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寮國的滅貧之戰:左右逢源的小國生存道

2016/09/29 徐子軒

踏上永珍土地的歐巴馬,不僅是首位來訪的現任美國總統,同時也是繼1975年美國放棄...
踏上永珍土地的歐巴馬,不僅是首位來訪的現任美國總統,同時也是繼1975年美國放棄越戰、全面撤出中南半島後,美國與寮國外交的互動新高峰。 圖/路透社

離開G20杭州峰會後,美國總統歐巴馬旋即趕赴寮國首都永珍,出席第11屆的東亞峰會(EAS),與第28、29屆的東協峰會(ASEAN Summit)——但踏上永珍土地的歐巴馬,不僅是首位來訪的現任美國總統,同時也是繼1975年美國放棄越戰、全面撤出中南半島後,美國與寮國外交的互動新高峰。

歐巴馬為何要跋山涉水訪問寮國呢?外界解讀,這是為了拼湊他「重返亞洲」政策的最後一塊。如果光從地緣政治的角度,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並不意外。但反論者卻認為,歐巴馬此時才接觸寮國,早就為時已晚,寮國不會因為一個即將卸任的總統來訪,就倒向美國;美國也不會因為一次性的訪問,就拉攏寮國。

從現實觀之,美國與寮國間的貿易甚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對寮國的投資和援助也遠不及對非洲諸國,難以發揮具體作用;再則寮國曾受越戰牽連,美國在此介入反共的「祕密戰爭」(the Secret War)殺傷了數十萬軍民,美軍投下的集束彈迄今仍威脅著寮國百姓的日常生活,即使歐巴馬承諾撥款掃除未爆彈,短期亦無法盡釋前嫌;此外,作為世上最低度開發國家之一,如今的寮國亟需金援,是故近年寮共迅速向中國靠攏,在東協峰會的多次表現,都有成為中國的屬國之虞。

意見者認為,寮國不會因為一個即將卸任的總統來訪,就倒向美國;美國也不會因為一次性...
意見者認為,寮國不會因為一個即將卸任的總統來訪,就倒向美國;美國也不會因為一次性的訪問,就拉攏寮國。圖為訪問寮國名勝香通寺的歐巴馬。 圖/美聯社

▌寮國之道:小國經營的左右逢源

雖然2016年剛換屆的寮共領導層中,甫於一月上任的新任總書記總書記沃拉吉(Bounnhang Vorachith)屬於親越南派,而最為人知的親中派副總理淩緒光(Somsavat Lengsavad)則退休下台,但寮國卻仍維持了親近中國的主要路線——這不僅是經濟因素,更牽扯到政治考量。

寮共最深層的戰略思維,仍將傳統的左右逢源、以小事大的智慧為宗旨。在過去的南掌王國(14到18世紀的古寮國部落)就曾分別向暹羅、越南、清國朝貢;而現代寮王國的三位親王:富馬(Souvanna Phouma)親蘇聯、文翁(Boun Oum Na Champassak)親美國、蘇發努馮(Souphanouvong)親越南。各處下注的歷史作法,也反映了寮人遊走棋局的生存之道。

美國對這些主客觀的戰略條件早了然於胸,他們追求的是不同層次的「再平衡術」。事實上,自2012年國務卿希拉蕊初訪永珍後,美國就定下以社經文等軟實力接觸的策略。有別於其他東協盟邦——如泰國、新加坡等著重安全、強調硬平衡的夥伴關係——美國對於寮國乃是屬於離岸平衡,提供寮國隱晦的制衡(opaque balancing)力量,也就是讓美國的存在成為寮國外交的關鍵要素。

除去對於大國的隱憂不論,寮國本身面臨的最嚴重問題其實是貧窮,而背後很大的因素是由於寮國位處內陸,缺少對外貿易航道。從冷戰結束後,寮國就將從「陸鎖國」(landlocked country)到「陸聯國」(land-linked)作為國家發展戰略,這意味著,寮國必須完全融入區域,成為各股勢力、組織、條約的一份子

從冷戰結束後,寮國就將從「陸鎖國」到「陸聯國」作為國家發展戰略。這意味著,寮國必...
從冷戰結束後,寮國就將從「陸鎖國」到「陸聯國」作為國家發展戰略。這意味著,寮國必須完全融入區域,成為各股勢力、組織、條約的一份子。圖為美軍「秘密戰爭」的遺留下來的未爆彈。 圖/路透社

▌掙脫,躊躇於貧窮的宿命

1992年在亞洲開發銀行(ADB)的協助下,亞洲六國展開「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 GMS),包括了寮國、泰國、越南、緬甸、柬埔寨,以及中國雲南和廣西,主要目標乃是基礎建設、農業、觀光、貿易、私人投資等經濟活動。經過多年的努力,區域內貿易往來所佔份額(不包含中國),已從開始的不到1%,到2014年的8%,成長80多倍,達到4,000億美元。

隨著外界需求變化,寮國的出口項目也有所調整,從1995年到2004年間,最大宗是佔四成多的紡織品與成衣,再來是三成多的木材、木製品與軟木製品;到了2005以後,木材類相關產品份額依舊,但賤金屬與礦產品異軍突起,兩者相加將近三成,而紡織業落到一成左右。出口的對象如中國、泰國、越南等,尤以中國為最主要國,佔出口比例的四成多;進口則相對穩定,以電機產品、礦製品、運輸設備分居前三,大約分別是兩成到三成間。進口的對象則以泰國為主,佔五成之多,中國約有兩成多。

依照2014年的貿易數據來看,寮國進口近70億美元,出口只有30多億,呈現鉅額貿易赤字。進一步從國民所得分析,更可看出各國發展的優勢與困境,像是寮國1992年按購買力計算的人均所得(PPP)近1,100美元,同期雲南廣西都不到900元;但20多年後,廣西已達9,000多美元、雲南有7,000多美元——但寮國的發展腳步卻仍有遲滯,成長後只達5,000多美元。

寮國的情形,亦發生在柬埔寨和越南。但從貿易進出口可以看出,寮國、柬埔寨都是進口大於出口,尚未邁入工業化階段,而越南正慢慢實現進口替代政策。

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的計畫,並未即刻解決寮國經濟成長遲緩的困境。圖為在街頭販售...
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的計畫,並未即刻解決寮國經濟成長遲緩的困境。圖為在街頭販售中國製文具的寮國小童。 圖/美聯社

不過,在服務業上,寮國確實得利不少,20多年來從千萬美元的赤字,到兩億多美元的黑字。但主要貢獻不是來自於運輸,而是收入佔了整體九成左右的觀光產業。透過亞開行挹注所築成的東西經濟走廊(EWEC),寮國政府力圖發展陸聯網,雖對於運輸的幫助較有限,對於觀光卻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根據2015年的統計,有近九成的觀光客是自陸路進出寮國,如近三成越南觀光從寮國Savannakhet省的Dane Savanh進入、三成泰國觀光客則是從另一側的Mittha phab 第二大橋進入,這些均是東西經濟走廊的口岸。

寮國的運輸雖有逐步成長,但受限於市場規模、路線使用以及景氣影響,近年來有停滯的趨勢。在GMS第五次峰會中,各國擬定新的四年發展,從2014到2018年,準備300億美元的投資與技術指導計畫。在這麼龐大的計畫內,運輸建設乃是重中之重,總數93個子計畫裡即佔了52個,金額更佔九成左右。而寮國則佔了投資子計畫的四成,包括道路、河港、與中國的鐵路、與泰緬等國的橋梁修築等,可說寮國是本計畫的主角並不為過。

此外尚有貫穿中寮泰三國的南北經濟走廊(NSEC),如已通車的昆明-曼谷公路,其中寮國的Boten到Houayxay公路段、Houayxay到泰國Chiang Khong的大橋,即由ADB、中國、泰國共同援助修建。如此不難看出ADB對寮國分配的重心,再加上日本龐大的無償援助(ODA),這就代表著日本(以及美日同盟)仍在寮國深耕。

透過亞開行的資助與龐大的無償援助,日本在寮國的佈局與深耕中南半島的意圖不言而喻。...
透過亞開行的資助與龐大的無償援助,日本在寮國的佈局與深耕中南半島的意圖不言而喻。圖為2013年訪日的前寮國總理塔馬馮(左)與首相安倍晉三。 圖/美聯社

▌開發陸聯網:觀光、基礎建設大躍進

另一方面,無論是基於傳統勢力範圍、輸出過剩產能,或是箝制東協共識,寮國都是中國不可或缺的戰略小夥伴。同時的中國如今亦企圖挾其龐大的國家力量,逐步將東南亞整合進入中國經濟圈。

其中最明顯的行為,是中國從今年開始倡議並召開首次的「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峰會」。這是在GMS之外另起爐灶,利用甫成立不久的亞投行(AIIB),對GMS的五國設立百億美元的融資,正式展開與亞開行的區域抗衡。

同時,延宕已久的中寮鐵路在中國總理李克強的催促下,似有於今年復工的可能。先前傳聞由於寮國財政困難,而中國貸款利率又過高,雙方遲遲未達建設共識,因此中寮鐵路僅完成了動土儀式就停滯不前。

但中寮鐵路乃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環節,且是跨國鐵路首例,若連寮國都無法順利完成,整個泛亞鐵路網的連結更是痴人說夢。不難想見,嗣後中國將對寮國施加更大壓力,以加速完工。這是否會構成寮共的反作用力,值得關注,畢竟東協各國都有議價的前例,如泰國、印尼都曾在日中鐵路大戰裡爭取本國最大的利益。

在湄公河金三角區域巡弋的中國貨船。無論是基於傳統勢力範圍、輸出過剩產能,或是箝制...
在湄公河金三角區域巡弋的中國貨船。無論是基於傳統勢力範圍、輸出過剩產能,或是箝制東協共識,寮國都是中國不可或缺的戰略小夥伴。 圖/路透社

總之,寮國正在與主要敵人——貧窮;以及次要敵人——侵害主權者,作永不停息的鬥爭。為了國家發展,寮共可以讓渡部份主權,結合外國勢力消滅貧窮。但這種讓渡有其界限,大國若是過於進逼,可能會適得其反。美國在決定重新接觸寮國時已有認知,故而在援助寮國時就提出所謂的「聰明基建」(smart infrastructure),亦即選擇從環境人文等面向著手。

像是希拉蕊就曾以「工程將嚴重影響湄公河下游國家」為由,勸阻寮國停止Xayaburi水壩工程;繼任的凱瑞,也提出協助寮國清理既有水壩的淤泥以提升發電效率,並採用一些生態工法使得魚群洄流繁衍,促進當地漁民生計。這些都是為了促進湄公河的永續發展,在當下固然不如高鐵顯著,卻對寮國有著不可磨滅的影響,也會讓寮國人民真正感懷於心。

畢竟放眼未來,誰能幫助寮國脫離貧窮,又能兼顧寮國的生態環境,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畢竟放眼未來,誰能幫助寮國脫離貧窮,又能兼顧寮國的生態環境,誰才是真正的贏家。圖...
畢竟放眼未來,誰能幫助寮國脫離貧窮,又能兼顧寮國的生態環境,誰才是真正的贏家。圖為在寮國街頭喝椰子汁的歐巴馬。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若烏軍持續收復領土、甚至奪回克里米亞,普丁政權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挫敗,核戰的考驗那...

普丁發射核武的時機?俄國「毀滅邊緣」心理戰

2022/11/08
太平洋島國是各個大國可否佔據海軍主導地位的關鍵。但對於美中大國而言,他們主要專注...

走在美中博弈鋼索上:太平洋島國「氣候生存戰」怎麼打?

2022/10/25
左起:在耶路撒冷摘除頭巾並剪髮聲援伊朗示威的女性、德黑蘭清真寺前戴頭巾的伊朗女性...

選擇戴頭巾的自由?伊朗與法國兩種極端的「頭巾政治學」

2022/10/07
普丁祭出「反制裁」後,歐洲各國可能將面臨內部分裂,讓普丁政權有了談判籌碼。 圖/...

西方制裁能有多痛?普丁「能源武器化」的喘息籌碼

2022/09/20
儘管俄國因為入侵烏克蘭而受到西方制裁,但在科學界有「太空歸太空」的呼聲,加上IS...

想告別卻離不開?俄國無法落實的國際太空站分手宣言

2022/08/25
一名坐在成堆小麥旁的印度男子。 圖/路透社

印度禁止小麥出口:莫迪的「天下糧倉」之計怎圖利?

2022/06/21

最新文章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左為烏克蘭一處靶場內,放置普丁肖像當靶;右為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9月被炸,導致天然...

北溪管道炸毀之謎:追蹤俄國金雞母與歐洲「能源算計」

2022/11/30
左上: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左下:貴州死亡大巴;中:烏魯木齊大火;右上:呼和浩特焊...

點燃白紙的「共感之痛」:中國清零封控一年的防疫亂象事件簿

2022/11/29
一名不願具名的抗爭者告訴《轉角國際》,在這之前不少人對中國還抱有很大的幻想,但疫...

專訪北京亮馬橋的白紙抗爭者:壓抑多年的表達衝動,終於得到了釋放

2022/11/29
公正黨主席、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1月24日獲得任命、接任...

馬來西亞大選落幕:安華出任首相...最激烈選戰的前線觀察記

2022/11/24
馬來西亞選舉即將在11月19日舉行,如今部分選區已經開始發生水患。今屆在水患憂慮...

水患憂慮下的投票:2022馬來西亞全國大選...要選什麼?

2022/11/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