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雲南大象亂走記:全中國護航見證的「象群遷徙大迷航」

2021/06/04 轉角24小時

雲南野象到底為何北遷?最終目的地又在哪裡?野象流浪之旅背後,還有著中國生態保護的...
雲南野象到底為何北遷?最終目的地又在哪裡?野象流浪之旅背後,還有著中國生態保護的省思難題。圖為2021年5月27日,象群沿著中國雲南峨山的一條道路行走。 圖/路透社

【2021. 6. 4 中國

雲南大象亂走記:全中國護航見證的「象群遷徙大迷航」

「流浪的大象,一路向北的終點在哪?」中國近期一群「雲南野象」跋涉數百公里的遷徙之旅,成為社會高度矚目的焦點。15頭亞洲象從雲南西雙版納出發,一路往北方前進,超過400多公里、歷時一年多終於進入到了昆明。大象「不明原因」的遷徙一度震驚當地政府和民眾,擔憂會否造成人象衝突。在政府與動物專家的密切追蹤之下,所幸避免了象群受傷以及破壞危險,過程中各種野象觀察、直播與人情趣味,反倒成了中國難得的人獸和平故事。但這群雲南野象到底為何北遷?最終目的地又在哪裡?野象流浪之旅背後,還有著中國生態保護的省思難題。

遷徙的野象群,是原本生活在雲南西雙版納「勐養保護區」的亞洲象。根據雲南政府的追蹤資料,野象群起初有16頭,在2020年3月時被發現離開了原本棲息區域,一路向北邊穿過普洱市倚象鎮、寧洱縣、並在同年12月走到了墨江縣,路程超過300公里。

野象群滯留墨江縣時生下了一頭象寶寶,接著象群又繼續遷徙,在今年4月進入玉溪市元江縣後,其中兩頭象折返回墨江——現今總共15頭象,在帶頭母象的領導下繼續移動,在5月16日進入紅河州石屏縣、又至峨山縣城附近活動,目前象群已在6月2日進入昆明市晉寧區雙河鄉,遷徙已歷時一年三個月、超過400公里。

圖為監測單位攝影記錄下的象群,目前象群已在6月2日進入昆明市晉寧區雙河鄉,遷徙已...
圖為監測單位攝影記錄下的象群,目前象群已在6月2日進入昆明市晉寧區雙河鄉,遷徙已歷時一年三個月、超過400公里。 圖/美聯社

圖為監測單位攝影記錄下的象群。牠們是原本生活在雲南西雙版納「勐養保護區」的亞洲象...
圖為監測單位攝影記錄下的象群。牠們是原本生活在雲南西雙版納「勐養保護區」的亞洲象。 圖/美聯社

亞洲象本來就有遷徙的習性,通常以母象領導、3至5頭大象組成家庭群來移動。若是長距離的遷徙,通常則會有多個家庭象群組成「家族群」一起行動,而遷徙的過程會有成員離去、或是新成員加入也都是常見現象。

「野象群連夜進入昆明!全面啟動佈防!」昆明市在6月3日發布緊急訊息,提醒民眾做好防範措施、避免逗引象群或是和野象接觸,以防人象衝突釀成傷害。目前官方也已經調動無人機、應急處置團隊、亞洲象專家等到場,以提前通報象群的遷徙路線,並作出相對應的處置方案。

在大象遷徙的過程中,地方政府啟動緊急的處置方案,主要目的也是為了確保人象都安全,包括提醒人民禁止戲弄,或者用鞭炮等方式惡意驅趕象群。同時因為象群覓食的關係,許多在遷徙路線上的居民們,也要避免將穀物和食物放置在外,並由專家團隊以「定點投食」的方式引導象群,讓牠們盡量與人群居住集落保持距離。

但人類和大象都是極具好奇心的生物——大象的遷徙旅途進入到村鎮中緩步遊蕩,一邊尋找路線一邊覓食,而儘管有設下引導的路障圍欄、也呼籲民眾不要現場圍觀,在一些地區仍可見居民好奇地在附近觀察大象。在這樣微妙的人象互動過程裡,不少民眾紛紛拍下象群遷徙的畫面;例如從各種網路社群流傳的野象群直擊畫面上可以看到,結伴的象群會包圍著小象,保護著牠前行,或是分享象群活動與趣事。

在微博上的關鍵字 「#雲南象群到底要去哪兒」,就有網友表示自己這幾天都在微博看「大象逛街」。當中也有村民拍到小象落單的畫面,「聽說是因為小象吃了200公斤的酒槽醉了才掉隊」,這頭小象後來花了一天的時間才跟上隊伍。而此次象群遷徙的時間,也適逢昆明即將舉行《生物多樣性公約》第15次締約方大會,網友也因此戲稱:「一路向北的象群可能是趕著去參加會議的!」

圖為監測單位攝影記錄下的象群。 圖/美聯社
圖為監測單位攝影記錄下的象群。 圖/美聯社

有人為了直播象群遷徙畫面,冒險闖入管控地區,還有人想出博取目光的直播怪招,直接拿...
有人為了直播象群遷徙畫面,冒險闖入管控地區,還有人想出博取目光的直播怪招,直接拿大象丟在地上、吃剩的鳳梨水果來「吃播」。

事實上,「象群逛街」不全然僅帶來「療癒」或「可愛」的效果,象群沿途中經過的村莊多半都受到嚴重影響與損失。亞洲象體積龐大且食量驚人,所以在移動過程中輕則會敲敲村民的大門,重則有時會撞壞村民的圍牆和棚架,直接破壞農作物。根據地方政府的初步統計,象群在4月中旬開始遷徙的短短的40天裡,就已經「肇事」412起,被損壞的農作物高達842畝,損失近680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900萬)。

除了財產損失之外,截至目前為止並沒有發生人員傷亡的事件。整個野象群的監測,是由省林草局、中國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以及地方政府組成的團隊負責,現場有象群監測員會指揮引導。

在象群活動的區域,原則上居民都需配合安全指示撤離,不過網路掀起的象群熱潮,進而也吸引想要跟風的網路直播主。其中就有人為了直播象群遷徙畫面,冒險闖入管控地區,還有人想出博取目光的直播怪招,直接拿大象丟在地上、吃剩的鳳梨水果來「吃播」(這些水果是監測員進行定點投食所剩)。此類現象在網路上引發爭議和撻伐、斥為「毫無底線」,讓雲南省玉溪市也不得不出面回應輿論訴求,將介入管控這些「直播歪風」。

「長距離北遷、無秩序的遊走,這是中國第一次出現這樣的現象...」

雲南大學亞洲象研究學者陳明勇如此驚嘆。為什麼這次西雙版納的野象群,會一路向北遷徙這麼長距離?原因眾說紛紜。事實上5到6月間是雲南旱季與雨季的交界,食物量稀少,象群暫時遷移尋找食物是很正常的行為,但是越往北,食物反而越少,也離人類居住地更接近,大象「迷途」有沒有其他原因導致,引起外界的研究猜測。

野象群為何離開原本的生活區域,專家推測原因,有可能是原先的保護區象群數量過多,導致新象群必須離開;北師大的生態學者何長歡就指出,近年保護區內亞洲象糞便的DNA檢測,發現近20年來野象數量不斷增加,很可能導致此一象群開始尋找新棲息地。其二是保護區雖然安全,但有可能正好遇上糧食短缺的季節,因此向外出走尋找更多食物的生活區域。只是矛盾之處,在於象群一路向北的行進,就「覓食」而言似乎並不是最佳路線。

陳明勇向《新京報》表示,一路向北掀起的原因說不定是「象群首領經驗不足,出現迷路狀況。」遷徙路線會由領頭母象(有些象群會也會有母象的姊妹一起)負責,但在國際其他區域的大象遷徙案例中,也有一些狀況是象群沒有機會把帶領經驗傳承給家庭群的成員,而出現這種象群欠缺經驗而迷路的情形。只是針對這次的雲南野象,需要對象群長時間的前期組成觀察才能得知,因此難以直接驗證就是北遷迷途的原因。

而數十年來人象爭地的無解困境,也是迫使大象出走的背景因素,近年西雙版納也開始有農民種植橡膠、茶葉等經濟作物,導致適合象生活的空間大幅減少,連帶可以取食的天然植物水果短缺,讓大象轉去食用人類的農作物。

圖為5月29日,雲南省峨山縣的一群消防隊員們準備無人機來觀測象群,附近居民已被疏...
圖為5月29日,雲南省峨山縣的一群消防隊員們準備無人機來觀測象群,附近居民已被疏散。 圖/美聯社

此為2016年10月,中國雲南省西雙版納,有野生亞洲象失足落入人造蓄水池中。救援...
此為2016年10月,中國雲南省西雙版納,有野生亞洲象失足落入人造蓄水池中。救援人員出動怪手試圖解救被困的大象。 圖/路透社

「既然是迷途,那麼應該將大象勸返嗎?」有些輿論疑惑,為什麼不考慮直接把大象送回西雙版納的保護區?任其四處移動不會造成風險嗎?這個想法同樣也有專家提出假設,認為如果要避免象群失控,或許較佳的做法就是直接把象群送回。

有人認為應該參考過去中國運送象隻、老虎等大型動物的作法,採取麻醉運送的方式將牠們送回棲地。不過考量到此象群高達15隻,過去沒有一口氣麻醉這麼多象隻的經驗,專家擔憂若群體麻醉,可能在過程中激怒或傷害象群造成反效果,不是最適當的做法。

但時間已經過一年多,野象群都一路走入到了昆明,如今要再談「勸返」似乎已無濟於事。儘管現在都還沒有傳出嚴重傷害事件,但象群的終點目的地到底在哪?何時才會停止遷徙?隨著路線越來越靠近人口密集區,這個疑問更加令人困惑。而如果棲息的保護區確實存在人象爭地、資源不足的問題,那麼難保不會在出現下一批遷徙象群——倘若事件重演,過程是否還能像這次一樣實現「人象和諧」?

過去在中國雲南地區發生的人象衝突,早已時有所聞。根據《新華社》曾經做過的在地調查,從2000年以來的數十年間,儘管大象不至於到隨處可見、滿街遊走,但人與象群徵地造成的生態問題,的確讓不少象群轉而到農田和村落覓食,造成經濟損失。依據西雙版納州林業和草原局的統計資料,2011年至2019年全州就發生野生亞洲象肇事事件多達4,600多起,人員傷亡50餘人、農作物受損面積12萬多畝。

近年來地方也開始善用科技工具,像是2016年猛海縣導入無人機做象群監測,一旦發現象群移動、往人類聚落前進時,就會透過App發布相關警戒,提醒民眾及早避開和準備防護。在這一次的雲南野象流浪記,之所以有全程數位護航,也是奠基於相關技術的應用。

圖為雲南西雙版納舉行「世界大象日」活動,工作人員牽引著大象遊行。 圖/新華社
圖為雲南西雙版納舉行「世界大象日」活動,工作人員牽引著大象遊行。 圖/新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中國「金錢豹出逃」:左手保育右手剝削的動物煉金術?

陷阱道德旅遊?泰國「大象庇護所」的照護觀光弊病

吃人類垃圾的大象:斯里蘭卡農村的「人象戰爭」悲歌

A herd of elephants has roamed 300 miles across China and is headed toward a city

Elephant herd travels hundreds of kilometers after escape from China nature reserve - CNN Video

作者文章

「躺平的大象,也會做中國夢嗎?」 圖/法新社

雲南野象繼續大亂走:斷鼻家族與難得的「中國好新聞」?

2021/06/11
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

UN警告:衣索比亞「饑荒滅絕計畫」與將餓死的35萬提格雷人

2021/06/11
南韓著名人氣團體防彈少年團(BTS)與麥當勞合作,自5月26日起在50個地區推出...

搶購Dynamite?印尼外送大爆炸的「BTS特餐之亂」

2021/06/10
圖/法新社

南韓「失敗都更」活埋路過公車:光州拆屋慘案已知9死

2021/06/10
圖/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Handout via ...

特洛伊之盾行動:FBI大釣魚「數位無間道」如何坑殺全球黑幫?

2021/06/09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馬摩拉海(Marmara)沿岸,當前正被規模史無前例的「海鼻涕」...

土耳其「海鼻涕」災禍:海洋窒息的濃稠黏液大孳生?

2021/06/08

最新文章

「躺平的大象,也會做中國夢嗎?」 圖/法新社

雲南野象繼續大亂走:斷鼻家族與難得的「中國好新聞」?

2021/06/11
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

UN警告:衣索比亞「饑荒滅絕計畫」與將餓死的35萬提格雷人

2021/06/11
南韓著名人氣團體防彈少年團(BTS)與麥當勞合作,自5月26日起在50個地區推出...

搶購Dynamite?印尼外送大爆炸的「BTS特餐之亂」

2021/06/10
圖/法新社

南韓「失敗都更」活埋路過公車:光州拆屋慘案已知9死

2021/06/10
圖/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Handout via ...

特洛伊之盾行動:FBI大釣魚「數位無間道」如何坑殺全球黑幫?

2021/06/09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馬摩拉海(Marmara)沿岸,當前正被規模史無前例的「海鼻涕」...

土耳其「海鼻涕」災禍:海洋窒息的濃稠黏液大孳生?

2021/06/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