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美國傭兵2人被俘!委內瑞拉流亡軍「反攻祖國」登陸戰失敗

2020/05/05 轉角24小時

自3日開始,一批300多名流亡哥倫比亞的委內瑞拉反政府武裝,突然發動海上登陸作戰...
自3日開始,一批300多名流亡哥倫比亞的委內瑞拉反政府武裝,突然發動海上登陸作戰,試圖「反攻」回本土,不料行動失敗,之中包括2名「美國傭兵」都遭俘虜。 圖/路透社

【2020. 5. 5 委內瑞拉美國

迫切的危機!反馬杜羅兵團「反攻」委內瑞拉失敗,美國傭兵2人被捕

「這是21世紀版本的『豬玀灣事件』?」因政權合法性之爭而陷入「兩個總統」之亂的委內瑞拉,目前正遭遇一起誇張而嚴重的跨國武裝衝突。自3日開始,一批300多名流亡哥倫比亞的委內瑞拉反政府武裝,突然發動海上登陸作戰,試圖「反攻」回本土。不料行動疑似走漏風聲,這批「自由鬥士」反遭大批政府軍與民防部隊聯手圍殲於灘頭,之中包括2名「美國傭兵」都遭俘虜。相關消息由委國發出後,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反對派總統瓜伊多(Juan Guaido)都否認涉入;誰知美國傭兵被捕的消息,竟被傭兵公司老闆——美軍「綠扁帽特戰隊」退役的戰爭英雄,古德洛(Jordan Goudreau)——親口證實,並揭發一連串離譜而不可思議的「國際私人陰謀」。

委內瑞拉的「兩個總統」之亂,遠因是過去20年,始於已故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的社會主義改革與經濟崩潰危機;近因則是2018年委內瑞拉總統大選的「選舉無效」爭議——在該次選舉中,連任的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取得壓倒性勝利,但反對派與右翼政黨卻質疑馬杜羅自導自演操縱選舉。伴隨經濟危機與通膨爆炸的各種街頭抗爭與暴力衝突,自此一發不可收拾,36歲的反對派領袖瓜伊多,遂以國會議長身分於2019年1月宣布「解除馬杜羅不合法的總統職位」,並於國會支持下,自立為委內瑞拉的「臨時總統」。

馬杜羅與瓜伊多兩人的「總統之爭」,不僅一路糾纏至今,更演變成牽扯世界強權的國際事件——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與拉美右翼國家,大多承認瓜伊多的總統地位;但俄羅斯、中國與拉美左翼國家,卻強力支持馬杜羅才是真正的民選總統。

馬杜羅與瓜伊多兩人的「總統之爭」,不僅一路糾纏至今,更演變成牽扯世界強權的國際事...
馬杜羅與瓜伊多兩人的「總統之爭」,不僅一路糾纏至今,更演變成牽扯世界強權的國際事件。圖為5月4日的馬杜羅。 圖/法新社

▌委內瑞拉版的「豬玀灣事件」?

這起令人瞠目結舌的登陸行動,是從5月3日開始。原本流亡哥倫比亞、屯兵在哥-委邊境的瓜西拉半島(La Guajira)的委內瑞拉反政府部隊,周日突然透過海路,向委內瑞拉海岸派出「登陸部隊」。然而這批武裝返國的「自由鬥士」,還在海上就被漁民發現,並遭到國民衛隊、民防兵團與委內瑞拉軍隊的優勢圍剿——據委國政府說法,所有的「入侵兵團」都已被逮捕或擊斃;生俘者之中,至少包括「兩名美國籍傭兵」。

海岸的肅清圍捕一直持續到5月4日傍晚,主要的衝突位置據悉是在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北郊的馬庫托海灘(Macuto)——因此委內瑞拉官方也稱此案為「馬庫托事件」——但包括首都西邊的阿拉瓜省(Aragua)海岸線,也都一直發出「侵攻軍投降」的戰果照片。

「這是『豬玀灣事件』的重演,我們摧毀了反動份子與美國帝國主義的政變陰謀!」在消滅海岸入侵軍後,委內瑞拉政府周日也公開宣布了「守護國土的重大戰果」。但政府軍究竟抓到了誰?被捕的美國公民是什麼身份?委內瑞拉政府卻交代不清。再加上美國政府上下對此也是一頭霧水,反對派總統瓜伊多又是矢口否認。因此在消息傳開的第一時間,忙於疫情的國際媒體並沒有特別注意。

然而隨著圍捕行動的擴大,委內瑞拉政府陸陸續續地釋出一系列「疑似被捕美國人」的照片;4日下午,美國的私人軍事顧問公司「美國白銀公司」(Silvercorp USA),更聯手委內瑞拉的流亡軍事領袖聶托(Javier Nieto)在美國佛羅里達驚人地證實:「被委內瑞拉俘虜的2人,確實是美國籍的傭兵顧問。」

「對!被抓的就是我手下的美國人,他們的名字是艾瑞.貝瑞(Airan Berry) 和路克.丹曼( Luke Denman)。」白銀公司的負責人——喬丹.古德洛(Jordan Goudreau)——對《路透社》如此表示。

海岸的肅清圍捕一直持續到5月4日傍晚,主要的衝突位置據悉是在首都卡拉卡斯(Car...
海岸的肅清圍捕一直持續到5月4日傍晚,主要的衝突位置據悉是在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北郊的馬庫托海灘(Macuto)。 圖/歐新社

▌三枚銅星勳章的「綠扁帽」狂人傭兵

古德洛與聶托表示,馬杜羅政府軍逮捕的「登陸部隊」,其實只是15人的斥侯小隊。他們原本要在3日潛入首都圈海岸偵查防禦,為後續登陸的「200名死士」作開路先鋒——不料斥侯小隊卻失風被抓,因此古德洛等人的「反攻行動」只能硬上啟動。

「這些人都是委內瑞拉的自由鬥士,他們的反攻代號就叫作『基甸行動』(Operation Gideon,舊約聖經裡,率領300名以色列死士大破數萬米甸人兵團的的猶太英雄)!」古德洛亢奮地表示:

「我們的部隊現在仍在前線分頭作戰——只要有適當的支援!政府軍內的盟友一定會倒戈起義的!」

詭異的是,古德洛的發言雖然不斷強調「有美國傭兵被俘」;但無論是中情局、五角大廈、國務院還是白宮,所有官方與媒體管道「都沒有人搞得清楚古德洛的傭兵團想幹嘛」。之中《美聯社》的調查報導,更直指古德洛的傭兵參與,一直都是「各國政府各部門的頭痛人物」。

流亡軍與傭兵的失敗行動,反攻代號叫作「基甸行動」(Operation Gideo...
流亡軍與傭兵的失敗行動,反攻代號叫作「基甸行動」(Operation Gideon,舊約聖經裡,率領300名以色列死士大破數萬米甸人兵團的的猶太英雄)。 圖/阿拉瓜首長 Rodolfo Marco Torres Twitter

古德洛的誇張發言,雖然極為誇大且令人難以置信,但其說法與組織行動卻是「真實的奇人奇事」——《美聯社》表示,神秘卻又突然聲名大噪的古德洛,曾是美國陸軍精銳特戰隊「綠扁帽」(Green Beret)的「戰爭英雄」。他過去不僅數度轉戰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擔任戰鬥軍醫的他,更因英勇傑出的服務表現而「3度授勳」銅星勳章。

根據軍中同僚的說法,古德洛是「精銳中的精銳」,就算在頂尖的綠扁帽裡,「他也是表現最優秀的那個等級。」不過喜好冒險的他,退役後與朋友一同踏入了「私人保全業」,一開始只負責提供反恐教練、私人維安等服務,誰知業務很快地就拓展成跨國行動,並開始在國際上提供「軍事服務」。

「最精銳的戰士總夢想著名留青史。」曾投資白銀公司,但後來因委內瑞拉參戰問題,而與古德洛拆夥的前任合夥人懷特(Drew White),向《美聯社》表示:「他是很可靠的朋友...但他腦中的世界觀,早已與真實世界完全脫節。」

白銀公司的古德洛(圖中)曾是美國陸軍精銳特戰隊「綠扁帽」(Green Beret...
白銀公司的古德洛(圖中)曾是美國陸軍精銳特戰隊「綠扁帽」(Green Beret)的「戰爭英雄」。他過去不僅數度轉戰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擔任戰鬥軍醫的他,更因英勇傑出的服務表現而「3度授勳」銅星勳章。 圖/Twitter 截圖

▌「群眾募資」傭兵團

古德洛的發言之所以引發傳媒圈的關注,是因為在「馬庫托事件」前的72小時,《美聯社》才獨家刊出了長篇調查報導,全面地梳理了白銀公司對於委內瑞拉政爭「近乎荒謬」的武裝介入。誰知報導還不及引發政治討論,古德洛的反政府部隊就已動手「反攻」,錯綜複雜的事件立體感也才引爆國際討論。

報導表示,古德洛與委內瑞拉反抗派的接觸,始於2019年2月底,由英國富豪、維珍集團總裁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enson)所舉辦的「委內瑞拉支援民主演唱會」——這場頗為爭議的娛樂義演,是布蘭森為了支援瓜伊多總統,而辦在委內瑞拉-哥倫比亞邊境的「心戰造勢」。但因為地點與位置敏感且受邀者眾,擔心遭遇襲擊的主辦單位才找上了古德洛的白銀公司。

在邊境民主演唱會之後,「深受感動」的古德洛開始與委內瑞拉的反馬杜羅派搭上了線。再加上白銀公司註冊的佛羅里達州,原本就是美國拉丁裔的「右翼反共大本營」(常年有古巴流亡者移入之故),瓜伊多團隊在此遊說與政治組織相對積極而龐大,因此古德洛很快地就透過「政治掮客」而與瓜伊多搭上了線。

古德洛與委內瑞拉反抗派的接觸,始於2019年2月底,由英國富豪、維珍集團總裁理查...
古德洛與委內瑞拉反抗派的接觸,始於2019年2月底,由英國富豪、維珍集團總裁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enson)所舉辦的「委內瑞拉支援民主演唱會」。 圖/美聯社

在這段過程中,古德洛不斷毛遂自薦,希望能為瓜伊多團隊提供「軍事服務」,並透過瓜伊多的穿針引線,與流亡哥倫比亞的委內瑞拉陸軍少將阿爾卡拉(Clíver Alcalá Cordones)相見合作;與此同時,白銀公司也積極廣招盟友,並與美國總統川普的昔日保鑣席勒(Keith Schiller)、美國乳酪豪門「卡夫家族」(Kraft,2015年與番茄醬龍頭Heinze合併,成為食品巨怪「卡夫亨氏」財團)的後人羅恩.卡夫(Roen Kraft)搭上線。

然而這種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卻在古德洛的穿梭遊說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跨國金光黨」——透過瓜伊多與席勒的交往認證,古德洛迅速對外聲稱自己是「有管直通川普」且「與瓜伊多簽署了『救國合約』」。之後,他更藉卡夫的財團人脈,以承諾「政權轉移後,委內瑞拉的特許開發合約」為誘因,幾乎是空口無憑地募到了大筆「軍費資金」——誇張的遊說手腕,極不可思議地讓他成為反馬杜羅陣營的「空降明星」。

然而此一光環,卻很快遭遇災難。

流亡哥倫比亞的委內瑞拉陸軍少將阿爾卡拉(Clíver Alcalá Cordon...
流亡哥倫比亞的委內瑞拉陸軍少將阿爾卡拉(Clíver Alcalá Cordones)至今仍被美國通緝中。 圖/美國司法部

▌與「毒梟將軍」合作的救國行動?

古德洛拿到了軍費,又取得了政治背書,照理來說應該如虎添翼、為瓜伊多組建起一支武裝力量。不料得勢之後的古德洛,卻捲入了瓜伊多與阿爾卡拉少將之內的「反對派內鬥」。

現年58歲的阿爾卡拉少將,過去曾協同查維茲一同兵變,因此查維茲當權後一直視他為軍部親信。查維茲死後,阿爾卡拉的家族至今仍在馬杜羅政權擔當要職,但他本人因為涉入權力鬥爭而在2018年流亡出國,並在哥倫比亞政府的默許下,於委哥邊境的瓜西拉半島設置流亡軍營屯兵。

在瓜伊多自立為總統,並得到美國的政治承認與支援後,阿爾卡拉少將雖一度與之結盟、試圖洗白身家。但美國聯邦司法部與國務院,卻一直不願意放棄對阿爾卡多的通緝與調查——因為在查維茲當政的年代,得勢的阿爾卡多曾長期負責與被國際視為恐怖組織的哥倫比亞左翼游擊隊「FARC」,進行毒品軍火交易。之中,阿爾卡多更曾向FARC出售「地對空飛彈」等精密軍火,藉此交換古柯鹼出貨,以在美國毒品市場大賺黑金。

5月3日,委內瑞拉海岸的肅清圍捕。 圖/路透社
5月3日,委內瑞拉海岸的肅清圍捕。 圖/路透社

阿爾卡多與瓜伊多之間,一直有「文派武派」互不信任的權力鬥爭問題。瓜派的文人政客認為與「毒梟軍閥合作」一事,將嚴重損及瓜伊多政府之於歐美的國際信任感;但阿派的武裝力量,卻懷疑瓜伊多並不是真心要殲滅馬杜羅,並極度懷疑瓜伊多與馬杜羅之間會透過「政治協議」,出賣這些流亡海外的自由鬥士。

一開始,被介紹給阿爾卡多的古德洛,本該負責的是「重新整頓流亡武裝」;殊不知兩名退伍軍人一見如故,一致認同「只有武力才是委內瑞拉政治的解決出路」。

2019年秋季,古德洛與阿爾卡多向瓜伊多團隊提出了一份極為戲劇化的「祖國反攻方案」——內容基本上就是「基甸行動」的字面意義翻版:「號召精銳死士突襲卡拉卡斯,馬杜羅的軍系盟友就會閃電崩潰、群起倒戈!」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美帝的陰謀?還是愛國金光黨?

聽到了古德洛的反攻方案後,瞠目結舌的瓜伊多團隊馬上選擇與阿爾卡多流亡軍「分手」——因為在文人團隊的眼裡,白銀公司的反攻方案根本不切實際、天馬行空的程度已接近「妄想」。方案裡,古德洛不僅嚴重高估流亡軍的士氣與戰鬥力,「美國傭兵團還天花亂墜地強調,自己有辦法爭取川普政府與哥倫比亞的『軍事援助』。」

事實上,古德洛雖然是美國傭兵,但前線的行動似乎與美國的委內瑞拉戰略嚴重脫節。例如阿爾卡多將軍的販毒通緝案,美國政府就一直沒有放棄引渡;而哥倫比亞政府,也一直不能接受流亡軍意圖把哥倫比亞拖入鄰國戰爭,於是流亡軍與地主國之間的政治衝突越演越烈。

過程中,哥倫比亞政府一度召見阿爾卡德少將,要求他說明「現在是在演那齣」。誰知少將卻把古德洛形容是「CIA地下幹員」,並有十足信心認為「美國一定會響應出兵」。但當哥倫比亞政府與駐地的CIA分局接洽時,卻發現古德洛與美國政府之間並沒有合作關係——白銀公司承諾將運補的精密軍火與軍資金遲遲沒有到位、甚至讓流亡軍淪落到三餐不繼的慘況,亦間接證明了「美國政府並沒有要維持流亡軍戰力的打算」。

委內瑞拉國防部長,3日再次重申對馬杜羅的忠誠。 圖/歐新社
委內瑞拉國防部長,3日再次重申對馬杜羅的忠誠。 圖/歐新社

在這段時間,哥倫比亞政府與中情局曾多次警告阿爾卡德與古德洛「不要惡搞」,並進一步的切斷了流亡軍的金援與軍火運補。期間,古德洛雖然從佛州的拉丁裔流亡社群募到了一批「樂捐裝備」,但隨後而來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卻讓流亡軍本就低迷的士氣,進一步土崩瓦解。

最終2020年3月,彈盡援絕的阿爾卡德少將終於放棄,主動在疫情高峰期間向美國緝毒局(DEA)投案,並以跨國販毒罪名被引渡回紐約監禁受審。整起誇張的「自由鬥士陰謀」這才在5月2日由《美聯社》獨家披露。

但令人料想不到的是,原本拒絕受訪的古德洛,竟然在報導刊出的48小時內「起事出兵」。而結果也一如報導所料,流亡軍一接戰就兵敗如山倒,手下的美國傭兵也慘遭馬杜羅活逮的重大國際醜聞中。

流亡軍一接戰就兵敗如山倒,手下的美國傭兵也慘遭馬杜羅活逮。 圖/路透社
流亡軍一接戰就兵敗如山倒,手下的美國傭兵也慘遭馬杜羅活逮。 圖/路透社

▌當抓到了「美國傭兵」之後...

公司幹部被捕之後,白銀公司與古德洛也一反常態的接受訪問、召開記者會,並強調「推翻馬杜羅就是此刻」。但被矇在鼓裡,且當前正忙著與中國互戰疫情責任的美國國務院,卻拒絕對外回應;甚至連與古德洛曾有接洽的瓜伊多,本人都出面否認「我和這些武裝份子沒有關係」。

被各方切割的古德洛,不僅自己成為極度難堪的災難人物;剩下的流亡軍更進退兩難;對古德洛傭兵團的惡搞始終消極不作為的美國政府,現在也得尷尬地面對「人質危機」,並被馬杜羅政府逮到把柄、坐實了「美帝入侵」的指控。

但最為難堪的可能還是瓜伊多政府,其一方面政治聲望再度被重創,虛弱、手中無兵、且無力統合不同派系的政治弱點,也透過此一災難「完整浮現」在世界舞台。過程中,此前拒絕透露「客戶資料」的古德洛,甚至還公開了一捲內容存有疑問的「瓜伊多合約與錄音」(內容沒提到武力行動,只有瓜伊多『同意起事』的聲音),聲稱白銀公司是承攬了瓜伊多團隊2億1,300萬美金的「政變合約」,為其謀劃武力推翻馬杜羅的改朝行動。

「這與我無關,我反而認為這起入侵事件是馬杜羅政府的自導自演。」瓜伊多表示:「先別管這些政府宣傳的陰謀論了,這幾天的監獄暴動大屠殺死了40幾個人、卡拉卡斯街頭還有越打越狠的黑幫戰爭...這一切都是馬杜羅政府政權即將垮台的徵兆吧!」

「先別管這些政府宣傳的陰謀論了,這幾天的監獄暴動大屠殺死了40幾個人、卡拉卡斯街...
「先別管這些政府宣傳的陰謀論了,這幾天的監獄暴動大屠殺死了40幾個人、卡拉卡斯街頭還有越打越狠的黑幫戰爭...這一切都是馬杜羅政府政權即將垮台的徵兆吧!」否認與事件有關的瓜伊多表示。圖為今年3月資料照片。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失敗的委內瑞拉(下):窮得只剩下石油的「資源詛咒」?

失敗的委內瑞拉(上):撕裂國家,都是「美帝」惹的禍?

Venezuela’s Maduro says two Americans captured in failed invasion attempt

Venezuela: anti-Maduro battle isn't over as ex-US soldier says he launched raid

US veteran behind failed Venezuela plot says two American mercenaries detained

Ex-Green Beret claims he led foiled raid into Venezuela

作者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