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陷阱道德旅遊?泰國「大象庇護所」的照護觀光弊病

2019/12/27 轉角24小時

泰國的「大象觀光」,在抵制騎乘大象、觀賞大象表演下,近年來出現另一波新一波觀光模...
泰國的「大象觀光」,在抵制騎乘大象、觀賞大象表演下,近年來出現另一波新一波觀光模式。 圖/法新社

【2019. 12. 28 泰國

陷阱道德旅遊?泰國「大象庇護所」的照護觀光弊病

「以『照顧』代替騎乘,就不會傷害大象嗎?」泰國的「大象觀光」過去20年成為全球熱門觀光行程,也是撐起泰國旅遊業的重要支柱,騎乘大象、觀賞大象表演、甚至繪畫蔚為風潮,然而在虐待爭議下,許多動保組織與旅客也發起抵制,泰國龐大的大象產業鏈,於是吹起了新一波觀光模式——許多象園偽裝成「大象庇護所」,主打餵食、幫大象洗澡等近距離「照顧」的「道德旅遊」;實際上背後仍存在非法捕捉幼象、暴力馴象等疑慮,看似友善的人象互動,也可能對大象造成壓力與傷害。但對一般遊客來說,又該如何判別真假大象庇護所,避免落入陷阱呢?

泰國大象以印度象為主,為亞洲象亞種,在1986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瀕危」(EN)物種。由於歷史文化與佛教信仰因素,大象被奉為象徵國家的神聖動物。在過去,大象也曾是泰國農林開墾與戰爭中,擔當運輸的馱獸,馴服與圈養大象更有著悠長傳統。

但要一直到1989年,泰國實施伐木禁令後,牽動著大象捕獵、交易、馴象等連串龐大商機的大象產業鏈,這才轉向當時正要蓬勃起飛的泰國旅遊業——將大象訓練為可供騎乘、表演雜技的馴獸,向世界各地的遊客賺取大把鈔票。

根據《法新社》,目前泰國至少有220座大象主題園區,被人類圈養大象約4,000隻。2019年,泰國觀光迎來3,800萬人次的高峰,當中許多遊客便是為了「大象觀光」而來。

2019年,泰國觀光迎來3,800萬人次的高峰,當中許多遊客便是為了「大象觀光」...
2019年,泰國觀光迎來3,800萬人次的高峰,當中許多遊客便是為了「大象觀光」而來。圖為泰國大象,被裝扮成熊貓樣子。 圖/路透社

目前泰國至少有220座大象主題園區,被人類圈養大象約4,000隻。 圖/法新社
目前泰國至少有220座大象主題園區,被人類圈養大象約4,000隻。 圖/法新社

像是泰國北部的「湄登象園」(Mae Taeng park),每日迎來5,000名遊客,單張門票收取50美元,一天粗估至少就可以賺入25萬美元。其中,當紅花旦的大象蘇達(Suda),甚至還會表演畫畫特技,用象鼻握住畫筆作畫,每幅可賣至150美元。

然而這類違反動物本性的表演訓練,近年在動保意識抬頭下,許多遊客也響應動保團體的號召,紛紛抵制。許多象園也因此紛紛變相轉型為「大象收容庇護所」,宣稱提供遊客餵食大象、替大象沐浴等近距離照護的友善互動。

所謂的大象庇護所,原主要是指收容老弱傷殘、被圈養後難以重回大自然自力更生等大象的照護救援之家,然而在觀光商機下,許多庇護所卻是掛羊頭賣狗肉,以「道德旅遊」(Ethical tourism)為包裝宣傳,吸引大批多少在乎動物權的遊客上門,在看似友善的人象互動背後,卻仍存在非法捕抓、虐待訓練、不當飼養等各種疑慮。

比如泰國東北部素林府(Surin)、有「大象村」之稱的班塔卡儂村(Ban Ta Klang),過去在大象觀光興旺前,就已是大象貿易的樞紐,如今更號稱提供了泰國象園半數以上的馴象,單是班塔卡儂村就圈養了約300隻大象。然而這些大象,大部分卻是在泰國法制漏洞(比方大象登記規則寬鬆、來源證明要求不嚴格等)、執法消極下持續遭到非法捕抓,並且多半是2歲左右的幼象。

泰國許多豢養大象,是透過非法捕抓得來,並且多半是2歲左右的幼象,以便馴服。圖為位...
泰國許多豢養大象,是透過非法捕抓得來,並且多半是2歲左右的幼象,以便馴服。圖為位在泰國大城的大象營,老師帶參觀的學生摸幼象。 圖/路透社

班塔卡儂村的Charin,一家三代就都是馴象師。在他訓練下,今年才2歲的幼象波利(Poly),已經可以服從人類指示,兩腳站立、用象鼻捲起圓球,再準確拋入圓圈中。靠著馴象,Charin一個月約可賺入350元美金。

儘管Charin與當地馴象師表示與大象情同家人,但卻又都認為「馴服是為確保人身安全的必要之舉,過程也沒有濫用暴力」。但在班塔卡儂村,幼象被迫與母象骨肉分離、被只有3米長的鐵鍊鎖在門外、用象鉤被迫進行各種訓練,卻也是常見的矛盾風景。

一般來說,要馴服野生大象得從小開始。這些幼象多半會被圈養在小型圍欄中,綁住四肢,用利器刺擊、被迫挨餓受渴數天至數周,透過身心壓迫下的恐懼,來讓大象服從人類,這樣的訓練方式,也被指控為殘酷的「精神粉碎」(crushing the spirit)訓練。

在泰國,一頭訓練有素的幼象約可賣到8萬美元。而許多打著庇護所名號的象園,其大象是否真是被收容、需要照護的弱勢大象?還是大象產業鏈下,被馴服牟利的受虐象?在來源不明的情況下,也引發外界質疑。

「馴服是為確保人身安全的必要之舉,過程也沒有濫用暴力。」許多馴象師,都會使用象鉤...
「馴服是為確保人身安全的必要之舉,過程也沒有濫用暴力。」許多馴象師,都會使用象鉤來「訓練」大象。圖為2010年,泰國幫海地大地震募款時的大象。 圖/路透社

另一方面,《法新社》指出,部分所謂的庇護所,也有長時間監禁大象、使用象鉤、迫使大象睡在水泥硬地等不適環境,甚至營養不良的情況出現。此外,其所宣稱的餵食、洗澡等「友善照護」,在專家眼中也存在疑慮。

「幫大象洗澡,一般來說對大象與馴象師來說都是壓力很大的浩大工程,更別說是跟一群興致高昂的年輕人了。」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AP)的施密特–布爾巴赫(Jan Schmidt-Burbach)表示。

以幫大象洗澡為例,若沒加以限制,則很可能讓大象過度洗澡,既沒必要更是違反動物本性的壓力來源。同樣地,在餵食上大象也可能遇上同樣的頻率問題。然而就是抓準了「道德旅遊」的市場興起,與希望友善互動大象的客群心理,類似的冒牌大象庇護所,才在近年默默崛起。

《法新社》指出,部分所謂的庇護所,也有長時間監禁大象、使用象鉤、迫使大象睡在水泥...
《法新社》指出,部分所謂的庇護所,也有長時間監禁大象、使用象鉤、迫使大象睡在水泥硬地等不適環境,甚至營養不良的情況出現。 圖/法新社

假冒成庇護所,實則變相靠著馴象牟利的大有所在;但泰國事實上也有許多救援、收容大象...
假冒成庇護所,實則變相靠著馴象牟利的大有所在;但泰國事實上也有許多救援、收容大象的組織與機構。圖即為泰國某間動物醫院,正救治一頭裝著義肢的大象。 圖/歐新社

但究竟要如何區分真.大象庇護所與冒牌貨呢?許多動物保護組織也提供了幾項判斷指標。首先,真正的大象庇護所絕對不會買賣、交易、繁殖、剝削或是以大象營利;也不會使用象鉤或其他方式懲罰大象——「更不會違反動物本性,強迫與人類過度親密接觸。」

在常規庇護所中,大象多會有其他大象陪伴,擁有足夠空間滿足自然需求。更重要還有,真正的大象庇護所,對於人象互動的開放頻率與時間,有著嚴謹的管控。儘管有些庇護所也會提供導覽行程,「但都會確保訪客是在適當且舒服的距離下觀察大象,不會放任打擾動物。」

在這當中,專門救援並收容大象的泰國「大象自然公園」(Elephant Nature Park),就是符合標準的先驅模範之一。

施密特–布爾巴赫表示:根據2015年的最新調查,泰國至少有1,771隻大象的身心健康有疑慮,比起2010年時增長了357隻,情況正不斷惡化中。為了緩解大象觀光衍生的種種亂象,過去數年許多動保組織一直不斷向泰國政府請命,收緊圈養大象的相關規範,然而截至今日,卻都毫無回應。

對於動保組織的請命,泰國政府截至今日卻都毫無回應。 圖/路透社
對於動保組織的請命,泰國政府截至今日卻都毫無回應。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Elephants in Thailand 'broken' for lucrative animal tourism

大象伊達之死:人象衝突中的印尼「馴象趕象計畫」

Is it ever acceptable to ride an elephant?

In this Thai village, life revolves around 300 captive elephants

How ethical is the elephant ‘sanctuary' you're visiting?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