,一系列的「恐跨」法案正在美國各州不斷發生。4月1日,田納西州州長才簽署通過...

與跨性別女子的賽跑?美國政治體育的「平等戰爭」

2021/04/10
左圖為13世紀中葉英格蘭地區一部用三種語言寫成的百科全書,解釋人腦內部構造與頭部...

頂上無毛人必古怪?《中世紀的身體》瘋狂與禿頭的歷史顱相學

2021/04/10
圖 / 報系圖庫 、《你是豬》電影海報

都是「BABI」惹的禍?黃明志《你是豬》與馬來西亞族群恩仇錄

2021/04/04
圖/《新世紀福音戰士》動畫

少年還在創造神話:《新世紀福音戰士》庵野秀明與「平成御宅記憶」

2021/04/02
從1857年開始,美國就開始兼併加勒比海與太平洋上的小島。19世紀末,美國已擁有...

屎金與帝國:美國如何佔領那些海上「鳥糞島」?

2021/04/01
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戰爭的滋味?世界大戰中...殘酷的「味覺殲滅戰」

2021/03/22

最新文章

南韓首爾、釜山的「兩都大選」,最終在民調不意外的狀態下,以文在寅政權的「壓倒性大...

選票的報復:首爾兵敗如山倒終結的「文在寅不敗神話」

2021/04/08
主打改革的共同民主黨,本該追求更進步的社會價值,但光是尊重女性、回應南韓#MeT...

首爾大敗之後...南韓的「豬哥政治」總是學不乖?

2021/04/08
2017年厄多安到沙烏地阿拉伯,前往伊斯蘭聖地麥加朝覲。
 圖/沙新社

誰是中東老大哥?分屍案後默默和解的「土耳其-沙烏地聯盟」

2021/04/07
緬甸政變持續至今,軍、民之間的衝突已經走進白熱化的階段。無論是民間的「公民不合作...

見死不救的決斷:阻止「緬甸內戰化」東協怎麼解?

2021/04/01
這次日本的判決不僅鼓舞了LGBT社群,更可望進一步帶動社會對性別議題的理解。圖為...

禁止同婚是違憲的!日本LGBT「劃時代勝訴」的平權下一步?

2021/03/26
圖為文在寅與貓。南韓明年3月即將舉行總統大選,若首爾確定「變天」,勢必讓4年間從...

文在寅的期末考危機:首爾市長補選與南韓進步派「翻車之戰」

2021/03/2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