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恐怖的曖昧:巴基斯坦,擁恐還是反恐?

2017/01/17 徐子軒

巴基斯坦人民面臨了矛盾,一方面依賴恐怖主義的復仇觀,一方面也瞭解到恐怖主義的雙面...
巴基斯坦人民面臨了矛盾,一方面依賴恐怖主義的復仇觀,一方面也瞭解到恐怖主義的雙面刃特性。圖為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 圖/美聯社

去年川普(Donald Trump)接受台灣總統蔡英文賀電,在兩岸三地引起震動,但更早之前還有另一通電話,也引起了觀察家的注意,那即是來自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

眾所皆知,在過去數年,歐巴馬政府大幅調整了中亞戰略,採取所謂的「阿富巴政策」(AFPAK),也就是將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反恐議題綁在一起。同時為了符合撤軍規劃與阿富汗局勢的複雜性,歐巴馬政府樂於奉行多邊主義,歡迎區域攸關者介入商討未來和平發展的方案。不過近幾年來的發展卻顯示,巴基斯坦非但沒有成為區域的穩定者,反倒出產了更多的恐怖主義。

想要瞭解為什麼,得從巴基斯坦的民心談起。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2015年「美國全球形象(America’s Global Image)」調查顯示,美國以反恐為名,對於巴基斯坦的介入,引起人民極大反感,例如在狙擊賓拉登事件上,無人機扮演了關鍵角色,但無人機的橫行卻讓巴基斯坦人民感到侵犯主權,有四成多反對這種獵殺行動,而九成以上的人認為會傷害無辜。此外,巴基斯坦民眾對美國的反恐行動亦不以為然,只有一成六支持美國在伊拉克與敘利亞打擊「伊斯蘭國」(ISIS),另只有一成三認為美國審訊恐怖組織嫌犯的方式合乎正義。

就PEW長期的民意調查來看,2000-2015年間,巴基斯坦民眾對美國的喜好程度偏低,大概在一成到兩成多之間徘徊;2012年針對巴基斯坦的民調更血淋淋的指出,有七成四民眾將美國視為敵人,只有8%的人認為美國是夥伴。當然,感覺是雙向溝通的結果。巴基斯坦民眾如此厭惡美國,美國民眾看來也不喜歡巴基斯坦。2013年Pew民調指出,就普羅大眾而言,大約有一成信任巴基斯坦,就專家學者而言,則普遍不到一成。

更有甚者,過去巴國人民難忘美國在蘇聯-阿富汗戰爭結束後,便拋棄了巴基斯坦,讓巴基斯坦陷入地區動盪;而911後美國進軍阿富汗,更是擺明將巴國當作戰爭通道,讓巴國人民甚為反感,一度認為反恐是美國與塔利班等組織的戰爭,巴國沒必要與美國有所牽扯。

美國以反恐為名,對於巴基斯坦的介入,引起人民極大反感,例如在狙擊賓拉登事件上,無...
美國以反恐為名,對於巴基斯坦的介入,引起人民極大反感,例如在狙擊賓拉登事件上,無人機扮演了關鍵角色,但無人機的橫行卻讓巴基斯坦人民感到侵犯主權。 圖/路透社

巴基斯坦人民並非同情或支持恐怖主義,不過巴國國內對於恐怖主義的觀點確實有異於西方...
巴基斯坦人民並非同情或支持恐怖主義,不過巴國國內對於恐怖主義的觀點確實有異於西方世界。 圖/路透社

至於巴基斯坦人民自己怎麼看待激進組織的?根據PEW2008年的民調顯示:喜歡蓋達組織(Al-Qaeda)與塔利班(Taliban)的民眾都有兩成多,不喜歡的只有三成多,另有四成多不願表態。但當一些恐怖份子轉向巴基斯坦內部後,民意開始轉向,2012年民調顯示,喜歡蓋達組織與塔利班的民眾只剩一成多,不喜歡的達到五成與六成多。

需注意的是,這並不代表巴基斯坦同情或支持恐怖主義,不過其國內對於恐怖主義的觀點確實有異於西方世界,可以說巴國放縱某些恐怖組織在國外行兇,卻憎惡某些恐怖組織在國內騷亂。

例如,虔誠軍(Lashkar-e-Taiba)這個以旁遮普(Punjab)人為主體的老牌恐怖組織,曾對印度孟買發動2008年的血腥攻擊,在2012年PEW民調中獲得兩成的支持,只有三成多反對;然而本土的巴基斯坦塔利(Tehrik-i-Taliban, TTP)一度據地為王,雖有五成人民反對,也有近兩成支持,光是這近兩成的潛在力量,就夠讓他們在政府數度圍剿後春風吹又生。

在這樣的心境下,巴基斯坦人民面臨了矛盾,一方面依賴恐怖主義的復仇觀,一方面也瞭解到恐怖主義的雙面刃特性。這是由於長期價值扭曲的結果,從巴基斯坦建國初始,和印度的生死鬥爭彷彿已是與生俱來的宿命。巴基斯坦的菁英統治階層為了區分與印度的不同,不斷的以宗教灌輸國民,作為立國的意識型態。在保守的教義前,世俗現代的思想都是伊斯蘭的敵人,需要以伊斯蘭之劍(即軍隊),捍衛伊斯蘭的城堡(即巴基斯坦),而印度就是大敵當前。

但兩國畢竟國力懸殊,數場傳統戰爭打下來,對巴基斯坦而言是弊多於利,縱然得到部份喀什米爾的領土,卻損失了一個孟加拉國。之後,伊斯蘭堡的策略旨在策動並支持印度內部的對抗行動,像是90年代印屬喀什米爾人的起義,巴基斯坦就在背後支助查謨-克什米爾解放陣線(Jammu and Kashmir Liberation Front),但不久便為印度政府弭平。

虔誠軍這個以旁遮普人為主體的老牌恐怖組織,曾對印度孟買發動2008年的血腥攻擊。...
虔誠軍這個以旁遮普人為主體的老牌恐怖組織,曾對印度孟買發動2008年的血腥攻擊。 圖/路透社

與極端主義的曖昧關係,也讓巴國政府於國際事務間騎虎難下。圖為虔誠軍支持者在白沙瓦...
與極端主義的曖昧關係,也讓巴國政府於國際事務間騎虎難下。圖為虔誠軍支持者在白沙瓦的反美示威。 圖/路透社

之後,巴基斯坦開始改弦易轍,擷取蘇聯在阿富汗戰爭的失敗經驗,開始利用聖戰士進行不對稱戰爭。九零年代後期,著名的巴基斯坦情報機構三軍情報局(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 ISI)就開始培養並唆使伊斯蘭極端主義份子,例如上述的虔誠軍。這些極端組織在知名度上,或許不如蓋達組織或塔利班,但它和ISI若即若離的關係,卻代表著由巴基斯坦政府贊助的恐怖主義大行其道,也因此在2010年歐巴馬曾就此事與時任巴基斯坦總統的扎爾達里(Asif Zardari)對話,要求真正禁止並取締該組織。

不過巴國軍方似乎有意護航,虔誠軍的分身達瓦慈善會(Jamaat-ud-Dawa)直到2015年才被巴國列為恐怖組織,然而,其活動未能停歇,其領導薩依德(Hafiz Muhammad Saeed)今年一月才剛在印度查謨-克什米爾邦發動恐攻,造成數十軍民死傷。

此外,2014年北約從阿富汗撤軍後,許多聖戰士將目標轉向印度。像是一度被視為巴國軍方聖戰代言者的哈卡尼網絡(Haqqani Network),就在阿富汗與克什米爾地區展開了恐攻,甚至捲入前阿富汗總統卡爾紮伊(Hamid Karzai)的刺殺疑雲,現任總統加尼(Ashraf Ghani)也對巴基斯坦的態度頗有微詞,指責巴國庇護恐怖份子,破壞兩國關係。

而美國亦不滿巴國「剿匪不力」,在過去數年使用無人機轟炸哈卡尼網絡據點,雖炸死不少領導人物,也誤殺了無辜民眾。雙方更就誰才是哈卡尼網絡的幕後黑手互相指責,導致美國在2015年拒絕支付三億美金的軍援,作為對巴基斯坦的懲罰。

巴基斯坦情報單位養出來的「極端聖戰士」,在日後也成為自身政府的最大敵人。圖為20...
巴基斯坦情報單位養出來的「極端聖戰士」,在日後也成為自身政府的最大敵人。圖為2014年12月,白沙瓦軍眷學校遭到巴基斯坦塔利班突襲的血腥慘況,這起悲劇共造成141人死亡,其中更包括132名未成年的國中、小學生,一時之間撼動國際。 圖/路透社

利用恐怖組織攻擊他國,固然可以在短期內造成駭人聽聞的政治效應,但長期來看並不利於國家的正常發展。原因不難理解,即便恐怖份子聖戰目標各異,一個無政府的環境卻是他們最需要的條件。像是前述的巴基斯坦塔利班,坐大於巴國西北部的聯邦部落管轄區(Federally Administered Tribal Areas, FATA),曾迫近伊斯蘭瑪巴德(巴基斯坦首都),造成震動。巴基斯坦塔利的主要成員乃是普什圖人(Pushtu),是巴國第二大族群、也是阿富汗的主要族群,他們想要建立自己的國,或至少是半自治的區域。此類不止宗教還有血緣的號召,就讓巴基斯坦擔心演變為大規模內戰,也是為何目前無法根除的主因。

最後,還要注意的是,巴基斯坦屬於民主國家,雖有偶有政變、軍方勢力龐大,但她仍有選舉制度,這意味著政府必須回應民意。例如謝里夫在上任總理後,又開始了與印度的睦鄰外交,他曾在2014年受邀出席印度總理莫迪的就職典禮,2015年莫迪也突訪巴基斯坦拉合爾(Lahore)會晤謝里夫,明顯是為了回應1999年謝里夫二度擔任總理時期,曾與印度簽下的《拉合爾宣言》(Lahore Declaration)。謝里夫並試圖透過經貿往來和緩緊張,讓雙邊關係正常化。但克什米爾始終是難解的問題,也使巴印不時在邊境兵戎相向,沒有一邊政府能夠抵住國內高漲的民族主義而無所作為。

與印度關係如此,反恐亦如是。某些政府官員、軍方人士利用恐怖組織遂行國家意志,民選政客則因為民意難測而對擬定反恐政策猶豫不決,雙邊結成古怪的同盟,結果就是巴基斯坦與恐怖主義產生曖昧,喪失了難以權衡的國家聲譽。不過,無視於其反恐的作為不盡公平,畢竟在十多年的反恐過程裡,巴國也犧牲了數萬軍民生命,但伊斯蘭瑪巴德與巴基斯坦人民必須認清,若無法徹底與恐怖組織劃清界線,在區域事務上只會更形孤立。

2013年9月,大城白沙瓦城區的Qissa Khawani古市場遭到汽車炸彈攻擊...
2013年9月,大城白沙瓦城區的Qissa Khawani古市場遭到汽車炸彈攻擊,造成41人死亡、百餘人受傷,但事發後至今並未有組織承認犯行。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若烏軍持續收復領土、甚至奪回克里米亞,普丁政權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挫敗,核戰的考驗那...

普丁發射核武的時機?俄國「毀滅邊緣」心理戰

2022/11/08
太平洋島國是各個大國可否佔據海軍主導地位的關鍵。但對於美中大國而言,他們主要專注...

走在美中博弈鋼索上:太平洋島國「氣候生存戰」怎麼打?

2022/10/25
左起:在耶路撒冷摘除頭巾並剪髮聲援伊朗示威的女性、德黑蘭清真寺前戴頭巾的伊朗女性...

選擇戴頭巾的自由?伊朗與法國兩種極端的「頭巾政治學」

2022/10/07
普丁祭出「反制裁」後,歐洲各國可能將面臨內部分裂,讓普丁政權有了談判籌碼。 圖/...

西方制裁能有多痛?普丁「能源武器化」的喘息籌碼

2022/09/20
儘管俄國因為入侵烏克蘭而受到西方制裁,但在科學界有「太空歸太空」的呼聲,加上IS...

想告別卻離不開?俄國無法落實的國際太空站分手宣言

2022/08/25
一名坐在成堆小麥旁的印度男子。 圖/路透社

印度禁止小麥出口:莫迪的「天下糧倉」之計怎圖利?

2022/06/21

最新文章

北京一名女子接受核酸檢測。 圖/路透社

中國「張姍姍之謎」:造假PCR的核酸帝國發財黑幕

2022/12/05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左為烏克蘭一處靶場內,放置普丁肖像當靶;右為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9月被炸,導致天然...

北溪管道炸毀之謎:追蹤俄國金雞母與歐洲「能源算計」

2022/11/30
左上: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左下:貴州死亡大巴;中:烏魯木齊大火;右上:呼和浩特焊...

點燃白紙的「共感之痛」:中國清零封控一年的防疫亂象事件簿

2022/11/29
一名不願具名的抗爭者告訴《轉角國際》,在這之前不少人對中國還抱有很大的幻想,但疫...

專訪北京亮馬橋的白紙抗爭者:壓抑多年的表達衝動,終於得到了釋放

2022/11/29
公正黨主席、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1月24日獲得任命、接任...

馬來西亞大選落幕:安華出任首相...最激烈選戰的前線觀察記

2022/11/2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