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拯救辛巴威:壁紙鈔票、衰老強人,以及利馬計畫

2016/10/27 鯨落

為了挽救悲慘的經濟,辛巴威政府終於主動向西方諸國提出了改革方案「利馬計畫」,這或...
為了挽救悲慘的經濟,辛巴威政府終於主動向西方諸國提出了改革方案「利馬計畫」,這或許是辛巴威建國以來,國際對它期許最高的一次了。史無前例的改革,未來是福是禍? 圖/法新社

提到辛巴威,大部分讀者的第一個印象,大概就是天文數字般的鈔票,或是他們高齡92歲的萬年總統穆加比(Robert Mugabe)——穆加比去年因為在機場跌一跤,引起全球網友瘋狂修圖,逼到辛巴威政府緊急發布國際新聞稿,仍無法阻止總統在各種奇怪的場合跌跌不休。

今年九月的在紐約舉辦的聯合國大會上,穆加比不改以往大砲性格,在台上直接對著下面一大群西方臉孔,砲轟英美歹毒、帝國殖民、經濟制裁害慘了辛巴威人民芸芸;而會場外,更有抗議與支持穆加比的兩派辛巴威民眾對峙。

雖然這一切的場景是如此熟悉,好像年年上演。不過,從去年開始,種種跡象顯示,人民生存的壓力鍋已經快要炸開,辛巴威政府已經意識到改革迫在眉睫,再不向西方求援,穆加比這任總統能不能當完都會有問題。

穆加比在台上的咆哮,會不會只是行禮如儀、逢場作戲?

高齡92歲的穆加比不改大砲風格,在聯合國大會上直接砲轟歐美帝國殖民害慘了辛巴威人...
高齡92歲的穆加比不改大砲風格,在聯合國大會上直接砲轟歐美帝國殖民害慘了辛巴威人民。但辛巴威政府已經意識到,再不向西方求援,穆加比這任總統能不能當完都會有問題...。 圖/路透社

▌ 鈔票變廢紙:悲劇的源頭

辛巴威的誕生,起於兩個外來的白人殖民政權鬥爭,厭倦在自己家園當異鄉人的人民,最終選擇了手握槍桿的黑人本土政權。可悲的是,辛巴威的前身今世,似乎都離不開國際制裁。

十九世紀的辛巴威屬於英國在非洲的殖民地——南羅德西亞。1965年11月,南羅德西亞總理伊安·史密斯(Ian Smith)單方面宣布脫離英國管轄獨立,國號「南羅德西亞」(Southern Rhodesia)註1,由不到10%的白人控制政權。英國砲轟這是一種叛亂行為,卻也沒有使用武力恢復控制權,只是聯合西方給予經濟制裁。儘管遭受外部封鎖,但是南羅德西亞長期農業基礎良好,這裡在當時還仍然被稱作「非洲糧倉」。

外有國際制裁壓力、內有黑人武裝團體游擊戰,1978年,在國際的見證下,白人政權終於讓渡給原來的黑人武裝抗爭團體,共同推派衛理公會主教穆佐列瓦(Abel Tendekayi Muzorewa)擔臨時政府總理;穆加比就是因為參與早期的武裝抗爭,因而被視為民族救星。

1980年第一次民選政府,穆加比與他領導的「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ZAPU)勝出,由巴納納(Canaan Banana)擔任總統,穆加比擔任總理,國號更名為辛巴威共和國(Republic of Zimbabwe)。1985年穆加比所屬政黨成為國會多數黨,於1987年推動第七次修憲,將雙首長制改為權力集中的總統制,廢掉總理一職。同一年,穆加比成為總統,他的政黨也改組成立「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以下簡稱ZANU-PF),然後總統、執政黨的名字就到現在都沒變過。

2016年10月,「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ZANU-PF)的支持群眾聚...
2016年10月,「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ZANU-PF)的支持群眾聚集在辛巴威首都哈拉雷機場,熱烈歡迎總統穆加比。 圖/路透社

建國初期,人口只佔全國1%的白人農戶,擁有全國70%的土地。由於這些土地多半是殖民時期,由白人政權透過武力所取得的,穆加比因此希望殖民母國英國,能協助辛巴威取回這些農地,重新分配給黑人農戶。

由英國的保守黨首相柴契爾夫人在1979年提出的《蘭卡斯特宮協議》(Lancaster House Agreement),原本與穆加比在農地議題上已經達成共識——由辛巴威政府出錢,向白人農夫買回農地,英國則補助辛巴威政府4400萬英鎊——然而,英國在1997年政黨輪替,工黨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e)單方面取消這項補貼計畫。穆加比於是繼續收購農地,並企圖與英國新的首相協商。2000年,雙方交涉破裂。穆加比再次運作國會通過修憲,默許退伍軍人協會以武力強制手段,直接接管白人農地,再移轉給黑人。許多白人農戶家破人亡,逃離幾個世代下來經營的家園,還留下來的人數從4500人銳減到280。

突如其來的巨變,讓辛巴威的農業技術產生斷層,原本大規模科學化生產的農地,變成小農傳統經營。雖然分配到土地的黑人農戶尚能自足,但是能夠供應的糧食總量卻大幅銳減,經濟也跟著走下坡。

2002年,美國與歐盟也因為這起暴力的土地國有化事件,對辛巴威實施經濟制裁,導致該國失業率上升到90%,通貨膨脹率從此飆升,2008年更創下歷史罕見的「百分之5000億」,鈔票從此成為廢紙,而辛巴威也成了我們今日印象中的那個悲慘國度。

武裝奪回土地,卻受到歐美經濟制裁,通貨膨脹率瘋狂飆升後鈔票全成了廢紙。 圖/歐新...
武裝奪回土地,卻受到歐美經濟制裁,通貨膨脹率瘋狂飆升後鈔票全成了廢紙。 圖/歐新社

▌ 崩潰前夕的改革

根據美國援外組織的統計數字,2015年6月該國旱災至今,原本對GDP貢獻佔了12%的農業地區,現在有42%的人必須靠著外國糧食援助存活,保守估計至少410萬人。

經濟嚴峻可說是2008年惡性通膨以來最嚴重的情況,雖然經濟成長率7%的數字看來不差,但全國80%的人口都落入地下經濟,政府收稅也發生困難,統計數據的代表性自然失準。

去年有80%的辛巴威政府支出,都花在公務員的薪水上,而不是基礎建設或福利制度。大大小小罷工不斷,甚至越來越多辛巴威民眾覺得,即使明天就發生革命暴動也不意外。雖然去年底曾獲得中國豁免4000萬美元債務,但這也不過就是辛巴威外債的0.2%左右,「債台高築」恐怕都不足以形容實際情況。

截至目前為止,辛巴威政府已經欠了三大國際金融機構——世界銀行(World Bank)、非洲發展銀行(AfDB)、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共18.25億美元的逾期外債。

辛巴威的抗議民眾,反對穆加比的萬年專政,拒絕重演2008年通貨膨脹的慘劇。 圖/...
辛巴威的抗議民眾,反對穆加比的萬年專政,拒絕重演2008年通貨膨脹的慘劇。 圖/路透社

▌ 經濟大改革:利馬計畫

就在這種情況下,辛巴威政府終於主動向西方諸國,提出了眾所矚目的改革方案。

2015年10月世界銀行和世界貨幣基金會,在秘魯首都利馬,舉辦年度會議。辛巴威政府在會議中提出了一項改革方案《辛巴威:還清外部債務策略以及有利經濟改革之議程》,因此被稱做「利馬計畫」(Lima Plan)註2

利馬計畫當中最重要的部份,是擬訂出可行性頗高的國債償還機制,針對主要欠款的三個機構,依照逾期債務金額的不同(由低到高),用不同方法償還(如下圖表):所欠國際貨幣基金會的1.1億美元,以自然資源(own resource)償還;所欠非洲發展銀行的6.01億美元,以過橋融資(bridging financing)償還;所欠世界銀行的11.14億美元,以中長期融資還款。

另外,內容還提到台灣讀者可能覺得似曾相似、被西方解讀為暗示政治、人權可能隨著經濟一起改革的十個指導方針:

  • 強化金融部門信心
  • 加快與國際社會接軌的進程
  • 振興農業以及相關產業鏈
  • 推動農礦業加值
  • 強化基礎建設投資
  • 中小企業法規管制全面解禁
  • 改善投資環境
  • 加速國營企業改革
  • 勞工法規現代化、健全以憲法為準的法治基礎
  • 全面打擊貪腐

歐盟駐辛巴威大使達莫(Philippe van Damme)今年10月中表示,歐盟樂觀其成,但希望改革包含政治、經濟面,並且端出更詳細的議程,歐盟才有辦法評估該如何挹注資源。

今年9月,國際安全領域研究全球排名前十的兩個英國智庫,都發表了與「利馬計畫」有關的報告。「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辛巴威經濟改革的國內外情勢及重新接軌議程》,主要聚焦經濟,樂觀看待經濟發展帶來的溢散效應(spill-over effect)。並且認為,比起美國「過時的」無差別經濟制裁,歐洲與時並進、鼓勵改革的經濟制裁,才能真正幫助辛巴威人民。

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的《辛巴威的改革:值得信賴的措施還是偽裝》,則是關注政治改革,大抵持懷疑論,質疑這會不會又是穆加比的另一齣戲碼。畢竟,穆加比能成為非洲在位最久的萬年總統,靠的就是三不五時修改憲法。

經濟的破敗,連帶著國內低就業、畢業即失業等問題,利馬計畫的經濟改革成為眾所矚目的...
經濟的破敗,連帶著國內低就業、畢業即失業等問題,利馬計畫的經濟改革成為眾所矚目的方案。圖為2016年8月辛巴威的大學畢業生上街頭,呼籲穆加比趕快結束執政,以免國家繼續衰敗。 圖美聯社

▌ 民主還是專制?站在分水嶺的高崗上

有三個政治事態的發展,能夠顯示出年事已高的穆加比政權正在鬆動。

首先,2008年的大選,穆加比所屬政黨ZANU-PF,與最大反對黨「民主改革運動黨」(以下簡稱MDC)的差距大幅拉近,而且有選舉爭議,引起國際關注。奇怪的是,2009年穆加比卻推動第19次修憲,將部分權力分散給總理、兩位副總理(Deputy Priminister)。崔凡吉萊(Morgan Tsvangirai)擔任建國以來第二位總理, 穆坦巴拉(Arthur Mutambara)、庫佩 (Thokozani Khuphe)擔任副總理,三人都屬於主要反對黨MDC。

再者,2013年國會大選,ZANU-PF穩拿超過六成選票,卻推第20次修憲,規定總統最多兩任、每任不超過五年。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發展,2011年8月15日,軍方重要人物穆朱魯將軍(Solomon Mujuru)被發現死於一處農莊火警,由於死因眾說紛紜,陰謀論甚囂塵上。而他的太太,正是前副總統喬依絲‧穆朱魯(Joice Mujuru); 她相信自己的先生是被黨內政敵所謀殺,目的是警告她不要想貪圖總統大位。2016年3月2日,原本被看好是穆加比接班人的喬依絲‧穆朱魯宣布另組在野黨「辛巴威人民優先黨」(Zimbabwe People First, ZimPF),辛巴威首次出現可能壯大的第三黨勢力。

雖然總統還是穆加比,他也很可能要當到2023年,但是就像台灣民主化過程一樣,任何既得利益者沒有壓力,是不可能自動放棄權力的。很顯然,年事已高的穆加比健康可能已經亮起紅燈,或是部眾認為他時日無多,辛巴威掌握武力的執政黨鬥爭已經白熱化,甚至裂解出新的政黨,而原來親西方的反對黨也開始掌握部分權力。

這一切都逼迫原來的執政黨必須在經濟、政治、人權各方面讓步,做出改革以避免崩潰。

被看好是穆加比接班人的喬依絲‧穆朱魯,宣布另組在野黨「辛巴威人民優先黨」(Zim...
被看好是穆加比接班人的喬依絲‧穆朱魯,宣布另組在野黨「辛巴威人民優先黨」(ZimPF),辛巴威首次出現可能壯大的第三黨勢力。 圖/路透社

▌ 辛巴威2.0的時代悄悄到來

辛巴威政局已經來到了十字路口上,它可能會以台灣民主化路線發展,也可能走向新加坡開明專制的路線,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保有過去的政權形式了。

過去一年裡,幾乎所有研究非洲南部的專家都盯著「利馬計畫」的發展,這或許是辛巴威建國以來,國際對它期許最高的一次了。

辛巴威政府不但在去年6月15日斷然廢止國家貨幣、改採美元計價註3,允許外幣流通,今年更推出美元債券,企圖穩定貨幣供給。儘管此舉引起的評價十分兩極,辛巴威央行行長曼古迪亞(John Mangudya)可是對外喊出,改革失敗他就辭職下台,而失敗這兩個字在辛巴威,指的絕對不是失業而已註4

2016年3月,辛巴威財政部長齊納瑪沙(Patrick Chinamasa)宣布,將設立「土地賠償基金」作為轉型正義措施,讓2000年遭受暴力徵收的白人農戶能夠申請賠償。

10月21日,辛巴威與國際貨幣基金會已經達成了清償協議。辛巴威的未來是福是禍,無人知曉,但能夠肯定的是,忍受了超過十年的惡性通膨,辛巴威人正用自己的方式,展開一場史無前例的寧靜改革。

辛巴威政局來到了十字路口上,它可能會以台灣民主化路線發展、也可能走向新加坡開明專...
辛巴威政局來到了十字路口上,它可能會以台灣民主化路線發展、也可能走向新加坡開明專制的路線,無論如何,政權形式都不可能再走回穆加比的老路了。 圖/法新社

▌備註

註1:

南羅德西亞(Southern Rhodesia)的名字,源自於於南非殖民時期名人羅德斯(Cecil John Rhodes), 他是不列顛南非公司(British South Africa Company)的掌權者,也是現代最大的鑽石國際企業De Beer的創辦人。

註2:

雖然辛巴威政府2013年10月也出過《辛巴威永續社會經濟轉型議程》,為期5年的轉型計畫,不過成效令人存疑;相較之下,許多專家認為「利馬計畫」可執行度較高。

註3:

辛巴威央行去年宣布2015年6月15日起至9月30日止,任何民眾只要2009年3月前持有辛巴威幣帳戶,可將結存轉換為美元,標準是3.5萬兆辛巴威幣兌換1美元。

註4:

雖然不至於像北韓一樣被處極刑,但畢竟是極權國家,相應的懲罰大概也躲不掉。里約奧運結束後,非洲的一個部落格「One Tainment」開玩笑,說辛巴威奧運代表團因為沒得金牌,回國就全部被逮捕,結果居然變成國際媒體的報導;重點是,大家覺得是有這個可能,所以才相信了。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鯨落

迴游在南北太平洋之間的寂寞鯨魚,平時待在藍藍深海思考,不常浮出水面,但是對人感到好奇、喜歡遠遠觀察人群。希望自己死後能留給世界一些養份,因此最近幾年嘗試讓人類了解我的共鳴方式。自從電燈發明後,身上的鯨油揮之不去。

作者文章

從蘇聯解體開始,俄羅斯又步上怎樣的道路?

 圖/路透社

讀《製造俄羅斯》:解禁之路上的潘朵拉盒子

2017/11/06
普丁開玩笑地說:「俄羅斯的邊界沒有止境」,是什麼樣的南方情結,造就出我們今天口中...

不斷戰鬥的民族,俄羅斯的南方情結

2017/04/18
克里姆林宮將矛頭指向烏克蘭,指控表示是烏克蘭政府軍先違反協議規定,對頓巴斯獨立軍...

那場與普丁的戰爭——不要忘了前線的烏克蘭

2017/03/06
政治情報的功用在於「控制」,有時候,真正的破壞力並不在於「有多逼近真相」,而是「...

美俄之戰:網路攻擊,被開啟的潘朵拉盒子

2017/01/16
為了挽救悲慘的經濟,辛巴威政府終於主動向西方諸國提出了改革方案「利馬計畫」,這或...

拯救辛巴威:壁紙鈔票、衰老強人,以及利馬計畫

2016/10/27
拉馬迪圍城戰中,逃竄撤離的伊拉克平民。 圖/美聯社

土俄僵局揭露中東「後伊斯蘭國時代」的卡位戰

2016/01/12

最新文章

土耳其23日舉行了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第二次市長大選」。代表反對陣營的「共和人民...

伊斯坦堡的選舉重來:土耳其選民反彈的「厄多安二連敗」

2019/06/24
國際的力量確實對蘇丹人民的悲鳴有所回應,但能不能為其帶來和平?斷線中的政治混沌,...

蘇丹慘案斷線中:「喀土木廣場大屠殺」後來呢?

2019/06/21
新加坡的「小國國防」戰略,是怎麼讓它在強敵環伺下夾縫求生?圖為2007年新加坡國...

新加坡軍隊進化史:「小國國防」的夾縫求生戰略

2019/06/20
中國「一帶一路」的大灑幣策略,在中亞哈薩克遭遇了「出軌」挫折?圖為從一帶一路戰略...

一帶一路中亞出軌?哈薩克「中資輕軌案」為何緊急腰斬

2019/06/19
埃及前總統、同時也是埃及第一位民主直選的國家領導人——穆罕默德.穆爾西(Moha...

「阿拉伯之春」之死:法庭上暴斃,埃及第一位民選總統的悲哀

2019/06/18
看似是要打擊犯罪、引渡罪犯的條例修訂,為什麼點燃香港人的怒火? 圖/法新社

反送中懶人包:點燃香港怒火的《送中條例》爭議

2019/06/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