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追我吧》高以翔之死:中國「戶外明星競技節目」的窮途末路?

2019/11/27 轉角24小時

 圖/浙江衛視《追我吧》
圖/浙江衛視《追我吧》

【2019.11.27 中國

《追我吧》高以翔之死:中國「戶外明星競技節目」的窮途末路?

「人都沒了,中國還需要這種節目嗎?」中國綜藝節目《追我吧》,27日傳出台灣明星高以翔在錄製過程中暈倒送醫、不治傷亡的悲劇。消息不僅震驚娛樂圈,也讓近年來屢傳爭議的「戶外明星競技類節目」又蒙上醜聞陰影。更有輿論將矛頭指向製播的《浙江衛視》,認為劇組深夜長時間錄影、又缺乏安全把關,在高強度體能消耗之下,「簡直把人命不當一回事」。《追我吧》目前已暫停所有拍攝,而做為《浙江衛視》下半年強打的綜藝節目,耗費巨資搭建舞台、邀請明星陣容,如今在猝死事件後,不僅有社會輿論的壓力,更極有可能面臨中國官方的「關切」。而這類競技節目在中國影視界的發展,又為何被認為走上窮途末路?

《追我吧》是中國浙江衛視於2019年10月開拍的戶外真人秀節目,類型是體育闖關的競技對抗,雖然是典型的「明星競技節目」,不過劇組主打「在城市裡的深夜競賽」,節目舞台設置於浙江寧坡東部新城金融中心,在錯落的金融大樓廣場搭建高科技感的競賽機關,以夜晚的緊張對抗、配合燈光秀做為賣點。

沒想到節目從11月8日首播後不久,就傳出參演的台灣明星高以翔,在錄製過程裡疑似體力透支而昏倒、最後在27日證實不治身亡的消息。

 圖/浙江衛視《追我吧》
圖/浙江衛視《追我吧》

根據《追我吧》劇組的聲明,高以翔在錄影過程奔跑時,突然放慢速度後倒地不起,醫護人員雖然立即搶救,但最後仍「心因性猝死」喪命。目前劇組方面正與經紀團隊聯繫高的家屬,準備處理善後事宜。

《追我吧》做為浙江衛視要接檔《中國好聲音》的綜藝節目,本來身負大任、要擔當周五晚間的黃金收視節目,官方不僅砸下重金、號稱1億人民幣搭造機關舞台,邀請的來賓陣容包含范丞丞(范冰冰的弟弟)、陳偉霆、黃景瑜、宋祖兒等常駐演出,台灣的蕭敬騰、高以翔也先後參加節目錄影。

「力圖用一場年輕賀爾蒙的碰撞,再次刷新大眾對綜藝大片的想像。」《追我吧》官方在事前高調宣傳,在播出後雖然收視率落在1.2~1.5左右,儘管不算太差、但也無法達到幾年浙江衛視在同類競技節目全盛期(例如與南韓授權合做的《奔跑吧兄弟》)的高收視榮景;甚至因為看似華麗、但實際內容老套,而在前三集就被批為「僅有虛張聲勢」。

直到27日高以翔的悲劇,更讓《追我吧》高調的搖旗吶喊,顯得分外尷尬。中國的輿論也將高以翔的不幸事故,歸咎於浙江衛視和《追我吧》劇組,特別是因為節目拍攝過程需要在夜晚長時間錄影、又是於冬季低溫黑夜裡高強度的運動,在身心狀況沒有充分準備之下,極有可能造成身體過度負荷。

 圖/浙江衛視《追我吧》
圖/浙江衛視《追我吧》

雖然半夜錄影對影視圈來說,是家常便飯的工作生態,不過像《追我吧》這種競技類型,嚴格來說必須有針對演出者在錄影前的一系列體能規劃、配置專業健康諮詢團隊。然而從高以翔過世的消息來看,《追我吧》劇組有沒有專業的安全醫療團隊隨行?是否有針對演出者的體能狀況評估?在在都顯示出缺乏安全意識的漏洞。

此外,不單是演員明星陣容的狀態需要把關,在《追我吧》當中,扮演「追逐者」的素人來賓,雖然是健美選手、運動員和格鬥家等體能姣好的專業人士,但是不是在錄製過程裡也同樣沒有安全保障?是否正因為是體能好手,所以就被忽略錄影安全?種種疑慮,都引起眾多中國網民的不滿。

「聽聞一直都不合理的讓藝人高強度玩遊戲,這回出人命了,總該收斂了吧。」微博上各種針對浙江衛視和劇組的罵聲不斷,要求停播《追我吧》、甚至揚言抵制所有浙江衛視出品的綜藝節目。

 圖/浙江衛視《追我吧》
圖/浙江衛視《追我吧》

浙江衛視是中國省級衛視裡收視名列前茅的電視台,與湖南衛視、江蘇衛視以及上海東方衛視並列中國四大衛視。過去幾年當中,浙江衛視在綜藝類節目也打下極為亮眼的成績,尤其以2014年和南韓SBS合作的《奔跑吧兄弟》(韓國知名綜藝節目《Running Man》的中國版),創下平均收視率3.58%的高峰,也帶動起後來一波明星競技綜藝的電視潮流。

然而隨著綜藝節目爭相模仿、電視與網路影視市場的大亂鬥戰局下,中國各種真人秀實境節目、明星競技節目都面臨到發展的困境。收縮的壓力,一方面來自於觀眾市場收視口味的轉換(以及更趨嚴格),一方面也來自於廣電總局等由上而下的政治壓力,諸如限制真人實境節目的播出時段、要求加入「弘揚社會正能量」的內容,官方的指手劃腳多少也變成綁住類型節目的繩索。

而浙江衛視也不只一次發生這種事故安全的爭議,《追我吧》的范丞丞就在前期節目裡一度被追逐奔跑到嘔吐、中國男子團體UNINE成員之一的李振寧,也在錄影後送上救護車。2013年浙江衛視製播的跳水真人秀《中國星跳躍》,本以訓練明星藝人跳水的勵志過程為賣點,但後來因為參賽明星釋小龍的助理意外溺斃,使得節目黯然暫停。

儘管中國的戶外明星競技節目在市場上已略顯疲態,甚至被指為早已踏上窮途末路,但同質性高的內容依舊層出不窮。這一兩年間有劇組反其道而行,推出所謂的「慢綜藝」,節奏相對較緩慢、內容主題偏向文化生活,諸如主打閱讀的央視《朗讀者》、請明星朗讀信件的《見字如面》、湖南衛視主打田園風光的《嚮往的生活》等,不過收視往往不如預期、叫好不叫座;快節奏、有競賽衝突的節目,還是各電視台與劇組的安全牌。

明星競技節目之所以前仆後繼,中國「影視寒冬」的環境因素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從官方大力整治查稅之後,加上整體經濟狀況緩成長造成的影視圈金流斷裂、官方越收越緊的限制令,形成了中國所謂的「影視寒冬期」——特別衝擊到電視和網路戲劇,許多需要舞台曝光的歌手、演員等藝人,也出現沒戲可演、就轉戰綜藝節目的現象。

然而在《追我吧》的慘劇發生後,輿論熱議的是,中國官方的「鐵拳整治」會不會又再度出手?浙江衛視是否要因此停播節目?

台灣明星高以翔。 圖/報系資料圖庫
台灣明星高以翔。 圖/報系資料圖庫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高以翔猝死!年仅35岁!高强度节目成艺人杀手?影视寒冬有多可怕……

35岁台湾演员高以翔在浙江录节目时晕倒 不治身亡

高以翔录制《追我吧》时晕倒,被送医院治疗,节目录制时间惹争议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