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俄軍海上封鎖:拜登為何再三要美國公民「馬上逃離烏克蘭」?

2022/02/11 轉角24小時

9日穿越土耳其博斯普魯斯海峽,進入黑海的6艘俄軍登陸艦之一。 圖/路透社
9日穿越土耳其博斯普魯斯海峽,進入黑海的6艘俄軍登陸艦之一。 圖/路透社

【2021. 2. 11 烏克蘭/美國/俄國】

俄軍海上封鎖:拜登為何再三要美國公民「馬上逃離烏克蘭」?

「烏克蘭政府就已經很火大了,拜登卻更公開地喊話、要所有在烏的美國公民『現在、立刻、馬上走』?」因法國總統的穿梭外交,短暫出現緩和空間的烏克蘭危機,10日晚間再度出現急轉直下軍事緊張。俄國表示,為了配合俄國海軍的全軍演習,從現在開始至2月19日,俄國艦隊將在克里米亞半島沿海進行海上管制。但俄軍所劃出的「限制範圍」,卻幾乎封鎖烏克蘭沿海全線,不僅黑海出入接近中斷,克赤海峽與亞速海更等於完全斷航。

面對俄國的海上封鎖,此前不斷聲稱「俄國總攻機率很低」的烏克蘭政府,也憤怒地向莫斯科發出了譴責與正式的外交抗議。誰知更緊張的表態卻來自華府——因為美國總統拜登10日接受《NBC新聞》專訪時,再次發言要求「所有旅烏的美國公民應該『現在』離開烏克蘭」,甚至坦承:就算俄國真的開戰,美軍也極不可能如同喀布爾危機一樣空降烏克蘭撤僑,「如果美俄正面開幹...那必將是『世界大戰』。」

  

▌前情提要:〈烏克蘭危機的恐懼大師:普丁是否「陰了」馬克宏?〉

 圖/美國國防部
圖/美國國防部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烏克蘭國防部表示,集結於克里米亞半島的俄國海空軍,目前以在亞速海、克赤海峽、以及黑海北岸...等「烏克蘭沿海地區」,以海軍演習的名義下達了極大範圍的「封鎖區」(參見下圖)——

在此狀態下,烏克蘭的海上船隻無論軍民,都『完全無法進入』克赤海峽與亞速海,就連黑海國際水域的商務航行,也都窒礙難行、接近全面封鎖。

烏克蘭外交部表示,俄軍封鎖的國際水域,已對自由航行與非軍事航船造成極大的威脅——特別烏克蘭南方沿海幾遭封鎖、經濟船團無法正常出航,於實際上已不是單純的海上封鎖,更涉及針對烏克蘭的間接「海上禁運」。

因此基輔當局已正式向莫斯科發函抗議,要求俄方馬上結束這種拐彎抹腳的「海上封鎖」。但對此,俄國國防部則強調:俄國海軍目前正在克里米亞半島四方海域進行大艦隊操演,演習的各種登陸作戰、火砲試射、飛彈演習...等,本來就該封鎖演訓海域以策安全。

雖然在2014年克里米亞半島失守後,烏克蘭海軍的部隊規模、殘存戰力,早已不具備突破俄國海上禁運的能力。但烏南沿海被封鎖一事,卻仍對基輔方面造成極大壓力——

因為烏克蘭的海上貿易受阻,恐讓因戰爭危機而不斷外逃的經濟資本更現危局;更何況在俄軍此前「攻烏兵推」中,由烏南沿海發動海上飛彈空襲,甚至直接登陸、直取港都敖德薩的「直插背後軟肋」(詳見),都是俄軍最要命的奇襲選項之一。

圖為俄軍在2021春季烏克蘭危機時,在克里米亞半島的大規模登陸作戰演習。 圖/美...
圖為俄軍在2021春季烏克蘭危機時,在克里米亞半島的大規模登陸作戰演習。 圖/美聯社

在俄國海軍大舉行動的同時,對於當前局勢一直不敢調以輕心、但在外交談判的國際棋局卻沒有下一步「對俄接觸」時間表的美國政府,也持續朝波蘭、羅馬尼亞與波羅的海三國...等「東部前線」增派軍隊與戰機。誰知讓各方為之詫異與震驚的是,在美軍持續「小規模動員」之際,美國總統拜登10日晚間卻在《NBC》的電視專訪中,再度對烏克蘭危機喊出了「美國公民快逃」的總統級爭議。

「旅烏的美國公民應該馬上離開烏克蘭!」拜登在專訪中明確的表示:「這不像與恐怖組織對抗——我們面對的可是世界上最龐大的正規軍隊——眼前的狀況(註:應是與喀布爾淪陷相比)完全不一樣...一個不小心,局勢很可能在一瞬間失控瘋狂。」

聽見拜登的嚴肅警告後,《NBC》主播也趁勢提問:但若狀況真的陷入絕對危機,美國有沒有計畫發兵進入烏克蘭協助僑民撤退呢?對此,拜登斬釘截鐵的回答:「目前沒有這個這打算。」並意有所指的強調當前的局勢是一觸即發,

「如果美俄正面開幹...那必將是『世界大戰』。」

在同一時間,美國國務院也再度針對烏克蘭重申了「撤僑指示」,呼籲所有仍滯留在烏克蘭境內的美國公民、綠卡持有者,都應該盡速以一般交通方式離開烏克蘭。但美國總統再次表達「撤僑烏克蘭」的發言,在國際社會、特別是外交戰略圈裡得到了相當大的關注——

因為在美國前一次的撤僑指示後,以澤倫斯基總統為首的烏克蘭政府,就已或明或暗地表達對「美國人高調逃跑」的極度不滿,但顯然拜登並不認可澤倫斯基政府的情報抗辯與經濟顧慮,對於當前烏克蘭危機的樂觀評估。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圖/美國國防部
圖/美國國防部

拜登的「撤僑不救」警告,在美國政壇語境中有著兩個不同的解讀。像是國務院說明就務實地指出:當前的烏克蘭局勢,還能允許一般平民「正常移動」,美國公民或護照持有者仍能自由穿越西部邊境、或直接從各個機場搭民航班機離開,於在地實務與眼前狀況裡,並不需要美國政府出手相救。所以在通知講白、警告說盡之後,仍堅持不走的旅外公民就必須承擔自己的選擇後果——此舉,放在「喀布爾大撤退」還記憶猶新的現在,也被視為美國政府預先通報民眾的例行公事與責任防火牆。

但在另一方面,拜登發言的10日當下,正是當前烏克蘭危機的「緊張最高峰」,因為俄軍與白俄羅斯軍的「同盟決心」軍演,與俄國陸海空軍在西區的兵力動員,也將從2月10日開始至20日為止,啟動連續10天的「實兵作戰操演」。假若烏俄邊境在此際擦槍走火,俄國大軍很可能在48~72小時內包圍烏克蘭的首都基輔,整體氣氛亦是這場危機近3個月來的最緊繃時刻。

美國政府表示,拜登總統之所以不斷強調「美國平民趕快逃離高風險區」,出發立意都是為了民眾安危的務實著想。因為在最壞的估算狀況下,烏俄若是爆發衝突,就算不是正面開戰,隨之而來的網路癱瘓、交通封鎖,惡意煽動的仇外暴亂、失控犯罪、甚至是恐怖襲擊,都可能對美國公民造成不可挽回的生死風險。

可就各國駐烏克蘭的外媒記者回報,以及惱怒光火的澤倫斯基政府來看:就算俄國大軍在邊境動員,

但烏克蘭社會的一切機能卻是「穩定如常」,並沒有出現明顯的社會恐慌、犯罪不安與仇恨動盪...就算烏克蘭政府對於俄軍封鎖南方海路極為憤怒不滿,但這並不直接預告「俄軍真的即將開戰」。

除此之外,拜登與國務院雖然「嘴上說不可能派兵撤僑」,但在喀布爾灰頭土臉的美軍高層其實早以奉旨待命。除了近日低調增派至基輔美國大使館的美軍陸戰隊早已開始安排「最終撤離方案」,甫登陸波蘭的82空降師也在研擬快速反應路線,要設計集結與接應點,在最壞時刻協助美國使館與來得及即時進入使館的美國公民,從西部的陸上邊境撤退。

一個星期前,在亞得里亞海待命的美國航空母艦杜魯門號戰鬥群。 圖/路透社
一個星期前,在亞得里亞海待命的美國航空母艦杜魯門號戰鬥群。 圖/路透社

但在克赤海峽封鎖開始與拜登「撤僑喊話」的同時,澤倫斯基政府此前期待的「國際外交調停路線」,卻於24小時內墜入死胡同的危機原點——這一方面是英俄外長峰會「接進撕破臉」的外交尷尬;二方面則是萬眾矚目的「諾曼第機制四國會談:柏林次回合」,周四深夜的馬拉松談判也破局而返。

首先是極為尷尬的英俄外長高峰會,英國外相特拉斯(Liz Truss)周四的莫斯科緊急訪問,與俄國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鬧得不歡而散。雙方面對烏克蘭問題不僅雞同鴨講,會後拉夫羅夫更公開嘲諷英國外相:

「根本毫無外交準備...雙方的互動,俄國就像是在對聾子說話,完全就是浪費時間!」

事實上,俄國外交部在開會的同時,也主動把兩名外長的閉門對話內容,故意放給媒體《俄國商報》(Kommersant),並以此凸顯特拉斯的「無知外行」與英國方面的「登門鬧事」——報導表示:英方在會議上,曾多次針對俄軍在烏克蘭邊境的大軍壓境,提出警告與不滿。但拉夫羅夫則四兩撥千斤地強調,俄軍在俄國國土上的例行操演一切合情合理,當前的危機氣氛只是西方各國自己歇斯底里的「恐俄症」發作。

在此,拉夫羅夫故意反問嗆聲:「難道英國不認為羅斯托夫(俄西邊境雅羅斯拉夫爾州的交通要衝)與沃羅聶日(俄西,頓河沿岸的沃羅聶日州首府)是俄國的主權領域嗎?」

羅斯托夫與沃羅聶日兩城,也是目前俄國14萬大軍集結於烏克蘭邊境的「軍演基地」,因此拉夫羅夫的原意,本欲強調的是「俄軍在自己家裡活動,沒必要在乎西方世界的指手畫腳」——誰知理解不能的特拉斯突然「地理知識短路」,沒意識到拉夫羅夫講的兩城是俄國本土而非烏東佔領區,竟直接回嗆拉夫羅夫:

「英國絕對不會承認俄國在這兩個地區的主權!」

一時間,拉夫羅夫也被特拉斯的理直氣壯給嗆傻了眼,現場氣氛其為尷尬而難看,逼使英國駐俄羅斯大使布隆納(Deborah Bronnert),硬著頭皮出來解釋打圓場。

不歡而散的特拉斯與拉夫羅夫。 圖/美聯社
不歡而散的特拉斯與拉夫羅夫。 圖/美聯社

 圖/俄國國防部
圖/俄國國防部

特拉斯的「地理出包」雖然給俄國一個宣傳「西方敵意」、「英美無知」的羞辱良機。但就實際內容來看,特拉斯的失態其實只是無關大局的緊張插曲,因為在會談中無論是英國還是俄國都無意就外交斡旋提出任何讓步,俄國寧可向法國、德國...等歐盟代表國示出善意,也不相信緊隨美國戰略腳步、且目前曾因封城狂歡派對而遭遇下台內亂危機的英國強生政府。

但更糟的是,以法國-德國為主推動的歐陸穿梭外交,10日也在柏林舉行的「諾曼第機制四國密談」中,遭遇了重大挫折——與一個星期前巴黎回合的「有對話就是樂觀互信」的氣氛迥然不同,在柏林長達10個小時的激烈談判之後,俄國、烏克蘭、德國、法國的四方代表不僅毫無協商突破,代表克林姆林宮出場的「普丁KGB老友親信」、俄國副總理科札克(Dmitry Kozak),也在談判尾聲拂袖離場,在談判的第9小時自行率團返回莫斯科。

科札克離去前表示:柏林回合的四國互動,基本上「毫無建樹、零進展」。就算72小時前,法國總統馬克宏在莫斯科-基輔-柏林的穿梭斡旋,看似帶來了和平談判的好氣氛。但回到諾曼第機制的談判桌上,俄國與烏克蘭仍就《明斯克協議》的解釋角度與實際內容——特別是針對烏克蘭東部分離主義者的憲法特權、自治政府承認與全面特赦——存在著極大而不可協調的分歧。

德國《明鏡周刊》分析認為:當前的烏克蘭局勢,已進入「最高風險階段」,從現在開始到2月20日為中心,任何誤算都有可能導致歐洲大陸的失控局面。但2月20日之所以重要且具有關鍵意義,主要原因是「這一天是俄國西部軍演的預定結束日」,同時也是歐美各國在「2022慕尼黑安全會議」的落幕日——假若俄軍在2月20日之前動手,烏克蘭戰爭將一發不可收拾;但如果俄軍在2月20日還不撤退?整起危機則將進入同樣糟糕難測的局面。

在外交談判與戰略布局陷入混沌之際,俄國的軍事宣傳機器10日也在社群網路上流出了一支喚醒烏克蘭不安記憶的目擊影片——大批隸屬於「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特種作戰部隊」(SSO)的武裝戰士,正在冰天雪地中罕見地開著「民兵戰車」Toyota的Hilux皮卡,朝白俄羅斯與烏東邊境前進。

SSO的高調出現之所以引發各方關注,是因為在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中,以少量兵力攻下克島政府中樞的「小綠人」,即被認為是SSO偽裝成親俄烏克蘭民兵的「斬首滲透部隊」。但這會是俄國武嚇外交的疑兵之計?還是如美國此前警告的「偽旗行動」?戰爭迷霧下的烏克蘭戰雲,仍令人毛骨悚然。

烏東邊境的烏克蘭部隊。 圖/美聯社
烏東邊境的烏克蘭部隊。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Biden on Ukraine situation: 'Things could go crazy quickly'

作者文章

圖為在土耳其抗議阿米尼之死的民眾。 圖/法新社

誰殺了阿米尼?一名伊朗女性之死掀起「道德警察」之戰

2022/09/21
英國女王御用風笛手保羅.伯恩斯(Pipe Major Paul Burns)於女...

Sleep, Dearie…英國女王國葬,最後送別的風笛手

2022/09/20
發生車禍的貴陽大巴出發前的照片,出現了車輛正前方拍到司機穿著防護衣駕駛的景象。 ...

凌晨坐上開往隔離的大巴:中國貴州「抗疫轉運」27死翻車事件

2022/09/19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2022/09/16
剛孵出的古巴鱷。 圖/路透社 

絕種邊緣「古巴鱷」:對抗暖化與饕客威脅的復育之戰

2022/09/15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已證實...

用安樂死斷了氣:法國高達逝世...新浪潮名導的生命最終選擇

2022/09/14

最新文章

圖為在土耳其抗議阿米尼之死的民眾。 圖/法新社

誰殺了阿米尼?一名伊朗女性之死掀起「道德警察」之戰

2022/09/21
英國女王御用風笛手保羅.伯恩斯(Pipe Major Paul Burns)於女...

Sleep, Dearie…英國女王國葬,最後送別的風笛手

2022/09/20
發生車禍的貴陽大巴出發前的照片,出現了車輛正前方拍到司機穿著防護衣駕駛的景象。 ...

凌晨坐上開往隔離的大巴:中國貴州「抗疫轉運」27死翻車事件

2022/09/19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2022/09/16
剛孵出的古巴鱷。 圖/路透社 

絕種邊緣「古巴鱷」:對抗暖化與饕客威脅的復育之戰

2022/09/15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已證實...

用安樂死斷了氣:法國高達逝世...新浪潮名導的生命最終選擇

2022/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