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文藝復興與病毒:義大利「拉斐爾500年大展」藝術防疫的大苦惱

2020/03/08 轉角24小時

2020年是文藝復興大師拉斐爾逝世500週年,從3月5日開始在羅馬華麗登場。然而...
2020年是文藝復興大師拉斐爾逝世500週年,從3月5日開始在羅馬華麗登場。然而肺炎疫情衝擊下的義大利,已是全歐洲感染擴散最嚴重的地區,梵諦岡傳出確診病例,連帶讓這場藝術界的百年盛會蒙上一層隱憂。圖為拉斐爾大展開展首日,圖中作品為1508年的《聖母瑪利亞》(Tempi Madonna),原館藏於德國慕尼黑的老繪畫陳列館。 圖/美聯社

【2020. 3. 8 義大利

文藝復興與病毒:義大利「拉斐爾500年大展」藝術防疫的大苦惱

◉更新:義大利當地時間8日上午,政府已宣布暫時關閉博物館、電影院等大型公共活動場所,預計持續到4月3日為止。拉斐爾500年特展也臨時關閉,目前無後續進一步開展細節

「拉斐爾大展的藝術盛會!但我不想跟他一樣發燒病死...」2020年是文藝復興大師拉斐爾逝世500週年,義大利籌畫已久的紀念大展,從3月5日開始在羅馬華麗登場。然而肺炎疫情衝擊下的義大利,已是全歐洲感染擴散最嚴重的地區,梵諦岡傳出確診病例,連帶讓這場藝術界的百年盛會蒙上一層病毒隱憂。主辦官方目前仍照常開展,但考量因應防疫實施參觀人數控管;此外令館方憂心的是,疫情勢必讓來館人數和觀光客大幅減少,造成嚴重虧損。從去年的達文西大展到現在的拉斐爾,義大利在籌備期間盡量讓散落各地的展件齊聚一堂,卻也因此引發不少專家和館方的爭執摩擦;巧合的是,肺炎與病毒的疫情風險,正好又呼應了500年前拉斐爾「發燒感染」而英年早逝的死因。

拉斐爾(Raphael)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與達文西、米開朗基羅並列「文藝復興三傑」,堪稱在盛期集文藝復興之大成的天才畫家。為大眾所知的作品,諸如《雅典學院》、《西斯汀聖母》(畫底下有著名的兩位小天使)...等,至今仍傳為經典。但1520年,拉斐爾突然因病早逝,年僅37歲就撒手人寰;藝術彗星的殞落,令後人感慨嘆息。

圖為拉斐爾大展開展首日,圖左作品為1515年《聖塞西莉亞》(The Ecstas...
圖為拉斐爾大展開展首日,圖左作品為1515年《聖塞西莉亞》(The Ecstasy of St. Cecilia),原館藏於義大利波隆納的國立博洛尼亞美術館。圖右肖像畫為1505年《紅衣主教比比安那》(Portrait of Cardinal Bibbiena),原館藏於義大利佛羅倫斯比提宮。 圖/美聯社

今年2020年時逢拉斐爾逝世的500周年,敏銳的義大利的藝術界,早已著手籌備紀念特展,在3月5日的逝世紀念日前於羅馬開展。這是繼2019達文西逝世500年的特展後,又一次重返歐洲文藝復興的歷史盛會。

拉斐爾大展在羅馬奎里納勒博物館(Scuderie del Quirinale)舉行,去年同一地點也舉辦了達文西逝世500周年展(但當時最大的展覽是在法國羅浮宮),展出的繪畫、手稿以及其他作品真跡約有200多件。

難得的是,這次為了促成拉斐爾的華麗再現,著名的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ies)也從中慷慨協助,罕見出借超過40幅繪畫和素描作品,其他包括法國羅浮宮、美國國家美術館、西班牙普拉多美術館也都相繼館藏的提供拉斐爾真跡,讓散落各地的畫作有緣在羅馬重聚——「這麼多拉斐爾的畫作在此一次展出,我敢肯定是史上罕見!」烏菲茲美術館館長施密特(Eike Schmidt)感動表示。

圖中作品為1514年的《聖母瑪利亞》(Madonna dell'Impannat...
圖中作品為1514年的《聖母瑪利亞》(Madonna dell'Impannata),原館藏於義大利佛羅倫斯比提宮,18世紀初曾一度流轉到巴黎。 圖/法新社

「拉斐爾特展真棒!但現在大家都怕疫情擴散...」儘管這是500年難逢的大展,但誰都沒預料到,今年因為武漢肺炎(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義大利的猛烈爆發,讓義大利竟成為全歐洲疫情最慘重的地區,更一度讓義北關閉許多博物館與藝廊,深怕感染持續擴散。

根據《法新社》資料,目前拉斐爾特展已預售出7萬多張門票,雖然會正常開放參觀,但考量到疫情風險,也可能會實施若干的「來館人數控制」、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一同主辦的烏菲茲館長施密特向媒體表示,「希望大家參觀時保持安全距離、避免飛沫傳染。」雖然講得一派輕鬆,但會不會因此衝擊參觀人數,外界預測多半認為不甚樂觀。

義大利當地時間8日上午,政府已宣布關閉電影院、博物館、等公共場所,暫停大型活動,防止疫情擴散。同時威尼斯、倫巴底大區、以及拉斐爾的故鄉烏比諾,多個區域進入封鎖管理狀態。拉斐爾特展的地點羅馬奎里納勒博物館,也緊急配合政府政策而關閉;目前並無後續開展的相關細節。

左為原館藏於烏菲茲美術館的《施洗者約翰》(San Giovannino)、右為原...
左為原館藏於烏菲茲美術館的《施洗者約翰》(San Giovannino)、右為原館藏於那不勒斯國立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的《聖母之愛》(Madonna del Divino amore)。 圖/路透社

截至3月8日上午為止,義大利確診人數已知有5,883人、其中有230人死亡,梵諦岡也在6日出現一名確診病例(梵諦岡官方消息報導,並非謠傳的教宗本人感染)。根據展覽主辦單位向《美聯社》的說法,無論是展覽被迫中止、或是削減參觀人數,「拉斐爾大展都不太可能會改期或延期。」箇中原因,除了展館空間的安排之外,這些難得的真跡原件也有出借時間的限制,之中更包含了負擔極高額保險費用的成本。

光是要促成拉斐爾的各個作品重返羅馬,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四處協商、多方反覆交涉的浩大任務。在這次的拉斐爾特展中,被認為是重要的欣賞看點之一,是拉斐爾著名的人物肖像畫——不過其中一幅本來收藏於烏菲茲美術館的1519年作品《教宗利奧十世》(Portrait of Leo X),因為原先館方的專業人員認為「過於脆弱」、不適合出借展覽,而與展覽單位發生嚴重爭執,最後在館方執意「促成展覽」下仍准許出借,但也使得專業人員最後為此憤而辭職抗議。

類似的爭議,在去年達文西逝世500周年大展時也有過不少摩擦,而當時面臨到底應該由收藏《蒙娜麗沙》的法國羅浮宮主辦、還是回歸文藝復興的故鄉義大利,又因此引發歷史與國族文化認同的爭論。

本來收藏於烏菲茲美術館的1519年作品《教宗利奧十世》(Portrait of ...
本來收藏於烏菲茲美術館的1519年作品《教宗利奧十世》(Portrait of Leo X),因為原先館方的專業人員認為「過於脆弱」、不適合出借展覽,而與展覽單位發生嚴重爭執。 圖/法新社

拉斐爾出生於1483年4月6日(一說為3月28日),故鄉是烏比諾(Urbino,現今義大利馬爾凱地區),因而普遍稱為「烏比諾的拉斐爾」。受到畫家父親的啟蒙,拉斐爾與許多同時代的藝術家一樣,童年時期就逐漸展現非凡的才華和學習能力,後來師從當時著名的畫家佩魯吉諾(Pietro Perugino),1504年拉斐爾21歲時,以一幅《聖母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the Virgin)作品,被時人認為超越了師尊佩魯吉諾。顯現不凡身手的拉斐爾,同年也來到了文藝復興的重鎮佛羅倫斯,在當時進步的人文和藝術思潮洗禮下,在極短的時間裡追上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的大師腳步。

拉斐爾的經典代表作之一,是現藏於梵蒂岡博物館的濕壁畫《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s),約末完成於1509~1510年。當時拉斐爾26歲,同時期34歲的米開朗基羅正在繪製西斯汀教堂的天穹壁畫(包括著名的《創世紀》),而已經完成《最後的晚餐》、57歲的達文西輾轉又回到了米蘭,幾年後梵諦岡傳來的拉斐爾盛名,或許冥冥之中又吸引著他前去梵諦岡。

拉斐爾的經典代表作之一,是現藏於梵蒂岡使徒宮的濕壁畫《雅典學院》(The Sch...
拉斐爾的經典代表作之一,是現藏於梵蒂岡使徒宮的濕壁畫《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s),約末完成於1509~1510年。圖中央一手指天的角色柏拉圖,畫像原型為達文西;下方沉思哲人赫拉克利特,其角色原型為米開朗基羅。 圖/梵諦岡使徒宮

《雅典學院》不僅代表了拉斐爾技法圓融、和諧的特色,主題內涵以及人物安排,也是文藝復興全盛期的精神象徵,集合了對古典智者們的神往、當代信仰與人文精神的反思;畫中拉斐爾也把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的肖像巧妙地融入其中,三人雖無交集往來(甚至有競爭敵意),但亦能窺見拉斐爾在藝術上對前輩的嚮往。

若比較三人的風格,藝術史家有此一說:「達文西是深邃神秘的海洋、米開朗基羅是雄偉險峻的高山、拉斐爾則是靜謐和諧的平原。」

不過拉斐爾之所以被視為文藝復興集大成者,是因為他能揉合佩魯吉諾、達文西、甚至米開朗基羅的長處與風格,又再進化出自己獨有的樣貌;能博取眾長又開闢新路,不僅在拉斐爾所處的時代就受敬重,也成為後世繪畫者所推崇。可嘆的是,不世出的天才最後卻是英年早逝,在1520年4月6日——拉斐爾的37歲生日——畫下人生句點。

圖為本次拉斐爾500年大展,其中展出的作品之一:年輕女子肖像《La Fornar...
圖為本次拉斐爾500年大展,其中展出的作品之一:年輕女子肖像《La Fornarina》,完成於1518~1519年,原收藏於羅馬的國立古代藝術美術館。畫中本尊傳為拉斐爾的情人瑪格麗塔(Margarita Luti),而拉斐爾一生的情慾關係也同時成為他藝術成就之外的話題,拉斐爾早逝的死因,其中一個說法是「可能為性病所致」。 圖/路透社

拉斐爾1515年的作品《La velata》,原型同樣也被認為是拉斐爾的情人瑪格...
拉斐爾1515年的作品《La velata》,原型同樣也被認為是拉斐爾的情人瑪格麗塔。 圖/法新社

拉斐爾的死因眾說紛紜,文藝復興時代著名的畫家兼藝術史家瓦薩里(Giorgio Vasari),在其記錄中就認為:人緣極好、性格友善的拉斐爾,過度沉迷女色,最後因縱慾而染病,又對醫生隱瞞病情,沒想到發了一場高燒後永別人間。因此盛傳拉斐爾「可能是性病而死」的說法,另有一說是感染瘧疾。無論如何,拉斐爾的人生結局都令當時的人們震驚,特別是碰巧他逝世的前一年,1519年達文西才病逝於法蘭西(67歲);巨星相繼殞落,唯獨米開朗基羅活到1564年,以88歲高齡去世。

最終拉斐爾未能親眼見證文藝復興從盛期轉入晚期的光景,愛好藝術神思的世人,也未能知曉倘若拉斐爾多活數十年,又能突破到何種境地、或如米開朗基羅的創作不輟的晚年一般,出現精煉昇華的新風格。

名為拉斐爾的人在此長眠。他在世時,自然之母擔憂自己將被他的藝術所擊敗;他去世時,自然之母又害怕將隨著他的消逝而枯萎。

拉斐爾的墓誌銘如此寫道。500年後的2020年,羅馬隆重地揭開拉斐爾大展的序幕,但沒想到500年前的「發燒」症狀,對現今的擔憂疫情的義大利來說,卻成了格外敏感的歷史巧合。

拉斐爾名作1514年《西斯汀聖母》(Sistine Madonna),圖為該座底...
拉斐爾名作1514年《西斯汀聖母》(Sistine Madonna),圖為該座底部的局部畫像,經常重製再現的小天使。《西斯汀聖母》原館藏於德國德勒斯登的歷代大師畫廊。 圖/維基共享

「名為拉斐爾的人在此長眠。他在世時,自然之母擔憂自己將被他的藝術所擊敗;他去世時...
「名為拉斐爾的人在此長眠。他在世時,自然之母擔憂自己將被他的藝術所擊敗;他去世時,自然之母又害怕將隨著他的消逝而枯萎。」圖為拉斐爾500年大展中展出的拉斐爾畫像。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米開朗基羅的密室:被遺忘五百年的大師真跡?

重磅廣播/達文西逝世500周年:法國羅浮宮與義大利的特展爭奪戰

以羅馬之名解密!羅馬建城之王「羅穆盧斯」考古神話之謎

Raphael mega-exhibition opens in Rome amid coronavirus threat | DW | 05.03.2020

Blockbuster Rome show marks 500 years since Raphael's death - France 24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