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轉角24小時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的『不忠舉止』令人困擾。」衣索比亞軍方參謀總長聲稱譚德塞正在聯合國暗援提格雷叛軍,甚至暗自斡旋軍火盜運。當日晚間,譚德賽也終於第一次對「老家內戰」有所反應,強調自己對於祖國內戰「非常心碎」。

【2020. 11. 20 衣索比亞/WHO】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如果譚德塞真心愛國,為何暗地『背刺』祖國平亂?」因權力鬥爭卻引爆成衣索比亞種族內戰的「提格雷戰爭」,目前進入了關鍵又危險的圍城時刻。由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總理阿比(Abiy Ahmed)——統御的聯邦軍,正對北方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萊密集空襲,十萬大軍也將對不服聯邦統治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發動總攻。但當國際社會急於調停並擔憂新一波難民危機之際,衣索比亞中央政府19日卻公開譴責TPLF的舊部、同時也是提格雷族高官菁英的WHO秘書長——譚德塞——「近期的『不忠舉止』令人困擾。」衣索比亞軍方的參謀總長,更指控譚德塞正在聯合國暗援提格雷叛軍,甚至暗自斡旋軍火盜運。

被衣索比亞政府與軍方公開質疑「叛國」的譚德塞,19日晚間也透過社群網路發出自清聲明——這也是提格雷戰爭自11月4日全面爆發後,人在日內瓦的譚德塞,第一次對「老家內戰」有所反應——譚德塞強調:自己對於祖國內戰「非常心碎」,但在兩軍交戰中他保持中立,「我永遠只會與『和平』站在同一陣線。」

由於衣索比亞軍方的指控,並沒有任何附加證據,因此包括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WHO其他高官、以及國際社會的多國大使,都已公開對「無辜的譚德塞」發出支持表態——然而此一發展的揭露重點,其實無關譚德塞是否真的暗助內戰,而是提格雷戰爭確實已演變成不可收拾的種族衝突,並因此觸發了衣索比亞針對提格雷族的「忠誠清算」。

▌前情提要:非洲大戰失控中:空襲機場種族屠殺...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的擴散〉

由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統御的聯邦...
由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統御的聯邦軍,正對北方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萊密集空襲,十萬大軍也將對不服聯邦統治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發動總攻。圖為11月16日的衣索比亞聯邦軍。 圖/美聯社

衣索比亞內戰期間,大批難民逃往鄰國蘇丹。圖為蘇丹邊界的難民。 圖/路透社
衣索比亞內戰期間,大批難民逃往鄰國蘇丹。圖為蘇丹邊界的難民。 圖/路透社

針對譚德塞的「叛國風聲」,雖然從提格雷戰爭爆發初期,外界就有所臆測;但一直到開戰兩周後的這個星期,阿迪斯阿巴巴當局才不斷對外放話,透過「匿名政府高官」持續向外媒發出忠誠質疑。然而在這段時間,譚德塞卻始終保持沉默,公開資訊上只看得到他忙於防疫、忙於WHA大會,對於祖國內戰的人道危機與自己敏感為難的立場處境,譚德塞卻始終隻字不提。

然而雙方的公開翻臉,卻在11月19日突然白熱化了起來——因為衣索比亞軍方的參謀總長比爾哈努.朱拉將軍(Birhanu Jula Gelalcha),與衣索比亞鎮壓叛亂危機委員會的發言人瑞汪(Redwan Hussein),先後公開指控譚德塞的「對聯邦政府『懷有二心』...煽惑提格雷人叛亂」。

在衣索比亞國營電視台——目前也只有衣國官媒能前進採訪提格雷戰區,而沒被政府中斷前線通訊——的專訪節目中,比爾哈努.朱拉將軍生氣地表示:

「譚德塞這傢伙拚了老命在幫助提格雷叛軍!他透過他的國際能見度,一直在後台交涉、鼓動非洲鄰國譴責這場平亂戰爭——他竟然還私下找軍火,密謀增援TPLF的叛亂武力!」

雖然比爾哈努.朱拉將軍的說法,並無公開任何指控證據;但隨後跟進發言的平亂緊急委員會發言人瑞汪,卻也代表中央政府附和了軍方最高將領的控訴。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衣索比亞當局早已查覺:譚德塞正瞞著聯邦政府在背後搞鬼,他藉由他自己的職務優勢,不斷遊說各國領袖、國際組織,並暗中施壓各方出手,試圖逼迫我國停止攻勢與叛軍和談。」

代表中央發言的瑞汪,極為強硬地重複了衣索比亞政府與總理阿比的政治立場:「衣索比亞政府絕對不會和擁兵自重、發動叛亂、屠殺平民的叛軍組織談判...要談什麼?任何的姑息和解,都是獎勵軍閥叛亂的薪柴。這是主權問題,也是憲政問題,我們已經給過TPLF解除武裝的投降機會,但他們毫無反應,這也不會再有討價還價的剩餘空間。」

「譚德塞就是舊政府、TPLF留下來的既得利益者!如果他真的對國家忠誠、對和平有所期待,那為什麼開戰至今,譚德塞一次都沒有和衣索比亞中央政府接觸?一次都沒有對上回報?一次都沒有試著了解我國政府的平亂方針與戰場現況?一次都沒有主動來問我們『國家有難...請問有什麼是我能幫忙的嗎?』...譚德塞連一聲支持都沒有,試問:這算什麼?」

瑞汪在記者會上,加重批評了譚德塞的「陰陽怪氣」與「不忠行為」;但衣索比亞中央政府並沒有進一步對譚德塞本人採取行動。唯令國際震驚的公開翻臉,隨後也逼使人在日內瓦的譚德塞,首度公開對提格雷戰爭表態。

11月19日,衣索比亞軍方的參謀總長比爾哈努.朱拉將軍(Birhanu Jula...
11月19日,衣索比亞軍方的參謀總長比爾哈努.朱拉將軍(Birhanu Jula Gelalcha),與衣索比亞鎮壓叛亂危機委員會的發言人瑞汪(Redwan Hussein),先後公開指控譚德塞的「對聯邦政府『懷有二心』...煽惑提格雷人叛亂」。圖為11月16日的衣索比亞聯邦軍。 圖/美聯社

「我的家園——衣索比亞——發生的戰禍,讓我痛苦心碎。我呼籲交戰的各方為了和平停火,並能保證戰火下平民百姓的安全。」在公開聲明稿中,譚德塞以WHO秘書長的身分,首度對衣索比亞內戰表達意見,並強調自己非常擔心惡化的戰事衝突,會讓衣索比亞的武肺防疫再陷崩潰。

譚德塞在聲明中,證實了自己是全力支持著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停火倡議」;他也同時強調自己的童年與成人經歷,很清楚地意識到「戰爭與種族衝突只會帶來無止盡的仇恨、災難與暴力」,因此他會無條件支持:立即結束這場殘酷的戰爭。

「坊間有些傳聞,認為我在這場戰禍衝突裡,抱有著特定陣營立場——但這不是真的——我只想強調:如果我真的懷有立場,那我一定永遠是站在『和平』的陣營。」

WHO秘書長強調,在疫情當頭下的世界,目前最不需要的就是另一場血腥廝殺的戰爭。因此就「全球公衛大家長」的身分,他也呼籲衝突各方可以看在防疫安全與人類健康的份上,盡早坐下來,和平化解這場政治糾紛。

譚德塞的「和平倡議」發言,很快地得到了聯合國秘書長、WHO內部高官、以及各國大使的聲援與支持。但就政治現實來說,此一呼籲不僅對阿比政權毫無壓力,譚德塞更像是「被迫走入陷阱」,反讓衣索比亞政府逮到把柄、擴大聯邦軍警對提格雷官員的「忠誠肅清」。

譚德塞在海外求學的公衛學術經歷,回國後得到提格雷族的強人總統梅萊斯(Mäläs ...
譚德塞在海外求學的公衛學術經歷,回國後得到提格雷族的強人總統梅萊斯(Mäläs Zenawi)重用,展開其政治生涯。圖為2018年,阿比初上任時,譚德賽與阿比的合照。 圖/取自譚德賽推特

現年55歲的譚德塞,是全世界國際能見度最高的提格雷族人。雖然他沒有投入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在90年代發動的反獨裁武裝鬥爭,但透過海外求學的公衛學術經歷,他在回國後卻迅速得到提格雷族的強人總統梅萊斯(Mäläs Zenawi)的重用,並在梅萊斯獨裁時代官運亨通,成提格雷菁英中的政治明星。

在梅萊斯的提拔下,譚德塞於2005~2012年間擔任衣索比亞的衛生部長。直到梅萊斯總統病逝後,譚德塞才接任衣索比亞外交部長,然後才獲非洲聯盟推派、於2017年當選了WHO的總幹事秘書長。

譚德塞在2017年7月於WHO走馬上任;但微妙的是,以提格雷人與TPLF為首的衣索比亞中央政府,此時正遭遇極為激烈的種族政治危機與全國抗爭。各方對提格雷菁英壟斷權力的不滿,最終於2018年迫使政府垮台——全國第一大族奧羅莫人出身、後來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阿比,這時才透過族群和解的政治協商,被推派上台。

阿比上台初期,積極推動經濟自由化政策與種族和解。主打「聯邦中央主義」的他,不僅積極與鄰國死敵厄利垂亞和解、結束兩國連打20多年的邊界戰爭;在國內也透過各項開放政策吸引投資,讓衣索比亞經濟直線起飛,快速地成為東非第一強國。

然而同一時間,阿比卻也不斷擴張中央政府的聯邦權力,並以「衣索比亞認同」為政策旗幟,試圖拆解整併TPLF這類以種族派系為政治號召的「舊政治菁英」。但對此高度不滿,且對失勢心存怨恨的TPLF卻拒絕了阿比的整併邀請,雙方的政治對抗也於2019年開始越演越烈——因此當阿比以「疫情嚴峻」為由宣布把原定於8月份舉行的全國大選推遲1年後,割據北方提格雷州的TPLF才會以「總理背叛憲政秩序」為由,宣布不再承認聯邦政府的統治合法性。

而本次戰爭導火線,是當阿比以「疫情嚴峻」為由,把原定8月份的全國大選推遲1年後,...
而本次戰爭導火線,是當阿比以「疫情嚴峻」為由,把原定8月份的全國大選推遲1年後,提格雷州的TPLF才以「總理背叛憲政秩序」為由,不再承認聯邦政府的統治。圖為13日,阿姆哈拉州軍人乘軍用卡車前往對抗TPLF部隊。 圖/路透社

當阿比總理與TPLF越戰越兇的期間,遠走日內瓦的譚德塞,也透過WHO秘書長的超然地位保持了自己「不沾鍋」的政治優勢——對提格雷戰爭前的阿比政府來說,譚德塞因為武肺防疫的超高能見度,讓衣索比亞「與有榮焉」;但對提格雷族與TPLF而言,2017年入主WHO的譚德塞,本來就不是2018年才僥倖上台的總理阿比的推選功勞。也因此在後來加劇的種族政治衝突中,國際聲量極高的譚德塞,也才成為有望對抗阿比、聲望也不受中央政府清算打壓的「提格雷希望」。

不過在政壇一向以小心、對於挑選敵人極為謹慎聞名的譚德塞,雖在2020提格雷戰爭中「保持沉默」,卻仍隨戰事擴大而捲入了「忠誠清洗」的種族風暴。儘管當前的衣索比亞政府與阿比總理,暫時找不到可以有效解決譚德塞的方法,但透過軍方與政府高層的公開譴責,卻反而能以譚德塞為「政治草人」,加速對於政府內部提格雷族的肅清行動。

事實上,19日公開痛罵譚德塞「涉嫌叛國」的衣索比亞參謀總長比爾哈努.朱拉將軍,也只才剛剛上任10天——因為在提格雷戰爭開打4天後,總理阿比就於11月8日「突襲拔官」,一口氣開除了參謀總長、國安局長與外交部長...等關鍵的國安高官,而被視為阿比人馬的比爾哈努.朱拉將軍才會扶正上任。

儘管官方至今沒有對這場「拔官風暴」提出任何理由解釋,但據稱阿比是在「忠誠試探」後,認為這批菁英官員對於「提格雷戰爭的立場不夠堅決」——也因此遲遲不對聯邦公開輸誠,在海外又暗中與阿比唱反調,本身背景又與本回叛亂組織TPLF極為親密的譚德塞,才會由阿比欽點比爾哈努.朱拉將軍開口斥責「不忠叛國」。

阿比上台初期,不僅積極與鄰國死敵厄利垂亞和解、結束兩國20多年戰爭;也透過各項開...
阿比上台初期,不僅積極與鄰國死敵厄利垂亞和解、結束兩國20多年戰爭;也透過各項開放政策吸引投資,讓衣索比亞快速成為東非第一強國。同一時間,阿比卻也不斷擴張中央政府權力,試圖拆解整併TPLF這類以種族派系為政治號召的「舊政治菁英」。圖為獲頒諾貝爾獎的總理阿比。 圖/路透社

譚德塞的公開說法,雖然在國際舞台上頗受主流外交圈同情;但就國內現實說,譚德塞公開坦承「支持聯合國停火倡議」的立場表態,其實也坐實了軍方與聯邦政府的「不忠指控」,對於國家的平亂作戰抱懷著「同情叛徒」的嫌疑。

根據《路透社》與《法新社》的交叉報導,自提格雷戰爭開打後,阿比政府已下令各級政府、軍警部隊、甚至國營航空公司「暫時停職格雷族人」以迴避忠誠疑慮。之後,衣索比亞檢警又於11月18日以「暗中資敵」為由,對退役將官在內的76名衣索比亞高階軍官發布「通緝令」——鑑此看來,比爾哈努.朱拉將軍對於譚德塞的「忠誠批評」,其實不太具有外交動機,反而更像是呼應、合理化國內種族肅清的「政治側應」。

比較尷尬的是,當TPLF出身的譚德塞在國際上高呼「和平!和平!」的同時,在提格雷州握有25萬武裝兵力的TPLF,卻也不斷鼓動屠殺外族平民的「種族清洗」。相關控訴與慘案調查,目前也已經被「國際特赦」與「人權觀察」等具人道公信力的國際NGO通報,因此TPLF到底算是壓迫者?還是受害者?在國際輿論之中,各國也都難以斷定並給予清楚表態。

TPLF與提格雷州的提格雷平民表示,聯邦軍對提州首府默克萊的密集空襲,已接連造成成群大學生在內的「嚴重平民死傷」,但由於提格雷州被全面切斷通聯電信,因此外界並無法有效驗證兩軍交戰的戰爭慘況。

至於衣索比亞軍方則表示,十數萬的聯邦正規軍目前即將包圍默克萊;總理阿比也堅拒任何國際調停的介入,「因為衣索比亞的軍事行動即將進入最後階段——出發平叛的官兵,就正要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目前衣索比亞聯邦軍已對提州首府默克萊的密集空襲,根據報導,已接連造成成群大學生在...
目前衣索比亞聯邦軍已對提州首府默克萊的密集空襲,根據報導,已接連造成成群大學生在內的「嚴重平民死傷」,但由於提格雷州被全面切斷通聯電信,因此外界並無法有效驗證兩軍交戰的戰爭慘況。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Two missiles target Ethiopian airports as Tigray conflict widens

Official: Ethiopia's latest airstrike hits Tigray university

作者文章

圖/路透社

包圍警總的「認罪還押」:香港黃之鋒與周庭「眾志三子」被判收押入監

2020/11/23
經歷近月的提格雷內戰,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下...

中國連夜撤僑:投降或決戰?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最後通牒72小時

2020/11/23
從高空俯瞰阿雷西博天文台。 圖/路透社

永別黃金眼: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破損退役...半世紀的太空追夢史

2020/11/20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圖/法新社

重返中國「百龍天梯」:觀光重啟也救不了的張家界旅遊衰退?

2020/11/19
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的美國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在18日下午,終於被...

在364條人命與20個月後:美國解除737 Max禁飛令...波音得救?

2020/11/19

最新文章

圖/路透社

包圍警總的「認罪還押」:香港黃之鋒與周庭「眾志三子」被判收押入監

2020/11/23
經歷近月的提格雷內戰,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下...

中國連夜撤僑:投降或決戰?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最後通牒72小時

2020/11/23
從高空俯瞰阿雷西博天文台。 圖/路透社

永別黃金眼: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破損退役...半世紀的太空追夢史

2020/11/20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圖/法新社

重返中國「百龍天梯」:觀光重啟也救不了的張家界旅遊衰退?

2020/11/19
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的美國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在18日下午,終於被...

在364條人命與20個月後:美國解除737 Max禁飛令...波音得救?

2020/11/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