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與哈瑪斯和解:阿拉伯世界的另一場「兄弟之戰」

2017/08/07 The Glocal

在大國角力下,加薩走廊成為卡達斷交風波的延伸戰場。 圖/路透社 
在大國角力下,加薩走廊成為卡達斷交風波的延伸戰場。 圖/路透社 

文/孫超群(The Glocal助理研究員)

前兩個月,當多數媒體把鎂光燈投射在卡達斷交風波時,以埃及和阿聯酋為首的聯盟,已默默地開闢另一條戰線,計劃重塑中東的政治勢力版圖。

今年6月初,以色列答應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的請求,對加薩走廊減少40%的電力供應,旨在對伊斯蘭抵抗組織——哈瑪斯進一步施壓,動搖其自2007年在加薩走廊的管治。然而,事情卻峰迴路轉,一位「救世主」拯救了這場加薩的人道危機——哈瑪斯的死對頭,埃及。埃及於6月24日,將近一百萬公升的燃料運送到加薩走廊,暫時舒緩了電力供應緊張的局面。

為何視哈瑪斯為洪水猛獸的塞西政府,會對「敵國」雪中送炭呢?事實上,加薩走廊已成為斷交風波的後續戰場,因為在他們幾乎來自同一群玩家———埃及、阿聯酋、卡達等等。埃及與哈瑪斯破天荒地重修舊好,得到阿聯酋支持,甚至以色列也樂見於此。

如此順利促成,其實是基於大家共同的戰略考量。

今年6月初,以色列答應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的請求,對加薩走廊減少40%的電...
今年6月初,以色列答應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的請求,對加薩走廊減少40%的電力供應。 圖/法新社

為何視哈瑪斯為洪水猛獸的塞西政府,會對「敵國」雪中送炭呢? 圖/美聯社
為何視哈瑪斯為洪水猛獸的塞西政府,會對「敵國」雪中送炭呢? 圖/美聯社

▌加薩走廊:埃及與阿聯酋的另一條戰線

在過去,哈瑪斯與以西岸阿巴斯政府為首的法塔赫(Fatah),兩者路線向來迴異,雙方衝突一直被認為是在以巴議題上,激進與溫和兩派的路線之爭。兩派的爭鬥,最終在2006年的立法委員會選舉中,由哈瑪斯取得壓倒性勝利,時任哈瑪斯領導人哈尼亞(Ismail Haniyeh)成為巴勒斯坦總理。然而,一年後因兩派衝突不斷,主席阿巴斯下令解散哈瑪斯政府,遭到哈瑪斯頑強抵抗,並佔領加薩走廊,使巴勒斯坦出現雙重政權至今。

也因此,阿巴斯在六月對加薩限縮電力這一招,目的就是要給哈瑪斯製造危機,同時藉此加深哈瑪斯與以色列之間的裂痕,從中收取漁人之利。但阿巴斯這「一石二鳥」的策略,實為作法自斃。因爲,阿巴斯萬萬沒想到,埃及會出來援助加薩,並與哈瑪斯修補自2014年起,因埃及總統塞西上場而出現的惡劣關係。

為何埃及與哈瑪斯會在這時候突然重修舊好?或許可從以下幾點因素著手窺探。

首先是哈瑪斯。由於埃及對加薩的邊境實行封鎖造成經濟困境,同時阿巴斯又假以色列之手,製造了電力供應危機,陷入泥沼的哈瑪斯不得不重新調整策略,試圖與埃及重修舊好,以突破內外交困的窘境。

再來,對埃及、阿聯酋與沙地阿拉伯的陣營來說,把剛鬧翻的卡達和伊朗從哈瑪斯掌控的加薩驅趕出去,是重塑中東政治版圖計劃的一部分,與斷交事件相比,背後目的都十分鮮明。因為卡達是數一數二支持哈瑪斯的國家,不少哈瑪斯高層都與該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例如哈瑪斯政治局領導人馬夏爾(Khaled Meshaal),自2012年起便在卡達接受庇護。

2007年,巴勒斯坦時任主席阿巴斯(圖中白髮者)下令解散哈瑪斯政府,遭到哈瑪斯頑...
2007年,巴勒斯坦時任主席阿巴斯(圖中白髮者)下令解散哈瑪斯政府,遭到哈瑪斯頑強抵抗,並佔領加薩走廊,使巴勒斯坦出現雙重政權至今。 圖/美聯社

卡達是數一數二支持哈瑪斯的國家,不少哈瑪斯高層都與該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圖在卡達...
卡達是數一數二支持哈瑪斯的國家,不少哈瑪斯高層都與該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圖在卡達接受庇護的政治局局長馬夏爾(Khaled Meshaal)。 圖/美聯社

伊朗與哈瑪斯雖然就敘利亞內戰,有不同的立場,前者更曾一度終止對後者的財政資助,但在阿巴斯電力危機的前一個月,伊朗與哈瑪斯在黎巴嫩會面中,恢復了對其資助。由此可見,埃及陣營在卡達斷交風波中的敵人伊朗,一直覬覦加薩走廊。因此,藉著援助加薩電力,將哈瑪斯從伊朗身邊拉攏走,成為埃及與阿聯酋的盤算。

西奈半島的安全問題,也是為何埃及政府轉向加薩的原因之一。自2014年起,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一直隱藏在這人煙稀少的半島上,不斷對埃及政府或是其他目標施以恐怖襲擊,其中最為驚動一時的,便是2015年的俄羅斯科加雷姆航空9268號班機空難事件。因此,建立一個穩定及安全的西奈半島,是埃及在國內安全議題上的首要目標;而就區域安全上,為了防止半島上的恐怖分子,因躲避政府掃蕩而遊走鄰國,埃及於是選擇與哈瑪斯的加薩政府合作。

哈瑪斯一直希望能解除埃及對其的邊境封鎖,讓加薩人民的走出經濟困境;埃及與阿聯酋陣營,則是想多一個鄰國盟友,以應付西奈半島的安全威脅,同時寄望能減少伊朗與卡達在加薩的影響力——當有互相依賴的條件,埃及與哈瑪斯的結盟便不是天方夜譚。

縱使沙烏地阿拉伯陣營於斷交發生之初,曾譴責卡達與「恐怖組織」哈瑪斯有關連,但是在其公布對卡達的十三項條件的通牒後,卻對哈瑪斯隻字不提,事後不免引人認為,是為了日後與哈瑪斯和好所留下的空間。

西奈半島的安全問題,也是為何埃及政府轉向加薩的原因之一。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一直隱藏...
西奈半島的安全問題,也是為何埃及政府轉向加薩的原因之一。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一直隱藏在這人煙稀少的半島上,不斷對埃及政府或是其他目標施以恐怖襲擊。 圖/美聯社

▌是誰促成埃及與哈瑪斯的合作?神秘經紀人,達赫蘭

然而,現實情況中埃及要與哈瑪斯談合作,遠比想像中複雜。原因在於,現任埃及總統塞西之前才因為哈瑪斯是穆斯林兄弟會的分支,選擇對加薩祭出關閉邊境的禁令,如今要明目張膽地與其國內政敵的組織分支示好,甚至談合作,實非易事。在此背景下,兩國基於身份的尷尬,少有合作空間,直到一位穿針引線的紅娘的出現——巴勒斯坦前安全事務部長,達赫蘭(Mohammed Dahlan)。

這位關鍵人物一直被主流媒體所忽略,直到最近他重出江湖,才逐漸廣泛地被報導。達赫蘭為前法塔赫的核心成員之一,在1994年《奧斯陸協定》之後,被時任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任命為維持加薩安全的第一人。他以手段殘暴出名,惡名昭彰,在位時曾傳出他虐待哈瑪斯與其他伊斯蘭聖戰分子,因此被哈瑪斯視為敵人。

2007年哈瑪斯佔據加薩走廊後,達赫蘭避走西岸,並於2009年被選入法塔赫的中央委員會。但好景不常,他因被懷疑毒殺阿拉法特,而遭逐出法塔赫,後來又被控告在位時涉及貪污罪行,他於此與阿巴斯政府交惡。

達赫蘭在被控貪污後,自此與阿巴斯(圖後)交惡,是最合適的外交「白手套」。 圖/美...
達赫蘭在被控貪污後,自此與阿巴斯(圖後)交惡,是最合適的外交「白手套」。 圖/美聯社

這位前法塔赫中堅分子,除了與阿巴斯不和之外,還因為流亡而長居於阿聯酋的阿布達比,而與皇儲阿爾納哈揚(Mohammed bin Zayed)及其盟友埃及總統塞西越走越近——這些人都是斷交風波中的關鍵人物。更重要的是,「沒有永遠的敵人,亦沒有永遠的朋友」,昔日的死敵如今卻面對同一個敵人——法塔赫的阿巴斯政府,讓哈瑪斯和達赫蘭產生了合作的動機。

以上一切,都說明了為何達赫蘭能成爲這次合作的關鍵人物:埃及與哈瑪斯的關係尷尬,而碰巧地哈瑪斯和與埃及友好的達赫蘭亦有著共同敵人——達赫蘭是最合適的外交「白手套」。

據巴勒斯坦媒體《馬安通訊社》(Ma'an News Agency)透露,於六月中,哈瑪斯政治局副主席阿海雅(Khalil al-Hayya)宣布與達赫蘭組成「全國拯救陣線」,以挑戰阿巴斯政府。其實,不少中東政治的評論員己經指出,在發生斷交事件的這段時間裡,哈瑪斯新任領袖辛瓦爾(Yahya Sinwar)、埃及情報人員及達赫蘭,已在眾人目光之外,於開羅舉行閉門會議,商討大家如何化干戈為玉錦,促成合作。

除了如上述提及的接受援助之外,哈瑪斯與埃及已經落實的合作方案,還包括在兩國邊境設立軍事禁區,加強雙方邊境安全;而哈瑪斯亦承諾拒絕與西奈半島的恐怖分子合作。與此同時,阿聯酋則是確定撥出1億5千萬美元,在埃及邊境建立發電廠,並考慮建立港口。

在哈瑪斯倒向埃及後,加薩走廊作為斷交風波的後續戰場,之中的大國角力在未來將會越演...
在哈瑪斯倒向埃及後,加薩走廊作為斷交風波的後續戰場,之中的大國角力在未來將會越演越烈。 圖/路透社

雖說「沒有永遠的敵人,亦沒有永遠的朋友」,但整場延伸戰場中,得益的或許是以色列。...
雖說「沒有永遠的敵人,亦沒有永遠的朋友」,但整場延伸戰場中,得益的或許是以色列。 圖/

▌延伸戰場,誰從中得益?

雖然不少評論猜測,哈瑪斯將會讓近日表現高調的達赫蘭「回朝」加薩,作為對埃及的政治報酬,但現在各方仍處於試口風的狀態。然而若這陰謀成功,以色列或會成為其中一個得益者。

由於達赫蘭在負責加薩安全事務的時期,有機會與以色列利庫德(以國主要政黨)及美國情報人員交流,因此常被批評與美以兩國過從甚密。2006年,在達赫蘭勝出巴勒斯坦立委會選舉後,時任美國總統小布希更向以國及美國政要稱讚達赫蘭為「自己人」(our guy),達赫蘭因此被盛傳為美國間牒。

雖然不能斷言此政治計劃是否牽涉以色列在內,或是達赫蘭最後會否回朝加薩走廊,但可以評估的是,達赫蘭近日確實經常遊走於哈瑪斯與埃及的兩國外交事務間,或多或少能緩和以色列與哈瑪斯劍拔弩張的緊張局勢,但如此一來,亦有機會讓以色列加強對該區的影響力——透過擺脫「以色列 vs 哈瑪斯」框架的戰略新思維,哈瑪斯與阿巴斯政府的關係裂痕或許會更加惡化,導致以巴「兩國方案」漸漸失色,最終讓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管治更有利。

埃及與哈瑪斯關係修好,重開邊境指日可待,除了緩和以國因封鎖加薩而面對的國際壓力,更有望讓哈瑪斯與以國的關係正常化。早在今年5月,哈瑪斯便已軟化自身立場,其政策中不再堅持提出要消滅以國;倘若阿巴斯的宿敵達赫蘭回歸哈瑪斯舞台,對哈瑪斯與以色列都是雙贏的局面——因為對哈瑪斯來說,生存問題比能否達成「兩國方案」更加迫切。

卡達斷交事件,只是埃及-阿聯酋-沙地阿拉伯聯盟「大戰略」的一部分。中東問題不只是一個敍利亞內戰或卡達危機,就能集齊的完整拼圖,這是需要我們一眼關七,宏觀觀察每一處的地緣政治變化,才可以理解箇中的來龍去脈,事件與事件之間的關係。

在哈瑪斯倒向埃及後,加薩走廊作為斷交風波的後續戰場,之中的大國角力在未來將會越演越烈。

對哈瑪斯來說,生存問題比能否達成「兩國方案」更加迫切。 圖/路透社
對哈瑪斯來說,生存問題比能否達成「兩國方案」更加迫切。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陳琬喻/卡達斷交風暴中,土耳其為什麼當和事佬?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警察過度施用武力的報道傳出之後,輿論的方向開始明顯地向學生傾斜,中產階級對於學運...

六八學運成功嗎?法國「五月風暴」的當時反高潮

2018/05/28
墨西哥的民粹是如何形成的?圖為2006年墨西哥電訊工人抗議。 圖/路透社

墨西哥的「民粹鐵三角」?從大獨裁者到民粹政黨

2018/04/27
今日馬克宏的動作雖然將迎來極大阻力,但是改革這個效率低下、失去了歐盟限額保護便一...

搶救農業大作戰:從戴高樂到馬克宏,法國的農業改革路

2018/04/24
馬克宏打算如何延續戴高樂對中的友好關係?
 圖/路透社

馬皇東遊記:馬克宏的中國初體驗

2018/01/17
「歐元之父」法勒希(左)當年對歐元的警告並未受到重視;提出革新報告的戴洛(右),...

如何搶救歐元?歐盟需要一位財政部長?

2017/10/11
極端政黨的出現,雖還未成熟到足以撼動德國大衆,但已起到警惕作用,對於習於穩定的德...

梅克爾輸了?極右派贏了?當德國結束了選舉季節

2017/09/26

最新文章

警察過度施用武力的報道傳出之後,輿論的方向開始明顯地向學生傾斜,中產階級對於學運...

六八學運成功嗎?法國「五月風暴」的當時反高潮

2018/05/28
委內瑞拉的大選,真的如同美國主流媒體講的一樣嗎? 圖/法新社

誰不相信「民主」?寫在委內瑞拉被孤立的大選過後

2018/05/25
不久的將來,美國政界應該就會出現「中國自動化是致使美國工人失業」等政治語言。圖為...

川普的真正敵人(下):當機器人統治世界工廠

2018/05/21
「把我們的國家當做小豬撲滿來重建中國...我們必須阻止他們從我們身上偷走工作。」...

川普真正的敵人(上):消失的一千萬個美國工作

2018/05/21
圖/法國航空

重磅廣播/法國航空罷工:魚死網破的勞資惡鬥?(Podcast)

2018/05/19
2018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擊敗納吉,再次當選首相,完成61年來的首次政黨輪替。...

一句惹怒大馬人:台灣新聞硬貼的「中國標籤」

2018/05/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