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鏡頭背後/罷工天鵝湖:法國反退休金改革的藝術抗爭之舞

2019/12/25 轉角24小時

12月24日,國立巴黎歌劇院前,一批參與反法國退休金改革抗爭的頂尖芭蕾舞者卻在巴...
12月24日,國立巴黎歌劇院前,一批參與反法國退休金改革抗爭的頂尖芭蕾舞者卻在巴黎管絃樂團的演奏下,於抗爭人潮中表演一段《天鵝湖》的第四幕精華。 圖/法新社

罷工天鵝湖:法國反退休金改革的藝術抗爭之舞

「齊頭式的平等,會摧毀法國的藝文圈!」12月24日是耶誕節前的平安夜、也是法國反退休金改革大罷工的冬日抗爭。但在氣溫不到10°C的陰雨冬日裡,在巴黎街頭的國立巴黎歌劇院前,一批參與抗爭的頂尖芭蕾舞者卻在巴黎管絃樂團的演奏下,於抗爭人潮中表演一段《天鵝湖》的第四幕精華——在這場席捲全法的制度抗爭中,這些藝術從業者並不只是聲援、而是事主的腳色。而在眾人的背後,大大的抗議布條則寫著「抗爭!巴黎歌劇院」、「我們的文化正陷危機!」

法國政府當前推出的退休金改革,主打公平、永續與效率;其主要的結構方案,是要將當前通用的「42套不同勞退系統整併成統一的『個人點數制』」。除了取消特殊行業、高風險工作的專屬優退系統外;退休年齡也將統一門檻為「至少64歲」。

官方強調,此套系統的上路,將讓法國的退休系統更加現代化、更公平;但對於國立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專業舞者們來說,此一改革卻是「逼藝術人去死的齊頭平等」。

走上街頭的芭蕾舞者們表示,他們現行制度的退休年齡是「42歲」;改革之後,卻得一路跳到「64歲(還不一定能拿到全額退俸)...甚至更老才能退休」。但對舞者生態的現實,此一歲數幾乎不可能實現。

走上街頭的芭蕾舞者們表示,他們現行制度的退休年齡是「42歲」;改革之後,卻得一路...
走上街頭的芭蕾舞者們表示,他們現行制度的退休年齡是「42歲」;改革之後,卻得一路跳到「64歲(還不一定能拿到全額退俸)...甚至更老才能退休」。但對舞者生態的現實,此一歲數幾乎不可能實現。 圖/法新社

由於芭蕾要求的柔軟度、平衡感與肌肉協調性,需要極為嚴格的長期演練;頂尖表演者的啟蒙與訓練,更得早在7、8歲就得開始,因此關於「入行」的從業時間點,就很難與現代工商社會相一併而論。

「我們從8歲就開始入門訓練。我離開我的家人、就這樣日以繼夜地練舞,每天5個小時,但到了17、18歲,大家的身體卻都已傷病纏身。」抗爭舞者札可維耶(Héloïse Jocqueviel)解釋:「當你撐到了42歲、可以退休的時候,你就得面對關節炎、疲勞性骨折、疝氣、甚至還得裝人工髖關節...在此狀況下,就算是頂尖舞者也很難在42歲的時候維持表現,更別提64歲了,對人類來說那絕對是不可能!」

「台上一刻鐘,台下至少15年功!」舞者卡尼亞托( Alexandre Carniato)表示:「芭蕾舞是一種頂尖藝術,但人體是有極限的。如果我們想要看到最美麗的芭蕾表演,就不可能逼舞者們一路跳到64歲,這根本與現實脫節!」

「芭蕾舞是一種頂尖藝術,但人體是有極限的。如果我們想要看到最美麗的芭蕾表演,就不...
「芭蕾舞是一種頂尖藝術,但人體是有極限的。如果我們想要看到最美麗的芭蕾表演,就不可能逼舞者們一路跳到64歲,這根本與現實脫節!」圖為12月17日街頭,國立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成員。 圖/歐新社

由「太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創立於1669年的國立巴黎歌劇院,是法國歷史最為悠久、藝術成就最為頂尖的芭蕾舞團。而其所適用的退休金系統,也是由路易十四於1698年所留下來的「歷史特權」——在法國,42歲適用的特殊退休金系統,唯有「國立巴黎歌劇院」與「國立法蘭西喜劇院」享有此一待遇。

根據傳統,國立巴黎歌劇院每年都會挑選8歲適齡的種子舞者,進入院內直屬的芭蕾學校菁英訓練。在過程中學院會不斷篩選,唯有體態最出色、表現最頂尖的6~8名孩子,才有機會在19歲那年獲邀為國立巴黎歌劇院的「職業舞者」。

但成為了職業舞者後,眾人除了每年180場以上的公開演出,還得不斷接受歷練與考核,這才能一步步地依照表現於「舞者階級」中升等——如果無法突破表現,小則沒有成就,大則會被舞團淘汰——因此所有舞者才都得搶在年輕時的黃金時間中,爭取每一次發光的機會與表現。

然而在這種「藝術競爭」的頂尖圈子裡,每一場演出、每一次的訓練,卻都會對舞者帶來巨大的身心號損——這之中,當然包括了生理運動的高度耗損;但另一方面,也包含了同儕壓力、惡性競爭、舉團霸凌與隱匿性侵等心理壓力(根據2018年內部調查:巴黎舞團內,有77%的舞者遭遇過劇場霸凌,26%遭遇劇場性騷擾,但大部份人都因「擔心職業生涯受影響」而隱匿不發)。

在「藝術競爭」的頂尖圈子裡,除了生理運動的高度耗損;另一方面,也包含了同儕壓力、...
在「藝術競爭」的頂尖圈子裡,除了生理運動的高度耗損;另一方面,也包含了同儕壓力、惡性競爭、舉團霸凌與隱匿性侵等心理壓力。 圖/法新社

因此,當馬克宏總統宣布退休改革的「統一方針」後,古老制度遭受挑戰的巴黎歌劇院,才會無比憤怒地站上第一線。但對此,法國文化部長里斯特(Franck Riester)卻回應:「巴黎歌劇院的退休特權?確實會被取消;但政府是不是不管芭蕾舞藝術家的退齡問題?沒這回事,我們一定會提出配套方案。」

「部長說歸說,但後來就沒下文了!」卡尼亞托表示。對於現役的巴黎舞團成員來說,「齊頭式的退休制度改革」無視於藝術從業者的特殊狀況、輕蔑藝術成就的終極侮辱;但對於文化圈的質疑派與非獲特權的「其他芭蕾舞團」,對於巴黎舞者的抗爭就不免有著其他意見。

「不好意思喔!這種42歲就能領全額退休奉的美好生活,僅限於在國立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跳舞的人。」尼斯歌劇院的芭蕾舞團總間里鮑德(Marc Ribaud)表示:「其他的芭蕾人都只能拿一年一簽的定期合約,根本不敢想有沒有退休金呢!」

《世界報》也表示,雖然國立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身心壓力巨大、汰換率又高,但一般舞者的平均月薪就已達2,300~6,000歐元;許多資深舞者也都有兼課講師、教練或其他圈內副業,「雙份高薪」的狀況算是常態。因此在反彈「齊頭式」平等的同時,這群菁英藝術家的不平吶喊,也難免會遭遇嫉妒與攻擊的眼光。

「當然,整個藝術文化圈的工作環境,勢必視有改革的必要!」卡尼亞托表示,「但無論如何改,絕對不是用馬克宏這套!」

對於現役的巴黎舞團成員來說,「齊頭式的退休制度改革」無視於藝術從業者的特殊狀況、...
對於現役的巴黎舞團成員來說,「齊頭式的退休制度改革」無視於藝術從業者的特殊狀況、輕蔑藝術成就的終極侮辱;但對於文化圈的質疑派與非獲特權的「其他芭蕾舞團」,對於巴黎舞者的抗爭就不免有著其他意見。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當公平不等於正義?法國跨世代反抗的馬克宏「退休金新制」

Paris Opera Ballet strikes disrupt Nureyev’s Raymonda

Tutu revolt - French ballet dancers mount artful protest

最新文章

華盛頓(左)與他的黑人特廚波西(右)。第一家庭為何聘用黑奴做主廚?波西的廚藝如何...

華盛頓的奴隸主廚:Hercules Posey...總統舌尖的黑奴秘史?

2020/11/29
圖/美聯社

以色列「黑色行動」?伊朗核武計畫總工程師...遭刺客陷阱擊斃

2020/11/28
斯里蘭卡東部安帕賴(Ampara)的垃圾掩埋場,近年出現了一批令人心痛的「不速之...

吃人類垃圾的大象:斯里蘭卡農村的「人象戰爭」悲歌

2020/11/27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的聲明稿,呼籲「默克萊的民眾與周邊居民:立刻解除武裝,留在家裡,...

血流成河的種族清洗?時辰到...衣索比亞下令「提格雷戰爭總攻擊」

2020/11/27
圖/維基共享

美與暴烈「憂國忌」:三島由紀夫死後50年...日本慰靈與「幻之寫真」

2020/11/26
位於澳洲大堡礁中段湯斯維爾(townsville)海域的「水下藝術博物館」(MO...

藝術「海底撈」?澳洲大堡礁水下博物館的生態觀光與保育難題

2020/11/2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