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資併購誰來管?老歐洲的「抗龍」逆襲

2018/01/31 徐子軒

德、法等國與歐盟大佬們,為了防堵中資併購,祭出「外資監管」,抵抗中國巨龍。 圖/...
德、法等國與歐盟大佬們,為了防堵中資併購,祭出「外資監管」,抵抗中國巨龍。 圖/美聯社

不久前歐盟執委會草擬出一份關於外國直接投資(FDI)的監管架構提案,目的在於保護歐盟會員國的關鍵技術、戰略資產與敏感資訊。若是外資想要購買或入股,必須經過合法透明且可受公評的程序。

根據這份草案,當會員國面對可能影響共同安全或公共秩序的投資案,執委會將啟動審查機制,由各會員國組成協調小組提供建議,讓該國參考集體意見,再做出決定。具體包括小組討論投資內容、分析投資者戰略意圖、全面清查與管制進入歐洲的FDI等措施。

特別的是,有別於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可以限制投資種類、投資者身分,甚或直接推翻外資提案,擁有更大的裁決權,歐盟的審查機制卻是以協調為主。

舉一個特殊的例子——2016年中資曾想收購德國半導體公司愛思強(Aixtron),然而此公司擁有美國資產,又是北約的關鍵技術供應商。故CFIUS建議取消交易,德國政府只得照辦。目前看來,歐盟監管草案不具有這種權力。

美國CFIUS比歐盟的外資監管機制擁有更大的裁決權。2016年中資曾想收購德國半...
美國CFIUS比歐盟的外資監管機制擁有更大的裁決權。2016年中資曾想收購德國半導體公司愛思強,該公司擁有美國資產,又是北約的關鍵技術供應商。故CFIUS建議取消交易,德國政府只得照辦。圖/路透社

綜觀歐盟28個會員國,目前只有12個(包含英國)具有對國安等特殊領域的正式外資審查程序。且各國制度不同,有的屬於事先知會、有的屬於事後監管,對於審查收購股份也從5%到50%各異。也因此,這次的審查架構草案不要求更換既有的國家審查程序,只須確保符合歐盟標準;對不具審查程序的國家,則可依此架構,建立新的國家篩選制度。

雖然沒有公開點名任何國家,但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的聲明提到:

如果有一國的國營企業想購入歐洲港口、能源設施或國防技術公司,必須公開審查與辯論。

透過此言即可知,極大部分是針對中國。那麼,中資入歐究竟有甚麼問題呢?

過去曾有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CFR)的研究員把歐盟會員國與中國的關係,以政治與經濟交往為兩條軸線,區分出四種不同的態度。如梅克爾當政時期的德國屬於「獨斷的實業家」,這是指政治上批評中國人權紀錄、經濟上批評中國違反智慧財產權規範,但不特別強調中國應遵循自由主義的貿易原則。

義大利、匈牙利、希臘等多數歐盟國則屬於「圓通的重商主義者」,指的是政治上迎合中國,以換取市場准入等利益、經濟上依照歐盟不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政策,以保護本國產業;薩柯奇當政時期的法國不屬於四個分類,政治上對中國並沒有顯著態度、經濟上則較偏向保護主義。但無論何國,可以說都是相當歡迎中國投資。

無論各國基本上都對中國投資表示歡迎。資料來源:John Fox 與Françoi...
無論各國基本上都對中國投資表示歡迎。資料來源:John Fox 與François Godemen的〈A Power Audit of EU-China Relations〉,箭頭為本文作者的趨勢觀察。圖/作者自製

梅克爾當家的德國如「獨斷的實業家」,政經上批評中國人權、智慧財產權薄弱,但不特別...
梅克爾當家的德國如「獨斷的實業家」,政經上批評中國人權、智慧財產權薄弱,但不特別強調中國應遵循自由主義的貿易原則。圖/路透社

然而實際上,中國對歐洲的投資沒有如想像中般的天文數字。以1995年為起點來看,中國對歐洲的FDI成長近7倍,但比起巴西的11倍,並沒那麼驚人。且至2015年,歐盟FDI存量約四千七百億歐元,當中有41%來自美國,中國(含香港)只有2%,還不如巴西的2.2%。不過近年來,相較於美國的嚴格審查,歐盟對中資顯得寬鬆,這使中國在2014年後對歐FDI超過了美國。

根據中國對外投資公報,2016年的FDI將近2000億美元,對歐約為107億美元。儘管這個數字雖遜於美國的330億,但已躍居第二。同時,中資尋求兼併歐盟公司的幅度也大於他國。2014年統計,中資能夠完全掌控的歐盟公司約550間,勝過第二名的美國,後者約480間。

隨著各國重要產業陸續為中資收購,像是義大利國家電力公司(Enel)、英國的數據中心公司Global Switch、德國的機器人製造商庫卡(Kuka)等,德、法、義等國終於決定亡羊補牢。三國在去年2月聯名上書歐盟,倡議施行歐盟層級的監管,才有了此架構草案的誕生。

中資尋求兼併歐盟公司的幅度大於他國。圖為德國最大機器人製造公司庫卡,2016年被...
中資尋求兼併歐盟公司的幅度大於他國。圖為德國最大機器人製造公司庫卡,2016年被中資收購。圖/法新社

德、法、義等國強調,面對外國投資要以互惠為原則。也就是不能只有單向資金流入,其他國家亦必須消除障礙、開放市場讓歐盟參與。

法國、義大利向來對外資管制較多,只是強化立場;德國原本較開放,但中資對德高科技業的大量併購,迫使其政府改變態度,去年通過修正聯邦外貿與支付條例,開始控制外資收購。

進一步來看,法國近年來強化管制法令,使政府有權禁止外資收購戰略產業,包括能源、交通、水利、電信、基礎設施和公共衛生等;義大利也賦予政府在特定行業有控制戰略資產的權力,如國防、能源等部門,只要有違反國安與公共利益之虞,政府就有權否決或施加條件。

德國的情形更為複雜。由於德國是中資收購的重中之重,因此除了設置如法、義等國的審查措施,還有嚴格的調查程序。像是政府強制要求外資,若要收購關鍵基礎建設必須提出申請,如果該交易沒有通知相關單位,可以在收購文件簽署五年內進行再審,違者可能面臨交易取消的懲罰。

2016年,中法的絲路貨運鐵路正式開通,響應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但近年來法國...
2016年,中法的絲路貨運鐵路正式開通,響應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但近年來法國開始縮緊中資的經貿限度,防止大量收購如交通建設等戰略產業。圖/法新社

另一方面,監管架構也代表著歐盟的重要轉折。

自從2009年《里斯本條約》修正生效,FDI明確列入歐盟運作方式條約(TFEU)第207條第1項,成為共同商業政策的一環。這意味著歐盟有排他性的法律權限,能以整體與他國進行談判。歐洲法院最近的判決也確立歐盟對於FDI的監管,但不包括間接投資,這仍屬於資本自由流動的範疇。

不過,架構草案為求會員國一致合意,並未設立強制性的否決權,而是強調會員國對歐盟的責任,要求會員國自身進行審查。

也就是說,雖然可把架構協調小組的意見視為初步審查,但這不具約束力,是否接受投資仍由該會員國做最後決定。不過,該會員國有義務要以小組意見為最優先考慮,若不接受,也必須提出解釋。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歐式監管機制顯然較為寬鬆,但除了德、法等國外,其餘成員如斯堪地那維亞國家、荷比盧經濟聯盟、波羅的海國家、西班牙等南歐國家,以及波蘭等中東歐國家,多持保留甚至反對的態度。去年六月歐盟高峰會(European Council)在討論此架構草案便難達共識,僅同意執委會分析來自第三國在戰略部門的投資。

目前,監管草案擬議已進入立法程序,還必須經歐洲議會和歐盟理事會批准。在議會的部分只要簡單多數即可通過,但理事會的部分,要28個成員國中的16個(且至少佔歐盟人口的65%)同意才能生效。

面對中資大舉挹注,德、法等國與歐盟大佬們要如何「逆轉勝」說服其他會員國,特別是渴望中資的中東歐國家,恐怕還會遇到許多難關。

面對中資大舉挹注,德、法等國與歐盟大佬們要如何說服渴望中資的中東歐國家,恐怕還會...
面對中資大舉挹注,德、法等國與歐盟大佬們要如何說服渴望中資的中東歐國家,恐怕還會遇到許多難關。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美中貿易爭霸(下):悼念奄奄一息的國際規則

美中貿易爭霸(上):美國致命殺手鐧「301條款」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根據伊朗官方表示,化學號的扣押事件不該進行政治解讀,此案已進入司法程序,由法院處...

波斯灣的「海賊外交」?伊朗訛詐美國的南韓油輪挾持談判

2021/02/18
2021新年初始,當全世界正在用節慶的喜悅沖淡疫情的憂傷時,印度卻面臨著足以動搖...

合理輾壓百萬農民之怒?印度「硬上農業改革」矛盾利弊

2021/01/04
澳洲方面,一邊通過各種外交和貿易關係渠道表達不滿,另一邊總理莫里森也主張圖片是偽...

熊貓秀肌肉:中國戰狼「單挑澳洲」的出征大賽...有極限嗎?

2020/12/10
WTO的總幹事人選問題,討論數月各國仍缺乏共識,也尚未確定下次選拔時間。原定11...

世界貿易的頂上戰爭:美國不喜歡?難產中的WTO總幹事選戰

2020/12/07
世界朝東協傾斜?11月中,號稱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區域綜合經濟夥...

世界朝東協傾斜?史上最大自貿區RCEP的「低標大贏家」

2020/11/19
地中海之爭已從傳統的土希對決、搶奪能源,衍生至土耳其與法國的大國競逐。圖為北賽普...

地中海的東西風暴:惹火法國加希臘...土耳其如何試探歐盟底線?

2020/10/06

最新文章

依靠農耕和養殖產業為生的居民飽受石油摧殘,生態環境岌岌可危。圖為奈及利亞的油管因...

三角洲黑金的詛咒:殼牌與奈及利亞的「石油血債」

2021/02/25
隆新高鐵一波三折,原定於2026年竣工的高鐵計劃在今年初宣布胎死腹中,馬來西亞也...

人財兩失「隆新高鐵」:大馬與新加坡猜忌難捨的交通幻夢

2021/02/23
堅持「奧運辦到底」的森喜朗雖然下台,是否會持續透過森派人馬發揮影響力?將是接下來...

森喜朗的情義政治路:日本最不討喜的「派閥密室之王」

2021/02/19
根據伊朗官方表示,化學號的扣押事件不該進行政治解讀,此案已進入司法程序,由法院處...

波斯灣的「海賊外交」?伊朗訛詐美國的南韓油輪挾持談判

2021/02/18
從目前所得的資訊中,可以如何理解軍政府在奪權以後的執政計劃?圖為緬甸2月1日政變...

翁山蘇姬的垮台?緬甸政變「軍政府2.0」重返下一步

2021/02/08
美國海軍對抗中俄、重奪優勢的行動已經醞釀多年,除了構築理論基礎外,也進行了演習驗...

他們絕不能通過:美軍阻止中國海權反超的「五步戰略殺」

2021/02/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