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撤不完的美國人...誰來救?美軍準備推遲「阿富汗最後撤軍日」

2021/08/19 轉角24小時

18日,美國白宮與五角大廈放出消息:除非「所有美國公民」都能平安離境,否則接管喀...
18日,美國白宮與五角大廈放出消息:除非「所有美國公民」都能平安離境,否則接管喀布爾機場的美國大軍絕不會自行離開阿富汗,「...哪怕將推遲美國承諾的『8月31日總撤軍日』。」圖為從喀布爾撤到荷蘭阿姆斯特丹的c-17。 圖/歐新社

【2021. 8. 19 阿富汗美國

撤不完的美國人...誰來救?美軍準備推遲「阿富汗最後撤軍日」

「美軍的大撤退戰術安排...錯了嗎?」塔利班攻陷阿富汗後的混亂局勢,引爆了美國與西方盟邦的緊急大撤退,但各種戰術指示混亂、救命排他、大量難民與在地盟友遭棄,以及撤退效率嚴重落後...等等問題,卻讓美國總統拜登本人的國際聲望墜至低谷。18日,拜登總統與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利上將(Mike Milley),終於各自就「阿富汗崩潰問題」接受記者公開訪問——白宮與五角大廈也不約而同放出消息:除非「所有美國公民」都能平安離境,否則接管喀布爾機場的美國大軍絕不會自行離開阿富汗,「...哪怕將推遲美國承諾的『8月31日總撤軍日』。」

然而麥利上將與拜登的救援承諾中,關於「Leave No One Behind」(沒有人會被獨自拋下)的擔保,目前僅適用「美國公民」。能救走多少阿富汗朋友?平民婦孺的疏散優先序為何?美國向塔利班要求的「安全撤離通道」含不含阿富汗本籍公民或綠卡持有者?種種提問,麥利與拜登都拒絕表態。雖然目前絕大多數被美軍撤離的,多是阿富汗籍的基層夥伴。但就現階段而言,美軍只會為了解救美國公民而主動出動、並為此延展留下。

事實上,阿富汗撤退行動的大混亂局面,也讓美國朝野與軍系輿論倍感衝擊。因此在麥利上將與拜登硬著頭皮面對記者的同時,各方意見也都提出了不少的問題可能性與方案——像是阿富汗的大撤退失態,很可能剛好打中了美軍在地指揮鍊的「解編空窗期」。甚至有記者直接質問麥利上將:「是否曾考慮緊急反攻1個半月前才被美軍棄守的『巴格蘭空軍基地』?」

▌前情提要:〈喀布爾機場的逃難政治:阿富汗內戰重啟「反塔利班盟軍」再集結〉

然而麥利上將與拜登的救援承諾中,關於「Leave No One Behind」(...
然而麥利上將與拜登的救援承諾中,關於「Leave No One Behind」(沒有人會被獨自拋下)的擔保,目前僅適用「美國公民」。能救走多少阿富汗朋友?平民婦孺的疏散優先序為何?美國向塔利班要求的「安全撤離通道」含不含阿富汗本籍公民或綠卡持有者?種種提問,麥利與拜登都拒絕表態。圖為美軍在機場的防守線。 圖/美聯社

五角大廈表示:在向喀布爾國際機場(KBL)加倍增兵,並緊急加派20架C-17「全球霸王」運輸機前往中東支援阿富汗後,KBL機場「軍用」端口的疏散能量,周三已能達到單日2,200人以上——短短24小時內,疏運能量已增加一倍——預計未來幾天內有望達成單日5,000~9,000人的撤退目標。

然而在是日撤離的2,200人中,美國公民只佔300餘人,絕大多數登上軍機者都是持有「特殊移民簽證」(SIV,救援發給為美軍或美國政府工作,並可能因此遭到迫害肅清的在地夥伴)的阿富汗人 ——但這樣的比例情況,卻點出了兩大不安因素:

(1)美國籍公民的撤離速度比想像中的更慢;

(2)塔利班的武裝部隊,已從18日起封鎖了喀布爾機場南側,並對「民用」機場端口,發動暴力搜查。

根據美國軍方的數據說法:截至8月19日清晨為止,阿富汗境內仍有1萬人上下的美國公民。但這些民間人士遍及各地、不全都在喀布爾都會區,儘管美軍方面已經用盡一切聯絡管道,指示各地公民如何前往約定集結點,但在阿富汗美軍目前也只剩下緊急佔領的喀布爾國際機場能使用,在地的直升機疏運能量、安全性與接口方式,在數千人四散待撤的數字前,仍都有極高困難性。

然而在是日撤離的2,200人中,美國公民只佔300餘人,絕大多數登上軍機者都是持...
然而在是日撤離的2,200人中,美國公民只佔300餘人,絕大多數登上軍機者都是持有「特殊移民簽證」(SIV,救援發給為美軍或美國政府工作,並可能因此遭到迫害肅清的在地夥伴)的阿富汗人。圖為機場南側空拍圖。 圖/美聯社

根據美國軍方說法:截至8月19日為止,阿富汗境內仍有1萬人上下的美國公民。但這些...
根據美國軍方說法:截至8月19日為止,阿富汗境內仍有1萬人上下的美國公民。但這些民間人士遍及各地、不全都在喀布爾都會區。 圖/美國國防部

那麼塔利班的「機場包圍網」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根據前線的目擊報導,塔利班的武裝部隊已從周二開始,封鎖了喀布爾市區北巷通往KBL國際機場的「機場公路」。周三起,塔利班更直接佔領了機場南端、民航線專用的航廈出入口,甚至對不斷前來的喀布爾逃難市民「開火鎮壓」。

與台北的松山機場一樣,緊鄰喀布爾市區的KBL國際機場也是「軍民兩用」,其南側是民航商用,北側則是軍事基地。雖然從8月14日開始——也就是喀布爾開城向塔利班投降的前一夜,美軍空降前來撤離美國使節館——因為阿富汗政府的崩潰與KBL機場內的暴走逃難潮,促使美軍全面接管了KBL的塔台指揮與起降全責。但為避免觸怒塔利班,美軍的地面防線仍以機場為界,因此當塔利班控制了南側民航出入口後,另一個從地面進機場的安全途徑,就得繞行整座機場,來到軍用的北面,才有機會登機。

然而喀布爾機場的軍用側,是美軍專門用於撤走盟軍任務對象的行動據點,為了任務安全與秩序根本不可能放行這些繞道敲門的絕望阿富汗人。因此,在18日的機場畫面中,這才會不斷傳來令人心碎的殘酷片段——像是阿富汗母親含淚把嬰兒丟向英軍看守的蛇籠鐵絲網,以求至少能讓寶寶安全逃離;又或者哭號的阿富汗少女,在阻攔鐵閘前向美軍哭喊:「拜託救我們一命!塔利班要來了!拜託救我,不要讓我們被塔利班斬首!」

事實上,美國國務院與五角大廈目前仍在與塔利班「直接交涉」,除了警告塔利班不要影響機場撤離行動外,也要求塔利班必須「確保一條通往喀布爾機場的『安全通道』」,不要干涉民眾的自由離境——但塔利班雖然給了美方口頭擔保,實際上的行為卻又是兩回事。

美國目前仍在與塔利班「直接交涉」,除了警告不要影響機場撤離外,也要求塔利班必須「...
美國目前仍在與塔利班「直接交涉」,除了警告不要影響機場撤離外,也要求塔利班必須「確保一條通往喀布爾機場的安全通道」,不要干涉民眾離境——塔利班雖然給了美方口頭擔保,實際上的行為卻又是兩回事。圖為在喀布爾機場處理疏散的美軍人員。 圖/法新社

根據《法新社》、《路透社》、《華爾街日報》與《半島電視台》取得的交叉目擊證詞,塔利班在KBL周邊的武裝部隊明顯增多,他們會嚴格地盤查、搜索、恐嚇騷擾,甚至武力驅散從喀布爾城裡來的逃難人潮。因此許多證詞也目擊表示:

「塔利班真的到處在查捕那些有美國特殊簽證,或與美國合作的庇護申請者...這就是在威脅那些沒有美國護照,但卻曾幫美國工作的阿富汗人:『我們在這裡等你,有種就來機場賭賭看。』」

類似的說法也被《華爾街日報》的特派員所記錄:在塔利班的解讀中,他們會按照與美國默契約定,不多為難那些「持美國護照的人」,但要如何處置其他逃往機場的阿富汗人?這批人的生死,美國則無權多嘴。

由於目前西方各國在喀布爾的大使館都已大多關閉、或臨時撤離到KBL機場緊急開設,各種緊急人道簽證的申請與核可登機,也都得親自闖一趟機場前線才行。於是,塔利班的故意出現與暴力鎮壓,不僅嚴重的干擾了通往機場的陸路安全性,也直接影響了「阿富汗救援簽證」的核發與往西方撤離。

正也因為前線結構的發展混亂,18日在各別的記者採訪現場裡,美國總統拜登、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利上將、美國國務院、五角大廈....所有的權責單位都明確強調:美國一定會救回每一個「美國人」,但不能保證會救走美國忠誠的「阿富汗朋友」。

因為前線結構的發展混亂,18日美國總統拜登、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美軍參謀長聯席會...
因為前線結構的發展混亂,18日美國總統拜登、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利上將...所有單位都明確強調:美國會救回每個「美國人」,但不能保證會救走美國忠誠的「阿富汗朋友」。 圖/法新社

「如果還有美國公民困在阿富汗,我們就會一直待在那裡,直到帶著所有人脫困回家為止!」

在面對《ABC》的專訪時,拜登總統明確地表示:美國仍在持續修正撤軍政策,目前的最高優先就是「撤離所有美國公民」,假若救援行動無法在8月31日的預定總撤兵日前達成,「美軍也不會調頭離去...而會留在現場把所有人都救出為止。」

如果撤不完美國公民,美軍就不離開阿富汗,就算推遲了原本的831「總撤軍大限」,美國也在所不惜——以上是拜登在記者會上的強硬表態,但其實記者發問完整問題,還包括了那些一樣來不及撤走的數萬名「阿富汗籍美軍翻譯」,對此拜登的說法其實是:

「如果我們撤不走所有人,到時我們就得決定誰會被留下...但如果被留下的是美國公民,美軍就會繼續待在阿富汗,直到所有美國人都脫困為止。」

同樣的回應,也來自於麥利上將與國防部長奧斯汀。就字面發言的觀感來看,美國政府對待阿富汗合作者的態度雖顯無情;但就政治與外交角度來看,這其實只是誠實反應了美國對塔利班的投鼠忌器——畢竟各地美國公民的安全與撤退,必須看塔利班的態度臉色,在這種相互試探底線的危險接觸中,阿富汗本國籍夥伴的救援,也成為難作更難說的兩難秘密。

「如果我們撤不走所有人,到時我們就得決定誰會被留下...但如果被留下的是美國公民...
「如果我們撤不走所有人,到時我們就得決定誰會被留下...但如果被留下的是美國公民,美軍就會繼續待在阿富汗,直到所有美國人都脫困為止。」圖為一名阿富汗兒童睡在美國空軍C-17 貨艙地板上。 圖/法新社

多名曾服役於阿富汗戰爭的美軍退將與外交幕僚向《華盛頓郵報》表示:美國目前所遭遇的進退維谷,其實是累積許久、但正好打到痛點的最壞時機。報導分析的基本失算,就美軍自己的內部指揮問題而言,主要分為兩大官僚文化錯誤:

(1)美軍在阿富汗作佔指揮部的解編時間(7月12日),與阿富汗軍隊的總崩時間(8月6日)太過接近,導致無法即時統整一套在地應變機制;

(2)美軍過早地放棄了「巴格蘭空軍基地」,主導撤收建議的參謀主席麥利上將,與直轄接管阿富汗戰區的美軍中央司令部指揮官麥肯錫上將(Kenneth McKenzie),恐是最大的錯算戰略者。

不少退將私下認為,拜登在5月份下令「秋季總撤軍」前,阿富汗美軍早已在川普的撤退命令剩下2,500兵力。這樣的數字本來就已經是最低的斷後門檻,但白宮撤軍的決定事先沒有知會北約盟軍,造成的歐洲牢騷怨言與各國撤收的順序協調,都讓接下來兩個月的行動拖泥帶水。

等到眾人走得差不多後,美軍也趁勢在7月中旬解編了北約駐守在阿富汗的軍事指揮部「堅定支持特派團」(Resolute Support Mission),並召回常駐阿富汗的美軍上將米勒(Austin Miller),把駐阿美軍的指揮權與阿富汗協調責任,交給了常駐波斯灣巴林的美軍中央司令部指揮官麥肯錫上將。

當米勒上將與阿富汗指揮部的離去,卻讓美軍與阿富汗軍方之間出現了「銜接真空」,中央司令部無法有效消化阿富汗的指揮需求,短短兩星期內也就對塔利班的猛攻進擊與大撤退的緊急命令,變得極為被動。

不少退將私下認為,拜登在5月份下令「秋季總撤軍」前,阿富汗美軍早已在川普的撤退命...
不少退將私下認為,拜登在5月份下令「秋季總撤軍」前,阿富汗美軍早已在川普的撤退命令剩下2,500兵力。這樣的數字本來就已經是最低的斷後門檻,但白宮撤軍的決定事先沒有知會北約盟軍,造成的歐洲牢騷怨言與各國撤收的順序協調,都讓接下來兩個月的行動拖泥帶水。 圖/美國國防部

除了指揮鍊與軍方管道的短期亂流之外,美軍7月初「摸黑開溜」突然不告而別,趁夜撤出喀布爾北方的巴格蘭空軍基地一案,在喀布爾機場人道崩潰之際,也成為各方批評、譴責、痛罵的「重大失誤」。

由於喀布爾機場的地型極難防守,四方極容易被突襲包圍,在戰術地理上也被認為是容易陷入「甕中捉鱉」的不利之地。再加上喀布爾KBL是軍民合用機場,但卻只有一條跑道能供航班起降,會造成軍民相爭、人機搶道的崩潰結果,也就難以避免。

但專為軍事用途所建立的巴格蘭空軍基地,不僅防守工事完整,離喀布爾市區也有40公里的距離,無論是緩衝難民人流、還是防止敵軍從都會區發動威脅攻勢,都相對地安全許多——更何況巴格蘭空軍基地裝備了「兩條起降跑道」,也能同步起降更多重型直升機,因此軍系內部也有許多聲因頗為懊悔:

「如果當初不要那麼早放棄巴格蘭,美國今日也不至於難堪至如此田地。」

「如果當初不要那麼早放棄巴格蘭,美國今日也不至於難堪至如此田地。」圖為喀布爾街頭...
「如果當初不要那麼早放棄巴格蘭,美國今日也不至於難堪至如此田地。」圖為喀布爾街頭的塔利班正在巡邏。 圖/美聯社

《華盛頓郵報》指出:巴格蘭基地的突襲式撤守決定,主要是由麥利上將與麥肯錫上將共同籌畫。儘管就現在的事後諸葛來看,放棄巴格蘭可能是美軍的重大錯誤,但就當下而言確有其政治現實的合理性:(1)在川普1月下令再撤軍後,巴格蘭只剩下600美軍駐守,防守兵力本就非常薄弱,很可能擋不住塔利班的敵意攻勢,恐造成更多負面尷尬;(2)白宮方面一直在催促軍方提出撤軍KPI的達成率報告,因此撤出巴格蘭後,美軍的戰爭撤離行動也接近結束(95%只剩大使館駐軍),這也讓麥利與麥肯錫「能和上頭交差」。

然而此一時彼一時,考慮到由阿富汗副總統薩利赫(Amrullah Saleh),正帶著「反塔利班聯盟軍」在巴格蘭一帶激戰掃蕩,18日記者會上也有美國記者詢問麥利上將:美軍是否考慮重新拿下巴格蘭空軍基地,以舒緩KBL的問題?

對此,麥利上將則表示:「這個問題很好!但我們目前不評論撤離行動以外的『支線任務』。」

《華盛頓郵報》指出:巴格蘭基地的突襲式撤守決定,主要是由麥利上將與麥肯錫上將共同...
《華盛頓郵報》指出:巴格蘭基地的突襲式撤守決定,主要是由麥利上將與麥肯錫上將共同籌畫。儘管就現在的事後諸葛來看,放棄巴格蘭可能是美軍的重大錯誤,但就當下而言確有其政治現實的合理性。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For the Afghans who make it through Taliban checkpoints, Kabul airport is a gateway to a new world

Afghanistan crisis: Biden says no American will be left behind

作者文章

圖為提格雷軍放出的戰果影片截圖,就顯示上萬政府軍已陸續「棄甲投降」。 圖/法新社

衣索比亞內戰決死總動員:諾貝爾和平獎與奧運金牌的「我現在要出征」

2021/11/26
圖/美聯社

非洲南方6國的紅色警戒:準「Nu變種病毒株」緊急突襲耶誕節

2021/11/26
圖/新華社

推動北京冬奧的權勢性侵者:彭帥案的「#張高麗在哪裡?」

2021/11/25
保加利亞23日凌晨2點發生一起死傷極為慘重的重大交通事故,一輛來自北馬其頓的旅行...

火燒巴士46死:保加利亞死亡公路「歐洲10年最慘車禍」為什麼?

2021/11/24
「從人類殺手,變成用來抵禦同類的『大象驅趕員』?」在南印度的喀拉拉邦,一頭成年印...

被感化的印度「殺人象」?人象戰爭矛盾的Murthy傳說

2021/11/23
「彭帥對著鏡頭微微笑...該怎麼相信彭帥真的平安?」先前人間蒸發的中國網球名將彭...

國際奧會護航中國官媒:「#彭帥在哪裡?」的冬奧輿論戰

2021/11/22

最新文章

圖為提格雷軍放出的戰果影片截圖,就顯示上萬政府軍已陸續「棄甲投降」。 圖/法新社

衣索比亞內戰決死總動員:諾貝爾和平獎與奧運金牌的「我現在要出征」

2021/11/26
圖/美聯社

非洲南方6國的紅色警戒:準「Nu變種病毒株」緊急突襲耶誕節

2021/11/26
圖/新華社

推動北京冬奧的權勢性侵者:彭帥案的「#張高麗在哪裡?」

2021/11/25
保加利亞23日凌晨2點發生一起死傷極為慘重的重大交通事故,一輛來自北馬其頓的旅行...

火燒巴士46死:保加利亞死亡公路「歐洲10年最慘車禍」為什麼?

2021/11/24
「從人類殺手,變成用來抵禦同類的『大象驅趕員』?」在南印度的喀拉拉邦,一頭成年印...

被感化的印度「殺人象」?人象戰爭矛盾的Murthy傳說

2021/11/23
圖/路透社

路怒狂殺5死48傷:威斯康辛「耶誕遊行撞人案」不解與證詞

2021/11/2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