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巴經濟走廊,讓巴基斯坦不再「失敗」的經濟浮木

2017/05/26 徐子軒

當巴美關係因反恐越走越糟,巴中關係則因金援與地緣越走越近,此時的巴基斯坦,終於能...
當巴美關係因反恐越走越糟,巴中關係則因金援與地緣越走越近,此時的巴基斯坦,終於能在國內衝突頻傳之外,抓到來自中國的經濟浮木。 圖/法新社

五月中,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馬斯吞鎮(Mastung)發生自殺式爆炸攻擊,造成二十多人喪生、數十人負傷。據信這起攻擊最主要的對象,是前往當地參加禱告的參院副議長海達裡(Abdul Ghafoor Haideri),他則倖免於難,只受輕傷,目前伊斯蘭國已宣稱對攻擊負責。再往前推,四月初巴基斯坦的第二大城拉合爾,也發生自殺爆炸案,襲擊目標是一輛載有人口普查小組的麵包車,造成六人死亡,包括保護車輛的軍事人員,以及十多人受傷,主謀可能是巴基斯坦塔利班(TTP)。

繼續往前推,一月底在西北城市巴勒吉納爾一間清真寺前的市集,不知名的攻擊者策劃汽車爆炸案,造成20多人死亡、近百人受傷,而此城在一月底才剛經歷炸彈攻擊,同樣是由TTP發動,造成嚴重傷亡;二月中旬南部信德省塞赫萬(Sehwan)一處「蘇菲派」的聖殿遭自殺爆炸攻擊,近百人罹難、數百人負傷,伊斯蘭國亦承認犯行。以上所提到的,都是較受國際矚目的案件,如果仔細研究,會發現今年以來,平均每月每週都有一次恐攻,算上恐怖份子,平均每月都有百人死亡。

這讓人不免質疑,巴基斯的謝里夫內閣的施政是否出了問題?難道巴基斯坦正在變成一個「失敗國家」(failed country)嗎?

今年五月,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馬斯吞鎮發生自殺式爆炸攻擊,造成二十多人喪生、數十人...
今年五月,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馬斯吞鎮發生自殺式爆炸攻擊,造成二十多人喪生、數十人負傷。 圖/路透社

二月中旬南部信德省塞赫萬一處「蘇菲派」的聖殿遭自殺爆炸攻擊,近百人罹難、數百人負...
二月中旬南部信德省塞赫萬一處「蘇菲派」的聖殿遭自殺爆炸攻擊,近百人罹難、數百人負傷,伊斯蘭國亦承認犯行。 圖/法新社

不妨從「失敗國家指數」談起。從2005年首次計算,巴基斯坦被列為「警示區」(warning)第一名,總排名第34,差一名就落入「警戒區」(alert)。得分最差的是國家合法性,其他如經濟發展不均、安全部隊獨大、派系精英(Factionalized Elites)崛起等因素,也拖累整體表現。到了2013年,巴基斯坦已進入警戒區的第13名,除了既有的問題外,外力介入、難民或流離失所的民眾增多、種族對峙尋求復仇等,都使巴基斯坦的穩定每況愈下。隔年,失敗國家指數更名為「脆弱國家指數」(Fragile State Index, FSI),計算方式大致相同,只是將更多先進國家納入評比。

在2014年巴基斯坦終於進入脆弱國家的前十,倒不是因為情勢急遽惡化,而是津巴威、象牙海岸等國有些許進步,小幅超越巴基斯坦。2016年巴基斯坦降到第14,亦不是因為治理顯著改善,而是上述幾國的情形又開始惡化。最新出爐的指數則顯示降到第17,這是編列調查以來最好的成績。當然,派系菁英與安全部隊的影響仍然巨大、族群對立引起的暴力仍是慘烈,整體進步的主因乃是由於經濟表現與公共服務的提升。

這就令人感到疑惑,何以在國內衝突頻傳、又沒有豐沛的天然資源狀態下,還能推進國家發展?其他脆弱國家的前幾名,如葉門、敘利亞等,均與巴基斯坦有著相似的宗派或族群衝突,它們的經濟表現亦都乏善可陳,為什麼巴基斯坦能突破障礙呢?

何以在國內衝突頻傳、又沒有豐沛的天然資源狀態下,還能推進國家發展? 圖/法新社
何以在國內衝突頻傳、又沒有豐沛的天然資源狀態下,還能推進國家發展? 圖/法新社

原因其實不難猜到,較之其他國家,巴基斯坦擁有大量外援(這也是FSI評斷的指標之一,而巴國在這項上一直居高不下)。以脆弱國家的敘利亞、阿富汗、葉門與伊拉克做對照,四國在2014年的FDI總和大約三億一千萬美元,而巴基斯坦在該年度就拿到八億五千萬。這還不包括特定國家以特殊名義,挹注到巴國的龐大資金,如美國的反恐軍需或中國的紓困貸款,前者在過去三年至少支付30億美元,後者在去年提供逾10億美元。

但近年來,巴美關係因反恐越走越糟,巴中關係則因金援與地緣越走越近。具體反映在所謂的「中巴經濟走廊」,亦為一帶一路的走廊之一。中巴經濟走廊涵蓋的內容可謂包山包海,最富盛名的可能是瓜達爾港工程,以及聯結新疆維吾爾區的交通路線,另外也包括能源、運輸等各種基礎建設項目。其規模從2014年倡議至今仍不斷擴張,總金額原本預定420億美元,最新已經追加到620億美元,像是數月前公佈的喀拉蚩環城鐵路(Karachi Circular Railway)的修整等計畫。

實體建設之外,中國對巴基斯坦的金融市場亦有興趣。儘管巴國過去五年的GDP平均成長約為4%,並不是非常出色,但股市(KSE 100)的活絡程度遠超過條件相似的經濟體。從2012年到今年,KSE 100漲幅已達四倍,這反映出對未來經濟的期待,特別是中資大舉進入的想像題材。就在去年,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PSX)出售了40%、價值約8千5百萬美元的股權,買方是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等官方單位,與巴基斯坦哈比銀行(Habib Bank Limited)組成的聯合體。配合著CPEC,PSX的總市值可能將水漲船高,在建設還未有具體成果前,便可先有收益,等於是中國的小金庫。

近年來,巴美關係因反恐越走越糟,巴中關係則因金援與地緣越走越近。 圖/美聯社
近年來,巴美關係因反恐越走越糟,巴中關係則因金援與地緣越走越近。 圖/美聯社

中巴經濟走廊數月前公佈喀拉蚩環城鐵路的修整計畫。 圖/美聯社
中巴經濟走廊數月前公佈喀拉蚩環城鐵路的修整計畫。 圖/美聯社

不過,對外力是否過度介入巴基斯坦的質疑未曾停歇。

某些人士認為,巴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節節高升,幾乎佔2015年對外逆差的一半。逆差會使外匯儲備漸趨枯竭,無力償還外債。基於選情考量,巴國決定先放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轉向中國求助,正如前文所提的10億美元貸款,今年據報導指出中國又提供了3億。此外,中國雖提出中巴經濟走廊的龐大金援,但有兩件事要先弄清楚:首先,這些錢究竟是貸款還是投資,差別在於貸款理論上必須歸還,而投資一定有賺有賠。目前看來,這些錢的性質應屬於貸款較多,但在外界所知甚少的狀態下,最終解釋權還是會透過北京與伊斯蘭堡的協議。

再者,中國的金援是供給中巴經濟走廊預算的主要來源,但並非全部。也就是說,巴基斯坦仍需自籌部份財源,像是白沙瓦-卡拉奇高速公路的M5段(Multan 到 Sukkur),巴國需要負擔10%的支出;瓜達爾港自貿區的部分也需出資近七百萬美元以取得土地,林林總總加起來,大概編列至少7億美元。乍看不多,但別忘了前文所提巴國尚須向中國緊急貸款避免違約,就可以知道,巴基斯坦是否能如期償還承包商、供應商等款項,則在未定之天。

或許有委內瑞拉的前例,謝里夫有恃無恐。然而巴基斯坦媒體《黎明》近來卻揭露政府文件,被稱為「黎明解密」(dawn leak)。文件內提到了一些關於中巴經濟走廊的計畫,與外界所知可謂大相逕庭,像是在農業上,中國要求租用大量土地,設立所謂的「示範項目」、打造全國性的監控系統、鋪設光纖網路、提供低利或免息貸款,但需巴國主權基金擔保、讓中國企業經營紡織、服裝、化肥、農業等經濟特區或工業園區、與巴國媒體合作傳播中國文化等。這份報導很快就為政府官員否認,如內容屬實,凸顯出中國對巴基斯坦各方面的興致昂然,而中巴經濟走廊的不透明,也讓人質疑開放這條走廊到底會帶來甚麼?

巴基斯坦北部喀喇崑崙公路二期(赫韋利揚至塔科特段)阿伯塔巴德隧道施工現場。 ...
巴基斯坦北部喀喇崑崙公路二期(赫韋利揚至塔科特段)阿伯塔巴德隧道施工現場。 圖/新華社

印度因中巴經濟走廊而抵制中巴的印度,刻意缺席一帶一路的論壇;而巴基斯坦邀請中國加...
印度因中巴經濟走廊而抵制中巴的印度,刻意缺席一帶一路的論壇;而巴基斯坦邀請中國加入喀什米爾的水電工程,亦是在釋出邀請第三國(主要是俄羅斯)的風向球。 圖/路透社

不過,福禍總是相倚,謝里夫為何干冒「奇險」與中國合作一帶一路,除了經濟利益之外,安全因素亦是主要考量。眾所皆知,五月北京召開一帶一路論壇,有個重量級國家刻意缺席,即是因為中巴經濟走廊而抵制中巴的印度。由於該走廊項目的部分建設落在巴控喀什米爾,像是位於北印度河的迪阿莫-巴沙大壩(Diamer-Bhasha Dam)等水電工程,這是被印度視為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等於巴中聯合起來挑戰印度主權,也有破壞《印度河水協定》的規則之虞。儘管中國搬出《中巴邊界協定》第六條,辯稱不影響中國對喀什米爾立場,但這種先建後議的說法根本不可能為印度接受。

另一方面,巴基斯坦樂得引進中國力量制衡印度,以上述的水權問題來說,雙方爭執已久,去年巴基斯坦就因為印度興建「吉薩岡戈和拉投水電工程」(Kishenganga and Ratle Hydroelectric Plant

),在交涉破裂後訴諸海牙國際仲裁庭;印度總理莫迪便威脅要提高三條流經印度的河流用水量,這會嚴重影響巴基斯坦的農業與水電。因此,謝里夫讓中國加入喀什米爾的水電工程,甚至放出可以再邀請第三國參與(主要是指俄羅斯)的風向球,均有利於國勢相對孱弱的巴基斯坦。

換言之,謝里夫把巴基斯坦的脆弱,巧妙地轉換為「脆弱性互賴」,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讓中國為了保護中巴經濟走廊的投資與聲望,不得不捲入巴印紛爭。最明顯的證據就是去年雙方在巴控喀什米爾地區共同軍事巡邏,今年解放軍更首度參與巴國閱兵式,釋放兩國軍事合作的訊號。透過中國對於巴基斯坦的特殊需求,也可以減輕對巴國主權的損害,深陷美國不可恃、印度不可信、恐攻不可免的多重危機,貼近北京或許是伊斯蘭堡當下最適解。

謝里夫把巴基斯坦的脆弱,巧妙地轉換為「脆弱性互賴」,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讓中...
謝里夫把巴基斯坦的脆弱,巧妙地轉換為「脆弱性互賴」,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讓中國為了保護中巴經濟走廊的投資與聲望,不得不捲入巴印紛爭。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徐子軒/衝突悲歌:印度是否正在失去喀什米爾?

王俊評/誰來稱霸印度洋?不只是經濟的「一帶一路」

徐子軒/恐怖的曖昧:巴基斯坦,擁恐還是反恐?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2021年10月,ULA的Atlas 5火箭發射升空。 圖/路透社

美俄SpaceX宇宙爭霸:狙擊普丁的太空戰士馬斯克?

2022/03/28
柬埔寨在2020年10月推出了自己的電子錢包app「巴孔」,這是柬埔寨國家銀行(...

如果央行發行數位貨幣?柬埔寨「巴孔革命」的美元大戰

2022/01/04
「美國各城市的大挖礦時代即將來臨?」圖為俗稱狗狗幣的虛擬貨幣Dogecoin。 ...

誰先變身「加密貨幣之都」?美國市長們的大挖礦時代

2021/11/22
韓國啟動太空計劃的歷史很短,且預算也不到美中等零頭,但其能做到火箭發射,取得的太...

第11號太空強權?南韓「火箭國造產業鏈」的戰略決心

2021/11/02
儘管存在宗派與種族的衝突之源,但在共同敵人——美國——以及區域極端份子的威脅,伊...

教派宿仇或反美聯盟?伊朗「敵人的敵人」的塔利班戰略

2021/10/04
圖為在阿富汗-巴基斯坦邊境,被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裝綁架的中國公民。隨著阿富汗塔利班...

歡迎投資塔利班2.0?中國深入阿富汗真空的「空虛大博弈」

2021/09/01

最新文章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根據國際法,不論是南北韓的特務們、或是遭綁架者,本來都應該在戰爭狀態結束後各自返...

南北諜報家家酒?遣返「北韓間諜」的韓國人道難關

2022/05/11
小馬可仕與薩拉以及他們背後所屬的家族就會因此一加一等於或大於二嗎? 圖/小馬可仕...

我們不是「威權笨蛋」?菲律賓選後撕裂的民主對話

2022/05/10
馬克宏雖然贏得大選、順利連任,但民粹主義陰魂不散,加上國內經濟與通膨危機的隱憂,...

法國選後難題:「失敗的馬克宏」能救通膨危機嗎?

2022/05/09
若小馬可仕(左圖)贏得了選舉,菲律賓歷史上 9 年的黑暗戒嚴時期與人權壓迫紀錄,...

重返恐怖政治的可能?菲律賓「威權復辟」選情Q&A

2022/05/06
本週政治媒體《Politico》一則標題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將推翻判決先例剝奪女...

使女的哭聲:解讀美國「推翻墮胎權」的法律戰三大布局

2022/05/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